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Armour

Posts Tagged ‘ 妻女

美國大選|拜登妻女車禍喪生的悲劇故事

今年 77 歲的拜登,就在當年剛剛踏上政治仕途之際,首任妻子和女兒的逝世,徹底改寫了他的一生。 (Photo by ANDREW CABALLERO-REYNOLDS / AFP)

今年 77 歲的拜登,就在當年剛剛踏上政治仕途之際,首任妻子和女兒的逝世,徹底改寫了他的一生。 (Photo by ANDREW CABALLERO-REYNOLDS / AFP)

每位政客的過往都會影響他們自己的仕途及其為人處事,但對於拜登而言,他的故事份外悲痛。

今年 77 歲的他,就在當年剛剛踏上政治仕途之際,首任妻子和女兒的逝世,徹底改寫了他的一生。

1972 年的那一刻不僅改變了這位總統候選人的私生活,更影響了他應對公眾的方式。

拜登在首任妻子Nelia的陪同下慶祝30歲生日,在Nelia旁邊的是兒子Hunter近年被指與中國關係緊密,而左邊的Beau於 2015 年因腦腫瘤去世。

拜登在首任妻子Nelia的陪同下慶祝30歲生日,在Nelia旁邊的是兒子Hunter近年被指與中國關係緊密,而左邊的Beau於 2015 年因腦腫瘤去世。

拜登的第一任妻子是誰?

拜登與 Neilia Hunter 於 1963 年春假在拿騷的海灘上相識,當時她還在美國雪城大學讀大二,而拜登則在美國特拉華大學讀大三。

取得學位後,拜登搬到雪城於法學院就讀,兩人於 1966 年結為夫妻,當時拜登還未畢業。

拜登畢業後與妻子搬到了特拉華的威爾明頓,他並在此執業,更於 1970 年成為紐卡斯爾縣的議員。

夫妻二人育有三個孩子,兩個兒子分別叫 Beau 和 Hunter,女兒則叫 Naomi,暱稱 Amy。

1972 年,拜登競選美國參議院特拉華州的席位,而他的妻子在選舉中擔當了關鍵的角色。

他們成功了。那年 11 月,30 歲的拜登從共和黨的應屆參議員 J. Caleb Boggs 手中奪得了議席。

1972年12月8日家人外出購買聖誕禮物時,Neilia 和當時僅 13 個月大的 Naomi 在車禍中喪生。而 4 歲的Hunter 和3歲的Beau亦情況危殆。

拜登的妻子 Neilia 和女兒 Naomi 是怎麼去世的?

當選幾星期後,拜登在華盛頓特區為自己的辦公室面試新任人員時,他接到了一通將會徹底改變他人生的電話。

當他的家人外出為聖誕節購物時,拜登接到電話說 Neilia 和當時僅 13 個月大的 Naomi 在車禍中喪生了。而 4 歲的 Hunter 和 3 歲的 Beau 情況亦相當危殆。

2015 年在耶魯大學演講中提到這次悲劇時,拜登描述了接到那通電話當下的感受。

「當選 6 星期後,我的整個世界就此永遠改寫。」他說,「當時我在華盛頓招聘員工,我接到一通電話。我的妻子和三個子女正在為聖誕節採購,一輛重型貨車從側面撞向他們,殺害了我的妻子和女兒,而我的兩個兒子生命也危在旦夕。」

在 2008 年的一次競選演說中,拜登再次公開提及車禍後在醫院看到孩子時的情景。

  • 拜登2008年演說片段
拜登首任妻子與女兒乘坐的私家車與拖車相撞,車身扭曲變形。 (Bettmann Archive/Getty Images)

拜登首任妻子與女兒乘坐的私家車與拖車相撞,車身扭曲變形。 (Bettmann Archive/Getty Images)

拜登妻女的死對他的仕途有何影響?

Neilia 和 Naomi 的逝世,後來證明為拜登的仕途走向帶來了重大影響。

他在醫院兒子的床邊宣誓就職參議員,此後他每天在華盛頓和特拉華之間通勤,以花更多時間陪伴他的兒子,因而獲得「美鐵拜登」的外號。

在耶魯大學演講時,他說:「我開始往返華盛頓和威爾明頓兩地,本以為自己不會花太長時間像這樣持續每天花 4 個小時來回,不經不覺就如此通勤了超過 37 年。」

「我這麼做,是因為我想在睡前吻一吻孩子,醒來也可以給他們一個早安吻……但驀然回首,誠然我每晚回家的真正原因是—比起孩子們需要我,我更需要他們。」

拜登將自己對兩位兒子的關愛形容為「贖罪」。而悲劇再一次降臨到這一家人身上,Beau 後來於 2015 年因腦腫瘤去世。

拜登在2018年1月31日於緬因州波特蘭市出席《Promise Me Dad》新書發布會時,與前任參議員米切爾對談。 (Joel Page/Portland Portland Press Herald via Getty Images)

拜登在2018年1月31日於緬因州波特蘭市出席《Promise Me Dad》新書發布會時,與前任參議員米切爾對談。 (Joel Page/Portland Portland Press Herald via Getty Images)

在拜登於 2017 年出版的《Promise Me, Dad》一書當中,他寫道:「那種痛苦……一開始似乎無法承受,我用了很長時間才恢復過來,但我的確從這場難以忍受的煎熬中撐過來了。在許多人的幫助下,我走過這段經歷,重新拾起人生,組建了新的家庭。」

這位民主黨員於 1977 年與現任妻子吉爾結為夫妻,而他亦描述了自己的經歷如何幫助他與遭遇類似悲劇的選民建立連繫。

在 MSNBC 的一次採訪中,他表示:「來找我傾訴的人多得會讓你嚇一跳,甚至數以百計,而且當中有男有女。他們會抱著我,說『我的兒子最近去世了』、『我的父親最近去世了』、『我的老婆最近去世了』。而他們只想聽到一句鼓勵,知道自己能夠最終過渡過這段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