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嚇唬

女子嚇唬“閨蜜”染艾滋用烏雞白鳳丸當“抗艾藥”詐騙64萬

一次體檢後,王麗(化名)成了“愛滋病患者”。之後的12年間,室友兼閨蜜翟某用烏雞白鳳丸包裝成“抗艾藥”,以670元到2.1萬一瓶的價格提供給她。

直到東窗事發,翟某因涉嫌詐騙罪被提起公訴。朝陽法院一審判處翟某有期徒刑10年,罰金5萬元,並責令其退賠所詐騙的64萬餘元。翟某不服提出上訴。

29日上午,該案二審在北京市三中院宣判。

法院認為,翟某虛構王麗患病的事實,導致王麗支付了本不應支出的藥費,駁回翟某上訴,維持原判。

閨蜜隱瞞醫院檢查結果女子被艾滋12年

2004年,來京務工的王麗認識了翟某,因為相處不錯,兩人開始一起租房。

2006年王麗意外懷孕,翟某作為閨蜜陪同其到醫院進行了手術。由於術後王麗始終感覺身體不適,她再次請翟某陪同她前往醫院進行檢查。

王麗回憶,檢查後翟某把拿到的報告撕毀,匆匆拉起在一旁等候的她就向醫院外面走,稱“快走,後面有人追我們。“

兩人回到出租房後,翟某告訴王麗,她得了愛滋病,隨時都會被醫院扣下。王麗被這個消息嚇壞了,竟絲毫沒有懷疑翟某說的話。

這時,翟某稱自己認識能治療愛滋病的人,王麗可以不去醫院拿藥,也能治病。

之後,王麗每個月都要服用一瓶“抗艾藥”,當時的價格為每瓶670元。此後不久,翟某稱王麗的病情在不斷惡化,需要更換高檔的藥品,價格自然也是水漲船高,到2017年,藥物價格已經“通貨膨脹”到每瓶2.1萬元。每月數萬元的藥費讓王麗無力承擔。

幾年前,王麗還是按月向翟某匯款,但近兩年轉帳的頻率多達一個月10餘次,每次金額則只有幾百元。

在兩人的聊天記錄中,王麗多次訴苦稱自己的房租還沒有著落,希望藥費能緩交幾天,而翟某則不斷催款,還發微信說:“這都(拖了)幾天了,下次拿藥誰還肯再幫你”,“做人要有良心”。

無奈,王麗只好向家人求助。2017年10月,王麗一個月內就向表姐借款3萬。表姐起了疑心,開始刨根問底。

眼看瞞不住了,王麗說出了自己身患“愛滋病”。家裡有人得了“愛滋病”當然是頭等大事,於是王麗在表姐的陪同下,前往地壇醫院再次檢查,結果為陰性。至此,這個持續近12年的謊言才終於被戳破。

明白過來後的王麗立刻報了警,翟某也很快被抓獲歸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