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邝美云

蓝洁瑛去世了!曾“靓绝五台山”的美人,受尽人世凌辱,孤独狼藉而去

蓝洁瑛去世了!曾“靓绝五台山”的美人,受尽人世凌辱,孤独狼藉而去 – GOOREAD

蓝洁瑛去世了!!!

这个惨遭凌辱和伤害的女明星,悲惨又孤独地离去。

走时,只有她一个人。家中异味扑鼻,死状惨烈。

无法想象,一代美丽绝伦的美人,竟沦落至如此境地。

也无法想象,这个世界对她如此不公,如此残忍。

蓝洁瑛生前曾说:“我现在唯一的心愿,是死得好好的,下辈子不想再做人,做人无论精神还是肉体上都好痛苦!”

这是她亲眼目睹两位爱人自杀后,含着泪对记者说的。

当时的她还以为,这一切终会结束。人生再痛苦,也不会一直痛苦下去。

但她想错了。

这场噩梦,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1

蓝洁瑛是在暴力中长大的孩子。

她没有父亲,确切来讲,是亲生父亲抛弃了她们母女俩。

而母亲迫于生计,为了给蓝洁瑛一个完整的家,带着尚小的她改了嫁。

可这一切并未好转,反而变得一团糟。

肉体上是有了填饱肚子的食物,身体上却要遭受一次次辱打。

蓝洁瑛继父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动则打,不动则骂。

反正,就是看不惯年幼的蓝洁瑛,斥责她是“拖油瓶”。

尤其醉酒后,像发疯般往小蓝洁瑛身上扑,用脚踹、拳手锤,看见什么便拿什么当武器,打得蓝洁瑛满屋子跑。

母亲心疼蓝洁瑛,每当继父要打她,母亲会主动用身体挡住拳头,可继父,连自己的妻子也不放过。

据蓝洁瑛邻居回忆:“他们家啊,每天都会听见哭声。”

被暴力肆虐的童年,令蓝洁瑛很没有安全感。

可她偏偏又生得美。

这可是大麻烦。

蓝洁瑛小时候最喜欢梳双辫子,趁继父不在家,她会摇晃着小辫子,在大排档巷子左右蹦腾。

可没欣喜多久,总会有恶霸大叔缠上来,一把扯住她最爱的辫子,恶狠狠瞪她。

她很怕,不知如何反抗。

情急之下,朝那恶霸大叔大骂了一句。

恶霸大叔听了,立马一巴掌扇去,拳头很重,蓝洁瑛当场大哭起来。

但她不敢告诉家人。母亲知道了,肯定会落泪,继父听了,得到的,只会是更重的巴掌。

多年后,蓝洁瑛成名,将这件事告诉李力持。

李力持说:“这件事到今日她仍历历在目。”

蓝洁瑛的童年生涯活得很辛酸。在家,要承受继父的辱打;在外,时不时要经受外人的骚扰。

所有的一切,她只能憋在心里。谁也不说,谁也不知道。

就这样,她磕磕碰碰长到了20岁。出落得愈加明艳秀丽。

1983年,杨羚要去考训练班,让蓝洁瑛陪同,结果交报名表那天,杨羚临时不想去了。


蓝洁瑛说:“你不去我自己去。”

她拿着报名表,成了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第12期的学生。和刘嘉玲、吴君如同班,前途一片大好。

刘嘉玲说:“蓝洁瑛成绩很优异,人很漂亮。”

她有这样的资质,如若学成出来,不是做演员,就是成为主持人。而当时训练班出来的学生,大多都会选择做演员。

蓝洁瑛也这么想。

不过,最终机缘巧合下她去《430穿梭机》当了主持。因为原定女主持跑去话剧组了。

她成了替补。

不过上帝还是很垂青美女的,在综艺界熬了一年后,她成功当上了演员。

1984年,她终于圆了演员梦。在《家有娇妻》、《城市小品》里和梁朝伟搭档。

风采更甚当初。

据说,梁朝伟曾追求过蓝洁瑛。

其间,她刚出道的《家有娇妻》令她跻身一线。

无线很看好这个新人,给她定了“一姐”路线。

但一年后,合约期满,TVB想多捞金,续长约。当时,正好有部戏需要蓝洁瑛剪短发,蓝洁瑛不愿,也不想续长约。

TVB大怒,将刚冒出头的新人蓝洁瑛雪藏。长达半年之久。

虽在娱乐圈闯荡,但她一直不愿屈服于规则。

遇事儿不喜欢,不痛快了,她从不懂得低头。

后因要拍古装,得穿繁琐长袖,蓝洁瑛又不愿了,推掉了TVB大型古装戏。

高层再次震怒,又将她雪藏。

他们以为,有了这2次教训,蓝洁瑛会长点教训,乖乖听从安排。

可没想到,待她复出后,还是如此。

她去拍片,莫名迟到了好几次,又得罪了大佬,依旧被雪藏。

狄莺就曾在节目爆料:“我有打过那个人,很会耍大牌。”

她指的正是蓝洁瑛。


屡次复出遭雪藏,又复出,又遭雪藏,几度颠簸后,她还是被TVB请出了山。

因为,她虽不听从安排,但确实很靓。

他们看重蓝洁瑛的名气,想让她再次出演电视剧。

蓝洁瑛没有辜负这个机会,1989年,她接连出演了5部剧。刘嘉玲、张曼玉皆给她做配角。

有人说:蓝洁瑛俨然超越了刘嘉玲张曼玉。

特别是她在《大话西游》里一人分饰两角,一个是妖娆美艳的蜘蛛精,一个是“桃花过处,寸草不生”的春十三娘。

看多了顶尖美女的黄霑大赞:简直是惊为天人!

萧若元提起蓝洁瑛,也是一片仰慕之情:“真是靓,靓绝五台山,整个香港没有几个人比她靓……”

对于别人而言,“够靓”或许是好事,但对于她来说,是厄运。

2

她这一生最爱的两位男友,都自杀了。

皆是死在她眼前。

出道没多久,蓝洁瑛便遇到了邓姓乡坤。两人很恩爱,但1986年,他一声招呼也不打,一句遗言也不留,莫名开煤气自杀了。

留下蓝洁瑛一个人悲痛欲绝。

那时她还年轻,身边追求者无数。

钟保罗就是其一。

他怜悯她,呵护她,体谅她,最终,他们秘密相爱。

有了爱情的滋润,蓝洁瑛很快走出了悲伤。

不料,这又是个坑。钟保罗嗜赌,赌很大,欠了很多钱。

蓝洁瑛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没有几天是安宁的。

时不时家里就会有人来追债。

每次,蓝洁瑛会主动替男友还债。

但日子长了,她仅有的家当也不够用了。

赌债是个无底洞,即便蓝洁瑛费尽心血,也填不满那深渊。

她很发愁。每天都在想该如何帮男友分担。

可惜钟保罗等不到了。

1989年,他从公寓跳了下来,当场死亡。去世时,手里戴着的,是蓝洁瑛闺蜜送的戒指。

多么讽刺!

不过3年时间,两个深爱的人接连死去,蓝洁瑛痛苦不堪。

好友杨曼莉说:“两个男友死亡,是蓝洁瑛挥不去的阴影。”

后来蓝洁瑛透露,她交往的两个男友中,有一个还性侵了她。

自那以后,她变了。

找男友不在看爱与不爱,而是看对方是否真的有足够的实力,令自己托付终身。

没过多久,她遇到了富豪郑家成。

当时,郑家成和邝美云正在恋爱,她介入,就是第三者。

但她不管不顾,一头陷入郑家成的怀抱里。

郑家成对她很“好”,愿意为她买车买房,抛掷千金。

可笑的是,在这场三人争夺赛中,她还是成了失败者。

他们复合了。蓝洁瑛被踢出局。

那期间,蓝洁瑛的父母也相继去世。

她连唯一的后盾也没了。

几度受伤,她以为自己被下了降头,跑去尼泊尔拜佛。

可佛也不给答案。

后来,她又不痛不痒谈了几段情,最成功的,是和一位外籍男友。

据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但男友忍受不了蓝洁瑛的抑郁性格,悄然离去。一点音讯也没留下。

蓝洁瑛回忆,男友还打过她。

那时她眼睛刚抽完脂,正在康复期。被外籍男友一巴掌打出了疤。

男友这一巴掌,令蓝洁瑛心如死灰,她开始嗑药、抽烟、喝酒,想要麻痹自己。

她说:“我每次拍拖都付出好多,但每次都好伤,我好恨拍拖,爱情对我来讲已经是一件奢侈品。”

自出道以来,她次次感情失利,父母又离世,双重打击下,蓝洁瑛的事业一落千丈,她没了经济来源。

也消失在大众眼前。

3

后来港媒大幅度报道:蓝洁瑛疯了。

她疯了吗?

面对漫天猜测,她在2013年说出了真相,

蓝洁瑛面无表情地说:“我被强暴了。”

20、30年前,她年华正好,美艳绝伦,被一影坛大哥强暴。后来,这个大哥去世。

90年代初,她赶往新加坡探班,又被另一位影坛大哥性侵了。(这个人在网上一搜就能找到)

记者问她:真的性侵你?

蓝洁瑛点头。

她回忆,当时他们在新加坡拍戏,那位大佬给了蓝洁瑛机票,让她去探班。

她欣喜而去,等待的,却是人间地狱。

邀请她的大佬,为蓝洁瑛单独准备了一个房间。

蓝洁瑛拿了钥匙,锁门睡觉。

但不知怎地,他打开了门,不顾蓝洁瑛呼喊求饶,侵犯了她。

当夜,蓝洁瑛一直在哭,一直在哭……

很多年过去,蓝洁瑛说:“我永远记得他强奸完自己之后,对着自己冷笑的样子。”

他在笑什么?笑蓝洁瑛不敢声张,笑自己预谋得逞?

在权势面前,蓝洁瑛确实低了头。

她没有第一时间报警。

蓝洁瑛说:“那样他会惹上麻烦,我也很麻烦。”

所以,历经一夜无眠的惊恐后,她跑去看了医生。为的,就是不怀上性侵者的孩子。

这么多年过去,她以为自己把这件事埋在心底,就烂在了肚子里。

可她越想隐藏,反而越痛。越想忘记,反而记得越清晰。

一重接一重的打击后,她再也熬不住了。

她情绪不稳,常常自言自语,变得邋遢不堪,自暴自弃,双目无神。

那些年,港媒爆出来的,全是蓝洁瑛“疯魔”的模样。

1999年,她在家中吞药,对外嚷道:“家里有鬼啊。”

2000年,她在温哥华机场大吵大闹,被送到精神科治疗。

2005年,有位退休律师垂涎蓝洁瑛的美貌,想要包养她。蓝洁瑛拒绝。

2007年,蓝洁瑛宣布破产,靠政府救济度日。但政府的援助不过3700元,除去房租3000元,她用剩余的700元度日。

2008年,港媒拍到,蓝洁瑛为了生存,出入红灯区,站在大街上等“客人”。

时至今日,仍不断有人拍到,蓝洁瑛捡菜叶、抽烟、睡大街,头发花白,双目无神,邋遢不堪,宛如乞丐。

人们都说她病了。

蓝洁瑛也以为自己病了。

她开始大量吃药。

有一次犯病,她很痛,报了警,对警察说:“我心里住着一只鬼,他每天对我说,learn to me, fuck to me ……我现在就像是在地狱之中。”

从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在煎熬。

那些伤害她的人,从来没有对蓝洁瑛道歉过。

她觉得自己不干净。开始自残,用刀片,一刀刀割手腕,一连买了10多张刀片,买了又扔掉,扔掉又去买。

现在她的手腕,布满伤痕。

有人猜到了始作俑者。

记者问他:你还记得当年的蓝洁瑛吗?

他淡淡回应:“很久都没见过,一直也找不到她。”

如此回应,我还能说什么呢。

蓝洁瑛落难后,刘德华看不过去,救济了她10万元,可转眼被人偷了。

而她唯一的生存来源,竟是有个内地影迷,怜悯蓝洁瑛,每个月借几千元给她。

她一直颓靡,一直沮丧,那些年,活在记者镜头下的蓝洁瑛,令人心疼。

2015年,她穿上华服,化了妆,染黑了头发,去参加一个电视访问。

主持人问她:你当年有个称号,靓绝五台山。

蓝洁瑛慌忙接过话:“是靓就靓,为什么要加个绝字?”

是啊,为什么要加“绝”,如今,真成了“绝”了。

《TVB吧》贴出了蓝洁瑛最新动态,视频里,她剪短了发,身材臃肿,双目无光,徘徊在各个摊贩间。

饿了,就随便吃点。

空闲了,就抽支烟。

独自望着深不见底的夜色,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

这人间再繁华,对于她来说,也不过是一片漆黑。

如今,她已经离开。一个人,带着人世的肮脏,和半生的屈辱,含冤而逝。

愿天堂没有性侵!

愿天堂没有伤害!

愿一代美人蓝洁瑛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