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強姦

鎖匙色魔未落網 啟晴邨街坊心慌

「鎖匙色魔」未落網,街坊心慌慌。上周六九龍灣出現中年色魔,將夜歸女拖入草叢搶劫及企圖強姦,警方已翻查附近「天眼」片段全力緝拿色魔,由於色魔仍逍遙法外,昨日不少女居民出入仍提心吊膽,除提高警覺外,亦希望警方盡快將色魔繩之於法。

九龍灣啟晴邨附近於上周六(十六日)驚現「鎖匙色魔」,打劫夜歸妙齡女並企圖強姦對方,案件由秀茂坪警區重案組跟進。昨日警方明顯在現場一帶加強巡邏,昨晨有多名軍裝及便裝警員到現場巡邏,不時截查途人又向街坊了解附近治安情況。

應行有天眼路段 遇襲易緝兇

居住附近的施小姐表示,透過新聞獲悉事件,她稱:「近排(出入)會驚啲!」不過她本身甚少出夜街,建議其他女街坊,晚上出入盡量行有路燈及多人的地方,亦可隨身帶備防狼器保護自己,獨自行時要提高警覺,注意四周動靜,亦可着家人到車站接送,另外亦應行經有「天眼」拍攝的路段,即使不幸遇到賊人或色魔可翻看片段緝兇。

從後箍頸恐嚇 拖草叢圖強姦

街坊李太稱,她只會在日間多人時,才路經案發現場,而且已習慣獨自出入,所以不覺得害怕,平日亦不覺得有古怪男子「眼甘甘」望女人。她又表示:「其實呢度(草叢)要匿埋一個人都好易,有危機喺度。如果佢(賊人)匿喺度,有一個女人行過,佢走出嚟攞埋個包(手袋)都好易。」被問如何改善環境,她指:「燈光整光啲,啲花花草草搵個圍欄攔住,等人唔好匿喺入面,佢哋即使要走出嚟都冇咁易,女士見到咁都可以有即時反應(逃走求救)」。

李太<br>平日路過現場,不覺可疑人出沒。

  • 平日路過現場,不覺可疑人出沒。

案件發生於當晚九時許,一名廿歲少女由啟晴邨步往觀塘道乘車,至麗晶花園與觀塘道之間幽暗小路時,被口罩蒙面漢從後箍頸及以鎖匙恐嚇,更遭強行拖入旁邊草叢並企圖強姦,事主拚命反抗,色魔深感無法得逞,搶走銀行卡後往啟業邨方向逃去。

遇韓男失知覺醒來赤裸在床 女子疑遭強姦

涉姦女友人 港大碩士生被控一項強姦罪 傳道歉短訊

報稱正在香港大學修讀碩士課程的廿四歲男生,涉嫌上周五在尖沙咀一個商業大廈單位內強姦女友人,事主報警求助。涉事碩士生事後疑向事主及她的父母傳送手機短訊道歉,並於事發翌日早上打算經羅湖口岸離港,但被拘捕。

休班警帶酒醉女網友到酒店涉嫌強姦 提結婚誕B氹銷案

法庭:休班警涉姦 提結婚誕B氹銷案 – 雅虎香港新聞

中大韓籍交流生疑吸毒後宿舍裸跑 涉圖性侵女生

中大韓籍交流生疑吸毒後宿舍裸跑 涉圖性侵女生 – 香港經濟日報 – TOPick – 新聞 – 社會 – D170509

凌晨4時許,中文大學士林路陳震夏學生宿舍,有3名男女韓籍交流生在宿附近圖書館吸食大麻後,有人神智不清,拉住女生返回宿舍房門圖將其強姦,曾向女生叉頸及咬傷其額頭,及後女生反抗逃脫,男生則在宿舍亂跑,驚動保安員報警,警方接報到場將男生制服,五花大綁送院,救護員以紅毯為他蔽體。

據悉,涉事祼體男生更取走宿舍一女生的手機,警方現將案件列作企圖強姦女及盜竊案調查。警方早上8時許再到宿舍調查,將另1名21歲韓籍男交流生拘捕,在宿舍內檢獲少量大麻;而涉事韓籍女交流生則報稱不適被送院。警方事後在宿舍檢走證物返署調查。

據悉,陳震夏學生宿舍是男女生同樓,男生宿舍在6至9樓,女生宿舍則在較低層。裸男疑受藥物影響後神智不清,在宿舍亂跑,並闖入3樓一間女生宿舍房間,並騷擾宿舍女生。

中大回應表示,大學保安處今天凌晨接報,有1名神智不清的外籍男生於大學宿舍內裸露身體,導致有1名宿舍女生受驚。大學保安人員接報後即時到場了解事件及報警,其後該男生被送院檢驗。

此外,警方亦帶走另1名外籍男生返回警署作進一步調查。大學對事件表示關注,將全力配合警方的調查,並會嚴正處理事件,以及為有需要的學生提供支援及協助。

印度當紅女星遭綁架輪姦 警拘多人前司機是主謀

薩拉特庫瑪報警遭人綁架輪姦。網圖

印度強姦事件不斷,日前一名當紅女星遭歹徒綁架輪姦兩小時並拍片威脅,警方調查後發現最少7人涉案,她的前司機是主謀,犯案背後原因可能與當地的電影業競爭有關。事件再激起社會人士的憤慨,凸顯印度所有女性面臨的危險,同時性暴力受害著難以討回公道。

當地傳媒報道,受害者是當紅女星巴瓦納(Bhavana),不過,警方以本案為性侵案,不願透露受害者姓名。這起女星遭性侵案震驚全國,演藝圈力挺受害女性勇敢站出來,讓不法之徒早日繩之以法。

巴瓦納是在上周五晚遭人輪姦報警後,警方展開調查。發現輪姦案與一個懷疑由巴瓦納前私人司機Pulsar Suni為首的7人組織有關。警方隨後拘捕涉案人士。據當地警方指,前司機Pulsar Suni是這宗案件的主謀,現時正追捕其他涉案人士。警方表示「我們已經確定了主謀,相信很快就能將其他人拘捕」。

警方的調查指,這宗案件並非單純的風化案件,背後可能牽涉與當地的電影業競爭有關。因為薩拉特庫瑪與當地一個電影業團體沒有密切往來,對方或以此摧毀她獲邀演出的角色。警方將針對這個方向進行調查,並進一步調查案件是否有可能是有計畫犯罪。

巴瓦納是在上周五晚坐車前往工作地點為電影配音時,途中被車撞停。3名男子趁機上車向她施暴,整個過程約兩小時,還拍下照片和影片威脅她不要公開事件,幾個小時之後,在柯枝市(Kochi)郊區將她放走。

自從2012年1名23歲女子在新德里公車上遭到輪暴喪命後,印度女性所受暴力對待便引起關注。今次事件再度凸顯女性處境危殆。

強姦女友案 事主X認多次口交但無性交

20歲青年涉嫌與拒絕婚前性行為女友到時鐘酒店開房時,非禮及強姦一案,今日在高等法院續審,事主X接受辯方盤問。事主承認不太喜愛被告鄺善麒的家人,但不覺得跟他們的關係不好。

 

20160803_CR_鄺善麒+_非禮強姦女友_369_2

 

事主解釋她肯應被告要求「裸聊」及傳送裸照給對方,因為跟被告是異地戀,二人相隔很遠及見面時間很少,故藉此保持聯繫及令被告感到開心。

 

辯方盤問下,事主承認與被告於13年12月18日首次見面後翌日,她到被告家時被告已曾撫摸她私處,翌月則第一次替被告口交。另外,在前年4月17日在酒店發生她指稱的非禮事件前,她曾多次在被告家中及時鐘酒店替被告口交,但她強調二人從沒有發生性交。

安徽女家前被擄 禁錮性侵八小時

安徽女家前被擄 禁錮性侵八小時 | Plastic | 巴士的報

安徽蕪湖一名23歲女子凌晨時分獨自歸家,遭陌生男子尾隨,並被挾持、強姦及禁錮達八小時。她其後趁機逃出,全身赤裸到住宅大堂求救。目前警方仍在緝捕疑犯歸案。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警方消息透露,事發6月15日凌晨2時多,化名「小江」女子從朋友家返回自己租住寓所,遭疑犯一直尾隨到公寓大廈,甚至跟着她乘搭升降機。小江起初以為疑犯只是鄰居,未有為意亦沒有防範。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升降機抵達九樓,小江在消防通道被疑犯用手架頸,拉到梯間。小江受驚嚇怕被殺害,不敢反抗,只哀求疑犯放她走,但疑犯將她挾持到大廈四樓並將她強姦。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直至同日上午11時多,小江伺機逃出求救,在閉路電視片段中可見她全身赤裸、十分緊張,有好心人幫她報警。警方接報到場,發現她情緒崩潰和激動,顯得十分恐懼、緊張,更不停地哭。當警員到她被禁錮的單位調查,但涉案男子已無蹤影,當地警方全力緝捕其歸案。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防鬧洞房過火 夜店女充伴娘

內地婚俗已從「鬧洞房」「進化」到「鬧伴娘」,而且尺度愈來愈大。近年內地頻頻曝出伴娘被脫衣、猥褻、甚至強姦的醜聞。當伴娘的危險性愈來愈高,無人肯做的伴娘竟成為一種兼職,日薪從幾百到上千元人民幣不等,有人聘請女大學生、甚至夜店小姐做「專業伴娘」。

「鬧洞房」是內地婚俗,常見的有要新郎、新娘做尷尬甚至色情動作、吃下難吃或骯髒的東西等。因有時會由伴郎、伴娘擋駕,代替新人被鬧,漸漸發展出「鬧伴娘」的風俗。伴娘在婚禮上常常被性騷擾,近年愈演愈烈,日前內地一演員婚禮上,就有多名伴郎合力「鬧伴娘」,要將內地女主播柳巖扔下水,柳巖險些走光。不少伴娘擔心被整,要求簽「禁鬧婚協議」。

在河北衡水市,為防「鬧伴娘」的風險和傷害,當地新娘流行不再找閨密、姐妹來當伴娘,而是通過婚慶公司僱用高校學生、夜店小姐等做「專業伴娘」。

業內人士稱,「專業伴娘」日薪最初兩、三百元人民幣,近日因伴娘遭非禮現象愈發普遍,兼職伴娘的日薪水漲船高,達四、五百元人民幣。另有婚慶公司稱可以請夜店小姐等「陪侍人員」充當伴娘,日薪為五百至一千元人民幣。

剛剛結婚的一位女士劉菲說,在河北的婚禮上,新人一般會先說明伴娘是朋友還是僱來的。「如果知道是僱來的,去『鬧』的人會更加隨意,不會顧忌姑娘的面子,」劉菲介紹,「如果鬧得過了,新郎新娘會去阻攔,長輩們也會出面喝止。有時候,鬧的人會看着伴娘臉色,如果真的被瞪也就停手了。」

但劉菲也坦言,「鬧伴娘」還是「讓人覺得當伴娘沒甚麼安全感」,「有時候鬧得太厲害,就是僱來的伴娘也會覺得非常受傷,寧可不要錢也要走,或者事後要求酬金加倍。」業內人士則認為現在的婚禮比起之前「文明多了」,「只要事先溝通好,一般不會對伴娘鬧得太過分。」

防鬧洞房過火 夜店女充伴娘

內地婚俗已從「鬧洞房」「進化」到「鬧伴娘」,而且尺度愈來愈大。近年內地頻頻曝出伴娘被脫衣、猥褻、甚至強姦的醜聞。當伴娘的危險性愈來愈高,無人肯做的伴娘竟成為一種兼職,日薪從幾百到上千元人民幣不等,有人聘請女大學生、甚至夜店小姐做「專業伴娘」。

「鬧洞房」是內地婚俗,常見的有要新郎、新娘做尷尬甚至色情動作、吃下難吃或骯髒的東西等。因有時會由伴郎、伴娘擋駕,代替新人被鬧,漸漸發展出「鬧伴娘」的風俗。伴娘在婚禮上常常被性騷擾,近年愈演愈烈,日前內地一演員婚禮上,就有多名伴郎合力「鬧伴娘」,要將內地女主播柳巖扔下水,柳巖險些走光。不少伴娘擔心被整,要求簽「禁鬧婚協議」。

在河北衡水市,為防「鬧伴娘」的風險和傷害,當地新娘流行不再找閨密、姐妹來當伴娘,而是通過婚慶公司僱用高校學生、夜店小姐等做「專業伴娘」。

業內人士稱,「專業伴娘」日薪最初兩、三百元人民幣,近日因伴娘遭非禮現象愈發普遍,兼職伴娘的日薪水漲船高,達四、五百元人民幣。另有婚慶公司稱可以請夜店小姐等「陪侍人員」充當伴娘,日薪為五百至一千元人民幣。

剛剛結婚的一位女士劉菲說,在河北的婚禮上,新人一般會先說明伴娘是朋友還是僱來的。「如果知道是僱來的,去『鬧』的人會更加隨意,不會顧忌姑娘的面子,」劉菲介紹,「如果鬧得過了,新郎新娘會去阻攔,長輩們也會出面喝止。有時候,鬧的人會看着伴娘臉色,如果真的被瞪也就停手了。」

但劉菲也坦言,「鬧伴娘」還是「讓人覺得當伴娘沒甚麼安全感」,「有時候鬧得太厲害,就是僱來的伴娘也會覺得非常受傷,寧可不要錢也要走,或者事後要求酬金加倍。」業內人士則認為現在的婚禮比起之前「文明多了」,「只要事先溝通好,一般不會對伴娘鬧得太過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