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美國特朗普政府的三點建議,雖然他可能很難接受

從加征關稅和把華為公司列入黑名單,到拿香港和新疆問題說事兒,美國對中國已經火力全開。所謂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降低了關稅的直接威脅,但並未解决結構性深層次的衝突。美國深陷“中國欺騙”的說法裏,認定中國打破了自己在2001年底申請加入世貿組織所作出的依西方要求塑造形象的莊嚴承諾。

這種說法,說好聽點是毫不掩飾的幼稚,說難聽點是徹頭徹尾的編造。事實上,在中國的入世協定中沒有任何承諾改變自身體系的條款。的確,中國還沒有完全實現在世貿所作的承諾,尤其在國企補貼方面。但是,如果把這種抱怨變成激烈的道德義憤,就有可能會導致史詩級別的政策錯誤。

似曾相識

這一切讓人感到詭異的“似曾相識”。如同30年前對待日本一樣,美國現在又把自己的貿易赤字歸咎於中國。

國內儲蓄嚴重短缺的國家只能通過貿易赤字來吸引充盈的外國國家儲蓄來解决自身問題。裏根卸任時留下的財政預算赤字抑制了國內儲蓄。1980年代上半葉,美國貿易赤字堆積成山,日本占了美國商品貿易赤字的42%。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長期的貿易赤字,加之特朗普大規模減稅,如今美國國內儲蓄短缺越發嚴重。這一次,在美國對外貿易不平衡佔據最大份額的是中國——過去六年中美國貿易赤字的47%來自於對華貿易。

2019年6月29日上午,國家主席習近平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日本大阪舉行會晤。

貿易協定無法解决的問題

認為這份以縮小美中雙邊貿易赤字為重點的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定能够解决所有問題,是荒謬的想法。

2018年,美國與102個國家都有貿易赤字,其國內淨儲蓄量僅占國民收入的2.4%。美國的多邊商品貿易問題不可能僅通過中美雙邊就能解决。這些將帶來貿易逆轉,即把美國貿易赤字裏中國的部分轉移到其他國家。如果不解决國內儲蓄問題,第一階段協定恐怕會適得其反。因為從中國轉移的貿易將流向其他成本更高的生產國,這相當於向美國消費者徵稅。

美國戰畧需要什麼

美國針對華為的戰畧是漏洞百出。儘管華為算不上是完美角色,但還是被美國列為繼克格勃(譯注:曾被稱為世界四大情報機構之一)之後對美國國家安全最大的威脅。但這個結論主要是基於對少數幾起嚴重違規:思科案(2014年庭外和解)、T-mobile案(2017年)和伊朗-朝鮮制裁期間被指控違規(2018年)的意圖推斷的。華為囙此被列入可怕的“實體清單”,切斷了其與美國市場和供應商的聯系。

這種手段彰顯了與中國脫鉤的戰畧誤判。原本華為既是需求方,又是供應鏈上的重要節點,把華為列入黑名單無疑是讓這家公司脫離了美國的控制範圍,且進一步刺激中國努力實現自給自足。

現時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華為最新發佈的智能手機Mate 30就沒有使用美國的任何零部件。這些不爭的事實表明中國有能力走上自給自足的道路,而且比美國傳統精英所預想的更迅速。

對美國而言,這無疑意味著在對華關係上失去一項有力的抓手。

與華接觸而非對華脫鉤

其實對美國而言,製定對華政策有更優的方案。目標應當是與中國接觸從而鼓勵合作行為、懲罰不合作行為,而非對華脫鉤或遏制中國。如果朝這個方向,有三項長期可行的政策供選擇。
2017年1月美國正式宣佈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

第一,美國應該撤回2017年作出的退出《跨太平洋合作夥伴協定》(簡稱:TPP)這項泛亞多邊貿易協定的决定。這樣一來,原本被排除在外的中國更有動力加入TPP,而它就必須遵守該組織在勞工行為、環境補救、食品安全、知識產權和政府補貼等方面的嚴格規定。

第二,美國應當重啓與中國的雙邊投資協定談判。如果兩國均向彼此開放公平競爭的市場,雙方都將極大受益。重要的是,如果幫助美國跨國企業直接接觸到消費主導型中國的巨大增長潜力,這對推動美國增長也是巨大機遇。

第三,中美都應持續推進總體經濟調整,縮小它們之間的儲蓄差距,减少貿易不平衡。美國應加大儲蓄,而前提是要長期减少財政預算赤字。中國應减少儲蓄,用盈餘來注資社會保障體系,加强公民安全感,促進家庭自由消費。

是的,美國整個國家已經對中國失去耐心,很難指望它張開雙臂接受這樣的管道。但最終美國還是得在具有毀滅性且代價高昂的對抗,與艱難但具有建設性的接觸之間作出清楚的選擇。

中國更加明白,如果衝突繼續加深,危機將在哪裡出現。不幸的是,美國處在戰畧接觸光譜的另一端。

  1. 尚無回應.

  1. 尚無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