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伊朗

在美國對伊朗實施嚴厲制裁時,中國這趟火車來了

10日,中國啟動了連接中國北方地區和伊朗首都德黑蘭的一項貨運列車服務。這個大型項目對兩國之間的貿易流通可能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據伊朗新聞電視臺網站5月11日報導,這趟貨運列車將把貨物從內蒙古自治區的巴彥淖爾運往德黑蘭。


報導稱,中國首發列車裝載1150噸葵花籽前往伊朗。該列車將行駛約8000公里,經過哈薩克共和國、土庫曼共和國,耗時兩周左右抵達伊朗。

新華社的報導說,相比海運,這條新鐵路線將讓運輸時間至少縮短數十天。

巴彥淖爾是中國最大的葵花籽生產地區。有關報導說,每年該地區出口大約18萬噸葵花籽,其中90%輸往中東、歐洲和美國市場。

報導稱,通向伊朗的這項列車服務啟動之際,美國正準備對伊朗實施特朗普所謂的嚴厲制裁。


▲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宣佈美國退出伊核協定。(路透社)

由此,設立通向伊朗新的列車線路被外界視為北京作出的一種姿態,以表明即便有關制裁生效,北京仍希望維持與其的貿易關係。

《華盛頓郵報》的一項分析寫道:“雖然現在美國正敦促外國企業逐漸减少它們在伊朗的運作,中國卻似乎在做相反的事情。”

該分析說:“10日一條貨運列車線路的啟動只是北京加强同伊朗貿易關係的最新舉措。迄今為止,北京似乎沒有計畫對美國的要求作出讓步。”


▲由中國開往伊朗的列車(蓋帝影像)

2016年初,中國開啟了一條遠程列車線路,通過一條超過1萬公里的線路將貨物從中國東部運往伊朗。這可能是世界最長的鐵路線之一。

當時列車花了14天在經過哈薩克共和國和土庫曼共和國後到達伊朗。該運輸週期比從海運路線縮短了幾乎一個月。

《衛報》的一項分析說,伊朗官員已經表示,最終目的是要將該鐵路線延長到歐洲,這會將伊朗置於通往歐洲的重要路程上。

中東爆發戰爭 以色列、伊朗互轟 至少23死

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不到48小時,中東爆發戰爭。以色列與伊朗互轟。已經造成至少敘利亞境內23人死亡,多人受傷。以色列率先出動28架F15和F16戰機發射了70枚空地飛彈,攻擊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基地,伊朗則在10日向戈蘭高原的以軍發射火箭,作為報復。但以色列隨即還以顏色,連夜轟炸伊在敘利亞逾50處軍事設施,這是雙方數十年來最大規模的空襲行動,敘利亞總統阿塞德強調,雙方瀕臨全面戰爭。只有俄羅斯才能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

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媒體:恐其猜不中災難性結局

“錯誤、可怕、愚蠢、耻辱、災難……”從開始競選美國總統到就任至今,特朗普多次在公開場合攻擊這份由前任奧巴馬牽頭簽署的協定,並高調揚言要修改協定或者堅決退出。

面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的公開警告,西歐英法德等多國走馬燈式的外交斡旋和勸說,以及美國國內政界人士的責備和施壓,但特朗普就是一副油鹽不進的姿態,甚至沒有耐心等到他本人向英法德三國提出的修補伊朗核協定的最後期限——5月12日,提前三天單方面宣佈退出了實施才兩年多的伊核協定。

表面來看,此番退出伊核協定是特朗普一貫特立獨行、始終堅持“美國優先”執政理念的必然結果,但實際上其背後的動因遠沒有那麼簡單。

美國的中東盟友以色列和國內共和黨的强硬勢力一直認為,奧巴馬政府時期簽署的伊核協定不但沒有從根本上遏制伊朗發展核導能力,反而在經濟和道義兩方面間接承認伊朗政府的“臨界核能力”。要知道,在美國金融市場舉足輕重的猶太裔財團歷年來都是共和黨的重要票倉,囙此,共和黨出身的特朗普不停地念叨著要退出伊核協定,就不止是“要將反奧巴馬政策進行到底”這一個原因了。

近來,美國國會通過了對有著濃厚“鷹派”色彩的國務卿蓬佩奧和白宮安全顧問博爾頓的正式任命,再加上對特朗普政府連任前景起著關鍵影響的中期選舉日益臨近,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既有了更堅實的團隊支持,也有了更有利的時機。

此外,退出伊核協定對特朗普來說也是低成本的選擇。與歐洲和伊朗在油氣資源及貿易上有著重重利益交集不同,美國與伊朗的貿易額接近於零,而其自身充足的油氣資源、戰畧儲備以及同石油大國沙特的牢靠關係,讓特朗普有足够自信對英法德的竭力挽留和動盪的石油市場不屑一顧。

另一邊,在朝核問題上嘗到了進行政治高壓和經濟制裁甜頭的特朗普也寄希望於將這種模式複製到伊核問題上。在他看來,奧巴馬政府時期多方簽訂的伊核協定不但沒能徹底解決伊核問題,反而讓國際社會客觀上承認了伊朗的擁核事實,完全是一場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買賣。

現時伊朗國內政局不穩,抗議頻發,急需發展經濟轉移反對派注意力,這更讓特朗普看到了抬高要價的機會。就在幾個月前,美國與英法德三國成立專門製定伊核協定附加條款的工作小組,而特朗普提出了要麼彌補缺陷,要麼推倒重來,要麼單方退出的苛刻條件。

特朗普正式宣佈退出伊核協定後,同時重啓了對伊經濟制裁。即便聯合國不承認,歐洲不支持,美國也會採取單邊行動。特朗普這樣做的目的不僅是為限制伊朗,也是再次打出“長臂管轄”牌,遏制俄羅斯在中東的影響力。

近年來,俄羅斯在中東亂局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2015年9月,俄羅斯、伊朗、敘利亞、伊拉克達成交換和分享反恐情報資訊的協定,這一舉動被國際社會普遍認為是中東政治“四國集團”的雛形。眼看俄羅斯和伊朗越走越近,合圍以色列態勢愈加明顯,美國人開始坐不住了。前不久,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莉就敘利亞問題拋出新一輪制裁俄羅斯的觀點,這與當前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限制俄伊同盟的做法一脈相承。

然而,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開始在中東實施戰畧收縮,特朗普上臺至今也無任何實質性投入。但隨著IS(“伊斯蘭國”)勢力在中東地區接近覆滅,美國的注意力從攛掇俄伊打擊恐怖主義轉向聯合沙特、以色列共同主導中東事務。

顯然,伊核協定保護傘下的一個日益强大、野心勃勃且與美國立場截然相反的伊朗絕對不符合美國的戰畧利益,儘管特朗普政府不想再次深陷中東泥潭,但也絕對不允許俄羅斯和伊朗聯手在中東事務中扮演管理者與協調人的角色。

特朗普當下在中東保護盟國以色列、限制伊朗和俄羅斯的做法太過於追逐私利,無助於和平解决伊核問題,對本已混亂的中東局勢更是火上澆油。正如法國總統馬克龍此前就美國揚言退出伊核協定時所稱,“潘朵拉魔盒”一旦打開,帶給伊朗和中東地區的可能是更深的分歧,更激烈的爭吵,甚至是衝突和戰爭,唯獨沒有和平。特朗普能猜中開頭,但此舉所可能引發的中東地區更加激烈動盪的災難性結局,他就未必能猜中了。當然,這可能也不是特朗普所真正在乎的。

伊朗“变种巨鼠”派出10名狙击手组成的“精英狙鼠队”扑杀

说起老鼠,人们都十分厌恶,因为老鼠经常咬坏人类的东西,所以人们都十分厌恶它。不得不说,世界上的动物真的是千奇百怪,什么都有。你知道伊朗巨鼠吗?这是由于核辐射而形成的一种老鼠,接下来,小编就来带你了解伊朗巨鼠。

  伊朗巨鼠

出动狙击手扑杀伊朗巨鼠,干掉了2205只
  伊朗首都德黑兰街头出现的大群伊朗巨鼠,捕鼠器无法将其装下,人们也不敢轻举妄动,都拿它没办法。据媒体2013年2月28日报道伊朗当局已出动一支由10名狙击手组成的“精英狙鼠队”,已经成功捕杀2000多只伊朗巨鼠。

  伊朗巨鼠体形比猫还大

出动狙击手扑杀伊朗巨鼠,干掉了2205只
  据报道,疑似受到核设施辐射影响,伊朗首都德黑兰街头最近出现了成群的巨大老鼠。这些老鼠动辄重达4-5公斤,体形比一般家猫还要大,就连捕鼠器都装不下。伊朗先是投放化学药剂加以扑杀,但时间一久老鼠就出现抗药性,如何消除鼠患,让当局头痛不已。

  核辐射导致基因变异而形成

出动狙击手扑杀伊朗巨鼠,干掉了2205只
  伊朗巨鼠的出现可能因受到核原料和辐射影响。德黑兰市一会环保顾问、大学讲师伊斯梅尔·卡赫兰表示:“这些老鼠似乎已经发生了基因变异,可能是受到辐射和毒鼠药里头的化学物质影响。通常完成这样的演变需要数百万年。”

出动狙击手扑杀伊朗巨鼠,干掉了2205只
  由于这些“变种巨鼠”已对毒鼠药产生抗药性,德黑兰市议会派出10名狙击手夜间灭鼠。狙击手们目前已在德黑兰街头干掉了2205只巨鼠。

  核泄露导致伊朗巨鼠成灾

出动狙击手扑杀伊朗巨鼠,干掉了2205只
  2011年“3·11”强震导致核泄漏事故的日本福岛,也传出灾后老鼠成患,且体形“大如家禽”的传闻。2012年,日本研究人员在距离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约30公里处的山林中捕获的野生老鼠体内,检测出了浓度高达3100贝克勒尔的放射性铯元素,当地人就担心,如果这些“放射鼠”咬坏电线和水管,就会让其他动物暴露于危险之中,最终大自然整个食物链也有可能都遭到核污染。

出动狙击手扑杀伊朗巨鼠,干掉了2205只
  位于华盛顿州中南部的汉福德核工厂建立于上世纪40年代,曾为世界第一颗原子弹“肥佬”提供核原料。历经近70年发展,它已成为美国核污染最严重的基地之一。2010年,清扫人员在该基地发现多处含有致命剂量放射物的老鼠排泄物,为了捕获这只四处流窜的“放射鼠”,避免附近居民受到危害,工作人员设置了近60个捕鼠器,可是至今仍一无所获。有人担心,核辐射可能使“放射鼠”产生变异,将来产生1个全新的鼠种“食人巨鼠”。

出动狙击手扑杀伊朗巨鼠,干掉了2205只
  1986年,前苏联乌克兰境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反应堆发生爆炸,造成30人当场死亡,8吨多强辐射物泄漏,酿成人类和平利用核能史上的1大灾难。据传,上世纪90年代,一支9人科学考察小组进入切尔诺贝利时,曾遭遇一群巨鼠袭击,只有一人生还。

  设置狙击队除掉伊朗巨鼠

出动狙击手扑杀伊朗巨鼠,干掉了2205只
  据了解,由于这些“变种巨鼠”已经对毒鼠药产生抗药性,德黑兰市议会无奈派出10名狙击手扑杀巨鼠。这些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潜伏在黑夜,利用安装了远红外线夜视镜的狙击步枪,本着“看见一只消灭一只”的精神,至今已经在德黑兰街头干掉了2205只巨鼠,可谓战功赫赫。

出动狙击手扑杀伊朗巨鼠,干掉了2205只
  市议会打算将来将这支“狙鼠专业队”扩大到40名狙击手,并且创建1个“灭害虫最高委员会”。

伊朗總統宣佈IS伊斯蘭國“已經滅亡”

伊朗總統魯哈尼在本月22日向全國發表電視直播講話時,宣佈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已經滅亡。
據報導,魯哈尼說:“我們今天可以說這股力量已經從世上消失或削弱了。”他在演講中還指責美國和以色列為伊國組織提供支援。
資料圖:5月20日,在伊朗首都德黑蘭,魯哈尼發表講話。
伊朗革命衛隊高級指揮官索萊馬尼也向“數以千計傷亡的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烈士”致謝,他坦承,伊國組織的殘餘部隊仍存在,但他們的根基全被摧毀了。各方預計伊國組織的殘餘部隊將轉入地下打遊擊戰。
伊朗在2015年派軍到敘利亞協助打擊伊國組織,俄羅斯也幾乎同時出手協助敘利亞,對伊國組織據點展開空襲。
上週末,敘利亞政府軍及其盟軍收復東部城鎮阿布卡邁勒,那裡是伊國組織在敘利亞控制的最後一個城鎮。伊拉克軍隊也於近日奪下伊國組織在伊拉克的最後據點拉瓦,標誌著該組織要在伊敘建立哈裡發國的目標徹底失敗。
20日在俄羅斯索契訪問的敘利亞總統阿塞德表示,他的國家的大部分領土已經從恐怖分子手中解放出來,敘利亞的獨立和領土完整得到了捍衛。
國際反恐部隊在2015年對伊國組織展開反擊,這場反恐戰爭在2016年進入攻堅階段,並於今年開始收割戰果,尤其進入下半年之後,連連收復被伊國組織佔據的重要城鎮。
隨著境內的伊國組織勢力敗退,反政府力量的抗爭近期消减,如何穩定國內戰後局勢是阿塞德政府的重心。
俄羅斯總統普京此前和阿塞德會面時指出,敘利亞當前急務是轉入國內和談,通過和平手段解决敘利亞問題及實現長期穩定。阿塞德表示,希望俄羅斯繼續在敘利亞的國內和談行程方面提供幫助。
普京22日將在索契同魯哈尼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舉行三方峰會,討論敘利亞和區域最新局勢發展。今年以來,在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三方推動下,敘利亞問題有關各方在哈薩克共和國首都阿斯坦納先後舉行多輪會談,為此後舉行的敘利亞問題日內瓦和談奠定基礎。

美財政部擬制裁12公司和個人

【now新聞台】美國準備經濟制裁伊朗、香港、阿聯酋等十二間公司和個人,懷疑他們協助伊朗開發彈道導彈系統。

伊朗在十月試射了長程地對地彈道導彈,聯合國的委員會裁定,是次試射違反了安理會禁止伊朗發展彈道導彈系統的決議案。伊朗在十一月亦試射了另一次導彈。

美國官員向《華爾街日報》透露,財政部準備經濟制裁約十二間伊朗、香港和阿聯酋的公司和個人,懷疑他們協助伊朗開發彈道導彈,是伊朗和西方國家七月達成核協議以來,美國首項針對伊朗的制裁。

伊朗政府未回應制裁的傳聞。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早前警告,任何經濟制裁都會視為違反核協議。伊朗一向承認擁有導彈系統,但不認為違反了聯合國的決議案,強調導彈只是防衛用途。

美國財政部鎖定兩個與伊朗有關的網絡,指它們涉及參與伊朗開發導彈系統。當中,阿聯酋一間貿易公司被指協助伊朗取得製造導彈的原材料碳纖維,公司又透過一間在香港註冊的安徽藍德集團,替伊朗取得原材料,和為碳纖維生產線融資。

美國財政部實施制裁的另一個原因是伊朗和北韓合作發展導彈,包括伊朗向北韓國營貿易公司購買組件。過去兩年,伊朗又派技術人員到北韓,參與研究火箭發射器。

美國財政部的制裁措施,包括禁止美國或外國公民跟這些公司有任何商業往來,亦會責令銀行,凍結相關公司和個人在美國金融系統內的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