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主任

積怨爆煲為錢斬死前妻保安跳樓亡

仵工將男死者遺體舁走。(趙瑞麟攝)

丈夫病危妻子微笑,警方披露真相太可怕


“我们医院收治了一个病人,在尿液里检出农药‘百草枯’成分——他妻子有点奇怪,不多问丈夫的病情,病危通知书发了几次,依然礼貌微笑神色平静,甚至表示如果普通病房抢救不回来,到时候就拉回老家好了。”


6月14日晚,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肾内科副主任医师王剑青走进杭州小营派出所,向警方反映情况。

次日,患者的妻子旷某被警方带走,随后承认在丈夫喝的中药里投毒。6月25日,患者因百草枯中毒去世,旷某已因涉嫌故意杀人被逮捕。

旷某因琐事常与丈夫发生矛盾,预谋用农药毒死丈夫,4月就在手机上搜索“什么农药能致死”、“吃了百草枯症状”等。随后,她在丈夫喝中药时两次将百草枯加入中药里。

据王剑青医生向警方描述,50多岁的陈某6月7日因“尿毒症”从桐乡来浙二看病。家属称,他此前因关节痛在当地卫生院配了中药,吃了两天就上吐下泻,浑身不舒服,到当地医院看病,检查结果是尿毒症。


浙二肾内科主任医师胡颖和副主任医师王剑青是陈某的主治医生。

王剑青告诉警方,当时的病状是肾功能衰竭,我们做了血透、抗感染等对症治疗,但病情在短暂稳定后急转直下,谷丙转氨酶、黄疸指数等进行性上升,又出现胸闷气急,喘不上气的情况,血氧饱和度只有70%左右(正常人在95%以上),必须时刻吸氧——这是肝功能、呼吸功能衰竭的症状。

根据经验,患者的症状像百草枯中毒,“我们给他做了百草枯检测,果然尿液百草枯是阳性,也就是百草枯中毒!”

王剑青表示,医生多次询问病人和家属,都被告知没有碰过农药,症状是吃中药引起的,“但查了中药药方,没有发现有毒有害物质。”

此外,陈某的妻子有些反常。“陈某的兄弟姐妹来看望时,总是问医生到底得了什么病,甚至责怪医生为什么越治越严重。陈某妻子却十分平静,除非我们找她,不然不多问丈夫的病情。陈某病情加重后,我们建议去重症监护室,她表示自己做不了主,要陈某的兄弟决定。病危通知书发了几次,她依然神色平静,还说如果普通病房抢救不回来,到时候就拉回老家算了!”王剑青告诉警方。

6月15日,杭州警方向桐乡市公安局通报线索,桐乡警方火速赶往杭州。当天,医院再次检测,陈某的尿液百草枯浓度为0.81ug/ml,确定为百草枯中毒。

化验结果出来后,桐乡警方立即传唤旷某。在检查其手机时发现,她近期经常查找“农药”、“百草枯”等信息,如“什么农药能致死”、“吃百草枯有什么症状”、“误食百草枯病例”,第一次搜索是在4月。

据旷某交代,她和陈某此前各自有过婚姻,2005年经介绍结婚后在杭州做废品生意,去年6月回桐乡。由于琐事,两人经常发生口角,“我觉得烦了,有了‘不是他死就是我死’的想法。”

5月下旬,她买了一瓶百草枯,但农药有刺鼻的气味,找不到机会下手。几天后,陈某因脚肿去卫生院看病,配了中药。5月31日下午,在陈某煎第二包中药时,旷某趁其凉药汤的间隙,用手指挖了一点百草枯往药汤里蘸了一下,农药溶进中药里。

第二天,旷某故伎重施,并在下毒后将剩下的百草枯倒进水池冲掉,空瓶扔进垃圾桶。当天下午,陈某说肚子痛,上吐下泻两天后去医院检查,被告知是急性肾衰。

6月20日,陈某因病情危重主动出院,随后在家中去世。

犯罪嫌疑人旷某说,“我想要达到中毒的效果,所以一次不敢放太多,慢慢病死,这样警察就追究不到我头上来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局设得再巧,终究掩饰不了狠毒的真面目。目前,旷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逮捕。

理查德·泰勒(Richard Thaler)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瑞典皇家科学院9日宣布,因对“行为经济学”的贡献,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理查德·泰勒(Richard Thaler)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你有没有一种看到“诺贝尔经济学奖”这几个字就觉得很厉害,但是看到“行为经济学”就懵了的感觉?

其实,想要假装和新一届诺奖得主很熟并不难,但首先你需要的是了解以下这几件事。

其实,他是个演员……

首先你要知道,泰勒教授1945年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1974年获得美国罗彻斯特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95年起任芝加哥大学商业研究生院行为科学与经济学教授、决策研究中心主任至今。主要研究领域是行为经济学、行为金融学与决策心理学。

在行为金融学方面,泰勒教授研究人的有限理性行为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并作出了很多重要贡献,是行为金融学奠基者之一。

作为经济学家,理查德·泰勒表现的却有点“另类”。HBR-China近期的报道中就指出,作为现代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领域的先驱,他总是盯着经济学中的悖论和反常现象,然后开创性地将经济学与许多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学科结合在一起对其进行解读。

同时,他的合作伙伴也来自各个领域,包括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得主丹尼尔·卡尼曼、法学教授、奥巴马政府信息与管制事务办公室主任卡斯·桑斯坦,还有《信息愈灵 买家愈精》的另一位作者——哈佛大学智囊机构ideas42副总裁威尔·塔克。

此外,老爷子还出演过电影《大空头》。在电影中,他解释了“热手谬误”,即一个已经在随机性选择中经历了成功的人未来会更有机会获得成功。不过后来有记者,这个理论对特朗普适用吗?泰勒教授表示,“我认为,我的好莱坞生涯对我获得诺贝尔奖有所帮助。至于特朗普总统,我想他还是去好好地看这部好电影好了。”

经济学家应不应该捡起地上的十美元?

作为被诺奖所肯定的成就,行为经济学步入了大家的视野。

据了解,行为经济学是经济学的一个分支,它将行为分析理论与经济运行规律、心理学与经济科学有机结合起来,研究人类的理性、自私和趋利避害等心理如何影响人在经济活动中的决策。泰勒的理论体系主要包括“有限理性”“社会偏好”和“缺乏自制力”所引发的后果。

作为提出“有限理性”概念的泰勒就曾以身试法。

他去芝加哥大学求职时候,面试完经济学们同仁们送他出来,结果在停车场看到地上有20美元,泰勒毫不犹豫捡起来,结果大家都哈哈大笑:这是一场故意的测试。

这个场景对于经济学家来说很反讽:按照芝加哥学派的名言,如果地上有钞票经济学家也不会捡。

因为如果是真的,别人一定早就捡起来了而等不到你来捡。好在这个小插曲最终并未影响泰勒在芝加哥大学求职。

不过这些看起来比较傻的事情恰恰就是行为经济学的研究对象。

如果你丢了音乐会的门票还会再买吗?

还有心理账户理论。

1980年,泰勒教授第一个提出了心理账户(Mental Accouting)的概念与理论。心理账户理论认为,人们不仅有对物品分门别类的习惯,对于钱和资产,人们一样会将它们各自归类,区别对待,在头脑中为他们建立各种各样的账户,从而管理、控制自己的消费行为。

这种做法经常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因此人们通常感觉不到心理账户对自己的影响。但人们如何将收入和支出归类,却可以直接影响到他们的消费决策。

比如,你提前买了一张价值800元的国家大剧院的音乐会门票。在准备从家里出发去国家大剧院的时候,发现门票丢了。即使现场仍然可以再花800元买到同样的票。但大多数人的选择是不会再购买。

但是,如果你并没有提前买票,而是在从家里出发去国家大剧院的时候,发现钱包里有一张800元的华联购物卡丢了,你还会继续去国家大剧院掏钱买票听音乐会吗?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买票。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这就是心理账户理论。

在我们心里,音乐会门票800元和购物卡800元的意义是不一样的。前者代表娱乐预算,丢了之后再花钱就意味着超支,相当于1600元购买了一张音乐会门票。而后者是购物卡,虽然它丢了,但并不影响我们的娱乐预算,我们仍可以继续花钱买票听音乐会。同样是丢了800元钱,但却出现了不同的消费决定。

因此,在人们心目中的确存在着一些隐形账户:该在什么地方花钱,花多少钱,如何分配预算,如何管理收支,大体上总要在心中做一番平衡规划。

当人们把一个账户里的钱花光了的时候,他们就不太可能再去动用其他账户里的资金,因为这样做打破了账户之间的独立和稳定性,这会让人感到不安。

将心理学和经济学相融合的泰勒教授花钱理性吗?

瑞典皇家科学院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揭晓结果后也公示了,今年的经济学诺奖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约合110万美元)。

获奖后,有人问泰勒教授怎么花这笔钱,72岁的泰勒教授很幽默的回应:“我会尽最大努力,用非理性的方式把这些钱花光。”

新生女婴被弃医院厕所 卡在便池凹陷处啼哭不止

目前女婴已经被转到该院新生儿科监护室,身体状况良好

目前女婴已经被转到该院新生儿科监护室,身体状况良好

  法制晚报讯 6月28日晚上6时许,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总医院(以下简称海总)内,一名刚出生的女婴被遗弃女厕所内,身体卡在便池里。医院护士发现后立即将其救起,目前孩子身体状况很好,各项检查项目指标都正常,护士们给她起了个名字“海小雨”。而警方也正在寻找孩子的父母。

讲述

厕所传出啼哭声

便池内发现女婴

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6月28日晚上,海总医院急诊科护士王慧英正在分诊台工作,有人跑过来说听到厕所里有婴儿的哭声,她立即飞奔到厕所查看,果然发现一处覆盖着卫生纸的便池里传出孩子的啼哭声。

王慧英回忆,事发厕所安装的是蹲便器,当时婴儿的脚和腿都已经卡在了便池的凹陷处,头和身子还在上面。拿开婴儿头上覆盖的卫生纸,她看到孩子的头上和脸上还留有很多血迹,但身上并没有受伤。

王慧英自己也是一位母亲,她本能地将孩子抱了起来,赶紧让保安去报案。

探访

孩子身体无缺陷 各项指标均正常

“孩子在我怀里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这个孩子有希望,我要全力救她。”王慧英抱着孩子冲向了旁边的急救室。医务人员给婴儿清洗了脸、鼻子、口腔,发现是个女婴。

这边给孩子擦拭、保暖,那边专业新生儿科和妇产科工作人员也及时赶来,给女婴做了呼吸和心跳等诊断。“初步判断孩子的情况比较乐观,没有任何疾病。”王慧英说。

女婴慢慢地好了起来,睁着大大的眼睛,不哭也不闹。儿科主任提议给她起个名字,“我说生在海军总医院,天气也小雨绵绵,就叫‘海小雨’吧。”王慧英说。

目前女婴已经被转到该院新生儿科监护室。上午记者来到海总医院新生儿监护室看到,女婴被护士抱着,头上戴着小红帽,红扑扑的小脸,两只大眼睛转来转去。

据护士介绍,“海小雨”已经做了肝脏胰脾、传染病指标等检查都是正常的。“目前看来孩子没有任何缺陷,我们医院护士还有多个社会上的爱心人士都想认领这个孩子呢。”护士告诉记者,这两天很多人打电话想认领,但此事或牵扯到刑案,所以领养事宜暂不考虑。

律师观点

抚养人涉嫌遗弃罪 如自首或可减轻处罚

法制晚报记者获悉,北京市高通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郑洪涛表示,根据我国《刑法》第261条的相关规定,所谓遗弃罪,指的是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行为。

郑洪涛认为此事涉嫌构成遗弃罪,如果孩子父母自首,主动承认错误并抚养孩子,法律会考虑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毕竟这件事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孩子被及时发现,现在处于健康存活的状态。

如要收养孩子,前提必须是孩子真的找不到父母,比如,被送到社会福利机构,才能谈到收养程序,收养人也必须符合法定收养条件,此外需要办理收养公证,去民政局做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