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總統

法國「黃背心運動」愈演愈烈,抗議風潮席捲多個城市

法國「黃背心運動」愈演愈烈,抗議風潮席捲多個城市,隨示威持續三周以來,總統馬克龍當地時間周一在電視演講裏讓步,先承認自己未有盡好本份,並宣布明年一月起提高最低工資水平,以及承諾減稅。

Internet

Photo from Internet

馬克龍在演講裏表示,持續幾周的運動為國家帶來深重影響,民眾訴求更導致連串不能接受的暴力,他自言理解大眾的憤怒,更承認自當選以來,未有好好就社會問題提出解決方法,他稱:「我承擔個人責任,我知道我有些尖銳言辭傷害到你們。」

Internet

Photo from Internet

為回應大眾訴求,馬克龍表示從2019年開始,每月最低工資上調100歐元,僱主無須為此付出額外成本,由政府包底;撤銷他承認是不公平對每月二千歐元以下退休金加稅的計劃,以及會取消向僱員加班費徵稅,但仍舊拒絕恢復徵收「富人稅」。

Internet

Photo from Internet

雖然示威者多次要求馬克龍下台,但他在電視講話中未有言退,自言自己會大力整頓政治體系中的陋習,希望社會盡快回歸平靜。有指馬克龍在這次演說一改之前強硬態度,承認政府做得不足,反映他對愈演愈烈的連日抗議作出「讓步」。

Internet

事實上,「黃背心運動」導火線是燃油稅上調而引發,不過卻觸發其他民眾對於社會不平、政府偏袒富人的不滿,有人表示:「「我們繳稅,議員在國會睡覺,卻拿很高薪水,有些人每周工作48小時更要加班,才能勉強維生,政府卻一邊減年長者退休金,一邊取消富人稅,沒有邏輯可言。」

Internet

Photo from Internet

現在巴黎街頭「戰火」仍未停止,法國零售業協會Sophie Amoros表示,自示威開始以來,當地零售業的收入損失約11億美元。有示威者認為馬克龍推出的紓緩措施來得太遲,揚言繼續參與示威;另有人認為,雖有關措施未足夠,但至少政府已經向前走了一步。

美國前總統老布希去世 曾讓世界走出冷戰

當地時間11月30日晚,美國第41任總統喬治·H·W·布希去世,消息得到其新聞發言人的證實。喬治·H·W·布希又被親切地稱為“老布希”,長子喬治·W在2000年當選為美國第43任總統。在喬治·H·W·布希任下,他幫助國家和世界擺脫遭受核毀滅威脅的四十年冷戰。
布希自1981年至1989年擔任羅納德裏根的副總統,之後於1990年至1993年擔任總統。他於1945年與芭芭拉·布什結婚,兩人結婚73年,直到芭芭拉·布什在2018年4月去世,這也是歷任美國總統和第一夫人中時間最長的婚姻。


布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美國海軍服役,戰爭結束後回到美國本土並將他的家人搬到了德克薩斯州,在那裡他成為了石油業的百萬富翁。在成立自己的公司後,他參與政治並贏得了眾議院的選舉。到1971年,他被理查德尼克松任命為聯合國大使。1976年,他被任命為中央情報局局長。

1980年,布希參與黨內競選但輸給了裏根,但後來成為裏根的副總統。他於1988年當選第41任總統,在1989年至1993年期間任職一届,在1992年大選中輸給了民主黨候選人比爾·克林頓。

老布希的長子喬治·W在2000年成為總統。

老布希曾答應過“更溫和,更溫和”的美國。他簽署了“美國殘疾人法案”,這是一項廣泛的民權措施,禁止基於身體或精神殘疾的就業、公共服務和公共場所歧視。他的其他成就包括對國會多年來一直停滯不前的“清潔空氣法”的深度修訂。

老布希於1990年被《時代》雜誌評為“年度人物”,1993年被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封為爵士,並於2009年獲得美巡賽終身成就獎。

委內瑞拉總統演說突遇爆炸 疑由無人機引爆炸藥

委內瑞拉總統演說突遇爆炸 疑由無人機引爆炸藥 – 雅虎香港新聞

林鄭:中美貿易戰對本港的影響

■林鄭現正訪問歐洲,期間接受傳媒訪問時談及中美貿易戰的看法。圖為林鄭參觀巴黎施耐德電氣的創新中心。

     中美貿易衝突升級,作為兩方主要貿易夥伴之一的香港,近日亦受牽連,港股轉趨波動。正外訪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強調,如果中國和美國打貿易戰,香港肯定會受到影響,「我們肯定是不願意見到有貿易戰」。她又指,香港作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之一,一向非常重視及着重推廣自由貿易,「全世界是應該走向愈來愈開放,而不是愈來愈封閉的經濟發展。」

美國本月中宣布對逾千項總值五百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其中首批八百多項中國商品,將在下月六日開始徵收新關稅。北京亦對美國的決定採取行動還擊,宣布對逾六百項目美國商品徵收同樣關稅,同期生效,但美國總統特朗普隨即要求美國政府制定一份擬對二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的清單,致雙方衝突再升級,中國商務部揚言採取數量型和質量型相結合措施應對。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前訪問法國,在當地接受鳳凰衛視訪問,她談到中美貿易戰對本港的影響,若內地與美國打貿易戰,「我們肯定會受到影響,因為香港的貿易量很大」。她解釋,香港為全球第七大貿易地方,香港很多轉口的貿易,均是內地的貨物到美國,美國的貨物到內地,重申「所以我們肯定是不願意見到有貿易戰」。

她又指,香港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之一,「所以我們一向都是非常重視,也推廣自由貿易」,希望其他國家亦同樣了解,「全世界是應該走向愈來愈開放,而不是愈來愈封閉的經濟發展。」

另外,林鄭月娥上任將近一周年,她對香港在經濟領域的發展感到滿意。不過,她承認,香港目前面對最大的問題仍是房子及土地問題,「所以我們現在還要在土地房屋方面還要做大量工作。」

深度解構:中美貿易衝突,已屆爆發「全面貿易戰」中國「笑到最後」?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五(6月15日)出爾反爾、不顧一切地宣布,向中國徵收總值500億美元進口貨品的25%關稅,惹來中方報復。按照時間表,特朗普或會在6月30日進一步宣布有關限制中國科技及知識產權的措施。事情發展到這地步,已屆爆發「全面貿易戰」邊緣,問題是:美國真的必贏?或許是中國「笑到最後」!

外國傳媒報道,新興市場專家、著名基金Cartica Management聯合創辦人及行政總裁Teresa Barger撰文指出,特朗普這樣做,目的是要扭轉2001至2010年間,中國「偷走」了美國的職位及知識產權,但由於為時已晚,他需要找出其他事情作「補償」。事實上,連特朗普也明言:「對中國的貿易戰早就打輸了,因為之前的總統無能。」

目前他的目標是在2020年,將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由3,700億美元大降至2,000億美元左右。若要做到這點,他明顯地只有兩個途徑:1、中國多些購買美國的產品及服務;2、美國減少購買中國的產品及服務。可惜的是,無論是哪個途徑,都只會令美國經濟及人民受到傷害,在美國企業已用盡營運產能及接近沒有失業的情況下,是很難增加對中國的出口。

在進一步闡述特朗普政策的失誤前,大家必須先了解這3,700億美元貿易赤字是沒有計入「產品附加值」,即當中有不少產品是中國「代工」,然後再出口。倘若扣除「產品附加值」,美國單單對中國的實際貿赤僅是3,700億美元之中的一半左右;再者,若加上一些「看不到」的美國貿易盈餘,加上美國企業投資中國獲取的金錢,根據牛津經濟研究院數據顯示,美國對華貿赤佔美國GDP收縮的比例是從2%降至0.8%。換句話說,特朗普的「中國貿赤論」拖累美國經濟有誇大之嫌。

舉例來說,蘋果公司(Apple Inc.)的iPhone是由中國組裝及出口,在中國出口所顯示的全部價值為500美元,但當中真正屬於中國的「附加值」只有15至30美元,大部分iPhone價值是歸於南韓的三星(150美元)及蘋果公司本身,因為品牌及大部分零件本身就屬於蘋果公司及三星。故此,若單看美國對華貿易赤字根本就是有「水份」,猶如52張牌當中,僅25張屬於中國。

單以iPhone例子就可以看到,美國總統的政策根本是錯!如果美國對中國實施高科技產品關稅,美國的企業及消費者將是最終要為此愚昧舉動「埋單」的人,因為中國僅佔所謂高科技產品的「附加值」一小部分。如果特朗普真的想解決對中國的貿赤問題,就應該向中國出產、佔附加值比例最高的產品「埋手」,例如紡織品,當中75%是屬於「中國製造」。

故此,單憑這點,大家就應該知道特朗普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打擊中國「偷取」美國的知識產權!這主要來自3項活動:企業間諜活動、網絡竊取、以技術換取進入中國市場。

長期以來,中國要求任何希望開展業務的外國公司,首先要與一家中國公司組建合資企業。大家很容易就想到:外資企業的埋怨是他們為了打開中國大門,就可能會被竊取商業秘密,然後利用該知識產權建立及發展「國產行業」,從汽車、手機,到醫藥等。

根據美國政府估計,這些「竊取」行為由1990年代開始,令美國每年經濟損失介乎2,250億至6,000億美元。由此可見,中國充分運用了「13億人」的龐大市場優勢。

事情發展至今,美國可謂為時已晚了!目前的事實是,中國很多行業都不再需要「合資公司」,不少企業已能夠與美國企業「打對台」。舉例來說,今年4月,中國同意外國汽車企業「直接」進入中國,就證明了中國政府有信心國產汽車企業已具備國際質素,不需要特別限制外資。

至於中國,與美國打貿易戰未必輸蝕!資料顯示,中國每年出口貨品總值超過2萬億美元,其中僅4,000億至5,000億美元是輸往美國(要注意,若計及「附加值」,大約只有2/3是「中國製造」)。美國固然是中國的最大貿易夥伴,但中國仍有很多具有價值的海外市場可以做貿易,包括財富正在增長的東南亞及印度。與此同時,中國亦可以在南美洲及非洲開拓重要戰線,透過公私合營企業重點支持基建項目,當地很多潛在消費者已對中國品牌很熟悉,只要道路一通,貿易金額自然會來。

事實上,「中國製造2025」已為中國的發展勾畫藍本,目標是成為領先世界的科技國家,包括人工智能、無人駕駛、電動車、綠色科技、生物科技等。該計劃的早期結果已顯現,中國是確實有機會成為全球領導者。

其實,許多特朗普目前明確要求的事,中國已在做,只是速度稍慢,例如美國希望中國購買更多美國商品和服務,中國的確正在這樣做。特朗普想徵收高額關稅,以防止中國用更便宜的技術產品淹沒美國市場,例如智能手機、電腦,以及相關配件,因這些產品是中國對美國的最大出口產品。事實上,中國也同意希望出口更多「中國自身製造」的高附加值商品,特別是創新商品,其興趣比任何一個國家都要多,只是不能「自給自足」。為此,中國政府正試圖解決如何在未來20多年成為充滿活力的經濟體,並擁有「自給自足」的技術。

相反,美國並沒有為未來20或30年內保持經濟活力採取任何行動,根本沒有構建創新經濟體系的意向,令特朗普今次行動似是為11月中期選舉「做勢」!他只是側重於擺政治姿態及在平衡中取得「勝利」;中國則側重於經濟現實和長期發展戰略。

最後誰能「笑到最後」?未必是美國。

傳特朗普批准對逾3900億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


特朗普(美聯社圖片)

外媒引述消息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已經批准針對價值約500億美元(約3,924億港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措施。

消息指出,徵稅商品的清單與初步清單類似,重點打擊高科技。

此前,有傳該對華關稅商品清單上的數目,將由早前公布的1,300種,減至800至900種。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手比嘴唇」索吻 網友:噁心至極!

川金會登場前 北韓撤換3高階軍官

美國總統川普預計12日在新加坡會晤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美國資深官員3日表示,北韓有3名高階軍官遭去職。

在美國對伊朗實施嚴厲制裁時,中國這趟火車來了

10日,中國啟動了連接中國北方地區和伊朗首都德黑蘭的一項貨運列車服務。這個大型項目對兩國之間的貿易流通可能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據伊朗新聞電視臺網站5月11日報導,這趟貨運列車將把貨物從內蒙古自治區的巴彥淖爾運往德黑蘭。


報導稱,中國首發列車裝載1150噸葵花籽前往伊朗。該列車將行駛約8000公里,經過哈薩克共和國、土庫曼共和國,耗時兩周左右抵達伊朗。

新華社的報導說,相比海運,這條新鐵路線將讓運輸時間至少縮短數十天。

巴彥淖爾是中國最大的葵花籽生產地區。有關報導說,每年該地區出口大約18萬噸葵花籽,其中90%輸往中東、歐洲和美國市場。

報導稱,通向伊朗的這項列車服務啟動之際,美國正準備對伊朗實施特朗普所謂的嚴厲制裁。


▲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宣佈美國退出伊核協定。(路透社)

由此,設立通向伊朗新的列車線路被外界視為北京作出的一種姿態,以表明即便有關制裁生效,北京仍希望維持與其的貿易關係。

《華盛頓郵報》的一項分析寫道:“雖然現在美國正敦促外國企業逐漸减少它們在伊朗的運作,中國卻似乎在做相反的事情。”

該分析說:“10日一條貨運列車線路的啟動只是北京加强同伊朗貿易關係的最新舉措。迄今為止,北京似乎沒有計畫對美國的要求作出讓步。”


▲由中國開往伊朗的列車(蓋帝影像)

2016年初,中國開啟了一條遠程列車線路,通過一條超過1萬公里的線路將貨物從中國東部運往伊朗。這可能是世界最長的鐵路線之一。

當時列車花了14天在經過哈薩克共和國和土庫曼共和國後到達伊朗。該運輸週期比從海運路線縮短了幾乎一個月。

《衛報》的一項分析說,伊朗官員已經表示,最終目的是要將該鐵路線延長到歐洲,這會將伊朗置於通往歐洲的重要路程上。

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媒體:恐其猜不中災難性結局

“錯誤、可怕、愚蠢、耻辱、災難……”從開始競選美國總統到就任至今,特朗普多次在公開場合攻擊這份由前任奧巴馬牽頭簽署的協定,並高調揚言要修改協定或者堅決退出。

面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的公開警告,西歐英法德等多國走馬燈式的外交斡旋和勸說,以及美國國內政界人士的責備和施壓,但特朗普就是一副油鹽不進的姿態,甚至沒有耐心等到他本人向英法德三國提出的修補伊朗核協定的最後期限——5月12日,提前三天單方面宣佈退出了實施才兩年多的伊核協定。

表面來看,此番退出伊核協定是特朗普一貫特立獨行、始終堅持“美國優先”執政理念的必然結果,但實際上其背後的動因遠沒有那麼簡單。

美國的中東盟友以色列和國內共和黨的强硬勢力一直認為,奧巴馬政府時期簽署的伊核協定不但沒有從根本上遏制伊朗發展核導能力,反而在經濟和道義兩方面間接承認伊朗政府的“臨界核能力”。要知道,在美國金融市場舉足輕重的猶太裔財團歷年來都是共和黨的重要票倉,囙此,共和黨出身的特朗普不停地念叨著要退出伊核協定,就不止是“要將反奧巴馬政策進行到底”這一個原因了。

近來,美國國會通過了對有著濃厚“鷹派”色彩的國務卿蓬佩奧和白宮安全顧問博爾頓的正式任命,再加上對特朗普政府連任前景起著關鍵影響的中期選舉日益臨近,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既有了更堅實的團隊支持,也有了更有利的時機。

此外,退出伊核協定對特朗普來說也是低成本的選擇。與歐洲和伊朗在油氣資源及貿易上有著重重利益交集不同,美國與伊朗的貿易額接近於零,而其自身充足的油氣資源、戰畧儲備以及同石油大國沙特的牢靠關係,讓特朗普有足够自信對英法德的竭力挽留和動盪的石油市場不屑一顧。

另一邊,在朝核問題上嘗到了進行政治高壓和經濟制裁甜頭的特朗普也寄希望於將這種模式複製到伊核問題上。在他看來,奧巴馬政府時期多方簽訂的伊核協定不但沒能徹底解決伊核問題,反而讓國際社會客觀上承認了伊朗的擁核事實,完全是一場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買賣。

現時伊朗國內政局不穩,抗議頻發,急需發展經濟轉移反對派注意力,這更讓特朗普看到了抬高要價的機會。就在幾個月前,美國與英法德三國成立專門製定伊核協定附加條款的工作小組,而特朗普提出了要麼彌補缺陷,要麼推倒重來,要麼單方退出的苛刻條件。

特朗普正式宣佈退出伊核協定後,同時重啓了對伊經濟制裁。即便聯合國不承認,歐洲不支持,美國也會採取單邊行動。特朗普這樣做的目的不僅是為限制伊朗,也是再次打出“長臂管轄”牌,遏制俄羅斯在中東的影響力。

近年來,俄羅斯在中東亂局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2015年9月,俄羅斯、伊朗、敘利亞、伊拉克達成交換和分享反恐情報資訊的協定,這一舉動被國際社會普遍認為是中東政治“四國集團”的雛形。眼看俄羅斯和伊朗越走越近,合圍以色列態勢愈加明顯,美國人開始坐不住了。前不久,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莉就敘利亞問題拋出新一輪制裁俄羅斯的觀點,這與當前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限制俄伊同盟的做法一脈相承。

然而,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開始在中東實施戰畧收縮,特朗普上臺至今也無任何實質性投入。但隨著IS(“伊斯蘭國”)勢力在中東地區接近覆滅,美國的注意力從攛掇俄伊打擊恐怖主義轉向聯合沙特、以色列共同主導中東事務。

顯然,伊核協定保護傘下的一個日益强大、野心勃勃且與美國立場截然相反的伊朗絕對不符合美國的戰畧利益,儘管特朗普政府不想再次深陷中東泥潭,但也絕對不允許俄羅斯和伊朗聯手在中東事務中扮演管理者與協調人的角色。

特朗普當下在中東保護盟國以色列、限制伊朗和俄羅斯的做法太過於追逐私利,無助於和平解决伊核問題,對本已混亂的中東局勢更是火上澆油。正如法國總統馬克龍此前就美國揚言退出伊核協定時所稱,“潘朵拉魔盒”一旦打開,帶給伊朗和中東地區的可能是更深的分歧,更激烈的爭吵,甚至是衝突和戰爭,唯獨沒有和平。特朗普能猜中開頭,但此舉所可能引發的中東地區更加激烈動盪的災難性結局,他就未必能猜中了。當然,這可能也不是特朗普所真正在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