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聰限制消費令申請人:曾是猫熊直播挖來的知名遊戲主播

王思聰“水逆”了。繼被曝出股權遭凍結、列為被執行人之後,11月9日,他又被曝出被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發佈限制消費令。昔日風光無限的“國民老公”,流年不利。

被列為被執行人,被法院頒發限制高消費令,背後卻都和王思聰投資猫熊直播相關。而今年3月,在資金缺口無法解决情况下,猫熊直播做出了遣散員工的决定。

3月8日猫熊直播開始關閉服務器,猫熊直播在蘋果商店的APP也已經下架。此次王思聰被發限制消費令,申請人也是猫熊直播曾經引入的知名遊戲主播曹悅。

王思聰被限制高消費

但並非屬於“老賴”

中國執行資訊公開網顯示,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於今年10月12日對王思聰開出限制消費令,內容包括:

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在2019年8月12日立案執行申請人曹悅申請執行猫熊互娛其他合同糾紛一案,因猫熊互娛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五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及有關消費的若干規定》第一條、第三條的規定,對公司採取限制消費措施,限制公司(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王思聰不得實施以下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

(一)乘坐交通工具時,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

(二)在星級以上飯店、飯店、夜總會、高爾夫球場等場所進行高消費;

(三)購買不動產或者新建、擴建高檔裝修房屋;

(四)租賃高檔寫字樓、飯店、公寓等場所辦公;

(五)購買非經營必需車輛;

(六)旅遊、度假;

(七)子女就讀高收費私立學校;

(八)支付高額保費購買保險理財產品;

(九)乘坐G字頭動車組列車全部座位、其他動車組列車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

這份限制消費令同時提到,如因私消費以個人財產實施前述行為的,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請。如因經營必需而進行前述禁止的消費活動,應當向本院提出申請,獲批准後方可進行。如違反限制消費令,經查證屬實的,本院將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的規定,予以罰款、拘留;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即俗稱的“老賴”和限制消費是兩種不同的懲罰措施。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及有關消費的若幹規定》,“被執行人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的,人民法院可以採取限制消費措施,限制其高消費及非生活或者經營必需的有關消費”。同時“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被執行人,人民法院應當對其採取限制消費措施”。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公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的若幹規定》要求被執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並且具備六種情形才可以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依法對其進行信用懲戒。

一比特法院執行系統的資深人士告訴紅星新聞,“對於被執行個人可以同時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和限制高消費。對被執行公司(組織),最多只能將公司(組織)納入失信,對法定代表人進行限制高消費。不能將法定代表人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因為法定代表人不是被執行人”。

限制消費令申請人

曾為猫熊直播挖來的知名遊戲主播

據限制消費令顯示,限制消費事由為猫熊互娛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曹悅與猫熊互娛合同糾紛一案”生效判决規定的給付義務,曹悅向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提出了申請執行。

在裁判文書網,紅星新聞記者査詢到曹悅與猫熊互娛及廣州鬥魚的相關法律文書。

在2018年7月的一起訴訟資料顯示,曹悅2015年1月1日與廣州鬥魚公司簽訂《遊戲解說合作協議》。但曹悅認為合作期間廣州鬥魚公司存在違約情况,向公司表明抗告,並表明意見將解除合作協定,要求鬥魚公司支付相關費用。

2015年12月10日,曹悅發表微博表示“今日最後一次直播,12月11日將解除直播合作關係”後,曹悅即離開鬥魚TV不再繼續提供直播服務,並與猫熊公司建立了直播合作關係。這起訴訟,法院判決曹悅向廣州鬥魚公司賠償損失360萬元,廣州鬥魚公司向曹悅支付合作報酬和“魚丸魚翅”收益156173.79元。案件受理費用3.6萬餘元由曹悅承擔。

在2019年6月的一份曹悅與上海猫熊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糾紛的判決書中顯示,原告曹悅稱,自己原系廣州某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某某公司即為廣州鬥魚公司)旗下直播平臺的遊戲主播,被告因自身業務發展需要引進原告,作為其旗下猫熊直播平臺的遊戲主播並簽訂《遊戲解說合作協議》及《補充協議》。

《補充協議》中明確,若因曹悅與鬥魚公司解除協定產生違約責任,由猫熊互娛直接向鬥魚公司賠償,或在原告曹悅承擔相關費用後由被告猫熊向原告支付其已付款項。

2016年5月16日,鬥魚公司起訴曹悅,猫熊互娛為曹悅聘請律師,經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確認曹悅向鬥魚公司賠償損失360萬元及相應的訴訟費用。曹悅按照民事判決書履行了相應的支付義務,為此起訴猫熊互娛支付已付款項。

不過,猫熊互娛卻表示,曹悅並未提供遊戲解說合作協定等,但也未舉證。猫熊互娛同時表示,曹悅交付執行款項中抵扣的鬥魚公司應付報酬、收益156173.79元不應計算利息。最後法院判處猫熊互娛支付曹悅近370萬元和相關利息損失。事後,猫熊互娛曾提起上訴,要求將案件移交上海普陀區人民法院,被法院駁回。

據紅星新聞查詢及從相關方面獲悉,上述判決書中的曹悅即為知名英雄聯盟遊戲主播“皮小秀”,在一份猫熊互娛旗下“猫熊TV”的遊戲主播基本資料中顯示,“皮小秀,LOL國服第一中單瞎子,國服第一小丑”;“真實姓名:曹悅”;“昵稱:皮老漢”。

11月9日中午11時54分,曹悅在個人微博@LOL皮小秀上,轉發了王思聰被限制高消費的相關消息,並稱“跟著校長幹了很多年,如今遇到了點事情,還是相信校長會妥善處理的”。此前,曹悅還曾在微博上曬出與王思聰的合影。

11月9日,紅星新聞記者試圖聯系曹悅,瞭解其申請向法院申請執行的相關情况,但是未能得到回復。

旗下普思資本股權凍結

成被執行人或也與猫熊直播相關

從今年3月起,王思聰的產業版影像被推倒了的多米諾骨牌,5億換50億的“投資神話”無法續寫。

今年3月7日晚,猫熊直播首席運營官張菊元在內部工作群發長文稱,在2017年5月獲得B輪10億人民幣融資後,至今沒有外部資金注入,在資金缺口無法解决情况下做出了遣散員工的决定。3月8日猫熊直播開始關閉服務器,猫熊直播在蘋果商店的APP也已經下架。

不久前,王思聰擔任董事長的北京普思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普思資本)的股權被上海寶山區人民法院凍結,具體凍結數額不詳,凍結日期自2019年10月15日起至2022年10月14日。

猫熊直播的主體是上海猫熊互娛文化有限公司,與2015年7月注册,董事長為王思聰。據啟信寶相關資料。該公司共有19個機构和個人股東。其中,珺娛(湖州)文化發展中心持股40.07%。珺娛文化為王思聰個人獨資公司。

據介面新聞報導,有一級市場投資人士透露,“當時王思聰在融資時普遍簽了個人回購擔保。”有投資者稱,其購買了钜派投資旗下名為“钜大秀贏財股權投資基金”的產品,是單一投向猫熊TV的股權投資產品。

中基協私募基金查詢系統顯示,钜大秀贏財股權投資私募基金成立於2016年12月,備案於2017年3月,託管人為國信證券。該產品資料顯示,其中與王思聰有關的覈心條款顯示,“本基金確定轉股後,PT公司承諾本基金取得不低於A輪投資人獲得的所有權利,並由實際控制人王校長承諾本基金有權要求其回購股權”和“年化12%的回購承諾”。

接近钜派投資方面人士向介面新聞表示,該基金當時投資時是由王思聰個人簽的擔保回購,現時钜派投資已經在走司法程式,選擇的是仲裁形式,仲裁還沒有判决,钜派投資方面已經申請了財產保全。王思聰旗下的普思資本股權被上海寶山區人民法院凍結便是由钜派投資申請的。

普思投資官網10月發佈的公開聲明顯示,猫熊直播系王思聰個人投資項目,與北京普思投資、天津普思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及普思一號基金無關,也不存在任何糾紛。王思聰持有的北京普思投資股權被凍結一事,不會對普思一號基金產生任何實質影響,基金已經委託招商銀行北京分行託管,投資人無需擔心資金問題。

11月6日消息,中國執行資訊網被執行人資訊顯示王思聰(2102031988****4012),於2019年11月04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案號為(2019)京02執1325號,執行標的價值約為1.51億元。對此,法院方面回應王思聰確有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作為被執行人的執行案件,於11月4日立案執行,但暫未對王思聰本人採取限制高消費以及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等強制措施,故王思聰僅被列為被執行人而非失信被執行人。

現時,法院方面沒有公佈王思聰被列為被執行人的具體案由。晟典(北京)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覃華接受財新網採訪時表示,此次王思聰被列入被執行人,可能是對被賦予強制執行公證的執行。也就是說,王思聰可能在金融活動中,為他的公司提供了連帶責任擔保,但不排除個人直接借錢的可能性。

有業內人士向紅星新聞表示,此次糾紛或與猫熊直播相關。紅星新聞記者曾聯系包括真格基金、平潭興證創湃文化投資合夥企業、煙臺漢富滿霖投資中心、嘉興璟字悌為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等在內的多家猫熊直播的投資機構瞭解情况,但相關聯系人均諱莫如深。現時尚無直接證據證明,王思聰是因為什麼案由被列為被執行人。

猫熊直播身陷多起訴訟

法人兩度被限制消費

一比特猫熊直播前員工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其曾在猫熊直播負責過內容方面和主播運營工作,猫熊直播破產前夕,員工內部實際上並無預感,因為薪水仍照常發放,一些傳聞反而來自外界。

據啟信寶查詢結果顯示,上海猫熊互娛文化有限公司目前有402條風險提示,其中2條限制高消費的嚴重風險提示。這兩條限制高消費提示中,一條即來上述曹悅的申請,這則限制消費令於2019年8月14日發佈。另一條來自上饒市翼飛科技有限公司向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申請,對公司法人龍飛的限制消費令,這則限制消費令於2019年7月19日發佈。

此外,啟信寶查詢結果顯示,最近三個月多起由猫熊互娛作為被告的訴訟開庭,多涉及合同糾紛、智慧財產權糾紛和勞動爭議。其中,一起網易訴猫熊互娛的合同糾紛訴訟將於2020年1月21日開庭。

  1. 尚無回應.

  1. 尚無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