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裁判

涉呃母女96萬元共3女中招 24歲小鮮肉被控4罪

24歲被告林偉清涉呃母女96萬港元。

24歲男子涉嫌詐騙3名女子,今早(1日)於觀塘裁判法院提堂。報稱無業的被告林偉清暫被控2項以欺騙手段取得財產、1項盜竊及1項欺詐罪,控方申請毋須答辯,並押後至8月29日再提訊,以等候警方進一步調查。被告無保釋申請,期間須還押監房看管。被告個子不高,相貌頗為俊朗,下巴留有小鬍子,形象不羈。

控罪中的2項以欺騙手段取得財產罪,指被告於去年12月至今年4月間,以欺騙手段取得羅金蘭70萬港元,另於今年3至4月間以欺騙手段取得劉莉珊的26萬港元。而盜竊罪則指他在今年5月在香港某處,偷取蘇家華的一個銀包及車牌身份等證件。欺詐罪則指他在今年7月27日,以蘇的證件租住荃灣帝盛酒店,以騙取酒店的住宿服務。

控方指,押後期間警方會安排進行認人手續,亦會向相關銀行索取戶口紀錄,並透露案中受害人羅及劉為兩母女,被告在網上認識受害人,之後先向母親稱在大陸牽涉民事訴訟要錢,其後再向女兒表示因涉洗黑錢案欠債,令女兒將26萬港元存入他的戶口內。

控方指,被告所干犯控罪非常嚴重,案件目前涉款逾90萬港元,而他自今年3月開始已在不同的酒店居住,等同居無定所,考慮到他有可能騷擾證人,且他有招認,故此反對他擔保。而被告拒絕法庭當值律師服務,表明不需要請律師,他向法庭表示不會申請保釋外出。

足協比分疑造假 FIFA來台密查

FIFA日前來台密查中華男足現任總教練Gary White兩年前執教關島隊時,疑似與當時中華足協共謀造假比賽得分結果。

自2018年2月紛紛擾擾至今的中華足協改選,現任理事長林湧成和挑戰者、民進黨大老邱義仁兩派互有攻防,甚至驚動FIFA(國際足球總會)於4/18~4/20來台調查,眼看距2018年世界盃開打只剩下一個月,但台灣足壇仍在內耗,實在難以盼見台灣足球的春天。

據《壹週刊》掌握,FIFA此行來台,表面上是排解中華足協改選爭議,事實上檯面下另有一神秘任務,就是欲調查中華男足近來被譽為「魔法教頭」、「神奇教頭」的英籍總教練Gary White,兩年前擔任關島國家隊總教練時,疑似與中華足協高層聯手製造不實比分的造假戲碼。

中華足協改選2月遭FIFA喊卡後,FIFA於4/18~4/20指派亞太地區會員國總監巴拉辛干(Sanjeevan Balasingam)與會員國部門主管尼可拉(Luca Nicola),帶領FIFA與AFC(亞洲足球聯盟)聯合代表團來台調查。但外界所不知的是,該調查團其實另鎖定了一場2016年3月19日在台北田徑場進行,由中華男足出戰關島國家代表隊的比賽,調查其中是否有舞弊?

2016年3月19日的一場中華男足出戰關島國家代表隊的比賽,被懷疑有兩隊事前協議的暗盤。

外傳該場國際足球友誼賽,賽前中華足協高層就已與當時關島隊總教練Gary White「取得共識」,設定好踢成平手,讓中華隊和關島隊都能賺取積分、提升世界排名。不料比賽第79分鐘時,後衛陳威全一記意外的頭槌,讓中華隊以3:2逆轉勝,全場雖然歡欣鼓舞,卻也打破台灣、關島球隊高層的默契。

接著詭異的事發生了,賽後大會第一時間提供給體育線記者做報導的計分表,竟漏掉了中華隊吳俊青在比賽61分鐘時的一分進球,但當時的中華隊總教練陳貴人,在雙方總教練都需簽名確認的賽後記錄表單上,對於最不可能漏掉的「進球數」少了一球卻毫無異議,其後的裁判、競賽官員也完全無人發現。

不過人在現場的台灣媒體,根據現場實況,紛紛報導3:2的最終比數,但關島隊的官方twitter,對於該場比賽的比分卻始終停留在2:2的階段,即便賽後也未有更新,彷彿兩地的媒體是活在平行宇宙之中,讓一場比賽出現兩種結果。

更令人訝異的事,身為大會方的中華足協,竟也無視台灣媒體的報導,繼續拿著2:2的不實賽事記錄向上呈報給AFC和FIFA,直到FIFA在2016年4月接獲檢舉,指稱該場比賽比分不實,FIFA才通知中華足協和關島足協補正資料,中華足協則推說是,該場比賽換太多人,才出現表格寫不下的人為失誤。

原本FIFA已經沒再追究此事,但因日前,又有人向FIFA檢舉,該場比賽恐非只是人為疏失而已,可能有暗盤交易,再加上關島隊總教練Gary White後來果真轉任中華隊總教練,事情似乎確有蹊蹺,才會讓FIFA來台時,秘密進行調查。

該場比賽大會提供給媒體報導的計分表,明顯漏記中華隊一分。(讀者提供)

知情人士指出,若調查屬實,最重台灣恐遭FIFA停權,將被剝奪參加此次世界盃會員大會的機會,不僅令台灣足球界扼腕,對於外交日益艱難的台灣來說,更是錯失另一個在國際社會上曝光的好機會,可謂茲事體大。

更令人憂心的是,若中華足協當年確實有跟關島隊達成和局互賺積分的協議,而當時的關島隊總教練,如今已是國人口中讓中華男足脫胎換骨、世界排名一躍進步40名的的足球魔術師,若Gary White慣用這種「暗盤」的方式提升所帶隊伍的戰績,那對於想要真正提升實力的中華男足來說,恐怕只是如同嗑藥般的短暫快感。

對於2016年與關島一戰逆轉勝,卻傳出疑有暗盤和比數造假,當時中華男足的總教練陳貴人表示,自己並沒有聽過這些事情,但他記得終場比數就是3:2,至於為何中間有先從2:2改正為3:2的轉折?他並不清楚。

但陳貴人也坦言,就算足協和當時的關島隊總教練Gary White有暗盤,「說實話我也不會覺得奇怪」,因為這算是足球界不能說的秘密,只是他自己是本土教練,一心只會求勝,不像國際級教練會去想那些積分的問題。

記者首先連續兩天致電中華足協,但接電話的女員工聽完記者提問後,總是回覆會轉告理事長林湧成和秘書長陳威任,便再也沒有下文。最後記者透過管道取得林、陳兩人手機,林湧成得知記者來意後,表示自己在忙,會交代秘書長陳威任代為回答,但至截稿前,陳的手機始終未接電話,無法得知其回應。

穿黑內褲被判違規,中國選手被迫下場換了內衣上場比賽

聊聊溫網的百年傳統:白衣規定
對於稍稍瞭解網球的球迷來說,規定穿白色衣服的溫網是一個獨特的存在。話說回來,為啥溫網要規定穿白色球衣,而不是黑色或者藍色球衣?為啥溫網連參賽者的內衣也不放過?溫網那麼多年,就沒有人穿過其他顏色衣服?
■新快報記者邱治
白衣不顯汗漬?連內衣都透出來
說起溫網為啥有穿白衣規定,網上不少聲音說是“是高貴的英國人認為,白色象徵優雅高貴”“是為了向皇室致敬”“白色可以掩蓋汗漬”之類的答案。
白衣掩蓋汗漬?出汗了連你內褲都能透出來!所以一看就知道這類回答是瞎扯。要找到答案,還得翻翻溫網的歷史。
因為引入了草地網球賽,全英俱樂部在1877年春天改名稱為:全英草地網球和門球俱樂部,並舉行了第一個草地網球錦標賽——溫網。所以說,溫網是四大賽事中最有資歷的一個。可以想到,英國人以此為傲,也給他們守衛傳統和歷史埋下伏筆。
第一届溫網吸引了22個男子前來參賽,冠軍被史賓塞·高爾(Spencer Gore)奪得。當時參賽要交報名費和自帶網球拍,穿著沒有跟的鞋子,沒有限制要穿啥顏色的衣服。
但在當時,打網球流行穿白色衣服。
“在19世紀後期,”作家艾米麗·切爾托夫(Emily Chertoff)在2012年的文章中認為,“美國和英國的富人們把夏季穿的白衣作為休閒的一種象徵。因為白色衣服容易髒,所以工人階層和傭人們不會穿……自從網球成為富人階級的夏季遊戲,富人就穿白衣打球。漸漸地,穿白衣成為打網球默認規則。所以在1890年,溫布頓要求球員必須穿白衣。”這個說法顯然比“向皇家致敬”“掩蓋汗漬”更合理些。
溫網早期的穿衣要求還只是一種口頭約定,並沒有明文規定和處罰。在1926年的溫網女單決賽中,莉莉·德·阿爾瓦雷斯(Lili de Alvarez)穿的就明顯不是白色衣服。

審批沒通過,彭帥差點沒法參賽
當網球漸漸推廣,不再是富人階層的專屬遊戲,普通工薪階層也有時間、有條件穿上白色衣服參與時,白色衣服就失去了標榜身份的意義。另一方面,參加網球比賽選手星味越來越濃,他們也一直在需要各種花樣,彰顯自己的個性。
面對選手們的各種越線,溫網在1963年出臺“主色白衣”的明文規定(“Predominantly white”rule)。要求參賽者比賽時必須穿主色調為白色的衣服。對於外套等其他裝備,則沒有限制。
到了1995年,要求陞級為“幾乎全白”規定(“Almost Entirely White”rule)。不過細心的球迷會發現:其實這規定也還是挺寬鬆的。在1996年溫網男單決賽,正當荷蘭人克拉吉塞克和美國人華府為冠軍準備開戰前,一比特美女球迷進場裸奔,成為經典的一張溫網照片——華府穿的也並非“全白”。
近些年來,溫網官員開始修改和更新規則的細節。2014年,溫網裁判委員會官員安德魯·傑瑞特在給球員的致函裏明確表示:“參賽時穿著的衣服(包括內衣),只要是肉眼可見的都必須是白色,包括因出汗而透出的內衣褲必須是全白的,有顏色的邊緣不能超過10毫米”。讓球員反感的“白十條”(All-white rule)也不過是近四年的事情。
“白十條”從貼標到內衣都作了規定,節選其中幾條:
1.溫網的“白色”意味著純白色,不包括任何程度的灰白色或米色。2.服裝上不能出現任何非白色的區域或色塊。袖口或領口允許出現一條有色縫邊,但寬度不能超過1釐米……8.內衣(或在比賽中可能被他人看到的內衣)也必須為純白色。內衣允許有不寬於1釐米的縫邊……
2015年,布沙爾被中國選手段瑩瑩淘汰。而在一次回球後,布沙爾的黑色內衣吊帶滑了出來。當時主裁特意將布沙爾叫到跟前,仔細檢查了她的胸衣,最後認定違規,並給予了警告,不過並沒有進行進一步的處罰。
彭帥有一次參賽提交審批時,賽會認為她的網球裙擺邊緣顏色超過10毫米,審批沒有通過。“到了溫布頓他們才告訴我服裝不符合要求,幸好他們(贊助商)連夜幫我趕制了一款新的,不然第一輪的時候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彭帥說。
堅守傳統?過去麥肯羅可是穿紅色外套進場
對於球員的抱怨、媒體的質疑,溫網方面倒是顯得很“淡定”。他們表示,白衣規定是為了“堅持傳統”。
“穿白色服裝是溫網的傳統,不僅比賽時,平時在全英草地俱樂部打球的會員也必須穿白色服裝,就連我們的高爾夫俱樂部會員,也都得穿全白打球,衣服上基本沒有標誌。”溫網商務總監米克·戴斯蒙德曾這樣表示。
不過球員可不這麼看,他們認為溫布頓的觀點是站不住脚的,因為在過去規定並沒有這麼苛刻。
被稱作網球界“Lady Gaga”的美國女球員馬泰克說:“我看過麥肯羅、阿瑟·阿什等球員在溫網的照片,他們曾穿著彩色外套進入球場,但現在我們連這樣的權利也被剝奪了。”的確,在1980年溫網男單決賽,麥肯羅和柏格可是穿著大紅外套進入決賽球場的。
納芙拉蒂諾娃曾9次在溫網登頂。在2014參賽時她被告知她的裙子上的藍色條紋不合規則。她質疑這是怎麼可能!因為她在溫布頓經歷了漫長而傳奇的職業生涯,她一向這麼穿,有些球衣甚至被溫布頓博物館收藏。
她說:“我認為他們走得太遠了。”
作為反擊,馬泰克在2009年穿上一件大露背裝挑戰全英俱樂部的底線,但因為這件戰袍完全白色,溫網組委會也只能乾瞪眼。2012年,美國人又穿了一件掛滿大流蘇及12只網球的怪異夾克進場,賽事組委會同樣束手無策,因為這依然是一件純白的上衣。
“全白”規定雖然讓球員有點不爽,但也成功吸引了外界的關注,加上歷史和傳統的烘托,營造出幾分高冷的奢侈感——這也許就是溫網想要的效果。

溫網青少年男雙比賽現場,裁判檢查中國球員吳易昺和搭檔的內褲顏色。在發現不符合溫網全白規定後,遞上兩條白色內褲,“換好再比賽”。
原來,溫網組委會對球員著裝有規定,運動員除了必須身著白色比賽服外,在比賽中能够被看到的內衣也必須是白色的,也就是說如果汗水打濕了球衣,透出來的內衣也必須是白色的。
中國小將吳易昺和搭檔澳網青少年冠軍匈牙利小將皮洛斯出戰雙打,因身著黑色內褲被裁判發現,不得不下場換成白的。
回顧這場“內褲事件”,皮洛斯和吳易昺兩人都表示很好笑,沒有覺得尷尬。皮洛斯說,因為他穿的藍色內褲,在比賽中露出來了一截,被裁判看到。隨後裁判暫停了比賽,又問了吳易昺,得知他穿的是黑色的,也被要求換掉。這還不算完,兩人的對手裏,一比特美國選手穿的是灰色內褲。雖然一開始不肯換,後來耽擱了半小時才終於換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