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擊敗勒龐勝選-成為法國最年輕總統

埃馬紐埃爾·馬克龍
據法媒報導,39歲的中間派候選人埃馬紐埃爾·馬克龍擊敗極右翼政黨候選人勒龐贏得2017年法國大選,成為法國下一任、也是史上最年輕的總統。據初步出口民調顯示,馬克龍的得票率超過65%,最終結果將於10日公佈。
這位年輕的政治家憑藉自己的政治理念和個人魅力改寫了法國政治格局,將載入史册。
一.“代表整個法國”的中間派
在政治上,年輕的馬克龍走得一帆風順。馬克龍最初是法國社會黨的成員,但他在三年後退出了黨派,成為了一名獨立政治家。2008年,馬克龍又加入了羅斯柴爾德銀行,並且很快成為了副合夥人,他還參與了雀巢和輝瑞之間的著名交易。
2012年至2014年,他擔任奧朗德總統的副秘書長,2014年8月26日,37歲的馬克龍被任命為法國總理曼紐爾-瓦爾斯政府的經濟、產業更新和資訊技術部長。
馬克龍於2016年8月30日辭去政府部長職務,並成立了名為“前進!”的政黨,並宣佈參加2017年法國總統選舉。
他在近期的採訪中說到,“我從內部看到了我們政治體系的空洞,我拒絕這種體系”。在政治理念上,馬克龍說自己既不是左翼,也不是右翼,而是代表整個法國。
二.政治理念
1.如何看待歐洲?
馬克龍建議在全歐發起民主協商,最後達致一個被全體成員國接受的條約。他建議歐元區單獨建立預算,單獨設立議會,有一個共同的財政部長。
2.移民問題
①創建5000人的歐盟邊防部隊;
②法語流利者優先獲得法國國籍;
③給所有宗教領袖全面普及和培養法國的世俗價值觀;
3.國防和安全問題
①重新招收10000名新員警,並擴建監獄,新增至可以額外容納15000人;
②創建歐盟國防基金,推進聯合軍事項目,建立永久性的歐洲總部;
4.家庭和教育
①馬克龍建議學校有權自主招聘教師,禁止學生在學校攜帶手機。
②在有特殊需要的地區,特別是貧窮的郊區(班布裡),限制小學的班級規模,每1名教師帶12名學生;
5.政治改革
①廢除12萬公務員崗位,但不包括醫院;
②議員不得擔任顧問工作,也不能雇用家庭成員;
③削减三分之一的議會代表和參議員
三.成為總統後馬克龍該做些什麼?
據BBC報導,馬克龍治下的法國將迎來前所未有的未知格局。
非傳統政黨出身的馬克龍必須確保國會中的多數席位。否則他將無法以法國總統歷來已習慣的管道領導國家。
他所謂的法國政治系統“邏輯”仍將延續,且法國將從他領導的“前進黨”中選出多數席位候選人這些說法,遠非不證自明般可信。傳統黨派特別是右翼共和黨人必將復仇,並竭盡全力地保持在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中的席位。
接著,這位沒有多數席位支持的總統將被迫通過與國會談判其施政方針。囙此,總理將成為一個至關重要的人物——也意味著權力格局將會轉變。這將是一個非常不同的第五共和國。
四.家庭生活:出身教育世家愛上大自己24歲的老師
二排、右二為年少時的馬克龍
1.父母都是高學歷
1977年12月21日,馬克龍出生於法國北部都市亞眠,他的父母一比特是醫學博士,一比特是神經學教授。
馬克龍喜歡將自己描述成一個來自法國體制以外的男孩。他說:“我祖父母們是教師、鐵路工人、社工、橋樑公路工程師。他們全部來自普通的家庭。”
馬克龍從小在亞眠長大,之後在巴黎第十大學學習哲學,隨後又進入巴黎政治學院取得了公共事務碩士學位。
2004年,馬克龍從法國國家行政學院畢業,可謂是高學歷的青年才俊。
2.17歲表白自己的老師一結婚就當了爺爺
馬克龍的婚姻生活最具有傳奇色彩,也引發了許多爭議。他的妻子布麗吉特-托涅(Brigitte Trogneux)比自己年長24歲,而且二人還是師生戀。第一次與妻子見面時,馬克龍只有15歲,布麗吉特是他的法語和戲劇老師,同時也是三個孩子的媽媽。
兩人由於對戲劇和文學的熱愛開始走得越來越近。布麗吉特-托涅告訴記者,“馬克龍17歲時就告訴我,不論你怎樣,我最終都會娶你的。”
在馬克龍18歲時,二人確立了關係。但同時,這段關係也遭到了馬克龍父母的強烈反對。高中最後一年,他們將馬克龍轉到了巴黎上學。馬克龍回憶起那段日子時說“我們經常互相打電話,一打就是好幾個小時”。馬克龍的耐心和堅持也逐漸突破了布麗吉特的心理防線。布麗吉特表示,“他不是一個小孩,他在感情中有著和其他成年人一樣的平等地位”。

隨後,布麗吉特與丈夫離了婚,追隨馬克龍搬到了巴黎。2007年,二人終於舉行了婚禮。當時,布麗吉特不僅有三個孩子,還有7個孫子,這讓馬克龍一結婚就當了爺爺。
在參與總統競選時,布麗吉特始終陪在馬克龍左右,馬克龍告訴支持者,“我虧欠她許多,因為是她塑造了今天的我”。
五.如何看待馬克龍?
1.政要評估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他(馬可龍)提出了法國在歐洲和全世界發揮重要角色的前景,並且致力於為法國人民爭取更美好的未來。
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義大利前外交部長莫蓋裏尼稱“這是我們世代的希望和未來”。
2.媒體評估
英國《衛報》描述馬克龍是“深陷困境但依舊偉大的國家最好的希望”。
美國《紐約時報》指出,馬克龍既是偏離傳統政黨的人物,卻也得到政治精英的讚賞,他的情况“相當奇怪”。
西班牙《國家報》在題為“馬克龍的希望”的社論中寫道:馬克龍的成功“指出如果傳統政黨想重新與選民建立關係,必須遵循這樣的管道”。

  1. 尚無回應.

  1. 尚無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