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8 年 5 月 9 日

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媒體:恐其猜不中災難性結局

“錯誤、可怕、愚蠢、耻辱、災難……”從開始競選美國總統到就任至今,特朗普多次在公開場合攻擊這份由前任奧巴馬牽頭簽署的協定,並高調揚言要修改協定或者堅決退出。

面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的公開警告,西歐英法德等多國走馬燈式的外交斡旋和勸說,以及美國國內政界人士的責備和施壓,但特朗普就是一副油鹽不進的姿態,甚至沒有耐心等到他本人向英法德三國提出的修補伊朗核協定的最後期限——5月12日,提前三天單方面宣佈退出了實施才兩年多的伊核協定。

表面來看,此番退出伊核協定是特朗普一貫特立獨行、始終堅持“美國優先”執政理念的必然結果,但實際上其背後的動因遠沒有那麼簡單。

美國的中東盟友以色列和國內共和黨的强硬勢力一直認為,奧巴馬政府時期簽署的伊核協定不但沒有從根本上遏制伊朗發展核導能力,反而在經濟和道義兩方面間接承認伊朗政府的“臨界核能力”。要知道,在美國金融市場舉足輕重的猶太裔財團歷年來都是共和黨的重要票倉,囙此,共和黨出身的特朗普不停地念叨著要退出伊核協定,就不止是“要將反奧巴馬政策進行到底”這一個原因了。

近來,美國國會通過了對有著濃厚“鷹派”色彩的國務卿蓬佩奧和白宮安全顧問博爾頓的正式任命,再加上對特朗普政府連任前景起著關鍵影響的中期選舉日益臨近,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既有了更堅實的團隊支持,也有了更有利的時機。

此外,退出伊核協定對特朗普來說也是低成本的選擇。與歐洲和伊朗在油氣資源及貿易上有著重重利益交集不同,美國與伊朗的貿易額接近於零,而其自身充足的油氣資源、戰畧儲備以及同石油大國沙特的牢靠關係,讓特朗普有足够自信對英法德的竭力挽留和動盪的石油市場不屑一顧。

另一邊,在朝核問題上嘗到了進行政治高壓和經濟制裁甜頭的特朗普也寄希望於將這種模式複製到伊核問題上。在他看來,奧巴馬政府時期多方簽訂的伊核協定不但沒能徹底解決伊核問題,反而讓國際社會客觀上承認了伊朗的擁核事實,完全是一場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買賣。

現時伊朗國內政局不穩,抗議頻發,急需發展經濟轉移反對派注意力,這更讓特朗普看到了抬高要價的機會。就在幾個月前,美國與英法德三國成立專門製定伊核協定附加條款的工作小組,而特朗普提出了要麼彌補缺陷,要麼推倒重來,要麼單方退出的苛刻條件。

特朗普正式宣佈退出伊核協定後,同時重啓了對伊經濟制裁。即便聯合國不承認,歐洲不支持,美國也會採取單邊行動。特朗普這樣做的目的不僅是為限制伊朗,也是再次打出“長臂管轄”牌,遏制俄羅斯在中東的影響力。

近年來,俄羅斯在中東亂局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2015年9月,俄羅斯、伊朗、敘利亞、伊拉克達成交換和分享反恐情報資訊的協定,這一舉動被國際社會普遍認為是中東政治“四國集團”的雛形。眼看俄羅斯和伊朗越走越近,合圍以色列態勢愈加明顯,美國人開始坐不住了。前不久,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莉就敘利亞問題拋出新一輪制裁俄羅斯的觀點,這與當前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限制俄伊同盟的做法一脈相承。

然而,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開始在中東實施戰畧收縮,特朗普上臺至今也無任何實質性投入。但隨著IS(“伊斯蘭國”)勢力在中東地區接近覆滅,美國的注意力從攛掇俄伊打擊恐怖主義轉向聯合沙特、以色列共同主導中東事務。

顯然,伊核協定保護傘下的一個日益强大、野心勃勃且與美國立場截然相反的伊朗絕對不符合美國的戰畧利益,儘管特朗普政府不想再次深陷中東泥潭,但也絕對不允許俄羅斯和伊朗聯手在中東事務中扮演管理者與協調人的角色。

特朗普當下在中東保護盟國以色列、限制伊朗和俄羅斯的做法太過於追逐私利,無助於和平解决伊核問題,對本已混亂的中東局勢更是火上澆油。正如法國總統馬克龍此前就美國揚言退出伊核協定時所稱,“潘朵拉魔盒”一旦打開,帶給伊朗和中東地區的可能是更深的分歧,更激烈的爭吵,甚至是衝突和戰爭,唯獨沒有和平。特朗普能猜中開頭,但此舉所可能引發的中東地區更加激烈動盪的災難性結局,他就未必能猜中了。當然,這可能也不是特朗普所真正在乎的。

足協比分疑造假 FIFA來台密查

FIFA日前來台密查中華男足現任總教練Gary White兩年前執教關島隊時,疑似與當時中華足協共謀造假比賽得分結果。

自2018年2月紛紛擾擾至今的中華足協改選,現任理事長林湧成和挑戰者、民進黨大老邱義仁兩派互有攻防,甚至驚動FIFA(國際足球總會)於4/18~4/20來台調查,眼看距2018年世界盃開打只剩下一個月,但台灣足壇仍在內耗,實在難以盼見台灣足球的春天。

據《壹週刊》掌握,FIFA此行來台,表面上是排解中華足協改選爭議,事實上檯面下另有一神秘任務,就是欲調查中華男足近來被譽為「魔法教頭」、「神奇教頭」的英籍總教練Gary White,兩年前擔任關島國家隊總教練時,疑似與中華足協高層聯手製造不實比分的造假戲碼。

中華足協改選2月遭FIFA喊卡後,FIFA於4/18~4/20指派亞太地區會員國總監巴拉辛干(Sanjeevan Balasingam)與會員國部門主管尼可拉(Luca Nicola),帶領FIFA與AFC(亞洲足球聯盟)聯合代表團來台調查。但外界所不知的是,該調查團其實另鎖定了一場2016年3月19日在台北田徑場進行,由中華男足出戰關島國家代表隊的比賽,調查其中是否有舞弊?

2016年3月19日的一場中華男足出戰關島國家代表隊的比賽,被懷疑有兩隊事前協議的暗盤。

外傳該場國際足球友誼賽,賽前中華足協高層就已與當時關島隊總教練Gary White「取得共識」,設定好踢成平手,讓中華隊和關島隊都能賺取積分、提升世界排名。不料比賽第79分鐘時,後衛陳威全一記意外的頭槌,讓中華隊以3:2逆轉勝,全場雖然歡欣鼓舞,卻也打破台灣、關島球隊高層的默契。

接著詭異的事發生了,賽後大會第一時間提供給體育線記者做報導的計分表,竟漏掉了中華隊吳俊青在比賽61分鐘時的一分進球,但當時的中華隊總教練陳貴人,在雙方總教練都需簽名確認的賽後記錄表單上,對於最不可能漏掉的「進球數」少了一球卻毫無異議,其後的裁判、競賽官員也完全無人發現。

不過人在現場的台灣媒體,根據現場實況,紛紛報導3:2的最終比數,但關島隊的官方twitter,對於該場比賽的比分卻始終停留在2:2的階段,即便賽後也未有更新,彷彿兩地的媒體是活在平行宇宙之中,讓一場比賽出現兩種結果。

更令人訝異的事,身為大會方的中華足協,竟也無視台灣媒體的報導,繼續拿著2:2的不實賽事記錄向上呈報給AFC和FIFA,直到FIFA在2016年4月接獲檢舉,指稱該場比賽比分不實,FIFA才通知中華足協和關島足協補正資料,中華足協則推說是,該場比賽換太多人,才出現表格寫不下的人為失誤。

原本FIFA已經沒再追究此事,但因日前,又有人向FIFA檢舉,該場比賽恐非只是人為疏失而已,可能有暗盤交易,再加上關島隊總教練Gary White後來果真轉任中華隊總教練,事情似乎確有蹊蹺,才會讓FIFA來台時,秘密進行調查。

該場比賽大會提供給媒體報導的計分表,明顯漏記中華隊一分。(讀者提供)

知情人士指出,若調查屬實,最重台灣恐遭FIFA停權,將被剝奪參加此次世界盃會員大會的機會,不僅令台灣足球界扼腕,對於外交日益艱難的台灣來說,更是錯失另一個在國際社會上曝光的好機會,可謂茲事體大。

更令人憂心的是,若中華足協當年確實有跟關島隊達成和局互賺積分的協議,而當時的關島隊總教練,如今已是國人口中讓中華男足脫胎換骨、世界排名一躍進步40名的的足球魔術師,若Gary White慣用這種「暗盤」的方式提升所帶隊伍的戰績,那對於想要真正提升實力的中華男足來說,恐怕只是如同嗑藥般的短暫快感。

對於2016年與關島一戰逆轉勝,卻傳出疑有暗盤和比數造假,當時中華男足的總教練陳貴人表示,自己並沒有聽過這些事情,但他記得終場比數就是3:2,至於為何中間有先從2:2改正為3:2的轉折?他並不清楚。

但陳貴人也坦言,就算足協和當時的關島隊總教練Gary White有暗盤,「說實話我也不會覺得奇怪」,因為這算是足球界不能說的秘密,只是他自己是本土教練,一心只會求勝,不像國際級教練會去想那些積分的問題。

記者首先連續兩天致電中華足協,但接電話的女員工聽完記者提問後,總是回覆會轉告理事長林湧成和秘書長陳威任,便再也沒有下文。最後記者透過管道取得林、陳兩人手機,林湧成得知記者來意後,表示自己在忙,會交代秘書長陳威任代為回答,但至截稿前,陳的手機始終未接電話,無法得知其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