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總統

習近平出席清華大學向俄羅斯總統普京授予名譽博士學位儀式


4月26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友誼賓館出席清華大學向俄羅斯總統普京授予名譽博士學位儀式。

安德魯•塔隆(Andrew J.Tallon教授)生前完成巴聖母院啟動光建模型使修復成為可能

歷史學家塔隆已完成巴黎聖母院雷射建模,但學者已於去年離世

巴黎時間4月15日晚,巴黎的地標性建築——巴黎聖母院在一場大火中被損毀。高達80米的木制尖頂建築在濃煙中崩塌,讓全世界的人們陷入悲痛之中。所幸的是,有幾個消息可以讓福斯稍感寬慰。首先,火灾並不是故意縱火導致的。第二,大火現時已經基本被撲滅,大教堂剩餘的大部分建築和文物都得到了保護。最後,從長遠來看,已經造成的損失可能並不是太大。“凱西莫多的鐘樓”還在,讓很多心系巴黎聖母院的人稍微放了心。
法國總統馬克龍已承諾將要重建這座大教堂。

那麼如果想要重修這樣一個複雜精緻的建築,我們能怎麼辦?

有一個人的研究可以讓這件事看起來沒那麼糟糕。藝術歷史學家和歷史建模師安德魯·塔隆(Andrew Tallon)博士在2015年對巴黎聖母院進行了一次全方位的研究,創建了該建築的數位檔案。儘管巴黎聖母院的歷史悠久,但是關於建造這座建築的建築師和設計師的資訊卻寥寥無幾。囙此塔隆希望通過雷射掃描科技,來解密這座古老的建築。

塔隆所採用的雷射建模科技指的是用雷射來“拍攝”聖母院,將掃描儀裝在三脚架上,然後再量測掃描儀和雷射所擊中的每個點之間的距離。因為每個點都代表一段不同的距離,通過分析這數百萬個點,塔隆可以瞭解聖母院在日光下是如何擴張和收縮的,以及在更長的時間內是如何變化的。結合雷射掃描儀生成的“點數據雲”與現場拍攝的圖片,塔隆為底層結構和聖母院的設計建立了精細的模型,從而判斷當初建築師在哪些地方偏離了原計畫,或者由於地面情况不穩定而停工了。

塔隆在接受《國家地理》採訪時詳細描述了這項科技,“我必須建立起一個目標網絡,這些目標代表的是空間中的位置點。定義了掃描的密度(掃描的分辯率)後,釋放雷射。發出一束光後,它會量測光束從發射到擊中目標所需的時間,以及返回目標所需的時間。”

塔隆的研究發現,佔據聖母院一側重要位置的國王畫廊(Gallery of Kings),已經偏離了垂直線近一英尺。此前研究人員曾懷疑,國王畫廊的建造曾停止了長達10年之久,塔隆的新研究則揭示了這種情況出現的原因。建築工人在意識到這棟建築正逐漸在稀薄的沙土中移動後,便停止了施工。當地面情况穩定後,工人們又在十年後重新開工。

另一個重要的發現是,資料顯示聖母院內部的柱子排列不是完全對齊的。這可能表明,工人們可能並未將聖母院所在地原有的建築全部拆除,而是和後來的建築融合到了一起。飛拱,通常被認為是後期新增到建築中的,可能一開始就修好了以平衡拱形的效果(這種結構往往會往外傾斜)。飛拱提供了一個外部支撐,將牆壁向內推,從而平衡拱形的效果。囙此,巴黎聖母院的牆壁自建成以來幾乎沒有移動過,這也證明了建築中所達到的精妙平衡。

塔隆所採用的掃描科技可以為任何給定的建築建構極其精確且“豐富”的3D模型。雖然現時關於聖母院模型的具體數據沒有公開,但塔隆在過去做過類似的工作(比如他為坎特伯雷大教堂重建所做的工作),擁有“50億點雷射掃描點”和大約100GB的存儲數據。

多虧了安德魯·塔隆博士的辛勤工作,巴黎的官員們或許能使用聖母院的3D模型,使這座地標重拾輝煌。但不幸的是,塔隆已於2018年辭世,他無法對自己的工作是否對重修巴黎聖母院有用做出回應,而未來的巴黎修復專家能否利用塔隆的研究成果還有待觀察,也有一些相關領域專家表示,數位化對修復與重建只能起到有限的作用。

安德魯•塔隆(Andrew J.Tallon教授)被譽為法蘭西哥斯大黎加藝術和建築的創新學者,他的主要貢獻在於將數位科技引入中國古代建築的空間考查古文分析和重建中。從他所有的作品中可以得知,他是一比特富有才華橫溢、勇於實踐的教育家,致力於用生動活潑且有意義的管道重溫歷史。(一)巴黎聖母院(2013),(Dany Sandron)美國獎提名,自2010年起定期在全國範圍內播出。紀錄片《秘密天主教堂》於2011年在歐洲上映,2013年的版本《根與翼》在法國三臺播出,並在“國家地理”的創新者系列播出。

塔隆教學授權於1969年3月12日在比利時魯汶,2018年11月16日去世。在普林斯頓大學(普林斯頓)讀本科學時,他主修音樂,但同時也選修了研究哥式建築結構的工程師羅伯特馬克爾(Robert Mark)教學授權的每門課程。

之後,他開始了環球旅行。起先他去了法國,在那裡他學習了中國的語言。然後他又來到了紐約,在那裡開了一家音樂作曲工作室。後來他又在加州北部的一座修道院停住了下來,開始索索侶的生活。不過,他們告訴他,他並不適合做這件事。

2007年,塔隆進入瓦倫坡學院藝術系教授中國世界藝術、建築和當代聲學。是音樂把他帶回了哥倫比亞式大教堂。哥倫比亞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的藝術史家默認(Murray)正在為亞眠大教堂(Amiens Cathedral)做一個多媒體項目,需要有人來做“教堂可能發出的聲音”。馬克托告訴他。只有一個人應該聯系,那就是安德魯·塔隆。

特朗普3年前曾說“我愛維基解密”,現在:“不知”

不知维基特朗普:3年前说“我爱维基解密”,现在“不知”

       環球網消息:維琪解密創始人阿桑奇11日在厄瓜多駐倫敦大使館被捕。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被問及是否仍然“喜歡”維琪解密時,曾多次公開表示“我愛維基解密”的美國總統特朗普11日卻突然改口說:“我對維琪解密一無所知。”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在11日阿桑奇被捕後,特朗普向記者回應說:“我對維琪解密一無所知。這不是我的事,我知道這和朱利安·阿桑奇有點關係,我一直有看到關於他的事,而且最終會有一個結果。”

“我猜工作出色的司法部長會處理,他會作出决定。我對阿桑奇真的一無所知,這不是我人生的一場生意,”特朗普繼續說道,“我(對這事)真的沒有意見。”

儘管特朗普一再否認,CNN依舊擺出諸多事實以證明“特朗普有支持維琪解密的歷史”。

報導稱,在2016年一次競選集會上,特朗普曾說:“維琪解密,我愛維基解密。”此外,在競選期間,特朗普還經常稱讚維琪解密在傳播從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以及柯林頓競選團隊中竊取的內部通訊檔案方面的作用。不僅如此,特朗普還曾公開鼓勵俄羅斯人“找到遺失的3萬封電子郵件(來自希拉莉的服務器)”。

根據媒體此前報導,2010年,維琪解密網站公佈了大量美國政府有關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的秘密文件,其中包括轟炸平民、實施酷刑等內容,相關披露引發轟動,讓美國的外交形象遭受巨大打擊。阿桑奇也成了美國政府的“眼中釘”。後來,阿桑奇因强奸指控受到瑞典檢方調查,保釋期間進入厄瓜多大使館尋求庇護至今。

在厄瓜多宣佈撤銷其外交庇護申請後,阿桑奇於當地時間11日上午在英國倫敦被捕。美國司法部隨後宣佈起訴阿桑奇,指控他2010年3月與前美軍情報分析員曼寧密謀,協助曼寧破解美國國防部機密電腦系統的密碼。對於阿桑奇被捕,英國政府稱,“沒有人可以淩駕於法律之上”。

川金二會破局無協議 川普:無法答應完全解除制裁

經過2天會談,美國總統川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峰會並未達成協議。川普今天在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談後回答記者提問表示,此次峰會未能達成具體協議和北韓希望「完全解除制裁」有關。

美國總統川普郭董通電話 鴻海威州投資計畫不變

法國「黃背心運動」愈演愈烈,抗議風潮席捲多個城市

法國「黃背心運動」愈演愈烈,抗議風潮席捲多個城市,隨示威持續三周以來,總統馬克龍當地時間周一在電視演講裏讓步,先承認自己未有盡好本份,並宣布明年一月起提高最低工資水平,以及承諾減稅。

Internet

Photo from Internet

馬克龍在演講裏表示,持續幾周的運動為國家帶來深重影響,民眾訴求更導致連串不能接受的暴力,他自言理解大眾的憤怒,更承認自當選以來,未有好好就社會問題提出解決方法,他稱:「我承擔個人責任,我知道我有些尖銳言辭傷害到你們。」

Internet

Photo from Internet

為回應大眾訴求,馬克龍表示從2019年開始,每月最低工資上調100歐元,僱主無須為此付出額外成本,由政府包底;撤銷他承認是不公平對每月二千歐元以下退休金加稅的計劃,以及會取消向僱員加班費徵稅,但仍舊拒絕恢復徵收「富人稅」。

Internet

Photo from Internet

雖然示威者多次要求馬克龍下台,但他在電視講話中未有言退,自言自己會大力整頓政治體系中的陋習,希望社會盡快回歸平靜。有指馬克龍在這次演說一改之前強硬態度,承認政府做得不足,反映他對愈演愈烈的連日抗議作出「讓步」。

Internet

事實上,「黃背心運動」導火線是燃油稅上調而引發,不過卻觸發其他民眾對於社會不平、政府偏袒富人的不滿,有人表示:「「我們繳稅,議員在國會睡覺,卻拿很高薪水,有些人每周工作48小時更要加班,才能勉強維生,政府卻一邊減年長者退休金,一邊取消富人稅,沒有邏輯可言。」

Internet

Photo from Internet

現在巴黎街頭「戰火」仍未停止,法國零售業協會Sophie Amoros表示,自示威開始以來,當地零售業的收入損失約11億美元。有示威者認為馬克龍推出的紓緩措施來得太遲,揚言繼續參與示威;另有人認為,雖有關措施未足夠,但至少政府已經向前走了一步。

美國前總統老布希去世 曾讓世界走出冷戰

當地時間11月30日晚,美國第41任總統喬治·H·W·布希去世,消息得到其新聞發言人的證實。喬治·H·W·布希又被親切地稱為“老布希”,長子喬治·W在2000年當選為美國第43任總統。在喬治·H·W·布希任下,他幫助國家和世界擺脫遭受核毀滅威脅的四十年冷戰。
布希自1981年至1989年擔任羅納德裏根的副總統,之後於1990年至1993年擔任總統。他於1945年與芭芭拉·布什結婚,兩人結婚73年,直到芭芭拉·布什在2018年4月去世,這也是歷任美國總統和第一夫人中時間最長的婚姻。


布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美國海軍服役,戰爭結束後回到美國本土並將他的家人搬到了德克薩斯州,在那裡他成為了石油業的百萬富翁。在成立自己的公司後,他參與政治並贏得了眾議院的選舉。到1971年,他被理查德尼克松任命為聯合國大使。1976年,他被任命為中央情報局局長。

1980年,布希參與黨內競選但輸給了裏根,但後來成為裏根的副總統。他於1988年當選第41任總統,在1989年至1993年期間任職一届,在1992年大選中輸給了民主黨候選人比爾·克林頓。

老布希的長子喬治·W在2000年成為總統。

老布希曾答應過“更溫和,更溫和”的美國。他簽署了“美國殘疾人法案”,這是一項廣泛的民權措施,禁止基於身體或精神殘疾的就業、公共服務和公共場所歧視。他的其他成就包括對國會多年來一直停滯不前的“清潔空氣法”的深度修訂。

老布希於1990年被《時代》雜誌評為“年度人物”,1993年被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封為爵士,並於2009年獲得美巡賽終身成就獎。

委內瑞拉總統演說突遇爆炸 疑由無人機引爆炸藥

委內瑞拉總統演說突遇爆炸 疑由無人機引爆炸藥 – 雅虎香港新聞

林鄭:中美貿易戰對本港的影響

■林鄭現正訪問歐洲,期間接受傳媒訪問時談及中美貿易戰的看法。圖為林鄭參觀巴黎施耐德電氣的創新中心。

     中美貿易衝突升級,作為兩方主要貿易夥伴之一的香港,近日亦受牽連,港股轉趨波動。正外訪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強調,如果中國和美國打貿易戰,香港肯定會受到影響,「我們肯定是不願意見到有貿易戰」。她又指,香港作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之一,一向非常重視及着重推廣自由貿易,「全世界是應該走向愈來愈開放,而不是愈來愈封閉的經濟發展。」

美國本月中宣布對逾千項總值五百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其中首批八百多項中國商品,將在下月六日開始徵收新關稅。北京亦對美國的決定採取行動還擊,宣布對逾六百項目美國商品徵收同樣關稅,同期生效,但美國總統特朗普隨即要求美國政府制定一份擬對二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的清單,致雙方衝突再升級,中國商務部揚言採取數量型和質量型相結合措施應對。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前訪問法國,在當地接受鳳凰衛視訪問,她談到中美貿易戰對本港的影響,若內地與美國打貿易戰,「我們肯定會受到影響,因為香港的貿易量很大」。她解釋,香港為全球第七大貿易地方,香港很多轉口的貿易,均是內地的貨物到美國,美國的貨物到內地,重申「所以我們肯定是不願意見到有貿易戰」。

她又指,香港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之一,「所以我們一向都是非常重視,也推廣自由貿易」,希望其他國家亦同樣了解,「全世界是應該走向愈來愈開放,而不是愈來愈封閉的經濟發展。」

另外,林鄭月娥上任將近一周年,她對香港在經濟領域的發展感到滿意。不過,她承認,香港目前面對最大的問題仍是房子及土地問題,「所以我們現在還要在土地房屋方面還要做大量工作。」

深度解構:中美貿易衝突,已屆爆發「全面貿易戰」中國「笑到最後」?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五(6月15日)出爾反爾、不顧一切地宣布,向中國徵收總值500億美元進口貨品的25%關稅,惹來中方報復。按照時間表,特朗普或會在6月30日進一步宣布有關限制中國科技及知識產權的措施。事情發展到這地步,已屆爆發「全面貿易戰」邊緣,問題是:美國真的必贏?或許是中國「笑到最後」!

外國傳媒報道,新興市場專家、著名基金Cartica Management聯合創辦人及行政總裁Teresa Barger撰文指出,特朗普這樣做,目的是要扭轉2001至2010年間,中國「偷走」了美國的職位及知識產權,但由於為時已晚,他需要找出其他事情作「補償」。事實上,連特朗普也明言:「對中國的貿易戰早就打輸了,因為之前的總統無能。」

目前他的目標是在2020年,將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由3,700億美元大降至2,000億美元左右。若要做到這點,他明顯地只有兩個途徑:1、中國多些購買美國的產品及服務;2、美國減少購買中國的產品及服務。可惜的是,無論是哪個途徑,都只會令美國經濟及人民受到傷害,在美國企業已用盡營運產能及接近沒有失業的情況下,是很難增加對中國的出口。

在進一步闡述特朗普政策的失誤前,大家必須先了解這3,700億美元貿易赤字是沒有計入「產品附加值」,即當中有不少產品是中國「代工」,然後再出口。倘若扣除「產品附加值」,美國單單對中國的實際貿赤僅是3,700億美元之中的一半左右;再者,若加上一些「看不到」的美國貿易盈餘,加上美國企業投資中國獲取的金錢,根據牛津經濟研究院數據顯示,美國對華貿赤佔美國GDP收縮的比例是從2%降至0.8%。換句話說,特朗普的「中國貿赤論」拖累美國經濟有誇大之嫌。

舉例來說,蘋果公司(Apple Inc.)的iPhone是由中國組裝及出口,在中國出口所顯示的全部價值為500美元,但當中真正屬於中國的「附加值」只有15至30美元,大部分iPhone價值是歸於南韓的三星(150美元)及蘋果公司本身,因為品牌及大部分零件本身就屬於蘋果公司及三星。故此,若單看美國對華貿易赤字根本就是有「水份」,猶如52張牌當中,僅25張屬於中國。

單以iPhone例子就可以看到,美國總統的政策根本是錯!如果美國對中國實施高科技產品關稅,美國的企業及消費者將是最終要為此愚昧舉動「埋單」的人,因為中國僅佔所謂高科技產品的「附加值」一小部分。如果特朗普真的想解決對中國的貿赤問題,就應該向中國出產、佔附加值比例最高的產品「埋手」,例如紡織品,當中75%是屬於「中國製造」。

故此,單憑這點,大家就應該知道特朗普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打擊中國「偷取」美國的知識產權!這主要來自3項活動:企業間諜活動、網絡竊取、以技術換取進入中國市場。

長期以來,中國要求任何希望開展業務的外國公司,首先要與一家中國公司組建合資企業。大家很容易就想到:外資企業的埋怨是他們為了打開中國大門,就可能會被竊取商業秘密,然後利用該知識產權建立及發展「國產行業」,從汽車、手機,到醫藥等。

根據美國政府估計,這些「竊取」行為由1990年代開始,令美國每年經濟損失介乎2,250億至6,000億美元。由此可見,中國充分運用了「13億人」的龐大市場優勢。

事情發展至今,美國可謂為時已晚了!目前的事實是,中國很多行業都不再需要「合資公司」,不少企業已能夠與美國企業「打對台」。舉例來說,今年4月,中國同意外國汽車企業「直接」進入中國,就證明了中國政府有信心國產汽車企業已具備國際質素,不需要特別限制外資。

至於中國,與美國打貿易戰未必輸蝕!資料顯示,中國每年出口貨品總值超過2萬億美元,其中僅4,000億至5,000億美元是輸往美國(要注意,若計及「附加值」,大約只有2/3是「中國製造」)。美國固然是中國的最大貿易夥伴,但中國仍有很多具有價值的海外市場可以做貿易,包括財富正在增長的東南亞及印度。與此同時,中國亦可以在南美洲及非洲開拓重要戰線,透過公私合營企業重點支持基建項目,當地很多潛在消費者已對中國品牌很熟悉,只要道路一通,貿易金額自然會來。

事實上,「中國製造2025」已為中國的發展勾畫藍本,目標是成為領先世界的科技國家,包括人工智能、無人駕駛、電動車、綠色科技、生物科技等。該計劃的早期結果已顯現,中國是確實有機會成為全球領導者。

其實,許多特朗普目前明確要求的事,中國已在做,只是速度稍慢,例如美國希望中國購買更多美國商品和服務,中國的確正在這樣做。特朗普想徵收高額關稅,以防止中國用更便宜的技術產品淹沒美國市場,例如智能手機、電腦,以及相關配件,因這些產品是中國對美國的最大出口產品。事實上,中國也同意希望出口更多「中國自身製造」的高附加值商品,特別是創新商品,其興趣比任何一個國家都要多,只是不能「自給自足」。為此,中國政府正試圖解決如何在未來20多年成為充滿活力的經濟體,並擁有「自給自足」的技術。

相反,美國並沒有為未來20或30年內保持經濟活力採取任何行動,根本沒有構建創新經濟體系的意向,令特朗普今次行動似是為11月中期選舉「做勢」!他只是側重於擺政治姿態及在平衡中取得「勝利」;中國則側重於經濟現實和長期發展戰略。

最後誰能「笑到最後」?未必是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