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性侵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御用女記者」遭上司迷姦

▲詩織召開記者會指控遭上司性侵,激動處紅了眼眶。(圖/翻攝NNN新聞)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日本TBS新聞台28歲前女記者詩織日前召開記者會,指控51歲的上司山口敬之將她灌醉迷姦。由於性侵受害者自行跳出來開記者會的情況相當罕見,再加上山口敬之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關係良好,是安倍的「御用記者」,所以此案在當地引起極大關注。

根據《日視新聞網》報導,詩織的夢想是成為記者,又曾在2013年於美國留學時認識山口敬之,所以畢業以後便找上對方面試,成功錄取TBS電視台當上政治記者。

▼山口敬之(右二)和安倍的關係相當好。(圖/翻攝NNN新聞)

山口敬之2015年4月把詩織帶到壽司店應酬,席間不斷灌酒,導致詩織才1個小時就不省人事。詩織在記者會上表示,醒來以後人在飯店房間內,全身已被脫得赤裸,正被山口敬之壓著性侵,認為是遭到下藥,才會完全失去意識。載2人到旅館的計程車駕駛也指出,詩織在車上一直想下車,但山口敬之卻不理會,要求把車開到飯店,後來詩織就被抱下車了。

此案去年7月就已被東京檢察廳因罪證不足做出不起訴處分。於保護性侵當事人的原則,日本各家媒體本都將詩織的名字隱藏,但詩織對結果相當不服,在司法記者的陪同下,主動召開記者會說明案情,也公開自己的身分,她指出,檢調的調查令人難以信任,自己握有監視器畫面,將申請重新調查。

▼詩織在記者會上發言的畫面。

22歲女模被殺害嫌犯女友疑是死者閨蜜

陳姓女模被殺害

梁姓女子疑是死者閨蜜

網友罵梁姓女子
網易娛樂3月3日報導據臺灣媒體報導,22歲陳姓女模2日與程姓男子相約外拍,沒想到竟遭勒斃、弃屍於南港,因男子盜用信用卡要住飯店,讓櫃檯人員起疑才曝光,而男子的同行梁姓女友則被網友起底,疑似是陳姓女模生前的閨蜜,梁女臉書遭網友灌爆,不少人留言質問:“為什麼要這樣對她(梁女)?”
據報導,程男及其女友將從飯店退房時,警方上前逮捕並詢問,發現該男是性侵通緝犯,而同行的梁姓女友也看起來神色緊張,隨後在房內查獲陳姓女模的身份證件及物品。此消息曝光後,梁女遭網友起底,她疑似是陳女生前好友,是外界認為的好姐妹,現在卻曝出殺人弃屍案,許多網友紛紛在梁女臉書留言:“人在做,天在看”、“都不會良心不安嗎”。
據悉,程男2日與陳女相約外拍,豈料將對方殺害弃屍南港,隨後南下到台中,盜用死者信用卡入住飯店,因被害者家屬不斷撥打手機,程嫌一度用通訊軟件假冒死者回應“我累了,想睡覺”,但家屬察覺有异報案;他被逮捕、進行審訊後,才向警方坦承,因為缺錢才會誆騙陳女有網拍工作,誘使對方出面,進而盜取陳女財物。

4新加坡觀光客涉嫌性侵2台女

快訊/來台玩手機交友!4新加坡男輪流性侵2台女大生 羈押禁見 


▲4新加坡觀光客涉嫌性侵2台女。(圖/黃克翔攝/替代照,非本文當事人。)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4名新加坡觀光客上周來台旅遊,還透過手機交友軟體認識2名台灣女子,沒想到4人除約出2女到夜店玩樂後,還邀他們到日租套房做客,卻強行性侵,4人離境前遭警方逮捕後,強調大家你情我願,沒有強暴,檢方不採信,13日晚間聲請羈押,士林地方法院裁准。

包括Bryan在內、4名年約20~25歲的新加坡男子,透過手機交友軟體結識2名台灣女子,一行人一起到夜店玩。11日晚間4男邀2女到台北市大同區的日租套房參觀,卻在12日凌晨集體性侵2女,其中1男性侵1女,另外3男輪流性侵另1女,2女因太醉無力反抗,直到12日凌晨3、4點多清醒離開,驚恐地哭著報案。

警方依觀光客留的住房資料,鎖定4名新加坡人身分,趁12日下午4人搭飛機離境前,通報航警局境管,並在捷運西門町站逮捕他們,每個人當時都還拖著旅行箱。

Bryan等人坦承有發生性行為,但辯稱都是「自願的」非強迫,但檢方認為不單純,士林地檢署13日晚間複訊後向法院聲押,士林地方法院法官認為4人有逃亡、串滅證之餘,裁定羈押禁見。

W飯店狂歡3夜帶一群妹進房?「小模起底」被爆嗑藥暴斃

▲W飯店狂歡3夜帶一群妹進房?「小模起底」被爆嗑藥暴斃。(圖/翻攝臉書)

社會中心/台北報導

W Hotel毒趴離奇命案疑點重重,死者21歲的郭姓小模疑似吸毒過量身亡,檢警相驗,發現她下體、腳部都受傷,並驗出毒物反應,不排除遭性侵,關鍵涉案人都否認相關。友人也說她很乖不可能碰毒,但據悉,20歲酒店經紀洪男是主辦人,一直在追求郭女,女方狂歡3夜都沒有睡覺,第3天突然昏迷暴斃。

郭女離奇命喪W飯店,死因不單純,父親、大伯、姑姑也紛紛趕到台北,在檢警陪同下解剖。事發後第3天,檢警初步相驗,發現她膝蓋挫傷、下體紅腫,懷疑可能吸毒過量,或是過程中被性侵凌虐導致喪命;而涉案的江男、洪男均為酒店經紀人,強調在場人都沒有和郭女發生關係,並坦承有提供毒咖啡包。

▼開趴狂歡3天3夜,死者詭異坐浴室兩小時。(圖/東森新聞)

死者是台東人,開海產店的父母向警方透露,女兒獨自北上打拼,曾說過自己在當平面模特兒,但並其實不清楚平時的工作及交友狀況。在台東的友人低調受訪,氣憤直言,國中認識她到現在,她平常都很乖,不會隨便亂跑、也不會去碰毒品,聽到消息也覺得案情不單純。

死者生前則曾在臉書PO文說,「一無所知是最適切的距離」,據傳,好友也有多名酒店女。檢警調查,郭女4日凌晨在洪男的帶領下進入W飯店,隔天又出現在飯店大廳帶著一群傳播妹進房,陸續帶了許多女生,有近20名男女出入,隨後她1整天都沒有再離開。

江男供稱,直到第3天、7日清晨5時許,郭女表示身體不太舒服,想要沖澡提神,便獨自走進浴廁,卻在廁所裡坐了整整2個小時都沒有動靜,旁人察覺有異,卻未立即就醫,上午發現她昏迷,才趕緊退房,抬她搭計程車送醫,未料搶救不治。

江男向警方供稱,洪男一直覬覦郭女的美色,想追求對方。洪則坦承吸毒,帶毒品咖啡包到派對,放在桌上後不知道誰拿去食用,強調有看到郭女嗑藥;他說,在朋友聚會遇到對方後,互加微信,趴時才會約郭女到場,彼此並非男女朋友。

▼涉案洪、江男否認在場人和郭女發生關係。(圖/記者柳名耕翻攝)

▼2男皆移送。(圖/記者柳名耕攝)

陝西兩姐妹受侵害案一審宣判被告人被判死刑

图为被告人聂李强被带离法庭。张一辰 摄

12月5日電(記者張一辰)備受關注的西安市甘家寨兩姐妹受侵害案5日在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被告人聶李强一審被判死刑。
被告人聶李强,1980年出生,家住西安市碑林區。西安市檢察院的起訴書稱,2016年1月15日淩晨4時許,陝西應急救援總隊特勤支隊隊長聶李强在西安市高新區甘家寨西區東門外等候女友期間,發現倆女孩乘坐計程車回家,見二人均為年輕女子,遂起性侵之念。聶李强從自己車內取出一把榔頭,尾隨二人後持榔頭連續猛擊倆女孩頭部,致二人受傷倒地。其中一女子倒地掙扎中,聶李强對其進行猥褻。
事發後,倆女孩被送往西安市高新醫院進行搶救,倆女孩是一對姐妹,姐姐16周歲,妹妹年僅14周歲。2016年1月25日,姐姐搶救無效死亡,經法醫鑒定,姐姐頭部遭受鈍性外力作用,致重型開放性顱腦損傷死亡,妹妹損傷程度屬重傷二級,傷殘程度屬八級。2016年1月22日,被告人聶李强到公安機關投案。經查,2001年,聶李强因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2011年1月因強姦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7個月,2012年6月19日减刑釋放。
在本案一審的庭審中,被告人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承認屬實,辯稱其行為不構成故意殺人罪。其辯護人提出,被告人的行為不構成故意殺人罪,應以強姦罪定罪處罰。
在2016年12月5日的宣判中,法院認為,被告人聶李强為性侵兩被害人竟持榔頭猛擊兩被害人頭部,致一人死亡一人重傷,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西安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聶李强故意殺人的犯罪事實成立,罪名和適用法律正確,應予支持。
最終,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以被告人聶李强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人聶李强當庭表示上訴。

裸體男闖空屋自慰 見女屋主喊「給我X一下」性侵

▲男子闖空屋自慰,見女屋主又企圖性侵。示意圖。(圖/記者季相儒攝)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彰化一名有毒品前科的陳姓男子,去年1月躲藏在鹿港某處一間空屋自慰,見女屋主A女進入屋內拿肥料務農,陳男趁機將她強壓在地,大喊「給我插一下」、「如果沒有強暴到你,我就要讓你死」,並強脫去A女內褲。幸好A女抓住陳男性器官,讓他無法得逞,而A女的兒子聞聲衝入屋內踢開陳男。台中高分院認為,陳男已賠償被害人達成和解,依強制性交未遂罪判處2年4月徒刑。

判決書指出,已經離婚的陳男,過去曾觸犯毒品罪入監服刑,於2012年4月底出獄。陳男於2015年1月21日上午9時許,騎機車經過鹿港鎮某處空屋,因尿急而擅自闖入上廁所,發現空屋適合窩藏,先拿剪刀剪布條把玩,又將全身衣物脫去,躲在屋內雜物間自慰。

不久後,婦人A女進入空屋拿肥料準備務農,發現躲藏在屋內的陳男。陳男遂用手摀住A女嘴巴,動手強脫她衣褲,並喊著「如果沒有強暴到你,我就要讓你死」、「讓我用一次」、「給我插一下」等語。A女奮力抵抗、呼救,並抓住陳男性器官,咬傷陳男肩膀讓他無法得逞;此時A女的兒子聽見呼救,衝入屋內一腳踹開陳男。

A女指控陳男持螺絲起子、剪刀威脅她,陳男坦承犯行,也承認「用一下」、「插一下」等語是企圖性交,但他堅持沒有攜帶武器。陳男辯稱,撬開空屋大門用的螺絲起子,以及剪布條用的剪刀,他用完後隨地棄置,沒有拿來威脅A女。

判決書中指出,A女僅有左手肘擦傷,但未遭剪刀等利器刺傷,且查扣的剪刀與螺絲起子,距離案發現場有20至30公尺遠,故陳男的辯解足以採信。法官認為,陳男犯行重創A女身心,對被害人造成無可抹滅的陰影,但考量陳男坦承不諱,並與A女達成和解,可認其尚有悔悟之心,因此依強制性交未遂罪判他2年4月徒刑,還可上訴。

噁男性侵「麥香雞」 自拍「大腸包小腸」不顧漢堡感受

▲麥香雞受到慘無人道的對待。(非當事漢堡,圖/翻攝推特)

網搜小組/綜合報導

國外社群網站29日開始瘋傳「麥香雞」的關鍵字,原來是一名男子用漢堡夾住自己的生殖器自慰,還把慘無人道的性侵行為拍攝下來上傳,讓網友們看完以後非常同情麥香雞的悲慘遭遇。連好萊塢影星賽斯羅根看完影片以後,都不禁聯想到自己的新電影《腸腸搞轟趴》,擔心的說,「我希望這位仁兄不是被電影所啟發的。」

▼男子對麥香雞毫無憐憫之情。(圖/翻攝推特)

一支性侵麥香雞的影片讓國外的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及Youtube開始出現大量關於「麥香雞」(McChicken)的討論,類似的惡搞圖、觀賞心得也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冒出。從影片可以發現,男子對麥香雞毫無憐憫,粗暴的以雙手掐住麵包皮前後擼動,激烈到連美乃滋都被擠出來。

▼電影《腸腸搞轟趴》把食物擬人化。(圖/翻攝預告片)

網路上也出現很多同情食物的呼聲,甚至連好萊塢影星賽斯羅根(Seth Rogen)都出來說話,他表示,「我希望這個人不是看完電影《腸腸搞轟趴》(Sausage Party)以後才做出這種事情。」顯然《腸腸搞轟趴》中把食物「擬人化」的劇情讓許多人非常同情麥香雞的處境,甚至有人開始為「麥香魚」(McFish)的安危感到擔憂,還有人懷疑起「麥香雞塊」(McNuggets)的誕生過程,「原來麥香雞就是雞塊的母親。」

 

《超人》「女兒傻瓜」爆性侵 老婆哽咽:我無話可說

▲嚴泰雄爆出性侵疑雲,老婆受訪時語帶哽咽。(圖/翻攝自韓網)

記者楊奇/綜合報導

南韓演員嚴泰雄以電影《建築學概論》、實境節目《兩天一夜》累積不少粉絲,2015年帶著可愛女兒嚴智蘊加入人氣親子節目《我的超人爸爸(超人回來了)》,對女兒疼愛有加的「女兒傻瓜」形象讓他人氣直線上升,不料他23日卻遭一名30歲女子指控性侵,而他的老婆受訪時,則是哽咽表示:「我無話可說。」

嚴泰雄23日被一名年約30歲的A女控訴,該女指稱1月時於京畿道某按摩店被他「性侵得逞」,目前警方已接獲報案並正在進行調查,他的經紀公司Keyeast則表示,「正在確認關於嚴泰雄的消息是否屬實,日後會再進行說明。」而他的老婆尹慧珍接受電訪時,則語帶哽咽地說:「我現在不方便講電話,沒有什麼話可說的。」現在夫妻倆的IG都已關閉。

▲嚴泰雄「好男人」形象深植人心,卻爆出性侵疑雲。(圖/翻攝自韓網、Youtube)

事實上,嚴泰雄和女兒智蘊在《我的超人爸爸》中深受粉絲喜愛,和妻子的互動更是甜蜜恩愛,顧家好男人的形象深植人心,2015年年底宣布退出節目,專心於戲劇工作,卻爆出性侵疑雲,讓他形象大受打擊。

安徽女家前被擄 禁錮性侵八小時

安徽女家前被擄 禁錮性侵八小時 | Plastic | 巴士的報

安徽蕪湖一名23歲女子凌晨時分獨自歸家,遭陌生男子尾隨,並被挾持、強姦及禁錮達八小時。她其後趁機逃出,全身赤裸到住宅大堂求救。目前警方仍在緝捕疑犯歸案。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警方消息透露,事發6月15日凌晨2時多,化名「小江」女子從朋友家返回自己租住寓所,遭疑犯一直尾隨到公寓大廈,甚至跟着她乘搭升降機。小江起初以為疑犯只是鄰居,未有為意亦沒有防範。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升降機抵達九樓,小江在消防通道被疑犯用手架頸,拉到梯間。小江受驚嚇怕被殺害,不敢反抗,只哀求疑犯放她走,但疑犯將她挾持到大廈四樓並將她強姦。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直至同日上午11時多,小江伺機逃出求救,在閉路電視片段中可見她全身赤裸、十分緊張,有好心人幫她報警。警方接報到場,發現她情緒崩潰和激動,顯得十分恐懼、緊張,更不停地哭。當警員到她被禁錮的單位調查,但涉案男子已無蹤影,當地警方全力緝捕其歸案。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中國維權律師女助理趙威 驚傳獄中遭性侵!

大陸維權律師女助理趙威,驚傳出在天津市看守所內遭到性侵。(圖/翻攝自趙威臉書)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去年被北京當局逮捕的大陸維權律師女助理趙威,近日驚傳出在天津市的看守所內遭到性侵!

海外華媒引述趙威丈夫游明磊的話說,雖然官方禁止律師及家人探望趙威,但仍會設法前往看守所了解狀況。

美國「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趙威(24歲,網名考拉)是北京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助理。去年7月於北京當局大規模逮捕維權律師(亦稱「709大抓捕」)時被帶走,並在今年1月被指控涉及「顛覆國家政權」罪遭下獄,羈押於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鎮趙威家人聘請的代表律師任全牛表示,有消息指出,獄警在吹噓自己如何的侮辱趙威。不過因為獄方禁止家人和律師探視趙威,因此無法證實上述消息。

任全牛指出,女犯人在大陸看守所內被性侵的情況相當普遍,甚至有女犯人因此懷孕。所以他聽到這個消息並不感到意外,只是覺得十分憤怒。任全牛表示,天津看守所應該有所交代,並且讓趙威出來說明事件,讓趙威與家人和律師見面。

趙威丈夫游明磊表示,官方不准家人聘請的律師處理趙威案件,僅指派律師董亞南處理,家人亦曾以電話和簡訊連絡這名律師詢問趙威現況,但都沒有收到回覆。 自由亞洲電台為此也採訪了董亞南,但她只表示「實在沒有甚麼可說的」。天津第一看守所亦未就此事作出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