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微信

保險經紀中港保險客大不同:內地客投其所好「滾床單」?


2016年頭3季,本地保險公司向內地客發出的新保單保費達489億。經紀目光紛紛北望神州,大勢所趨。雖然沒有特別開通內地手機號碼,但除了Facebook、Instragam,她常用社交網絡還有微信。她的社交圈上載的生活日常,原來會是某部份內地客人「相人」的方法。

她經常到中環見客。因簽保單而認識的朋友,超越各種階層和圈子,甚至要北上或海外公幹。(吳煒豪攝)
 買小禮物送客人

令清秀印象深刻的一位內地客,是個在上海經營婚禮策劃公司的老闆娘,30歲。兩人經朋友介紹而結識。清秀仍然主力做本地客人生意,未開發到內地業務。她應老闆娘邀請,一起到上海談談。所謂談談,根據大陸法例,香港的保險經紀如果在大陸境內和客戶簽單,屬於違法。所以還真的只是閒談家常。

「我跟在她身後,來到靜安區一座兩層別墅前,這就是她的辦公室。一開門,所有員工都向她點頭敬禮。見到我在她身後,員工又再點頭。這家公司在內地專門策劃明星婚禮,婚禮預算不超過1000萬,不會承辦。」少見大陣仗,清秀自覺壓力,未及出聲。老闆娘在辦公室內先開口:回上海前,我特地瀏覽你的微信社交圈。逐樣配對,見到你在手作市集擺檔,呵呵,咱們都是「文青」。又見到你行山登頂的相片,我喜歡外向,生活健康正面的人。

內地客人豪爽,但豪爽前他們會判斷是否看準人。交定了朋友,甚麼都好談。清秀自言也未必分得清楚是交情,還是投其所好,往後幾次見面,她都有準備些小禮物。「我知道她喜歡小狗,也有養寵物,有次我們在夏天約會,就買了個小狗用的游泳圈送給她。」

 這種打扮,只有見客時才會穿。尚未完全成熟的年紀,朋輩間各有發展,她不會胡亂向朋友追單。(吳煒豪攝)

保險業有「床單」?

後來,她還聽聞更多同事與內地客人的「相處之道」。識相的男經紀遇上女客人,要展現自己最關懷的一面,程度直逼與女朋友約會。他們的公事包內藏着雨傘、紙巾、絲巾、甚至有的人會帶上衛生巾。那麼,如果女經紀遇上男客人?

網上不時有討論區談論保險業界光怪陸離現象,當中以「床單」最多人談論。她說,確實有類似的傳聞。有天大伙等電梯,清秀無意聽到兩個男同事討論應否「滾床單」。令她詫異的是,其中一個人說:「每個人都有個價。如果是百萬、千萬,我不會滾床單,但如果是1億呢?」另一個男同事聽到後,默然不語。

她知道我接下想問甚麼。「我當然不會接床單啦。如果接了,就算之後賺到幾多,都不能洗刷那些後悔。」她坦言不少年輕經紀,在意的並非只有錢。他們都從不同渠道耳聽目聞,好些表面風光,暗地坎坷的經紀「錢途」:有經紀為求簽得數百萬保單,答應替客人全數墊支。沒料到開了保單,那客人逃之夭夭。諷刺的是,他事後因此獲得獎座。一手持獎座,內心卻是懊悔不已。

 每天介入陌生人的人生

入行4年,清秀逐步實現她的願望,工作上結識不少各行各業的朋友。咖啡店內,附近幾張餐桌的客人,有哭喊住參加家庭聚餐的手抱嬰兒,有周末放鬆談笑的女生,有侍應為我們奉上熱茶。不論年紀、職業、階級,他們都是清秀的潛在客戶,她預計不到自己將會遇見甚麼人。

大概保險經紀這種職業,本質上是一個人介入另一個人的人生,那份交情摻雜工作,也有社交。有長輩客人視清秀像另一個女兒,帶她參加家族聚會,好讓她認識更多人的故事。但是,真的沒有碰釘子的時候?

「他是個剛離婚的中年男人,住梅窩。本來約好在市區的咖啡店見面,突然間改去梅窩。當我來到,又要求我上門商談。我打死都不去他家,在快餐店等他下來。一個半小時後,他終於到來,感覺又不似談保單,一味訴苦,說那妻子這般不好,那般不好。談不攏,我回到家時快將11時。」

自此之後,清秀的家人就更緊張她幾時回家。他們本來就不喜歡她從事保險。你打一份收入不穩定的工作,每天見那麼多來歷不明的人,早出晚歸,看看你自己的眼袋。結婚之後,丈夫一定會介意。清秀照本演繹家人日常說教。她自己則不以為然,儘管有個前度也對保險經紀印象一般。

「那是因為小時候家人替他買保險,經紀不知有心還是無意,弄錯取回保金的年期。前度想取回保金創業,發現年期未到,因此受阻。他就不時半開玩笑對我說:保險佬十個有九個呃人。」

不會因為這個原因分手吧?她笑住搖頭。朋友之間對保險業成見深,她清楚得很。在行內生存至今,行業太大,甚麼人都有。保險公司只管設置業績挑戰,有人選擇纏住身邊的朋友,有人選擇出賣身體,她只能做好自己。

「等朋友想起我時,我樂意提供協助。但是平時真的不敢打擾他們,為了一張保單。」她呷一口熱茶。

「其實我覺得,我們工作有點相似啊,記者先生。」中環此時下着雨,雨濺到窗邊,我卻不知這天是誰介入了誰的人生。

23歲少女賣卵換iPhone 形容痛到虛脫

「痛,取完卵我都虛脫了,手術台都下不來。」小雨月初接受她人生中第一次人工取卵手術,目的並非捐贈,而是出售卵子賺錢買iPhone。

自稱1994年出生的小雨,在微信看到「捐卵」廣告,產生了「捐卵」的念頭,為的就是錢。中介向小雨承諾,在取卵手術結束當日,會給她支付2.5萬人民幣捐卵費用,小雨還算滿意價錢,「我覺得差不多都是這個價格,最多也就是三萬人民幣吧」。

同濟大學附屬同濟醫院生殖醫學科主任紀亞忠介紹,施行取卵手術對於環境有很高要求,室內要無菌、少塵,保持恆溫。他續指,卵細胞是人體內最脆弱的細胞,對溫度變化非常敏感,故手術中用於盛放卵細胞的試管都必須是恆溫加熱的,保持和人體內同樣的37度。

得知非法取卵手術是在醫院外的「工作室」進行,紀亞忠直言「風險很大」,「把卵子從卵泡裡取出來的過程,會在卵巢上造成創口,如果室內細菌超標,很容易造成感染。如果形成炎症,很可能影響今後的生育,甚至當時就會因為感染而發生危及生命的情況」。

小學生群賣黃片派出所:要到騰訊總部調查

小学生群卖黄片

小學生群賣黃片

12月19日晚,東莞市寮步鎮的楊先生無意中發現,他10歲的兒子竟在微信上花20元買了10部小電影。而這些小電影,竟然是淫穢視頻。令他更為驚訝的是,不僅他兒子一人購買了這些視頻,孩子所在班級的其他微信群裏,也有人以2元一部的價格向學生售賣黃色小電影。
前日上午,楊先生前往當地派出所報警,並作了筆錄。昨日下午派出所回復楊先生稱,該所已受理此案,因微信及QQ均屬於騰訊公司,需要前往深圳騰訊公司總部進一步調查,請楊先生耐心等待調查結果。寮步公安分局呼籲,市民若遇到此類情况,請注意保留證據並及時向公安機關反映。

小学生群卖黄片

小學生群賣黃片
驚訝:父親無意中發現兒子購買黃色小電影
12月19日晚7時22分,楊先生的手機QQ突然收到一名叫“小女孩”的QQ好友發來的消息,他習慣性點開之後驚呆了,裡面竟是兩部不堪入目的黃色小電影。

楊先生警惕心起,因為在兩部小電影之前,還有人用他的QQ向“小女孩”發了一條“可以了”的消息。楊先生猜想,正讀三年級的兒子手機裏也有他的QQ,或是兒子登入過他的QQ。
於是,楊先生不動聲色地拿起了兒子的手機,翻看兒子的QQ聊天記錄才發現,“小女孩”竟給兒子發了10部黃色小電影,每部大小約100~300兆。其後,楊先生翻看兒子的微信聊天記錄才得知,小電影竟然是兒子在微信上花了20元向不法分子購買的。因為孩子無意中用了楊先生的QQ加了對方QQ,對方才誤將視頻發給了他。

小学生看黄片

小學生看黃片

“這兩天我看到小孩老是盯著手機看,忘記了QQ密碼還突然讓我告訴他,並要求我往他微信轉20元。我以為他發紅包給同學,沒想到是買這個。”楊先生說,兒子還以買玩具為由找舅舅要了300元,“幸好被我及時發現,不然真怕這些視頻會影響到他一生。”
楊先生在兒子的微信裏看到,對方是被拉進孩子同學的微信群後加了兒子的微信。為防其他孩子也受害,楊先生在家長群裏發佈了這一消息,沒想到其他家長們查看孩子的手機後,多名家長均迴響他們的孩子也加了對方的微信。

白領網戀被騙近兩百萬 事后才知女友竟是“郎”

在深圳龍崗工作的白領阿戚在微信上認識一名貌美“女子”並為“她”接連轉賬近200萬元,誰知道直到嫌疑人被抓獲,他才知道跟自己談戀愛的竟然是個“郎”。深圳龍崗警方昨日通報表示,這名男性犯罪嫌疑人,通過微信虛構女子身份,以網戀名義詐騙作案,兩年時間騙得人民幣178萬元。

阿戚因內向?腆平日鮮與他人交往,閑來就拿著手機上網。2014年3月底的一天,一名微信號為“太陽花”的陌生人向阿威發出加好友的請求,出於好奇阿戚接受了對方的請求。聊天后,對方稱自己是未婚女子,想通過網絡找到“白馬王子”。而后兩人頻頻熱聊,雙方都覺得互有好感,就確定了男女朋友關系。沒多久,對方便先后以求學、家人生病住院、親戚被抓等理由,提出借錢的要求。阿戚每次有求必應,甚至不惜四處籌借,前后總共給了對方178萬元人民幣。今年3月22日,阿戚的家人發現其竟然舉債。知道實情后,家人覺得阿威受騙了,催促其報警。

接報后,寶崗派出所判斷是一宗典型的電信網絡詐騙,立即組織警力偵查。3月28日晚10時許,在咸陽市渭城區北社鎮將涉案嫌疑人李某抓獲。經審,李某對其以網戀為名實施詐騙作案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捐精得iPhone 6S遭吐槽

iPhone6s出來了,你拿什麼買?還想“賣腎”嗎?最近湖北省人類精子庫官方微信公眾號推薦了個新方法,獻精換6s!消息一出,遭到了不少網友的吐槽想要去,宣傳效果倒是有了,但是這樣“呼籲”合適嗎?

精子庫推送“獻精得iPhone”引爭議

9月14日,湖北省人類精子庫官方微信公眾號推送了一條題為“iPhone 6S購買新方案”的微信,文內稱無需賣腎就能輕鬆擁有iPhone 6S,方法則是“獻精”。對此,不少人質疑官方機構以此吸引捐精者不妥。而回應稱,這只是普通的宣傳手法,對於已有獨立價值取向的捐精者來説,能有自己的判斷。(9月16日《長江商報》)

不只是湖北精子庫,上海仁濟醫院人類精子庫、上海人類精子庫官方微信公眾號也相繼推送了一條標題相同、內容相似的微信,閲讀量迅速突破40萬。對此,不少人質疑官方機構以此吸引捐精者不妥。有網友表示,“覺得不好,雖然主要意願還是在個人,但這樣的話就是在提供機會,是一個不好的引導。 就像賣腎一樣,那邊有了渠道有了收購人,勢必會有人孤注一擲去賣腎。感覺就像是變相的“買腎”行為”。也有網友質疑,“這個廣告是否違反新的《廣告法》呢?”而大多數網友則多是抱着調侃的心態來看待這一問題,“以後不叫腎6,叫精6s”。

湖北省人類精子庫負責招募工作的朱醫生在接受某媒體採訪時表示,作為一項公益事業,捐精者的招募一直都比較困難。由於受到了各種限制,捐精的招募資訊無法作為廣告刊登,這幾年來,被逼無奈將招募資訊放到了一些“地下捐精”的資訊羣裏,也導致公眾對國家審核通過的正規人類精子庫產生誤解。

然而通過這種“誘惑性”的廣告宣傳方式,難道就不會有損形象,不會被誤解嗎?我國明確規定,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和人類精子庫屬於限制性應用的高新衞生技術,各省級衞生行政部門要採取切實措施,嚴禁此項技術的商業化和產業化。這樣一來,將捐精和最新的iPhone6s聯繫起來,不免有些商業化的色彩。

由於很多人對捐精的認識並不多,也存在一些認識誤區,不得不承認,真正自願去捐精的志願者並不多,而這些志願者的精子可以成功進入精子庫的也僅有30%。再加上有官方報告顯示,中國目前或有5000萬左右的不孕不育患者。這更使得精子庫的精子供不應求。

此外,朱醫生解釋,捐精者必須是22歲—45歲的健康男性,而這部分人已有相對完整的價值取向,對於微信內容也能有自己的判斷。話雖沒錯,但微信是一個自由的平台,首先,我們不能確定最先接收到這一資訊的人是否是在這一年齡段內;其次,此條微信被轉發後,看到的就是成千上萬的網友,這就很難説不會有那些未到年齡或不符合要求的人為了買iPhone6s躍躍欲試。

而且,捐精也不是一次兩次就能完成的事,僅強調捐精就能換iPhone6s有些誤導。雖然微信上的語言使用更輕鬆有趣,但對於一些正規的機構平台來説,與其適得其反遭吐槽,不如就從正面的角度去呼籲,去讓人們認識捐精,更有意義,畢竟呼籲的方式不只有誘惑這一種。

商場播A片

昨日上午10時30分左右,浙江麗水萬地廣場廣告大屏幕上,突然播出一段A片,雖然隨後轉播廣告,但廣告一結束,又播出一段A片,全程被人拍下後,迅速在網上論壇、微信朋友圈等發散傳播。麗水市公安局蓮都區分局接到報警後,派員到場時,發現大屏幕已關閉,警方隨即展開調查,並傳喚相關人員。今天下午,警方表示,肇事的丁姓男子被行政拘留15天。

警方指,經市、區兩級公安機關調查,疑犯丁男(31歲,蓮都區人)為萬地廣場商業管理有限公司企劃部負責人,主要負責萬地廣場廣告宣傳工作,包括平時大屏幕的播放。昨日上午上班後,丁男在播放廣告期間,在連接對外大屏幕的電腦上,私自觀看不雅影片,致使廣告連同不雅影片一併播出,時長為8至9分鐘。丁男對自己操作不當,將不雅影片通過大屏幕播出的違法事實,供認不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之規定,丁男因傳播淫穢信息,被蓮都區公安分局處以行政拘留15日。

此外,昨天中午,麗水市掃黃打非辦公室召開成員單位專題會議,在該市範圍內部署開展公共視聽載體、樓宇電視、戶外視頻廣告專項整治檢查,深化「淨網2015」行動,淨化網絡環境,杜絕類似事情的發生。警方亦提醒市民不要傳播不雅影片,如有違法行為,公安機關將依法懲處;構成犯罪者,會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妙齡女子自傳裸照給男網友,被迫發生性關係

新北市20多歲許姓男子今年3月使用「微信」(WeChat),結識了一名同樣20多歲的女網友,並在4月19日向她傳訊,「我想打手槍,自拍裸照傳給我」,沒想到她竟真的照辦傳來3張,許於是以散布裸照作為威脅,逼迫她搭計程車來到其住處,性侵兩次得逞。全案30日依強制性交、恐嚇等罪,被新北地檢署起訴。

檢方調查,許男與被害人在微信結識後,進一步互加為LINE好友,時常互動聊天,感情甚佳,就連男方以「想打手槍」為理由,向女方要求自拍裸照,她都不疑有他地照樣辦理,讓許在收到照片的當下喜出望外,趁勢要求被害人前來其住處發生性關係,否則散布裸照。

由於被害人所傳裸照清楚拍到臉孔,她害怕遭到公開,只能配合許男要求,在當天前往其住所,遭性侵兩次得逞,沒有想到過了幾天,許男竟再度傳訊來要求發生性關係,還說「妳現在是我的性奴隸」、「不聽話就上傳妳照片!」讓被害人無法忍受,報警處理。由於LINE對話記錄成為鐵證,許男無可辯駁,被依強制性交、恐嚇等罪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