丈夫病危妻子微笑,警方披露真相太可怕


“我们医院收治了一个病人,在尿液里检出农药‘百草枯’成分——他妻子有点奇怪,不多问丈夫的病情,病危通知书发了几次,依然礼貌微笑神色平静,甚至表示如果普通病房抢救不回来,到时候就拉回老家好了。”


6月14日晚,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肾内科副主任医师王剑青走进杭州小营派出所,向警方反映情况。

次日,患者的妻子旷某被警方带走,随后承认在丈夫喝的中药里投毒。6月25日,患者因百草枯中毒去世,旷某已因涉嫌故意杀人被逮捕。

旷某因琐事常与丈夫发生矛盾,预谋用农药毒死丈夫,4月就在手机上搜索“什么农药能致死”、“吃了百草枯症状”等。随后,她在丈夫喝中药时两次将百草枯加入中药里。

据王剑青医生向警方描述,50多岁的陈某6月7日因“尿毒症”从桐乡来浙二看病。家属称,他此前因关节痛在当地卫生院配了中药,吃了两天就上吐下泻,浑身不舒服,到当地医院看病,检查结果是尿毒症。


浙二肾内科主任医师胡颖和副主任医师王剑青是陈某的主治医生。

王剑青告诉警方,当时的病状是肾功能衰竭,我们做了血透、抗感染等对症治疗,但病情在短暂稳定后急转直下,谷丙转氨酶、黄疸指数等进行性上升,又出现胸闷气急,喘不上气的情况,血氧饱和度只有70%左右(正常人在95%以上),必须时刻吸氧——这是肝功能、呼吸功能衰竭的症状。

根据经验,患者的症状像百草枯中毒,“我们给他做了百草枯检测,果然尿液百草枯是阳性,也就是百草枯中毒!”

王剑青表示,医生多次询问病人和家属,都被告知没有碰过农药,症状是吃中药引起的,“但查了中药药方,没有发现有毒有害物质。”

此外,陈某的妻子有些反常。“陈某的兄弟姐妹来看望时,总是问医生到底得了什么病,甚至责怪医生为什么越治越严重。陈某妻子却十分平静,除非我们找她,不然不多问丈夫的病情。陈某病情加重后,我们建议去重症监护室,她表示自己做不了主,要陈某的兄弟决定。病危通知书发了几次,她依然神色平静,还说如果普通病房抢救不回来,到时候就拉回老家算了!”王剑青告诉警方。

6月15日,杭州警方向桐乡市公安局通报线索,桐乡警方火速赶往杭州。当天,医院再次检测,陈某的尿液百草枯浓度为0.81ug/ml,确定为百草枯中毒。

化验结果出来后,桐乡警方立即传唤旷某。在检查其手机时发现,她近期经常查找“农药”、“百草枯”等信息,如“什么农药能致死”、“吃百草枯有什么症状”、“误食百草枯病例”,第一次搜索是在4月。

据旷某交代,她和陈某此前各自有过婚姻,2005年经介绍结婚后在杭州做废品生意,去年6月回桐乡。由于琐事,两人经常发生口角,“我觉得烦了,有了‘不是他死就是我死’的想法。”

5月下旬,她买了一瓶百草枯,但农药有刺鼻的气味,找不到机会下手。几天后,陈某因脚肿去卫生院看病,配了中药。5月31日下午,在陈某煎第二包中药时,旷某趁其凉药汤的间隙,用手指挖了一点百草枯往药汤里蘸了一下,农药溶进中药里。

第二天,旷某故伎重施,并在下毒后将剩下的百草枯倒进水池冲掉,空瓶扔进垃圾桶。当天下午,陈某说肚子痛,上吐下泻两天后去医院检查,被告知是急性肾衰。

6月20日,陈某因病情危重主动出院,随后在家中去世。

犯罪嫌疑人旷某说,“我想要达到中毒的效果,所以一次不敢放太多,慢慢病死,这样警察就追究不到我头上来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局设得再巧,终究掩饰不了狠毒的真面目。目前,旷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逮捕。

  1. 尚無回應.

  1. 尚無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