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婚禮

保險經紀中港保險客大不同:內地客投其所好「滾床單」?


2016年頭3季,本地保險公司向內地客發出的新保單保費達489億。經紀目光紛紛北望神州,大勢所趨。雖然沒有特別開通內地手機號碼,但除了Facebook、Instragam,她常用社交網絡還有微信。她的社交圈上載的生活日常,原來會是某部份內地客人「相人」的方法。

她經常到中環見客。因簽保單而認識的朋友,超越各種階層和圈子,甚至要北上或海外公幹。(吳煒豪攝)
 買小禮物送客人

令清秀印象深刻的一位內地客,是個在上海經營婚禮策劃公司的老闆娘,30歲。兩人經朋友介紹而結識。清秀仍然主力做本地客人生意,未開發到內地業務。她應老闆娘邀請,一起到上海談談。所謂談談,根據大陸法例,香港的保險經紀如果在大陸境內和客戶簽單,屬於違法。所以還真的只是閒談家常。

「我跟在她身後,來到靜安區一座兩層別墅前,這就是她的辦公室。一開門,所有員工都向她點頭敬禮。見到我在她身後,員工又再點頭。這家公司在內地專門策劃明星婚禮,婚禮預算不超過1000萬,不會承辦。」少見大陣仗,清秀自覺壓力,未及出聲。老闆娘在辦公室內先開口:回上海前,我特地瀏覽你的微信社交圈。逐樣配對,見到你在手作市集擺檔,呵呵,咱們都是「文青」。又見到你行山登頂的相片,我喜歡外向,生活健康正面的人。

內地客人豪爽,但豪爽前他們會判斷是否看準人。交定了朋友,甚麼都好談。清秀自言也未必分得清楚是交情,還是投其所好,往後幾次見面,她都有準備些小禮物。「我知道她喜歡小狗,也有養寵物,有次我們在夏天約會,就買了個小狗用的游泳圈送給她。」

 這種打扮,只有見客時才會穿。尚未完全成熟的年紀,朋輩間各有發展,她不會胡亂向朋友追單。(吳煒豪攝)

保險業有「床單」?

後來,她還聽聞更多同事與內地客人的「相處之道」。識相的男經紀遇上女客人,要展現自己最關懷的一面,程度直逼與女朋友約會。他們的公事包內藏着雨傘、紙巾、絲巾、甚至有的人會帶上衛生巾。那麼,如果女經紀遇上男客人?

網上不時有討論區談論保險業界光怪陸離現象,當中以「床單」最多人談論。她說,確實有類似的傳聞。有天大伙等電梯,清秀無意聽到兩個男同事討論應否「滾床單」。令她詫異的是,其中一個人說:「每個人都有個價。如果是百萬、千萬,我不會滾床單,但如果是1億呢?」另一個男同事聽到後,默然不語。

她知道我接下想問甚麼。「我當然不會接床單啦。如果接了,就算之後賺到幾多,都不能洗刷那些後悔。」她坦言不少年輕經紀,在意的並非只有錢。他們都從不同渠道耳聽目聞,好些表面風光,暗地坎坷的經紀「錢途」:有經紀為求簽得數百萬保單,答應替客人全數墊支。沒料到開了保單,那客人逃之夭夭。諷刺的是,他事後因此獲得獎座。一手持獎座,內心卻是懊悔不已。

 每天介入陌生人的人生

入行4年,清秀逐步實現她的願望,工作上結識不少各行各業的朋友。咖啡店內,附近幾張餐桌的客人,有哭喊住參加家庭聚餐的手抱嬰兒,有周末放鬆談笑的女生,有侍應為我們奉上熱茶。不論年紀、職業、階級,他們都是清秀的潛在客戶,她預計不到自己將會遇見甚麼人。

大概保險經紀這種職業,本質上是一個人介入另一個人的人生,那份交情摻雜工作,也有社交。有長輩客人視清秀像另一個女兒,帶她參加家族聚會,好讓她認識更多人的故事。但是,真的沒有碰釘子的時候?

「他是個剛離婚的中年男人,住梅窩。本來約好在市區的咖啡店見面,突然間改去梅窩。當我來到,又要求我上門商談。我打死都不去他家,在快餐店等他下來。一個半小時後,他終於到來,感覺又不似談保單,一味訴苦,說那妻子這般不好,那般不好。談不攏,我回到家時快將11時。」

自此之後,清秀的家人就更緊張她幾時回家。他們本來就不喜歡她從事保險。你打一份收入不穩定的工作,每天見那麼多來歷不明的人,早出晚歸,看看你自己的眼袋。結婚之後,丈夫一定會介意。清秀照本演繹家人日常說教。她自己則不以為然,儘管有個前度也對保險經紀印象一般。

「那是因為小時候家人替他買保險,經紀不知有心還是無意,弄錯取回保金的年期。前度想取回保金創業,發現年期未到,因此受阻。他就不時半開玩笑對我說:保險佬十個有九個呃人。」

不會因為這個原因分手吧?她笑住搖頭。朋友之間對保險業成見深,她清楚得很。在行內生存至今,行業太大,甚麼人都有。保險公司只管設置業績挑戰,有人選擇纏住身邊的朋友,有人選擇出賣身體,她只能做好自己。

「等朋友想起我時,我樂意提供協助。但是平時真的不敢打擾他們,為了一張保單。」她呷一口熱茶。

「其實我覺得,我們工作有點相似啊,記者先生。」中環此時下着雨,雨濺到窗邊,我卻不知這天是誰介入了誰的人生。

恐怖!印度竟出現頻搶新郎、新娘被活活燒死現象

 恐怖!印度竟出現頻搶新郎、新娘被活活燒死現象 – CTnews話題

結婚是一件美好的事,人們總會慎重處理,並且舉辦隆重的婚禮。各個國家的婚禮習俗不同,而印度婚禮卻有這樣一種傳統,就是「火燒新娘」,光聽就令人覺得毛骨悚然,究竟為什麼會有這種傳統呢?在印度比哈爾邦地區,由於男方結婚時索取嫁妝越來越多,許多窮困父母付不起,一些新娘的父兄便鋌而走險,悄悄雇用當地黑社會分子,將一些單身男子綁架後,用棍棒逼迫他們與自己的女兒舉行傳統印度婚禮。

嫁女成本太高,有些父母只好搶新郎。(圖/科技訊)
嫁女成本太高,有些父母只好搶新郎。(圖/科技訊)

在印度的比哈爾邦,如果你是未婚年輕單身漢,那麼在晚上擅自外出的話,絕對將是一場「冒險」。一到夜晚,這些被稱做「新郎承包人」印度綁匪們就開始大肆活動,到處尋找下手的物件。據當地官員稱,每年都有大量單身男子遭到綁架。

這些被綁的新郎將會遭受幾天非人的折磨,在被打得體無完膚、不醒人事後,這些男子將會和一名素不相識的女子按照印度傳統風俗舉行婚禮。根據印度習俗,一旦舉行這種婚禮,當地人就會承認他們是正式的夫妻。

如果新娘無法滿足新郎家的要求,則有可能被活活燒死。(圖/科技訊)
如果新娘無法滿足新郎家的要求,則有可能被活活燒死。(圖/科技訊)

蘇雜湊·庫馬爾是比哈爾邦一名銀行職員,一天晚上獨自深夜外出的他,突然被黑社會綁匪綁架。他被銬在一個黑暗屋子的床上,連續餓了幾天,每當他懇求綁匪放了他,就會遭來一頓暴打。後來他被帶到一戶人家,但仍然繼續遭到毆打,打他的人包括他未來「丈人」和「小舅子」,有時候,連家中的女人也帶著掃帚和拖鞋上場,對他一陣亂揍。

4天後,手綁繩索的庫馬爾在棍棒威逼下跟一名素不相識的姑娘結婚。即使在婚禮上,庫馬爾的手腕也一直被一根繩子緊緊地拴著,以防他在婚禮上突然逃跑,給新娘家丟臉。在那些地獄般黑暗的日子裡,庫馬爾唯一所想的就是這場噩夢能儘快結束,即使娶個不認識女人也無所謂。

結婚次日,憤怒的庫馬爾就將新婚妻子帶回家,臨走時,他暗暗發誓以後要對小舅子一家進行報復。然而,像比哈爾邦有成千上萬個有類似遭遇的新郎,庫馬爾也時時擔心遭到黑社會綁匪報復。由於不想受到綁匪更多的騷擾,庫馬爾終於「認命」,最後默默接受了這段強迫的婚姻。

據報導,印度中產階級單身男子最易成為綁匪襲擊的目標,政府雇員也很搶手,接下來是醫生、商人和公司經理。儘管婚嫁時索取彩禮的做法被印度法律所禁止,但在比哈爾邦要巨額彩禮卻是一個普遍的現象。新娘的父母通常還要向新郎父母支付他兒子的教育費用,新娘嫁出後,得為她的丈夫和家人帶去諸如日用品、電器、珠寶等大量嫁妝。

如果新娘無法滿足新郎家的要求,那麼她就會受到虐待,有時候,她們甚至會被強行套上一件浸泡過易燃石蠟的尼龍紗麗,點上火活活燒死。在80年代,由於印度經常發生新娘被燒死的悲慘事件,以致於一些反嫁禮陋俗激進人士強烈要求政府修改法律。

修改後的印度法律規定,新娘如果在7年之內被火燒死,將被視為非自然死亡,她們的丈夫和公婆等將被控以謀殺罪。據官方統計,從1998年到1999年,印度至少發生過12612起由於嫁妝問題而引發的死亡事件,大多數都發生在比哈爾邦和鄰近的北方邦。

然而,反嫁禮陋俗人士和一些非政府組織卻認為,實際死亡數字比官方公佈的還要多許多,他們估計在印度每隔10分鐘就會有1名新娘被燒死。

宋宋婚禮豪華星友陣容曝光 朴寶劍彈鋼琴獻祝福

宋仲基、宋慧喬明在南韓新羅飯店舉行婚禮,男女雙方的星友通通到齊,宋仲基師弟朴寶劍更化身鋼琴王子,為夫婦倆獻琴藝。

宋仲基、宋慧喬明日大婚。(翻攝自韓聯社)《朝鮮體育》報導,除了朴寶劍彈琴獻新人,宋仲基好友李光洙和宋慧喬至親劉亞仁將為兩人朗讀書信,非公開形式的婚禮低調溫馨,只邀家人、親友共250名賓客見證幸福,辦完婚禮,宋宋CP極可能赴歐洲度蜜月,回到南韓再於首爾梨泰院豪宅開始新婚生活。

朴寶劍彈琴獻師兄宋仲基。(資料照,寶輝娛樂提供)

宋慧喬至親劉亞仁。(翻攝自OSEN)

新婚妻子拒同房,給錢讓丈夫自己解决問題

小周經過幾次相親,認識了妻子小紅。兩人相處3個月左右,就决定閃婚。雙方家長也同意了。由於兩人都是大齡剩男剩女,同村年年紀相仿的都已經生了好幾胎了。很快定好日子,就舉辦婚禮。

1.jpg

新婚當晚,卻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婚禮結束後,妻子小紅和小周回房間,準備度過春宵。但妻子卻拒絕了丈夫的要求,還拿出一遝鈔票給丈夫,說:“你想解决自己花錢去找吧。”丈夫充滿震驚的眼神看向新婚妻子。當晚,兩人尷尬的入睡。
小周事後才得知,妻子與前男友在一起,流過4次胎,已經再無生育能力。小周後悔不已,深感被騙。
不到一個月後,兩人最終不歡而散,協定離婚。

2.jpg

大學生娶同學媽媽年齡相差三十四歲

网络配图

近日,河南一飯店舉辦了一場特殊婚禮,大學生娶同學媽媽,這是怎麼回事呢?新郎名叫陳曉禮,而新娘叫劉芬芬,這對戀人是在大學時候認識的。劉芬芬育有一女兒,名叫吳青青,在吳青青4歲的時候,劉芬芬便與前夫離婚了。隨後由於吳青青是陳曉禮的大學同學,彼此之間經常有來往,由於時間久了,陳曉禮經常看到劉芬芬,囙此愛上了她。“你每一次的拒絕我,都讓我痛得撕心裂肺。”婚禮的當天,吳青青最為激動:感謝媽媽將我含辛茹苦的養大,如今她迎來自己的幸福,我也感到非常高興。

网络配图

网络配图

 一比特年紀21歲的帥氣大學小夥迎娶一比特比自己大了34歲離婚中年欧巴桑,然而這位欧巴桑竟然是自己大學室友的親生母親。這場令人感到非常尷尬的婚禮到底是什麼情况呢?
网络配图
原來事情背後隱藏的真相竟是這樣,新郎年輕帥氣,而新娘雖然55歲了可外表看起來非常年輕,就像二十幾歲的妙齡少女一般。據瞭解,新郎名叫陳曉禮,而新娘叫劉芬芬,這對戀人是在大學時候認識的。劉芬芬育有一女兒,名叫吳青青,在吳青青4歲的時候,劉芬芬便與前夫離婚了。隨後由於吳青青是陳曉禮的大學同學,彼此之間經常有來往,由於時間久了,陳曉禮經常看到劉芬芬,囙此愛上了她。然而這段看似不可能有結果的愛情,最終卻出現了奇迹。
网络配图
在情人節當天,陳曉禮在劉芬芬所在的社區留下用999朵玫瑰花擺上了一個心形,跪地向劉芬芬求婚,就在此時,圍觀的羣衆紛紛喊道,答應他,讓陳曉禮沒想到的是,劉芬芬竟然一口答應了。在婚禮當天陳曉禮帶著哽咽地回憶對劉芬芬哭著說的出一番話:“你每一次的拒絕我,都讓我痛得撕心裂肺。記得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被你白嫩的皮膚迷住了,你是一個特別漂亮的女人,看上去比任何女孩都還要年輕漂亮,並且非常善良大方有氣質,我真的很愛你。”看似甜言蜜語的一番話,但卻是句句屬實。
网络配图
在婚禮的當天,吳青青是最為激動的一個人,她站在主持臺上,對著所有嘉賓說道:感謝媽媽將我含辛茹苦的養大,如今她迎來自己的幸福,我也感到非常高興。

明星名媛最愛高跟鞋 大肚林心如照著行婚禮

林心如穿上品牌的高跟鞋行禮,從此成為女士們的dream shoes。(網上圖片)
林心如穿上品牌的高跟鞋行禮,從此成為女士們的dream shoes。(網上圖片)

有說「一雙好的鞋子能帶你到最美好的地方」,所以女人買鞋從來無需任何藉口,不過依多位女星對婚鞋的挑選,似乎這句說話可以變為「一雙好的婚鞋能夠帶來好的老公」,就如7月與霍建華結婚的林心如,大婚當日腳踏Roger Vivier尖頭鑽扣高跟鞋舉行婚禮,可見對此鞋的鍾愛。原來這個來自法國的品牌大有來頭,Roger Vivier更是世界上第一雙細跟高跟鞋發明人,難怪深受名人明星的喜愛,如劉嘉玲、舒淇、范冰冰等都是品牌的粉絲。

據聞為大S特別訂製的婚鞋為純白色絹面款式,與圖中鞋款相似。(網上圖片)
據聞為大S特別訂製的婚鞋為純白色絹面款式,與圖中鞋款相似。(網上圖片)

夢想女星婚鞋

經典方扣款式是品牌的signature,林心如結婚當日就著上銀色花卉鑽扣襯上婚紗,計一計日子,當時的她正值懷孕初期呢,女士們真的任何時候也要靚!而她與老公的婚照則選擇經典的絹面方形鑽扣高跟鞋,高貴大方。

除了林心如外,6年前大S與汪小菲閃婚時,也是穿上品牌的方扣高跟鞋行禮,據聞該婚鞋是品牌特意為身為VVIP小S特別訂製及送上的,待遇果然不同凡響。

品牌的平底鞋款式亦非常多,日常穿著較易carry得到。(網上圖片)
品牌的平底鞋款式亦非常多,日常穿著較易carry得到。(網上圖片)

平底低調之選

除了鑽扣款式外,品牌也有一些低調易穿的平底鞋系列,容易carry之餘,也有不同的色澤和方扣款式選擇,價錢當然也較親民,屬貼地之選。

楊張新悅以及膝裙配襯,帶出濃濃少女味道;周冬雨穿上深色同款運動鞋,又是另一番感覺。(網上圖片)
楊張新悅以及膝裙配襯,帶出濃濃少女味道;周冬雨穿上深色同款運動鞋,又是另一番感覺。(網上圖片)

名人捧場運動鞋款

沒想過連高跟鞋也能變奏出運動鞋(sneaker)的款式,鞋面同樣綴上經典方扣,但換上了舒服的運動鞋樣式,給人耳目一身的感覺,用來配襯T-shirt牛仔褲就最適合不過,捧場客由人妻楊張新悅至少女周冬雨都能carry得到,你能抗拒得到嗎?

范爺范冰冰也穿上品牌最新款式的高跟鞋出席多倫多國際電影節,儀態萬千。(網上圖片)
范爺范冰冰也穿上品牌最新款式的高跟鞋出席多倫多國際電影節,儀態萬千。(網上圖片)

前男友霍建華結婚了…陳喬恩爆「婚禮當晚」喝醉痛哭


▲前男友霍建華結婚了…陳喬恩爆「婚禮當晚」痛哭喝醉。(圖/林心如工作室提供,新浪娛樂)

記者林思妤/台北報導

霍建華、林心如相識十年,以後不做朋友,今年5月21日認愛後進展神速,兩人7月31日在峇里島完婚、8月2日返台辦歸寧宴;婚禮上還意外被蔡依林說溜嘴爆料,「祝寶寶身體健康」,林心如也承認已懷孕3個月。正當所有人都在祝福這對神仙眷侶的同時,卻爆出有人在婚禮當天痛哭喝醉,那個人就是霍建華的前女友陳喬恩。


▲霍建華婚禮上捧著林心如的臉接吻。(圖/林心如工作室提供)

霍建華和陳喬恩2003年合拍偶像劇《千金百分百》,被拍到逛夜市買內褲爆戀情。不過當時兩人卻沒認愛,只說彼此有好感;傳聞男方不願戀情頻被關注,隔年頭也不回地飛往大陸發展。他們分手半年後,霍建華才在受訪時認了與陳喬恩有過一段情,分手主因是女方愛的太多,但他只想拼事業,理念不同才走上分手這條路。


▲霍建華和陳喬恩13年前合作《千金百分百》,模樣青澀。(圖/翻攝網路)

十年後,霍建華2013年拍攝《笑傲江湖》再次和前女友陳喬恩合作,當時面對外界常敲碗要兩人復合,霍建華說自己不愛交際、嘴不甜這幾點,和陳喬恩個性很像,對復合一事沒把話說死。甚至說,「我心裡有一個位置,不管以後怎麼樣都一定會留給她」,被外界解讀是陳喬恩。


▲霍建華和陳喬恩後來再度合作。(圖/翻攝網路)

不過,傳霍建華當時和陳喬恩曾短暫復合,但當時林心如太常PO出和霍建華的親密合照,讓陳喬恩大吃飛醋,最後林心如親自打電話給陳喬恩解釋誤會,才滅除了陳的疑心。而昔日戀人沒有走上復合之路,霍建華最後選擇和十年前好友林心如牽手走完終生。

根據知情人士透露,霍心7月31日峇里島婚禮當晚,陳喬恩狂喝酒解悶,數杯黃湯下肚後,更是喝醉到狂哭不止,令身旁好友相當心疼;而這消息更是不逕而走,圈內不少人都有聽聞此事。


▲陳喬恩傳在婚禮當晚哭泣,圖為示意圖。(圖/翻攝微博)

對照陳喬恩當天微博PO文,一是狗狗被虐新聞,另一則是收到朋友從紐約寄來的新包,完全沒有透露其他情緒。對此,陳喬恩大陸經紀嘉偉接獲記者電話,聽到痛哭爛醉一事,先是問:「妳說陳妍希婚禮上嗎?」得知是霍心婚後,對方表示:「什麼?沒有這回事,心情沒有受影響。」而陳喬恩在霍心7月31日峇里島婚、8月2日歸寧宴的行程,經紀人又改口,「不會聊到私人感情事,只知道她那兩天都在大陸拍戲。」


▲陳喬恩7月19日擔任陳妍希伴娘。(圖/翻攝網路)

林心如爆帶球閃嫁霍建華 7/31峇里島辦婚禮

藝人林心如在5月20日當天認愛霍建華,從好朋友昇華成戀人,由於2人在兩岸三地人氣相當高,戀情一爆出便成為各界關注焦點,陸續傳出準備結婚、懷孕等消息,都被小倆口一一否認,沒想到近來又爆出2人即將在7月31日在峇里島舉辦婚禮,相戀半年似乎就打算開花結果。

▲林心如和霍建華爆婚禮就在7月31日。(圖/翻攝自臉書、林心如微博)

林心如6月18日和霍建華到台北小巨蛋看林憶蓮的演唱會,被抓包後一度被媒體包圍,據《中國時報》報導,當時她被男友摟在懷中、緊緊保護著,推測可能是已經有身孕,男方因此擔心她被碰撞、推擠,原本外界預估婚期最快也要在2017年,卻有消息人士透露小倆口已經秘密地決定婚期,要在7月31日舉行浪漫的峇里島海島婚禮,對於消息是否屬實,男方經紀人沒有接電話,目前林心如在巴黎工作,經紀人也沒有回應。

▲▼林心如和霍建華出現在林憶蓮的演唱會上,被發現後一度遭媒體包圍。(圖/資料照/記者林思妤攝)

林心如和霍建華自2006年合作《地下鐵》而傳出緋聞,2012年2人又在《傾世皇妃》合體,當時身兼女主角和製作的她開拍前直言「男主角要找有感覺的」,結果找上霍建華,顯見好交情,但雙方始終否認交往,直到2016年1月底男方回台參加她的40歲生日趴,彼此終於擦出愛的火花。

33歲白歆惠未婚懷孕 6月香港產B

33歲白歆惠未婚懷孕 6月香港產B

33歲白歆惠未婚懷孕 6月香港產B

        33歲名模白歆惠(白白)懷有身孕,預產期在6月,BB將會在香港出世,有消息指,近日白白向身邊友人承認喜訊,更難掩興奮之情,並說與另一半正享受這個快樂時刻,由於想擁有私人空間,故暫不會向外公布,而白白的家人當然也替她高興,將前往香港陪她生產!

天心第一時間在微博向白白送上祝福,並指好友一直渴望有小朋友,現在心想事成,祝福幸福美滿!

至於白歆惠的經理人公司則未有承認喜訊,只表示白歆惠今年九月將有電影上映,七月開始會有宣傳活動,這一切工作安排都沒有改變。

白歆惠四年前跟香港商人Donald拍拖逾四年,感情穩定,據悉,二人工作太忙,總是抽不出時間來舉行婚禮,但已經認定對方,而這次懷孕更得到男家家長的祝福。白白一向喜歡小朋友,曾經於微博透露希望將來可效法父母生三個女兒,看來她對女孩子情有獨鍾。

防鬧洞房過火 夜店女充伴娘

內地婚俗已從「鬧洞房」「進化」到「鬧伴娘」,而且尺度愈來愈大。近年內地頻頻曝出伴娘被脫衣、猥褻、甚至強姦的醜聞。當伴娘的危險性愈來愈高,無人肯做的伴娘竟成為一種兼職,日薪從幾百到上千元人民幣不等,有人聘請女大學生、甚至夜店小姐做「專業伴娘」。

「鬧洞房」是內地婚俗,常見的有要新郎、新娘做尷尬甚至色情動作、吃下難吃或骯髒的東西等。因有時會由伴郎、伴娘擋駕,代替新人被鬧,漸漸發展出「鬧伴娘」的風俗。伴娘在婚禮上常常被性騷擾,近年愈演愈烈,日前內地一演員婚禮上,就有多名伴郎合力「鬧伴娘」,要將內地女主播柳巖扔下水,柳巖險些走光。不少伴娘擔心被整,要求簽「禁鬧婚協議」。

在河北衡水市,為防「鬧伴娘」的風險和傷害,當地新娘流行不再找閨密、姐妹來當伴娘,而是通過婚慶公司僱用高校學生、夜店小姐等做「專業伴娘」。

業內人士稱,「專業伴娘」日薪最初兩、三百元人民幣,近日因伴娘遭非禮現象愈發普遍,兼職伴娘的日薪水漲船高,達四、五百元人民幣。另有婚慶公司稱可以請夜店小姐等「陪侍人員」充當伴娘,日薪為五百至一千元人民幣。

剛剛結婚的一位女士劉菲說,在河北的婚禮上,新人一般會先說明伴娘是朋友還是僱來的。「如果知道是僱來的,去『鬧』的人會更加隨意,不會顧忌姑娘的面子,」劉菲介紹,「如果鬧得過了,新郎新娘會去阻攔,長輩們也會出面喝止。有時候,鬧的人會看着伴娘臉色,如果真的被瞪也就停手了。」

但劉菲也坦言,「鬧伴娘」還是「讓人覺得當伴娘沒甚麼安全感」,「有時候鬧得太厲害,就是僱來的伴娘也會覺得非常受傷,寧可不要錢也要走,或者事後要求酬金加倍。」業內人士則認為現在的婚禮比起之前「文明多了」,「只要事先溝通好,一般不會對伴娘鬧得太過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