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尷尬

《流浪地球》觀後感︰故事宏大悲壯,人物刻畫單薄

身為物理博士生和食花生觀眾,筆者一直被科幻題材吸引;這其中有尋找科學破綻的職業病,也有對好故事的盼望。最近中國大陸的賀歲科幻片《流浪地球》在各地上映,筆者身處洛杉磯也到了電影院親身觀摩。《流浪地球》作為新興中國科幻電影的起點,無論好壞值得一看。

電影完結後放映廳響起了掌聲;個人覺得電影有改善空間,但拍成這樣也可以接受,至少絕對不像《蘋果日報》所寫般充滿血脈僨張的意識形態而缺乏內涵。

背景設定

電影改編自作家劉慈欣寫於九十年代的同名小說,由郭帆導演。劉慈欣最著名的作品為《三體》,曾經得到2015年雨果獎;可能是因為《三體》的成功,大眾對《流浪地球》的期望水漲船高。

故事發生在公元2070年代左右的農曆新年。當時候科學家發現太陽正急速膨脹,在500年內會吞沒地球。人類見此組織了統一政府,傾全球之力建造了一萬個推進器將地球推離太陽軌道,向4.2光年外的人馬座恆星進發;航程預計耗時2500年。而電影講述的,是地球人口減少30億、經過十多年後航行到木星時遇到的滅頂危機。

微觀細節、宏大特效和故事相輔相成

《流浪地球》講的是人類在星際中孤注一擲、向未知航行的經歷,格局宏大而情調悲壯;電影的大手筆特效和細節安排跟故事設定吻合。

喜歡科幻電影的朋友們也許記得2009年《星空奇遇記》(StarTrek)的一個鏡頭:企業號太空船從下而上穿越土衛六(泰坦)濃厚的大氣層,近距離仰望土星星環。筆者覺得《流浪地球》達到了同樣的感官高度:從經歷海嘯、冰封300米高的上海市,到地球臨近木星時紅眼風暴「君臨天下」的畫面,都令筆者目不轉睛。

另外,電影在科學方面和細節描述也花了足本功夫。只要接受了星際流浪的設定(畢竟是科幻片),電影在科學上沒有明顯的毛病。地球航行到木星附近時差點被潮汐力撕裂,雖然計算上未必站得穩,但現象本身絕非空穴來風;領航太空站內的人造重力,由向心力而非魔幻物質提供;而故事到最後,男主角的眼淚在無重太空艙內形成圓珠飄起,這更滿足了筆者剛剛學完軟物質物理學(soft matter physics)的腦筋。

wandering_earth_2

《流浪地球》劇照

而配合故事的全球性設定,各國角色只說自己的母語,以普通話為主、輔以俄語、法語、英文、印尼語、日語、韓語等等;角色溝通透過耳機實時翻譯。語言加上情節的安排(這裡不作劇透),強調了這並不只是中國英雄拯救世人的故事,而是地球生死存亡之際人類同心協力的掙扎。電影以中國人為主角,但人文關懷超越國家種族的視角,跟劉慈欣的原著小說相符合。

人物刻畫單薄

另一方面,《流浪地球》的人物塑造完全說不上細膩,只能靠背景設定和特效引開注意力。

跟《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比較可看出差別。《星際啟示錄》裡面的父女情,透過跟女兒幼時相處和傷感離別奠基,以父親投身黑洞改變時空為高潮,最後在太空站久別重逢為結尾;整個過程層層疊加並自然地煽情。而《流浪地球》中的外祖父去世後,一直忙著挑戰權威的男主角竟然悲情大爆發,仿佛跟外祖父有著深厚的感情。

好吧——血親們在末世相依為命時多半能培養出感情,但沒有鋪墊的哭天搶地還是難以令人信服。

與此同時,出場配角的數量過多,兩小時的電影無法為每個人提供豐實的性格和背景故事。根據大陸問答網站《知乎》的網友討論,可能是因為農曆新年檔期對電影長度有嚴格限制,所以減去了不少鏡頭、無可奈何地限制了角色發展。

但即使如此,由於主演們幾乎都是年輕新手,演技發揮本身就稍為尷尬,令角色人設顯得更不自然。幸好,有香港演員吳孟達和《戰狼》主演吳京和支撐著場面,故事的張力才得以維持。

(大陸網友在得知吳京扮演主角後,在評論網站例如《豆瓣》爭吵不休,有人因為《戰狼》意識形態過濃而討厭他,有人則認為要支持國產電影云云。這個現象本身也值得留意。)

總結:不過不失,希望再接再厲

對中國大陸來說,科幻是近來再度興起的題材:從劉慈欣等人在90年代業餘寫小說到《流浪地球》上映中間不足三十年(詳見《關鍵評論網》的文章)。而從紙質媒介到電影屏幕的跳躍,亦需要成熟的行業架構和述事方式才能駕馭,無法急功冒進。

《流浪地球》雖然有明顯改進空間,但筆者認為這依然是一部充滿誠意的作品。希望日後有更多同樣故事宏大、特效令人讚嘆、而精神內涵跟荷李活電影顯明不同的科幻電影走上世界銀幕!

大學迎生活動再爆性騷擾事件,女生尷尬地坐在男生大脾上玩壓爆波

女生尷尬地坐在男生大脾上玩壓爆波遊戲。

大學迎生活動再爆性騷擾事件!城大會計系迎新活動爆出在集體遊戲中,要求落敗的部分女新生將氣球塞入衣服近胸部位置的性騷擾行為,更有參與遊戲的師兄突然除衫裸體,令人側目,網民直斥迎新變了色情活動。另外,社交網站Facebook流出多張聲稱是某大學迎生活動的相片,只見有女生尷尬地坐在男生大脾上玩壓爆波遊戲。

城大學生會會計學學科聯會在上周三(22日)舉辦的迎新活動(O Day)。有網民將兩間大學迎生營的相片及報道上載到社交網站Facebook,對於迎新活動出現「過火行為」,惹來網民熱烈討論,有網民直指「就算唔屬性騷擾,都屬一種侮辱。」亦有批評指「大學雞只識玩咸濕遊戲」。不過,亦有網民稱是「你情我願」。

城巿大學回應東網查詢時表示,負責學生會會計學系系會迎新活動的同學,並没有設計涉及脫衣或將氣球放入衣服內的活動;而該同學在照片中的行為純屬自發,亦沒有要求其他同學參與。迎新活動是學生會及其屬會自行為新生舉辦的活動,以幫助他們適應大學生活。校方會建議他們舉辦任何活動時,需以安全、彼此尊重為原則。

有網民批評遊戲即使並非性騷擾,亦是一種侮辱。

网红牛祥峰 舉牌徵女友,4年被拒8萬次……

        内地一名男子單身4年,因在街頭舉牌徵女友而爆紅,他自爆幾年來被8萬名女生拒絕,但背後其實有感人原因!

31歲的牛祥峰玩過多個交友網站,他至少曾發出5至6萬封私信,而從2013年開始在街頭舉牌徵女友,其社交軟件亦添加了2萬人的聯絡方式,一共求愛約8萬人。牛祥峰講求的是效率,速戰速決,每次交友,他都會首先詢問對方的感情狀況,若對方有男友,便會馬上放棄,「別跟我浪費時間,不跟我談戀愛我就把妳刪掉」。

牛祥峰形容,生活中的戀愛與他無緣,他經歷的全都是網戀,他認為網戀不含尷尬情況,特別簡單,「能聊得來就好,聊不來互刪就這麼簡單」。而且他認為女生都喜歡高富帥、會「吹牛」,而他四個條件也沒有,「我這人又不喜歡說假話」。更有月入3000人民幣的女生要求他在北京有樓,他形容這些女生「可不要臉了」。

為何牛祥峰急著徵女友?原來背後有感人原因。其父親於2013年被確診末期癌症,他希望在父親最後的時間内,可以完成父親心願,讓父親看著他結婚,可惜在父親離世時,他還是單身。

牛祥峰有一間外賣店,他籍著送外賣,將自己設計的交友卡片在送外賣時一倂送出,希望從而結識到女友。而其店鋪上層更有兩間房間,他更打算一間自住,另一間可提供女員工留宿。而他招聘女員工的條件,是根據其女友標準而挑選,「長得太難看的、太胖的不要」。牛祥峰希望自己可以在年内結婚,「這句話我都想了好幾年了,我覺得該結束了,一切都該結束了」。

陳冠希大罵女主持:我跟女友「做愛」也是Hip Hop

▲陳冠希又發飆了。(影片截圖,2017.08.29)

陳冠希大罵女主持:我跟女友「做愛」也是Hip Hop | 娛樂 | NOWnews今日新聞

陳冠希和《中國有嘻哈》歌手MC Jin,日前上大陸網路節目《鬥魚直播》作嘉賓,分享他們對Hip Hop文化及節目《中國有嘻哈》的看法。但卻在直播不久後,看到陳冠希開口大罵主持人對Hip Hop不認識,而且沒做好功課。

原來,女主持人把曾獲得葛萊美獎的嘻哈界教父Snoop Dogg,錯讀為「Snoopy Dog」,令人聯想起卡通人物Snoopy(史努比),令現場氣氛大為尷尬,隨即陳冠希就大罵對方不夠專業,雖然女主持表示:「我說了我不是一個專業的音樂人,我只是一個聽眾。」

這時連MC Jin都出面打圓場說「我知道妳不是故意的!」但陳冠希不肯放過,他認為既然這一集講的是Hip Hop,主持人就應該做好功課,「假如今天要聊芭蕾,我來做主持人,那就會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

女主持人之後再強調,雖然自己不是專業人士,但都有聽音樂的權利,陳冠希則重申,自己不是針對主持人,而是覺得一個沒內容的專訪,無助於觀眾認識Hip Hop。

節目到了末段,主持人打算為節目作總結時,陳冠希又打斷主持人說話,並表示:「其實你喜歡Hip Hop是很好的一個事情,只是不要假裝你們知道Hip Hop是什麼。要學好做好,Hip Hop是一個生活,是一個文化。我怎麼穿衣服不只是怎麼穿衣服,我怎麼跟我女朋友做愛,都是Hip Hop。」

媽帶兒進女更衣室是自私的愛?

市民殷女士:
我經常去健身房游泳健身,一到夏季,會有不少媽媽帶著小朋友一起來游泳。我經常看見有媽媽把三四歲的小男孩也帶到女更衣室。我曾委婉地勸對方“別帶小男孩進女更衣室”,對方卻說:“有什麼關係,小孩子才多大”。後來發生爭吵,“110”也來了。但警方說,經營方若拿不出行規和依據,就不能將小男孩趕出去。我想諮詢:對小男孩進女更衣室有沒有所謂的“行規”或“依據”?
記者調查
小男孩幾歲不可以進女更衣室,或者說,如何劃分幼男童、男童進女更衣室的標準,就現時法律法規而言,並不明確。很多游泳館是通過目測來把關,如果孩子發育得較好,就被擋在門外。
在很多家長眼中,小男孩是孩子,哪怕已經五六歲,帶進女更衣室或女廁所也無妨。雖然家長這麼認為,但男孩的“闖入”,會經常使周圍女性感覺尷尬,甚至受到驚擾。孩子往往好奇心重,在陌生環境中,東張西望是常事。假如這個“環境”是女更衣室,儘管小孩可能是“無意識”的張望,但女性被一個男孩“盯著看”,總歸會感覺不舒服。而且,异性的身體結構,或多或少會對孩子的心理產生影響。一般來說,兒童從兩三歲就開始形成性別觀,四歲以上的孩子就已經有羞耻感,已經能意識到兩性身體結構的不同。所以,從這一層面說,四歲左右的孩子,就已不適宜再帶進女浴室了。
此外,有心理學家認為:如果兒童在一種性別含混、模糊的生活環境下成長,可能會在其成人後引發性心理障礙、性扭曲等問題。母親帶孩子進女更衣室,容易讓孩子的潛意識形成“男女沒差別”,甚至養成“男女廁所均可進”的不良習慣。這種影響若持續到其成年以後,那麼,在未來與異性交往中,容易形成性別漠視的心理。一個人能否正確識別自己的性角色,對其個人的成長、發展有很大作用。
那麼,母親帶孩子一塊游泳,究竟該去哪裡的更衣室?雖然沒有明確的解決方法,但依據《未成年保護法》第二十九條: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建立和改善適合未成年人文化生活需要的活動場所和設施,鼓勵社會力量興辦適合未成年人的活動場所,並加強管理。這一條有一定的可執行性,比如,是否可以在公共游泳池設定親子單間。現在迪士尼樂園以及迪士尼小鎮就有這樣的設施。這也是社會文明進步的表現。

穿黑內褲被判違規,中國選手被迫下場換了內衣上場比賽

聊聊溫網的百年傳統:白衣規定
對於稍稍瞭解網球的球迷來說,規定穿白色衣服的溫網是一個獨特的存在。話說回來,為啥溫網要規定穿白色球衣,而不是黑色或者藍色球衣?為啥溫網連參賽者的內衣也不放過?溫網那麼多年,就沒有人穿過其他顏色衣服?
■新快報記者邱治
白衣不顯汗漬?連內衣都透出來
說起溫網為啥有穿白衣規定,網上不少聲音說是“是高貴的英國人認為,白色象徵優雅高貴”“是為了向皇室致敬”“白色可以掩蓋汗漬”之類的答案。
白衣掩蓋汗漬?出汗了連你內褲都能透出來!所以一看就知道這類回答是瞎扯。要找到答案,還得翻翻溫網的歷史。
因為引入了草地網球賽,全英俱樂部在1877年春天改名稱為:全英草地網球和門球俱樂部,並舉行了第一個草地網球錦標賽——溫網。所以說,溫網是四大賽事中最有資歷的一個。可以想到,英國人以此為傲,也給他們守衛傳統和歷史埋下伏筆。
第一届溫網吸引了22個男子前來參賽,冠軍被史賓塞·高爾(Spencer Gore)奪得。當時參賽要交報名費和自帶網球拍,穿著沒有跟的鞋子,沒有限制要穿啥顏色的衣服。
但在當時,打網球流行穿白色衣服。
“在19世紀後期,”作家艾米麗·切爾托夫(Emily Chertoff)在2012年的文章中認為,“美國和英國的富人們把夏季穿的白衣作為休閒的一種象徵。因為白色衣服容易髒,所以工人階層和傭人們不會穿……自從網球成為富人階級的夏季遊戲,富人就穿白衣打球。漸漸地,穿白衣成為打網球默認規則。所以在1890年,溫布頓要求球員必須穿白衣。”這個說法顯然比“向皇家致敬”“掩蓋汗漬”更合理些。
溫網早期的穿衣要求還只是一種口頭約定,並沒有明文規定和處罰。在1926年的溫網女單決賽中,莉莉·德·阿爾瓦雷斯(Lili de Alvarez)穿的就明顯不是白色衣服。

審批沒通過,彭帥差點沒法參賽
當網球漸漸推廣,不再是富人階層的專屬遊戲,普通工薪階層也有時間、有條件穿上白色衣服參與時,白色衣服就失去了標榜身份的意義。另一方面,參加網球比賽選手星味越來越濃,他們也一直在需要各種花樣,彰顯自己的個性。
面對選手們的各種越線,溫網在1963年出臺“主色白衣”的明文規定(“Predominantly white”rule)。要求參賽者比賽時必須穿主色調為白色的衣服。對於外套等其他裝備,則沒有限制。
到了1995年,要求陞級為“幾乎全白”規定(“Almost Entirely White”rule)。不過細心的球迷會發現:其實這規定也還是挺寬鬆的。在1996年溫網男單決賽,正當荷蘭人克拉吉塞克和美國人華府為冠軍準備開戰前,一比特美女球迷進場裸奔,成為經典的一張溫網照片——華府穿的也並非“全白”。
近些年來,溫網官員開始修改和更新規則的細節。2014年,溫網裁判委員會官員安德魯·傑瑞特在給球員的致函裏明確表示:“參賽時穿著的衣服(包括內衣),只要是肉眼可見的都必須是白色,包括因出汗而透出的內衣褲必須是全白的,有顏色的邊緣不能超過10毫米”。讓球員反感的“白十條”(All-white rule)也不過是近四年的事情。
“白十條”從貼標到內衣都作了規定,節選其中幾條:
1.溫網的“白色”意味著純白色,不包括任何程度的灰白色或米色。2.服裝上不能出現任何非白色的區域或色塊。袖口或領口允許出現一條有色縫邊,但寬度不能超過1釐米……8.內衣(或在比賽中可能被他人看到的內衣)也必須為純白色。內衣允許有不寬於1釐米的縫邊……
2015年,布沙爾被中國選手段瑩瑩淘汰。而在一次回球後,布沙爾的黑色內衣吊帶滑了出來。當時主裁特意將布沙爾叫到跟前,仔細檢查了她的胸衣,最後認定違規,並給予了警告,不過並沒有進行進一步的處罰。
彭帥有一次參賽提交審批時,賽會認為她的網球裙擺邊緣顏色超過10毫米,審批沒有通過。“到了溫布頓他們才告訴我服裝不符合要求,幸好他們(贊助商)連夜幫我趕制了一款新的,不然第一輪的時候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彭帥說。
堅守傳統?過去麥肯羅可是穿紅色外套進場
對於球員的抱怨、媒體的質疑,溫網方面倒是顯得很“淡定”。他們表示,白衣規定是為了“堅持傳統”。
“穿白色服裝是溫網的傳統,不僅比賽時,平時在全英草地俱樂部打球的會員也必須穿白色服裝,就連我們的高爾夫俱樂部會員,也都得穿全白打球,衣服上基本沒有標誌。”溫網商務總監米克·戴斯蒙德曾這樣表示。
不過球員可不這麼看,他們認為溫布頓的觀點是站不住脚的,因為在過去規定並沒有這麼苛刻。
被稱作網球界“Lady Gaga”的美國女球員馬泰克說:“我看過麥肯羅、阿瑟·阿什等球員在溫網的照片,他們曾穿著彩色外套進入球場,但現在我們連這樣的權利也被剝奪了。”的確,在1980年溫網男單決賽,麥肯羅和柏格可是穿著大紅外套進入決賽球場的。
納芙拉蒂諾娃曾9次在溫網登頂。在2014參賽時她被告知她的裙子上的藍色條紋不合規則。她質疑這是怎麼可能!因為她在溫布頓經歷了漫長而傳奇的職業生涯,她一向這麼穿,有些球衣甚至被溫布頓博物館收藏。
她說:“我認為他們走得太遠了。”
作為反擊,馬泰克在2009年穿上一件大露背裝挑戰全英俱樂部的底線,但因為這件戰袍完全白色,溫網組委會也只能乾瞪眼。2012年,美國人又穿了一件掛滿大流蘇及12只網球的怪異夾克進場,賽事組委會同樣束手無策,因為這依然是一件純白的上衣。
“全白”規定雖然讓球員有點不爽,但也成功吸引了外界的關注,加上歷史和傳統的烘托,營造出幾分高冷的奢侈感——這也許就是溫網想要的效果。

溫網青少年男雙比賽現場,裁判檢查中國球員吳易昺和搭檔的內褲顏色。在發現不符合溫網全白規定後,遞上兩條白色內褲,“換好再比賽”。
原來,溫網組委會對球員著裝有規定,運動員除了必須身著白色比賽服外,在比賽中能够被看到的內衣也必須是白色的,也就是說如果汗水打濕了球衣,透出來的內衣也必須是白色的。
中國小將吳易昺和搭檔澳網青少年冠軍匈牙利小將皮洛斯出戰雙打,因身著黑色內褲被裁判發現,不得不下場換成白的。
回顧這場“內褲事件”,皮洛斯和吳易昺兩人都表示很好笑,沒有覺得尷尬。皮洛斯說,因為他穿的藍色內褲,在比賽中露出來了一截,被裁判看到。隨後裁判暫停了比賽,又問了吳易昺,得知他穿的是黑色的,也被要求換掉。這還不算完,兩人的對手裏,一比特美國選手穿的是灰色內褲。雖然一開始不肯換,後來耽擱了半小時才終於換掉。

達人揭秘 穿Nubra卡卡?選尺寸有秘訣 穿上才美

▲Nubra是女孩們小露香肩的好幫手。(圖/翻攝自微博、IG)

記者黃阡阡/台北報導

無論是一字領還是露單肩,不少女孩想在將來臨的春夏展露性感,但如何選購Nubra,讓許多保守女生一頭霧水。台灣絕世好波總經理林慧晶表示,其實Nubra要穿比平時內衣小1~2個尺寸最好,且今年還有緹花蕾絲的Nubra新品,能夠更多元搭配不同場合的服裝。

提到選購Nubra,林慧晶笑說,過去常想把自家產品送給朋友,但只要拿A尺寸送C罩杯的女性朋友,就會被調侃:「妳是瞧不起我阿!」

林慧晶說,其實Nubra選購上她都會建議小1~2個尺寸,這樣穿起來的效果比較好,否則與內衣同尺寸,在外觀上,反倒會顯得不自然。

▲台灣絕世好波總經理林慧晶。(圖/品牌提供)

代理NuBra長達15年的林慧晶,其實也是電視製作人王偉忠的太太。林慧晶說,服裝搭配上,Nubra除了能用在一字領與露單肩的服飾,也能在穿著露背裝時穿戴。

▲Nubra絕世好波新品伊莉莎白,讓Nubra化身小可愛外露也不尷尬。

新婚妻子拒同房,給錢讓丈夫自己解决問題

小周經過幾次相親,認識了妻子小紅。兩人相處3個月左右,就决定閃婚。雙方家長也同意了。由於兩人都是大齡剩男剩女,同村年年紀相仿的都已經生了好幾胎了。很快定好日子,就舉辦婚禮。

1.jpg

新婚當晚,卻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婚禮結束後,妻子小紅和小周回房間,準備度過春宵。但妻子卻拒絕了丈夫的要求,還拿出一遝鈔票給丈夫,說:“你想解决自己花錢去找吧。”丈夫充滿震驚的眼神看向新婚妻子。當晚,兩人尷尬的入睡。
小周事後才得知,妻子與前男友在一起,流過4次胎,已經再無生育能力。小周後悔不已,深感被騙。
不到一個月後,兩人最終不歡而散,協定離婚。

2.jpg

上海無性別公廁遭遇隱私尷尬

同一間廁所,既可供男士方便,又可供女士使用﹔父母也可以帶著孩子如廁,不用再擔心孩子的尷尬。如今,這種在國外被稱之為無性別廁所的單間廁所已經現身申城街頭。但由於擔心隱私暴露,部分市民走到無性別公廁前,總有些猶猶豫豫。

據了解,無性別廁所主要供殘疾人、老人、家屬帶病人和家長帶孩子等特殊人群使用。廁所內既配備了可以調節座位高低的坐便器,又安裝了小便池,以便能同時滿足男士和女士的需要。目前本市估計總數在10個以上,主要分布在圖書館、辦公樓等處。

但對於這一新生事物,一些市民不敢貿然接受。昨天,記者在上海圖書館的無性別廁所前看到,一位中年女士左顧右盼,猶豫著不敢進門。

這位女士表示,她覺得男女共同使用一個廁所不太衛生,而且一旦門鎖不牢或門沒有關緊,正在如廁時男士破門而入,那太尷尬了。“算了,我還是上常規廁所吧。”說完,她還是去了旁邊的女廁所如廁。

盡管有市民對無性別廁所持猶豫態度,但贊同者大有人在。錢女士剛走,另一位女士大方地走進了無性別廁所。

這位女士告訴記者,隻要如廁時鎖好門,廁所管理到位,就能保証如廁者的隱私。“這能解決殘疾人、老人、帶小孩家長等人的需要﹔人多時,又能自動調節男女如廁的不平衡,我認為是非常值得推廣的。”

據了解,早在數年前,出於旅游活動等應急需要,上海街頭就設立過流動的無性別單間廁所。但這種廁所往往流動性大、臨時性強、設備簡易、衛生條件也不符合要求。而目前新建的無性別廁所不但建在室內,比普通廁所又多配備了更符合特殊人群需要的硬件設施,如坐便器兩側及進門處安裝專供殘疾人和老人等使用的扶手等,可以為特殊人群提供更大的方便。

昨天,環衛部門有關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凡是建造無性別廁所,必須絕對保証私密性,即廁所內的牆必須砌到頂,廁所的進門必須能鎖上,而且必須是一個獨立、安全的單間。而最適合建造無性別廁所的場所,是那些場地比較狹小的公共場所或一些特殊地區,如醫院等。目前,北京已經在推廣建設無性別廁所,同時明確規定,新建一個無障礙無性別廁所或改造一個無障礙、無性別廁所都將可得到政府相應數額的資金補貼。而廣州日前也表示,今后規劃新建公廁時,將增加無性別公廁項目,以適應特殊人群需要。

蔡思貝落足力發電!全裸色誘黃子恆

蔡思貝落足力發電!全裸色誘黃子恆

【東方日報專訊】出名電力十足的蔡思貝,在前晚播出的無綫劇集《味想天開》中「意識上全祼」色誘「廚神」黃子恆。經過剪接,她在電視畫面中騷背露肩兼晒美腿,加上劇情講述黃子恆夢見蔡思貝誘惑他,故蔡思貝肆無忌憚地以眼神大放生電,其「全祼」一幕更引起網民討論。

蔡思貝昨日表示拍攝前已做好安全措施,打底防走光,拍攝時穿上tube top及短褲的她,笑言實情比背心短褲更多布,不算太性感。她表示由於劇情是黃子恆的夢景,所以演繹得誇張點,拍攝起來更好玩,她說:「我都聽到網上反應好好,有網友好抵死話鏡頭唔該高少少,哈哈,聽到外間有反應都開心。」

睇到吞口水

被色誘的黃子恆讚蔡思貝身形弗到爆,他笑說:「佢咁弗,係男人見到都會吞口水,其實拍咗個吞口水嘅鏡頭,但可能效果太鹹濕,最尾刪剪咗。同思貝都好熟,佢拍攝時唔拘謹,對攝影師、大家都好有信心,令我冇咁大壓力,拍攝時唔會尷尬。」 文:影視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