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敘利亞

中東爆發戰爭 以色列、伊朗互轟 至少23死

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不到48小時,中東爆發戰爭。以色列與伊朗互轟。已經造成至少敘利亞境內23人死亡,多人受傷。以色列率先出動28架F15和F16戰機發射了70枚空地飛彈,攻擊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基地,伊朗則在10日向戈蘭高原的以軍發射火箭,作為報復。但以色列隨即還以顏色,連夜轟炸伊在敘利亞逾50處軍事設施,這是雙方數十年來最大規模的空襲行動,敘利亞總統阿塞德強調,雙方瀕臨全面戰爭。只有俄羅斯才能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

伊朗總統宣佈IS伊斯蘭國“已經滅亡”

伊朗總統魯哈尼在本月22日向全國發表電視直播講話時,宣佈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已經滅亡。
據報導,魯哈尼說:“我們今天可以說這股力量已經從世上消失或削弱了。”他在演講中還指責美國和以色列為伊國組織提供支援。
資料圖:5月20日,在伊朗首都德黑蘭,魯哈尼發表講話。
伊朗革命衛隊高級指揮官索萊馬尼也向“數以千計傷亡的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烈士”致謝,他坦承,伊國組織的殘餘部隊仍存在,但他們的根基全被摧毀了。各方預計伊國組織的殘餘部隊將轉入地下打遊擊戰。
伊朗在2015年派軍到敘利亞協助打擊伊國組織,俄羅斯也幾乎同時出手協助敘利亞,對伊國組織據點展開空襲。
上週末,敘利亞政府軍及其盟軍收復東部城鎮阿布卡邁勒,那裡是伊國組織在敘利亞控制的最後一個城鎮。伊拉克軍隊也於近日奪下伊國組織在伊拉克的最後據點拉瓦,標誌著該組織要在伊敘建立哈裡發國的目標徹底失敗。
20日在俄羅斯索契訪問的敘利亞總統阿塞德表示,他的國家的大部分領土已經從恐怖分子手中解放出來,敘利亞的獨立和領土完整得到了捍衛。
國際反恐部隊在2015年對伊國組織展開反擊,這場反恐戰爭在2016年進入攻堅階段,並於今年開始收割戰果,尤其進入下半年之後,連連收復被伊國組織佔據的重要城鎮。
隨著境內的伊國組織勢力敗退,反政府力量的抗爭近期消减,如何穩定國內戰後局勢是阿塞德政府的重心。
俄羅斯總統普京此前和阿塞德會面時指出,敘利亞當前急務是轉入國內和談,通過和平手段解决敘利亞問題及實現長期穩定。阿塞德表示,希望俄羅斯繼續在敘利亞的國內和談行程方面提供幫助。
普京22日將在索契同魯哈尼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舉行三方峰會,討論敘利亞和區域最新局勢發展。今年以來,在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三方推動下,敘利亞問題有關各方在哈薩克共和國首都阿斯坦納先後舉行多輪會談,為此後舉行的敘利亞問題日內瓦和談奠定基礎。

FBI僱員嫁恐怖份子 翻譯員成IS新娘

FBI僱員嫁恐怖份子 翻譯員成IS新娘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一名能接觸最高機密的翻譯員,驚傳在2014年,曾飛到伊斯蘭國IS的大本營,並且嫁給一名她奉命調查的恐怖份子。儘管到敘利亞短短2個月她就後悔,回到美國後立刻遭逮捕,卻只服刑2年,被外界認為疑點重重,這份法院文件在美國媒體披露下公諸於世,而FBI僱員嫁的恐怖份子也並非普通人,而是一名德國前饒舌歌手。

眼前這名IS伊斯蘭國戰士名叫柯斯伯,擔任IS公關和招募工作,不只曾手刃人質,但柯斯伯更為人所知的原因是,他曾以饒舌歌手之姿闖蕩德國歌壇。

自由新聞工作者希爾:「他呼籲他的追隨者攻擊歐洲,他曾說:「歐洲是你們的戰場」。」

柯斯伯在美國國務院的反恐辦公室的資料中、榜上有名。如今更因為娶了「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僱員,更加聲明大噪。

聲音來源:CNN記者:「現在這位前FBI僱員葛林,她的頭像因為安全因素而被打上馬賽克,根據聯邦檢察官她違反公眾信任,並危害我們國家安全,葛林只坐了2年牢現在已經自由。」

這起案件其實發生在近3年前,不過在檢察官認為應該讓大眾了解,要求法官公開文件,並在美國媒體CNN獨家披露下,才為外界所知。

CNN調查記者葛羅佛:「我認為這起案件真的很不堪,一位擁有機密文件的高階僱員,祕密前往敘利亞,還嫁給一名她奉命調查的恐怖份子。」

其實葛林早就結婚,38歲的她出生於當時的「捷克斯洛伐克」,並在德國長大,隨後嫁給一名美國軍人,搬到美國後,讀完大學並在南卡羅來納州的攻讀歷史學碩士,指導老師對她印象深刻。

克勒姆森大學教授葛拉布:「葛林是個非常認真勤奮的學生,這真的很難相信。」

葛林在2011年開始,以約聘語言學家為FBI工作,2014年1月,被分配到底特律辦公室,並且調查化名為「A」的恐怖份子,也就是從歌手變成恐怖份子的柯斯伯,FBI以為葛林利用2個Skype帳號追蹤和調查柯斯伯,但事後才發現,葛林其實有第3個私人帳號。

2014年6月,葛林聲稱要回德國見家人,其實飛到加拿大多倫多後,接著經過土耳其跨過邊界到敘利亞,並嫁給她的調查對象、柯斯伯。

法院文件指出,葛林對IS透露自己FBI僱員身分,但她抵達敘利亞沒幾週,葛林才終於夢醒。

聲音來源:CNN記者:「她寫電子信件到美國,我很沒用我這次真的毀了,我在敘利亞在很糟的環境,而且我不知道要待多久,如果我回去的話可能要在監獄待很久,不過這就是人生。」

2個月後,葛林成功離開敘利亞回到美國,並立即被逮捕。

不像其他被控支持恐怖主義等罪名的罪犯,在司法部門網站都有紀錄,並且刑期都在8年、10年,甚至更長,但葛林的案件不但至今才曝光,她還只服刑2年,檢察官指出,葛林在過程中非常配合辦案,但依舊讓外界覺得疑點重重。

俄特種兵被IS包圍 呼叫空襲炸自己與其同歸於盡

俄特种兵被IS包围 呼叫空袭炸自己与其同归于尽

與敵同歸於盡是一個士兵最悲壯勇敢的抉擇

俄特种兵被IS包围 呼叫空袭炸自己与其同归于尽

據稱是此前在敘犧牲的俄軍特種兵武器裝備

俄特种兵被IS包围 呼叫空袭炸自己与其同归于尽

“格魯烏”特種部隊從阿富汗戰爭時期開始就與極端宗教恐怖分子結下深仇大恨,雙方在敘利亞再碰頭自然是分外眼紅

“為了勝利,向我開砲!”在電影《英雄兒女》中,志願軍戰士王成的這句振聾發聵的豪言在60多年後的今天依然被人廣為傳誦。而在如今俄軍打擊極端組織IS的戰場上,也出現了一名王成式的英雄。

據國際文傳電訊社3月24日報導,一名俄軍軍方人士在駐敘利亞拉塔基亞的赫梅明空軍基地宣布了一名俄羅斯特種兵軍官犧牲的消息。

按照俄軍方的說法,犧牲的軍官是在IS敵後執行任務時被極端組織發現的,這位軍官被包圍時通過無線電召喚空中對地打擊,明確對自己的戰友稱攻擊目標就是自己。後來這名軍官在空襲中犧牲,在空襲中同時被擊斃的還有那群包圍他的IS士兵。

俄軍並未公佈這位軍官的姓名、軍銜和事發的具體時間,只願意透露稱這名軍官犧牲前在帕爾米拉地區執行了大約一周的偵查任務。

敘利亞國家電視台週四宣稱,政府軍已進入去年被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占領的古城帕爾米拉。

另據俄新社消息,這次攻打帕爾米拉有俄特種兵死亡,俄特種兵任務是精確定位恐怖分子的關鍵部門、倉庫等軍事目標,引導導俄空軍和敘砲兵進行精確打擊,20至23日,俄空軍對此地執行轟炸41架次,炸毀目標146處,炸死超過320名恐怖分子。而其中1名特種兵發現自己被恐怖分子包圍後,引導飛機轟炸自己所在區域。

IS曾於3月17日通過社交網絡宣揚他們在敘利亞的一場戰鬥中殺害的5名俄軍特種兵照片,從照片中可以判斷這些是俄軍事情報局(“格魯烏”)所屬的特種部隊士兵,但目前尚無證據證明這5名特種兵與“俄羅斯王成”的事蹟存在有直接關聯。

普京已經宣布俄羅斯已經開始從敘利亞逐步撤出主要軍事力量,但依舊保留了少數部隊。俄軍方發言人稱,俄羅斯不否認特種部隊正在敘利亞境內執行任務,為空襲提供地面引導正是這些部隊的職責。

歐洲難民潮:一張「震驚人心」的相片

土耳其警察抱起溺斃幼童遺體Image copyrightAP
Image caption土耳其警察抱起溺斃幼童遺體

一張來自土耳其的相片,顯示的是一名警察在海邊抱著一個幼童的遺體,幼童據說是因為船隻翻覆而被淹死的難民。

許多媒體選擇使用這張相片,但是另外還有兩張相片,卻是令許多媒體基於自我克制而沒有使用。

震撼世界

照片可以看到這個幼童的遺體被衝上岸時的情形,世界各地的網友紛紛轉發,同時也問要如何解決難民不顧危險、湧向歐洲的問題。

中東的動亂似乎是令這些人離鄉背井的原因,為了到歐洲,他們當中許多人付出高昂的費用、冒著極大的危險。

歐盟從成立以來,一直強調致力於人權與和平,而難民問題也被看成是個道德問題。

但是對經濟表現欠佳的歐洲地區來講,許多國家可謂是自顧不暇,例如意大利還有被債務困擾的希臘。

根據歐盟的規定,也就是所謂的都柏林協議,難民應該在入境歐盟的第一個成員國家申請政治庇護。

從這一波難民潮的路線來看,所謂第一個入境的國家,也大概就是希臘和意大利。

政治負擔

雖說歐盟把難民問題看成是道德責任,但是也不能不考慮到各成員國家本身的內部政治問題,比方說這幾天難民們聚集等待登上開往德國火車的匈牙利,其執政黨就是因為反移民主張而贏得大選。

即便是接納難民最多的德國,其國內極右翼的新納粹主義團體力量也不能小覷,而新納粹主義團體的反移民立場和主張是出了名的激進。

保守黨執政的英國,在這一波難民潮當中,被批評是「表現消極」,雖然有報章的社論指責就是當年英美聯手出兵伊拉克還有干預敘利亞、導致伊斯蘭國崛起、中東處處硝煙,但是英國政府的態度是「視而不見」。

在回答記者相關提問的時候,英國財相奧斯本回答說,要解決目前的危機,沒有「簡單的答案」,強調英國政府有編列10億英鎊的海外援助,而且已經接納了5000名的敘利亞難民。

接納難民

英國首相卡梅倫的看法則是,雖然溺斃幼童的相片讓人心酸,但是要從根本解決問題。

不過從幾個主要歐洲國家接納難民的人數來看,英國遠遠落後於德國,在野黨的領導人紛紛批評英國政府是「做得不夠」。

在溺斃幼童的照片被大量轉發之後,現在包括英國在內的主要歐洲國家都面對了強大的輿論壓力,政府被質疑是否願意為了道德,而擔負起財政和政治上的壓力。

有一句俗話「請客人到家裏吃飯不難,請客人搬進家裏住那就不容易了」,政治人物還在爭論不停的時候,又一批的難民已經在前往歐洲的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