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特朗普

“骨肉分離”全美抗議——移民問題連環遊行抗議愈演愈烈

“我是一比特母親,也是一比特祖母,我聽到了嬰兒的哭聲,我看到了這個國家發生的事情。囙此我無法入睡,不得不站在這裡。”一比特來自美國舊金山,名叫安娜·斯坦伯格的抗議人士面對鏡頭滿含熱淚地說到。她所說的“這個國家發生的事情”正是指特朗普政府不久前針對非法移民實行的零容忍“骨肉分離”政策,以及連日來美國全國各地大量群眾針對此項政策舉行的超過700多場遊行示威活動。

“骨肉分离” 全美抗议——移民问题进一步撕裂美国社会

“骨肉分離”全美抗議——移民問題進一步撕裂美國社會

6月30日,在美國西部洛杉磯市,群眾高喊口號,抗議美政府移民政策。新華社發

“骨肉分离” 全美抗议——移民问题进一步撕裂美国社会

根據特朗普政府實行對美國與墨西哥邊境非法移民的零容忍“骨肉分離”政策,任何非法入境美國的成年人將被逮捕,並面臨刑事起訴;與其隨行的未成年人可免於起訴,但會被強制送入收容所,被迫與父母分開。這一零容忍“骨肉分離”的政策一出,立即遭到美國國內各方强烈指責。

儘管特朗普迫於壓力於6月20日簽署行政命令,停止執行該政策,改為將未成年子女與父母一起逮捕,但截至目前,仍然有2000多名此前被迫與父母分離的兒童無法與父母團聚。美國聯邦法院已經要求政府在3周內讓這些兒童與父母儘快團聚,然而美國政府官員在執行法令時進展緩慢。美國群眾對此忍無可忍,近日終於“火”了。

婦女國會抗議被捕卻贏掌聲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導,6月28日約有千名婦女在美國首都華府舉行遊行示威,抗議特朗普政府導致“骨肉分離”的移民政策。在遊行示威經常出現,抗議示威者與警詧不時衝突的美國,當天的抗議現場出現了罕見的相反劇情:抗議者排著隊,自願接受警方的逮捕,其中包括一名國會議員,現場對被逮捕者響起陣陣掌聲。

當天,抗議者進入美國聯邦參議院的哈特寫字樓內,譴責美國行政當局將非法入境者視為罪犯和拆散家庭的移民政策,高呼口號要求廢除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抗議者認為,邊境上的非法移民正在遭受不公平的對待。

報導畫面顯示,這些抗議者身披錫紙,席地而坐,或齊聲合唱,或高喊口號,情緒十分激烈。抗議者多為女性,其中不乏老年婦人和懷抱嬰兒的年輕母親。他們有的是來自亞洲、南美洲和非洲的移民,有的則是本土美國人。抗議者身披錫紙寓意與非法移民共患難。此前,被迫與父母分離的孩子們被美國政府強制收容,並送進德克薩斯州的收容所時,曾被關押在籠子裏,用鋪在地上的錫紙當作“衣服”保暖。

“骨肉分離”全美抗議——移民問題進一步撕裂美國社會

“骨肉分离” 全美抗议——移民问题进一步撕裂美国社会

6月30日,在美國紐約,人們參加反對移民執法政策遊行。

國會警詧試圖驅趕抗議人群,但抗議者不肯解散。警方“清場”用了一個小時,以“非法示威”的罪名逮捕了575名抗議者。據《西雅圖時報》報導,其中包括來自華盛頓州的民主黨籍聯邦眾議員賈亞帕爾,除了被捕,她還因妨礙公務而被罰款50美元。出生於印度的賈亞帕爾在社交媒體上表示,特朗普“殘忍”的移民政策不會持續。

全美連環遊行抗議愈演愈烈

時值盛夏,雖然美國多個地區酷暑難耐,但炎炎烈日依然無法阻擋群眾的抗議脚步。據美聯社等媒體報導,從6月28日開始,針對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的抗議愈演愈烈。據組織遊行示威的機构“家人應該在一起”估計,當地時間6月30日,全美各大城市和小城鎮爆發了超過700場遊行示威。從紐約到洛杉磯,從舊金山到芝加哥,數以萬計的美國群眾走上街頭,來到都市公園、街心廣場,抗議特朗普政府在美墨邊境實行導致“骨肉分離”的移民政策,要求特朗普政府採取措施,使被迫分離的家庭儘快團圓。

除了大城市,連美國較為保守、位於東部的阿巴拉契亞山脈地區和西部懷俄明州的群眾,也加入到這場全國性的抗議活動中。即便在北達科他州人口僅有27人的小鎮安特勒,群眾也舉行了示威,以聲援其他地區的示威者。

在首都華府,超過3萬名抗議群眾聚集在白宮北部的拉菲特公園,他們頭頂烈日,持續抗議達數個小時。為防止事態擴大,消防人員一度向示威人群噴水,以幫助示威群眾防暑降溫。美國說唱歌手艾莉西亞·凱斯在現場朗讀了一名在美墨邊境與孩子分離的母親的信。

林鄭:中美貿易戰對本港的影響

■林鄭現正訪問歐洲,期間接受傳媒訪問時談及中美貿易戰的看法。圖為林鄭參觀巴黎施耐德電氣的創新中心。

     中美貿易衝突升級,作為兩方主要貿易夥伴之一的香港,近日亦受牽連,港股轉趨波動。正外訪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強調,如果中國和美國打貿易戰,香港肯定會受到影響,「我們肯定是不願意見到有貿易戰」。她又指,香港作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之一,一向非常重視及着重推廣自由貿易,「全世界是應該走向愈來愈開放,而不是愈來愈封閉的經濟發展。」

美國本月中宣布對逾千項總值五百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其中首批八百多項中國商品,將在下月六日開始徵收新關稅。北京亦對美國的決定採取行動還擊,宣布對逾六百項目美國商品徵收同樣關稅,同期生效,但美國總統特朗普隨即要求美國政府制定一份擬對二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的清單,致雙方衝突再升級,中國商務部揚言採取數量型和質量型相結合措施應對。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前訪問法國,在當地接受鳳凰衛視訪問,她談到中美貿易戰對本港的影響,若內地與美國打貿易戰,「我們肯定會受到影響,因為香港的貿易量很大」。她解釋,香港為全球第七大貿易地方,香港很多轉口的貿易,均是內地的貨物到美國,美國的貨物到內地,重申「所以我們肯定是不願意見到有貿易戰」。

她又指,香港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之一,「所以我們一向都是非常重視,也推廣自由貿易」,希望其他國家亦同樣了解,「全世界是應該走向愈來愈開放,而不是愈來愈封閉的經濟發展。」

另外,林鄭月娥上任將近一周年,她對香港在經濟領域的發展感到滿意。不過,她承認,香港目前面對最大的問題仍是房子及土地問題,「所以我們現在還要在土地房屋方面還要做大量工作。」

深度解構:中美貿易衝突,已屆爆發「全面貿易戰」中國「笑到最後」?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五(6月15日)出爾反爾、不顧一切地宣布,向中國徵收總值500億美元進口貨品的25%關稅,惹來中方報復。按照時間表,特朗普或會在6月30日進一步宣布有關限制中國科技及知識產權的措施。事情發展到這地步,已屆爆發「全面貿易戰」邊緣,問題是:美國真的必贏?或許是中國「笑到最後」!

外國傳媒報道,新興市場專家、著名基金Cartica Management聯合創辦人及行政總裁Teresa Barger撰文指出,特朗普這樣做,目的是要扭轉2001至2010年間,中國「偷走」了美國的職位及知識產權,但由於為時已晚,他需要找出其他事情作「補償」。事實上,連特朗普也明言:「對中國的貿易戰早就打輸了,因為之前的總統無能。」

目前他的目標是在2020年,將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由3,700億美元大降至2,000億美元左右。若要做到這點,他明顯地只有兩個途徑:1、中國多些購買美國的產品及服務;2、美國減少購買中國的產品及服務。可惜的是,無論是哪個途徑,都只會令美國經濟及人民受到傷害,在美國企業已用盡營運產能及接近沒有失業的情況下,是很難增加對中國的出口。

在進一步闡述特朗普政策的失誤前,大家必須先了解這3,700億美元貿易赤字是沒有計入「產品附加值」,即當中有不少產品是中國「代工」,然後再出口。倘若扣除「產品附加值」,美國單單對中國的實際貿赤僅是3,700億美元之中的一半左右;再者,若加上一些「看不到」的美國貿易盈餘,加上美國企業投資中國獲取的金錢,根據牛津經濟研究院數據顯示,美國對華貿赤佔美國GDP收縮的比例是從2%降至0.8%。換句話說,特朗普的「中國貿赤論」拖累美國經濟有誇大之嫌。

舉例來說,蘋果公司(Apple Inc.)的iPhone是由中國組裝及出口,在中國出口所顯示的全部價值為500美元,但當中真正屬於中國的「附加值」只有15至30美元,大部分iPhone價值是歸於南韓的三星(150美元)及蘋果公司本身,因為品牌及大部分零件本身就屬於蘋果公司及三星。故此,若單看美國對華貿易赤字根本就是有「水份」,猶如52張牌當中,僅25張屬於中國。

單以iPhone例子就可以看到,美國總統的政策根本是錯!如果美國對中國實施高科技產品關稅,美國的企業及消費者將是最終要為此愚昧舉動「埋單」的人,因為中國僅佔所謂高科技產品的「附加值」一小部分。如果特朗普真的想解決對中國的貿赤問題,就應該向中國出產、佔附加值比例最高的產品「埋手」,例如紡織品,當中75%是屬於「中國製造」。

故此,單憑這點,大家就應該知道特朗普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打擊中國「偷取」美國的知識產權!這主要來自3項活動:企業間諜活動、網絡竊取、以技術換取進入中國市場。

長期以來,中國要求任何希望開展業務的外國公司,首先要與一家中國公司組建合資企業。大家很容易就想到:外資企業的埋怨是他們為了打開中國大門,就可能會被竊取商業秘密,然後利用該知識產權建立及發展「國產行業」,從汽車、手機,到醫藥等。

根據美國政府估計,這些「竊取」行為由1990年代開始,令美國每年經濟損失介乎2,250億至6,000億美元。由此可見,中國充分運用了「13億人」的龐大市場優勢。

事情發展至今,美國可謂為時已晚了!目前的事實是,中國很多行業都不再需要「合資公司」,不少企業已能夠與美國企業「打對台」。舉例來說,今年4月,中國同意外國汽車企業「直接」進入中國,就證明了中國政府有信心國產汽車企業已具備國際質素,不需要特別限制外資。

至於中國,與美國打貿易戰未必輸蝕!資料顯示,中國每年出口貨品總值超過2萬億美元,其中僅4,000億至5,000億美元是輸往美國(要注意,若計及「附加值」,大約只有2/3是「中國製造」)。美國固然是中國的最大貿易夥伴,但中國仍有很多具有價值的海外市場可以做貿易,包括財富正在增長的東南亞及印度。與此同時,中國亦可以在南美洲及非洲開拓重要戰線,透過公私合營企業重點支持基建項目,當地很多潛在消費者已對中國品牌很熟悉,只要道路一通,貿易金額自然會來。

事實上,「中國製造2025」已為中國的發展勾畫藍本,目標是成為領先世界的科技國家,包括人工智能、無人駕駛、電動車、綠色科技、生物科技等。該計劃的早期結果已顯現,中國是確實有機會成為全球領導者。

其實,許多特朗普目前明確要求的事,中國已在做,只是速度稍慢,例如美國希望中國購買更多美國商品和服務,中國的確正在這樣做。特朗普想徵收高額關稅,以防止中國用更便宜的技術產品淹沒美國市場,例如智能手機、電腦,以及相關配件,因這些產品是中國對美國的最大出口產品。事實上,中國也同意希望出口更多「中國自身製造」的高附加值商品,特別是創新商品,其興趣比任何一個國家都要多,只是不能「自給自足」。為此,中國政府正試圖解決如何在未來20多年成為充滿活力的經濟體,並擁有「自給自足」的技術。

相反,美國並沒有為未來20或30年內保持經濟活力採取任何行動,根本沒有構建創新經濟體系的意向,令特朗普今次行動似是為11月中期選舉「做勢」!他只是側重於擺政治姿態及在平衡中取得「勝利」;中國則側重於經濟現實和長期發展戰略。

最後誰能「笑到最後」?未必是美國。

傳特朗普批准對逾3900億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


特朗普(美聯社圖片)

外媒引述消息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已經批准針對價值約500億美元(約3,924億港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措施。

消息指出,徵稅商品的清單與初步清單類似,重點打擊高科技。

此前,有傳該對華關稅商品清單上的數目,將由早前公布的1,300種,減至800至900種。

朝美領導人簽署聯合聲明,確定半島無核和平目標

6月12日,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中左)與美國總統特朗普(中右)在新加坡簽署聯合聲明。新華社發(新加坡通訊及新聞部供圖)

12日下午,在新加坡聖淘沙島上的嘉佩樂飯店,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和美國總統特朗普微笑著交換簽字檔案,在閃光燈下再次握手。

金正恩和特朗普當天在這裡舉行朝美在任領導人歷史上首次會晤,並簽署了一份聯合聲明。

根據特朗普在簽字現場向媒體展示的聯合聲明檔案,朝美將努力“建立新的朝美關係”,以及“構建朝鮮半島持久穩定和平機制”。特朗普承諾為朝鮮提供安全保障,金正恩重申對“朝鮮半島完全無核化”的承諾。為推進落實會晤成果,朝美將舉行高級別政府代表團談判。

6月12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左)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签署联合声明。新华社发(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供图)

金正恩在签字仪式上说,通过此次会面,双方将抛弃过去,迎来“新起点”。特朗普指出,联合声明内容“非常广泛”,美朝关系将进入与过去截然不同的局面。

特朗普在当天晚些时候举行的记者会上说,将推动尽快启动半岛无核化进程,但无核化将是长期过程,美方在半岛核问题解决前将继续保持对朝制裁。他还说,期待美朝建交,但目前还为时尚早。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12日表示,朝美相互对立甚至敌对半个多世纪,两国领导人能坐在一起、平等对话,本身就有重大和积极意义。希望双方领导人就推进和实现半岛无核化、推进并建立半岛和平机制达成基本共识,迈出实质性步伐。

6月12日,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左)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新加坡簽署聯合聲明後離開。新華社發(新加坡通訊及新聞部供圖)

在尋求安全穩定、合作共贏的時代趨勢下,朝鮮半島今年年初起出現對話緩和勢頭。這次會晤之前,中朝、朝韓、韓美領導人分別舉行了雙邊會晤,共同推動半島迎來走向無核、和平、繁榮新時期的歷史性機遇。

在美國對伊朗實施嚴厲制裁時,中國這趟火車來了

10日,中國啟動了連接中國北方地區和伊朗首都德黑蘭的一項貨運列車服務。這個大型項目對兩國之間的貿易流通可能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據伊朗新聞電視臺網站5月11日報導,這趟貨運列車將把貨物從內蒙古自治區的巴彥淖爾運往德黑蘭。


報導稱,中國首發列車裝載1150噸葵花籽前往伊朗。該列車將行駛約8000公里,經過哈薩克共和國、土庫曼共和國,耗時兩周左右抵達伊朗。

新華社的報導說,相比海運,這條新鐵路線將讓運輸時間至少縮短數十天。

巴彥淖爾是中國最大的葵花籽生產地區。有關報導說,每年該地區出口大約18萬噸葵花籽,其中90%輸往中東、歐洲和美國市場。

報導稱,通向伊朗的這項列車服務啟動之際,美國正準備對伊朗實施特朗普所謂的嚴厲制裁。


▲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宣佈美國退出伊核協定。(路透社)

由此,設立通向伊朗新的列車線路被外界視為北京作出的一種姿態,以表明即便有關制裁生效,北京仍希望維持與其的貿易關係。

《華盛頓郵報》的一項分析寫道:“雖然現在美國正敦促外國企業逐漸减少它們在伊朗的運作,中國卻似乎在做相反的事情。”

該分析說:“10日一條貨運列車線路的啟動只是北京加强同伊朗貿易關係的最新舉措。迄今為止,北京似乎沒有計畫對美國的要求作出讓步。”


▲由中國開往伊朗的列車(蓋帝影像)

2016年初,中國開啟了一條遠程列車線路,通過一條超過1萬公里的線路將貨物從中國東部運往伊朗。這可能是世界最長的鐵路線之一。

當時列車花了14天在經過哈薩克共和國和土庫曼共和國後到達伊朗。該運輸週期比從海運路線縮短了幾乎一個月。

《衛報》的一項分析說,伊朗官員已經表示,最終目的是要將該鐵路線延長到歐洲,這會將伊朗置於通往歐洲的重要路程上。

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媒體:恐其猜不中災難性結局

“錯誤、可怕、愚蠢、耻辱、災難……”從開始競選美國總統到就任至今,特朗普多次在公開場合攻擊這份由前任奧巴馬牽頭簽署的協定,並高調揚言要修改協定或者堅決退出。

面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的公開警告,西歐英法德等多國走馬燈式的外交斡旋和勸說,以及美國國內政界人士的責備和施壓,但特朗普就是一副油鹽不進的姿態,甚至沒有耐心等到他本人向英法德三國提出的修補伊朗核協定的最後期限——5月12日,提前三天單方面宣佈退出了實施才兩年多的伊核協定。

表面來看,此番退出伊核協定是特朗普一貫特立獨行、始終堅持“美國優先”執政理念的必然結果,但實際上其背後的動因遠沒有那麼簡單。

美國的中東盟友以色列和國內共和黨的强硬勢力一直認為,奧巴馬政府時期簽署的伊核協定不但沒有從根本上遏制伊朗發展核導能力,反而在經濟和道義兩方面間接承認伊朗政府的“臨界核能力”。要知道,在美國金融市場舉足輕重的猶太裔財團歷年來都是共和黨的重要票倉,囙此,共和黨出身的特朗普不停地念叨著要退出伊核協定,就不止是“要將反奧巴馬政策進行到底”這一個原因了。

近來,美國國會通過了對有著濃厚“鷹派”色彩的國務卿蓬佩奧和白宮安全顧問博爾頓的正式任命,再加上對特朗普政府連任前景起著關鍵影響的中期選舉日益臨近,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既有了更堅實的團隊支持,也有了更有利的時機。

此外,退出伊核協定對特朗普來說也是低成本的選擇。與歐洲和伊朗在油氣資源及貿易上有著重重利益交集不同,美國與伊朗的貿易額接近於零,而其自身充足的油氣資源、戰畧儲備以及同石油大國沙特的牢靠關係,讓特朗普有足够自信對英法德的竭力挽留和動盪的石油市場不屑一顧。

另一邊,在朝核問題上嘗到了進行政治高壓和經濟制裁甜頭的特朗普也寄希望於將這種模式複製到伊核問題上。在他看來,奧巴馬政府時期多方簽訂的伊核協定不但沒能徹底解決伊核問題,反而讓國際社會客觀上承認了伊朗的擁核事實,完全是一場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買賣。

現時伊朗國內政局不穩,抗議頻發,急需發展經濟轉移反對派注意力,這更讓特朗普看到了抬高要價的機會。就在幾個月前,美國與英法德三國成立專門製定伊核協定附加條款的工作小組,而特朗普提出了要麼彌補缺陷,要麼推倒重來,要麼單方退出的苛刻條件。

特朗普正式宣佈退出伊核協定後,同時重啓了對伊經濟制裁。即便聯合國不承認,歐洲不支持,美國也會採取單邊行動。特朗普這樣做的目的不僅是為限制伊朗,也是再次打出“長臂管轄”牌,遏制俄羅斯在中東的影響力。

近年來,俄羅斯在中東亂局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2015年9月,俄羅斯、伊朗、敘利亞、伊拉克達成交換和分享反恐情報資訊的協定,這一舉動被國際社會普遍認為是中東政治“四國集團”的雛形。眼看俄羅斯和伊朗越走越近,合圍以色列態勢愈加明顯,美國人開始坐不住了。前不久,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莉就敘利亞問題拋出新一輪制裁俄羅斯的觀點,這與當前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限制俄伊同盟的做法一脈相承。

然而,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開始在中東實施戰畧收縮,特朗普上臺至今也無任何實質性投入。但隨著IS(“伊斯蘭國”)勢力在中東地區接近覆滅,美國的注意力從攛掇俄伊打擊恐怖主義轉向聯合沙特、以色列共同主導中東事務。

顯然,伊核協定保護傘下的一個日益强大、野心勃勃且與美國立場截然相反的伊朗絕對不符合美國的戰畧利益,儘管特朗普政府不想再次深陷中東泥潭,但也絕對不允許俄羅斯和伊朗聯手在中東事務中扮演管理者與協調人的角色。

特朗普當下在中東保護盟國以色列、限制伊朗和俄羅斯的做法太過於追逐私利,無助於和平解决伊核問題,對本已混亂的中東局勢更是火上澆油。正如法國總統馬克龍此前就美國揚言退出伊核協定時所稱,“潘朵拉魔盒”一旦打開,帶給伊朗和中東地區的可能是更深的分歧,更激烈的爭吵,甚至是衝突和戰爭,唯獨沒有和平。特朗普能猜中開頭,但此舉所可能引發的中東地區更加激烈動盪的災難性結局,他就未必能猜中了。當然,這可能也不是特朗普所真正在乎的。

中美貿易戰第一回合,中國贏得了世界尊重

美國人來談判了。從媒體報導的代表團構成來看,堪稱重量級。特朗普經濟智囊的關鍵人物,財政部長姆努欽、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和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悉數到齊。什麼人,就意味著什麼等級的重視。看來,這次美方是有不少的誠意了。

中國人說,“不打不相識”。西方人的思維是,“要尊重你,你得有值得尊重之處。”雖然談判還沒有開始,結果很難預料。但這次談判無疑是中美貿易戰的一個重要節點。從美方來人,而不是中國去人,以及來人的規格來看,中方在這一回合中,打出了氣勢,打出了美國人的尊重。

確實,這次美國發起的貿易戰,可說是來勢洶洶。第一張牌就是500億美元的商品關稅清單;第二張牌是,喊出了再加1000億美元商品關稅清單的推文。歷史上,還沒見美國對其他國家這麼出牌過。但中國的反擊,恐怕更出乎美國人的預料:首先,對已經開出來的500億美元美方清單,對等開出清單;對特朗普再加1000億美元的推文,中方表示,你的清單落地之日,就是中方的新報複清單出臺之時。

中方的這種氣勢,是美國以往的貿易戰對手沒有的。不論是西歐工業強國,還是日本,它們很少敢這樣直接懟美國。而中方的反擊,則是一次比一次更加堅定,回應的時間差也一次比一次短。

這樣的迅速,可以說是非常罕見。這點很重要!既然可能要開貿易戰,那就是肉搏階段的來臨。這個時候,也不要談什麼戰畧了,戰術已有决定性作用,戰術對路就能影響全盤的戰畧。所以,在時間與方向上,都出乎對手預料,就會產生强烈震懾作用。

方向的選擇,中方可以說是非常專業,研究很細緻。打擊的方向,很多是特朗普的票倉。這自然會給對方帶來心理陰影。打貿易戰,專業性極强。如果打得不到位,打不到痛處,反而會讓對手變本加厲。這次中方反擊,除了打擊特朗普的票倉之外,還直擊美國產業的痛處。無論大豆、汽車,還是飛機,都是美國的優勢產業,美方可能預期中國不敢從這些領域入手,因為中國也需要這些產品。但結果,中國反擊清單,超出美方預料。這在一定程度上動搖它的判斷:“不是說中國不敢麼,這下真打了,難道對方有後手?!”

市場是檢驗貿易戰的最好名額,在中國的强力反擊下,美國股票市場,幾次蒸發近萬億美元市值。如今,經過幾次反彈,還是一個空頭排列。這意味著:將來要繼續打的話,美股很大概率還要大跌。特朗普為的不過是10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結果損失上萬億美元的市值,這是真的痛。

只有痛,也就罷了。他還有未來的更大損失。

中美關係不僅僅是貿易關係,還有投資等各種其它經濟往來,這些年,一些美國公司在中國所賺取的利潤,已經超過了其本土的利潤,比如通用汽車、蘋果公司,這是已經兌現的中國機遇的一部分,而未來更大的中國機遇正在敞開大門。

在海南博鼇亞洲論壇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佈了中國前所未有的開放政策。中國的經濟金融開放將給世界帶來新的中國機遇,這個機遇說來就來,4月27日,中國銀保監會發佈了一個通知,近期將採取幾大措施,落實外資金融業在中國的落地。中國的金融開放,正在加速開門。

英國、法國、德國、日本等西方發達國家,已聞風而動,開始申請落地,準備進入中國這個全球新興的資本大市場。毫無疑問,這是明智之舉,也是資本的聰明選擇。因為中國資本市場,將是中國製造之後的另外一個巨大機遇。如果說,過去的四十年,已開發國家的公司,從中國成長為世界工廠的過程中,賺取了巨大的利潤,那麼,未來十年,中國的資本市場,將是全球各大資本公司,重寫這一利潤神話的新機遇所在。

從銀保監會的這份通知來看,英國,日本新加坡的商業銀行,法國德國的保險機構,都已經聞風而動,而中國的監管機构把這些國家的名錄放在通知裏,很可能說明一點,那就是,中國已經打算向這些國家的金融機構開放。接下來不久,這些國家的銀行與保險公司,將能够分享到中國資本市場的這塊巨型蛋糕。

細心的人們也不難發現,這個通知提到的名錄裏,卻沒有美國金融機構。要知道,美國金融機構的市場嗅覺是最靈敏的,也是市場開拓能力最强的。如果在中國金融開放的黃金時期,錯失機遇的話,未來恐怕將在競爭中,處於不利的位置。其實,中國的對外開放,是面對所有國家的,但那些對中國說狠話,搞貿易戰的國家,中國民意恐怕很難贊成開放,畢竟誰能對著扔來的石頭,笑臉相迎呢。看來,如果美國人執意要與中國打貿易戰,那麼,在未來這個金融大開放的中國,美國金融機構恐怕註定是要掉隊了。

這回美國人來了,談判不日就要開始。中國的這次强硬回擊與開放姿態,不僅獲得了國內民意的巨大支持,也贏得了全球各國的巨大理解:日本、歐洲等美國的傳統盟友,都不認同美國的貿易戰政策。所以,如果美國還執意要打,提不切實際的要價,那麼,擁有這些優勢的中國,能做的也只有奉陪到底了。

希望美國某些人能够順應這個世界大勢。身為全球第一強國的美國,應該更自信一些。中國作為一個开发中国家,都願意更開放地擁抱這個世界,你美國如此强大,到底怕什麼呢?

特朗普突然炮轟中國“貶值”人民幣預示本周有新動作?

4月17日報導台媒稱,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之際,美國總統特朗普卻突然指責中國玩“貨幣貶值遊戲”。特朗普這一說法毫無意義,但卻預告華府可能會在本周公佈對另外1000億美元(約合6725億元人民幣)的中國大陸進口貨物加征關稅的清單。

據臺灣聯合新聞網4月17日報導,特朗普在當地時間4月16日一早發出推文,說中國和俄羅斯趁著美聯儲加息之際在玩“貨幣貶值遊戲”,“不可接受”。然而就在三天前,美國財政部發佈的最新報告並沒有將中國在內的任何國家列為“匯率操縱國”。

報導指出,人民幣的實際表現也並不支持特朗普的觀點。彭博匯總的資料顯示,截至4月16日人民幣夜盤交易結束,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兌美元過去12個月中分別上漲近了10%,表現在亞洲貨幣榜上排名第三位。CFETS人民幣指數也創下近兩年新高。

2016年第四季的人民幣預測冠軍、丹斯克銀行首席國際宏觀策略師Allan von Mehren表示,“4月13日美國財政部沒有說任何國家操作匯率,特朗普卻在4月16日指責中國玩‘貨幣貶值遊戲’,時機非常奇怪”,“我認為特朗普的指責毫無意義,但這也許暗示著本周美國會公佈對另外1000億美元中國進口貨物加征關稅的清單。”

報導稱,彭博分析,特朗普的這一輪炮轟又給中美關係增添了更多的不確定因素。

道明證券駐紐約的新興市場策略副首長Sacha Tihanyi表示,特朗普在雙方關係似乎緩和後突然又出言指責中國意味深長,表明美中之間的緊張局勢和一個月以前完全一樣。

Tihanyi說:“俄羅斯相關的地緣政治局勢可能是特朗普發表該推文背後的推動力,但地緣政治也將成為美國對華經濟政策的主要驅動力”,“局勢並沒有得到改善,兩國關係和一個月以前完全一樣,這不是一個好的現象。”

美國報復性反擊!中國商務部20點將再次召開發佈會

中國商務部將於北京时間週五(4月6日)晚上8點就中美貿易問題召開新聞發佈會。

當天上午,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過白宮聲明表示,他正命令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考慮對1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

4月6日中午12時,中國商務部發言人回應稱:“在中美經貿問題上,中方立場已經講得很清楚。我們不想打,但不怕打貿易戰。”

上述發言人強調:“對美方聲明我們將聽其言觀其行。如果美方不顧中方和國際社會反對,堅持搞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行徑,中方將奉陪到底,必定予以堅決回擊,必定採取新的綜合應對措施,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堅決捍衛國家和人民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