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三體

《流浪地球》觀後感︰故事宏大悲壯,人物刻畫單薄

身為物理博士生和食花生觀眾,筆者一直被科幻題材吸引;這其中有尋找科學破綻的職業病,也有對好故事的盼望。最近中國大陸的賀歲科幻片《流浪地球》在各地上映,筆者身處洛杉磯也到了電影院親身觀摩。《流浪地球》作為新興中國科幻電影的起點,無論好壞值得一看。

電影完結後放映廳響起了掌聲;個人覺得電影有改善空間,但拍成這樣也可以接受,至少絕對不像《蘋果日報》所寫般充滿血脈僨張的意識形態而缺乏內涵。

背景設定

電影改編自作家劉慈欣寫於九十年代的同名小說,由郭帆導演。劉慈欣最著名的作品為《三體》,曾經得到2015年雨果獎;可能是因為《三體》的成功,大眾對《流浪地球》的期望水漲船高。

故事發生在公元2070年代左右的農曆新年。當時候科學家發現太陽正急速膨脹,在500年內會吞沒地球。人類見此組織了統一政府,傾全球之力建造了一萬個推進器將地球推離太陽軌道,向4.2光年外的人馬座恆星進發;航程預計耗時2500年。而電影講述的,是地球人口減少30億、經過十多年後航行到木星時遇到的滅頂危機。

微觀細節、宏大特效和故事相輔相成

《流浪地球》講的是人類在星際中孤注一擲、向未知航行的經歷,格局宏大而情調悲壯;電影的大手筆特效和細節安排跟故事設定吻合。

喜歡科幻電影的朋友們也許記得2009年《星空奇遇記》(StarTrek)的一個鏡頭:企業號太空船從下而上穿越土衛六(泰坦)濃厚的大氣層,近距離仰望土星星環。筆者覺得《流浪地球》達到了同樣的感官高度:從經歷海嘯、冰封300米高的上海市,到地球臨近木星時紅眼風暴「君臨天下」的畫面,都令筆者目不轉睛。

另外,電影在科學方面和細節描述也花了足本功夫。只要接受了星際流浪的設定(畢竟是科幻片),電影在科學上沒有明顯的毛病。地球航行到木星附近時差點被潮汐力撕裂,雖然計算上未必站得穩,但現象本身絕非空穴來風;領航太空站內的人造重力,由向心力而非魔幻物質提供;而故事到最後,男主角的眼淚在無重太空艙內形成圓珠飄起,這更滿足了筆者剛剛學完軟物質物理學(soft matter physics)的腦筋。

wandering_earth_2

《流浪地球》劇照

而配合故事的全球性設定,各國角色只說自己的母語,以普通話為主、輔以俄語、法語、英文、印尼語、日語、韓語等等;角色溝通透過耳機實時翻譯。語言加上情節的安排(這裡不作劇透),強調了這並不只是中國英雄拯救世人的故事,而是地球生死存亡之際人類同心協力的掙扎。電影以中國人為主角,但人文關懷超越國家種族的視角,跟劉慈欣的原著小說相符合。

人物刻畫單薄

另一方面,《流浪地球》的人物塑造完全說不上細膩,只能靠背景設定和特效引開注意力。

跟《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比較可看出差別。《星際啟示錄》裡面的父女情,透過跟女兒幼時相處和傷感離別奠基,以父親投身黑洞改變時空為高潮,最後在太空站久別重逢為結尾;整個過程層層疊加並自然地煽情。而《流浪地球》中的外祖父去世後,一直忙著挑戰權威的男主角竟然悲情大爆發,仿佛跟外祖父有著深厚的感情。

好吧——血親們在末世相依為命時多半能培養出感情,但沒有鋪墊的哭天搶地還是難以令人信服。

與此同時,出場配角的數量過多,兩小時的電影無法為每個人提供豐實的性格和背景故事。根據大陸問答網站《知乎》的網友討論,可能是因為農曆新年檔期對電影長度有嚴格限制,所以減去了不少鏡頭、無可奈何地限制了角色發展。

但即使如此,由於主演們幾乎都是年輕新手,演技發揮本身就稍為尷尬,令角色人設顯得更不自然。幸好,有香港演員吳孟達和《戰狼》主演吳京和支撐著場面,故事的張力才得以維持。

(大陸網友在得知吳京扮演主角後,在評論網站例如《豆瓣》爭吵不休,有人因為《戰狼》意識形態過濃而討厭他,有人則認為要支持國產電影云云。這個現象本身也值得留意。)

總結:不過不失,希望再接再厲

對中國大陸來說,科幻是近來再度興起的題材:從劉慈欣等人在90年代業餘寫小說到《流浪地球》上映中間不足三十年(詳見《關鍵評論網》的文章)。而從紙質媒介到電影屏幕的跳躍,亦需要成熟的行業架構和述事方式才能駕馭,無法急功冒進。

《流浪地球》雖然有明顯改進空間,但筆者認為這依然是一部充滿誠意的作品。希望日後有更多同樣故事宏大、特效令人讚嘆、而精神內涵跟荷李活電影顯明不同的科幻電影走上世界銀幕!

科幻作家劉慈欣《三體》獲雨果獎

被稱為科幻藝術界「諾貝爾獎」的第七十三屆雨果獎在美國揭曉。中國作家劉慈欣憑藉科幻小說《三體》獲最佳長篇故事獎,是亞洲人首次獲得該獎項。劉慈欣當天平靜接受多家傳媒訪問,稱對獲獎感到高興,但覺得這部作品還是有些「小遺憾」。

  「雨果獎」是由世界科幻協會頒發的文學獎項,用來紀念「科幻之父」雨果·根斯巴克(Hugo Gernsback),至今已有逾半個世紀的歷史。今年,這一獎項一共由五千九百多名成員投票評出,創下投票數最高紀錄。北京時間昨日中午,雨果獎在美國正式揭曉,中國作家劉慈欣憑藉科幻小說《三體》獲頒最佳長篇故事獎,是亞洲人首次斬獲雨果獎。

劉慈欣並未親身前往美國,作為譯者的美籍華裔作家劉宇昆上台代為領獎,並宣讀了劉慈欣的獲獎感言:「這一切就像科幻小說。雨果獎是科幻界的一座燈塔,但我從沒想到自己會得到這個獎。」

「能夠獲得這樣的獎項自然是很高興。」劉慈欣當天在內地接受了多家傳媒訪問,其間多次向譯者劉宇昆表示感謝。「此次獎項可以說是我和劉宇昆共同獲得。」「如果沒有劉宇昆的翻譯和他在美國的推廣,《三體》很難走到今天這一步。」

「《三體》是我最好的作品,但也有一些遺憾希望能夠修改,但是已經出版無法改變了。」劉慈欣坦言,他對此次雨果獎也有一些遺憾:「此次雨果獎受到美國右翼勢力的干擾,導致有一些優秀的作品沒能入圍。」

《三體》中文版出版方之一《科幻世界》的副主編姚海向新浪網表示,《三體》獲得雨果獎,可以說是中國科幻的一個歷史性時刻:「以往都是單向的文化進入,西方科幻文學進入中國。希望此次《三體》獲獎,能夠讓更多母語為非中文的讀者了解中國科幻。」

  據介紹,英文版的《三體》去年在美國出版,先後獲得星雲獎、雨果獎、軌迹獎、坎貝爾獎、普羅米修斯獎五個國際幻想文學獎項提名。而在世界科幻界,雨果獎和美國科幻奇幻作家協會設立的星雲獎,被公認為最具權威和影響力的兩項世界性科幻大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