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命案

夫婦相殘悲劇 兩年奪七命

【香港四大懸案】兇手逍遙法外 冤魂沉冤待雪

鑽石山帆布袋藏屍 父打開驚見女兒裸屍

歷年來,香港所發生的命案多不勝數,但並非每宗案件都可以水落石出,覓得真兇。這些命案背後的兇手至今仍然逍遙法外,每天和我們生活在一起……

無辜的冤魂仍然沉冤待雪,等待著真相大白的一天。現在讓我們一同細數香港的四大懸案。

鑽石山帆布袋藏屍  父打開驚見女兒裸屍

一生中總會遇到些事情是難以忘記的,譬如是親手找到失蹤女兒的屍體……

就讀中316歲陳慧敏和家人住在鑽石山一帶的寮屋區,家境普通。就在1980220日大年初5,她和友人相約了一起去逛街買運動鞋。在家吃完午飯後,她便離開家門,想不到這是她的最後午餐。

陳與友人約定了到慈雲山的一家快餐店門外會合,惟友人遲遲未見陳身影,等了大半小時後便自行離去。傍晚六時,友人致電到陳家,指陳今天並沒有赴約,不知其去向。全家人憂心忡忡,陳父更在晚上出外尋找愛女蹤影,卻無所獲。礙於失蹤時間尚未夠二十四小時,因此未能報警。

翌日清晨,鄰居建議陳父可嘗試到附近的行人隧道找尋一下,就因這一句,陳父即將看到他永生無法釋懷的一幕。

陳父和兩名親友一大清早便到附近的隧道去找尋,走到大磡窩村一條較僻靜的行人隧道,陳父看見一個藍白相間的帆布袋。他忐忑不安地走上前把袋打開,女兒赤裸的屍體馬上呈現眼前。屍體的四肢被鐵線綑綁,頭部有明顯的傷痕,顯然受過嚴重的傷害,身體和頭部的傷痕超過十處。在屍體旁邊,還有一個放著狗屍體的袋,有可能那隻狗也遭到了兇手「滅口」。

尖沙咀溫莎大廈現全裸女屍   少婦下體插木棍身中刀傷

結婚後,夫妻二人一起組織新家庭,其同邁向甜蜜的人生,是多美滿的畫面。可惜天不從人願,25歲的譚婉嫻與丈夫僅新婚兩個月,便遭受到殘忍的一擊,令他們從此陰陽相隔。

譚婉嫻在製衣廠工作,家住尖沙咀。她每天都準時9時上班,晚上約7時便下班回家。在1975年的65日,譚按如常時間於新蒲崗下班,但丈夫與家人苦等了整晚,也遲遲未等到譚歸來。他們開始感到徬徨及不安,擔心是否發生了甚麼事。結果譚一直音訊全無,丈夫決定報警。

翌日的早上,一名工人在尖沙咀漆咸道溫莎大廈的閣樓準備開工時,發現了一具女屍。當時死者全身赤裸,手腳被綁,口被塞住,右胸被刀直刺肺部,下體還插著一根幼木棒,情況慘不忍睹。警方證實死者是譚婉嫻,便通知其家人到殮房認屍。死者丈夫到達時早已泣不成聲,更一度不支倒地。

得悉女兒遭人毒手,譚父悲傷地表示這可能是一場有預謀的謀殺案,原因如下:

在譚出嫁前的那段日子,每當深夜11時,便會有人準時打電話給譚;

兇徒知道譚在哪段時間及哪個地方下車回家;

兇徒知道在甚麼地方下毒手才不會被揭發。

由於發現屍體的閣樓是個仍在裝修中的商店,陌生人從街外經過時,絕不會發現到裡面會有一個空置了的地方,只有熟悉大廈情況的人才會知道閣樓的存在,並知道每到晚上該處便會任人出入。

據死者親人提及,死者婚前有兩名前度男友,一人已移民美國,另一人是位玉器匠,當時警方亦有調查過兩人,卻沒有線索。十個月後,警方的調查進度一直在原地踏步,即使是懸紅一萬元緝兇,也是徒勞,並沒有任何新進展,使案件最終成為懸案。

蘋果汁殺人事件 一啖足以被毒死  兇手成謎

一口果汁,足以奪去一個人的性命,奪去了四位孩子的父親。

擔任雪櫃維修工人的39歲文鏡清,和妻子育有31子。他在九龍灣經營一間規模不大的水電工程店舖,獨力養活妻兒。在19971115日,他在美孚一間麵店維修雪櫃時,姓顧的老闆娘在言談間提及到該店宿舍的洗衣機亦有故障,他即爽快地答應去幫忙維修。

於是麵店的豆漿師傅阿航帶文前往宿舍。在修理期間,文表示口渴,阿航便從雪櫃裡取出一支1.5公升蘋果汁給文飲用。可是,這杯蘋果汁不但無法解渴,而且還會奪命。當文喝下第一口蘋果汁時,已表示味道有點奇怪,阿航於是向樽口嗅一嗅,並喝下一口,表示「無咩啊,我不嬲飲開都無事喎!」約20分鐘後,文的面色開始變青,辛苦得在地上翻來覆去。

阿航見狀,趕緊勸他去醫院。文用紙巾掩面,急步離開,乘的士前往瑪嘉烈醫院急症室求醫。惟文抵達醫院後,情況急轉直下,更開始情緒失控,口齒不清,經搶救後最終返魂乏術。警方認為文的死因有可疑,初步驗屍結果指他是中毒身亡,估計可能是中了砒霜或山埃毒。

當晚十時,同樣喝過蘋果汁的阿航亦到醫院求醫,卻因懷疑與事件有關而被警方拘捕。 他被捕後一度情緒不穩,「我都有飲蘋果汁,差少少都被毒死,如果我要殺佢,我點會去醫院?仲有,我又唔識佢,點解要殺佢?」警方事後在阿航的寓所及工作地點進行搜查,並沒有發現任何毒藥。

不過,警方在調查期間卻揭發,阿航曾於美國涉及毒品案而被判入獄,服刑完畢便被遞解返港。他回港後投靠多年好友-麵店老闆阿恭,讓對方安排他在店內工作。而阿恭與女友(顧老闆娘)感情出現了問題,有傳言指阿航與老闆娘關係不尋常,這兩位兄弟其實已經反目,更一度傳出是有人要毒害這「勾義嫂」的兄弟, 卻誤殺了文的傳聞。

警方亦曾懷疑案件與阿恭有關,要求他協助調查。但驗屍報告證實文是中了冰毒而致命,警方後來於涉案人士的寓所及店舖作地氈式搜索,卻無功而還。一年後,調查仍毫無進展,警方請示律政署指引,決定不起訴任何人。這宗懸而未破的案件,真相恐怕永遠成謎。

無頭無手無腳男屍  屍骸腐爛撲滿蒼蠅

在傳統的觀念裡,最忌諱「死無全屍」,假若屍首有傷口或有肢體殘斷,人們也會為死者修補好。但如果一具屍首只剩下雙肩至小腹的位置,頭及四肢均沒有了,又能如何修補?

200398日的下午4時,大嶼山草灣一個地盤工人報案,指有一具無手、無腿、無頭的屍體被海水沖上草灣石灘。警員趕至現場,發現該具擱淺在石灘上的屍骸只剩下雙肩至小腹位置,屍體沒有頭顱,四肢的斷口齊整,似遭利器肢解所造成。屍體亦已腐爛,四周更撲滿了蒼蠅。後來經法醫檢驗後,證實該名死者是位男性。

警方在石灘對開五十米範圍附近搜索,並沒有發現任何殘肢。經初步調查估計,屍骸是遭海浪沖上岸,不排除死者遭肢解後被棄於大海。可惜此案迄今仍未破案,真相依然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