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屍檢

德國男護士謀殺遠超85名重症患者-喪心病狂之舉只判終身監禁?

 

德國男護士謀殺遠超85名重症患者
德國男護士謀殺遠超85名重症患者


世界的各個角落,每天都在發生著能够引起我們關注和思考的事情,而這其中很多事情是普通人所完全無法想像的。本月6號,德國“護士謀殺案”在奧爾登堡法院宣判,這件案子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因為這名男子利用護士的身份竟然喪心病狂的謀殺了85名患者,他沒有給這85名患者活著的選擇,像瘋子一樣,製造了這起驚天大案!
行兇者叫尼爾斯·赫格爾,是一家醫院重症監護室的護士,做重症監護的人,本應是最專業、最讓人放心的人,然而卻偏偏做出這樣的事,這得是多麼扭曲的人性?而這些患者的家屬甚至一直以為這些病人因是為病情嚴重死去的。

 

德國男護士謀殺遠超85名重症患者
德國男護士謀殺遠超85名重症患者

直到2005年,赫格爾在行兇時被同事發現,才終於讓世人看見這隱藏在人皮之下惡魔的真面目。然而越調查越驚心、越揪心,早從2000年開始,赫格爾就利用職務之便,給重症監護室的患者注射過量藥物,致使心臟衰竭而死。到2005年被抓時,已經查清的被謀殺的患者就有85人。隨後的不斷調查和屍檢,被發現的受害者越來越多,遠遠不止85人。

cdbf6c81800a19d8454301e23c15768fa41e468d
如此喪心病狂之舉,想來死一萬次都無法抹平被害人心理上的創傷和痛苦,然而迎接他的卻只是終身監禁,這樣的結果不知受害者家屬如何能接受。

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赫格爾殺人的動機僅僅是為了製造重症護理緊急情况,以此來展示自己挽救病人的能力。想來他的人格應該是扭曲的,不然不可能做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雖然專家認為他只是人格障礙,還沒有到精神病的程度,但拋開專業的鑒定,你會認為他沒有病嗎?

女童被親媽虐待致死,公訴人看屍檢報告掩卷而泣

为了让2岁半的小女儿圆圆得到更好的教育,只有小学文化的母亲王某将她从老家接到杭州。没想到,在家里等待圆圆的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噩梦。

女儿到杭州团聚

却屡屡遭到母亲虐待

王某是个34岁的年轻妈妈,她和丈夫曹师傅都是湖北人。

曹师傅在杭州做水电安装,每天早上6点多出门,晚上七八点才收工,每天起早贪黑。

为了照顾丈夫的起居饮食,王某从老家来到杭州。之后,大女儿也跟着来了。

2016年正月,小女儿圆圆也来到杭州。

一家四口租住在杭州江干区的一个房子里,曹师傅负责养家,王某负责带两个女儿。

圆圆一从老家来到杭州,就遭到了母亲的虐待。

王某常以圆圆弄脏衣裤、爱哭、打瞌睡等理由,斥骂、甩耳光、拧嘴巴、用衣架殴打身体等方式虐待圆圆。

2016年6月24日,圆圆把大便拉在裤子上,王某就打圆圆的头,小孩子站立不稳,头部撞到了边上的空调机。

随后,王某强拉圆圆到卫生间清洗,将女儿塞进平时用来接水的塑料油漆桶内,强行按住圆圆的肩部,打开自来水用冷水从圆圆头部开始淋。

冷水的冲洗下,圆圆激烈反抗,结果仰面连桶带人倒地,手臂、背部、头部均受伤。

但王某非但没有给圆圆穿衣服保暖,反而罚已经瑟瑟发抖的女儿蹲马步,长达十余分钟。

王某用来虐待女儿的油漆桶。

2016年6月27日下午,王某又因圆圆吃棒棒糖弄脏衣物,大声训斥,用牙齿狠咬圆圆的嘴唇,导致圆圆嘴唇受伤。

2016年6月28日上午,因圆圆打瞌睡、弄脏衣裤,王某甩了女儿耳光。

那天中午,王某发现女儿滚落到床下,似乎没了生命气息,赶紧拨打120急救电话。

但最终,圆圆因伤势过重,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在抢救过程中,急诊室的医生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细节:

小女孩身上多处有外伤,不像是普通的意外,疑似受到虐待,于是向警方报案。

在出租房内,大女儿月月亲眼看着母亲王某被民警带走。

经过司法鉴定,圆圆基本排除因为从床上摔下后导致的死亡,而是因为多处长期外伤导致的死亡。

圆圆全身多处大小不等、新旧不一的皮下出血,系反复、多次钝性外力作用所致;

头部多处皮下出血,右额部、左颞部、双侧颞底部及双侧枕部多发片状蛛网膜下腔出血,系钝性外力作用致多发性蛛网膜下出血而死亡。

公诉机关认为,王某虐待家庭成员,致使被害人死亡,应当以虐待罪追究刑事责任。

(6月)19日,杭州江干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令人唏嘘的案件,王某从头哭到尾,却再也无法换回小女儿的生命。

庭审现场。

女儿一个月前身体出现异常

身为母亲却没有发现

“我数了数,尸检报告上显示, 圆圆的外伤就有30多处!块状的、条状的……”

法庭上,公诉人说,当初在卷宗中看到圆圆的照片时,难过得掩卷而泣。

圆嘟嘟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像极了被告人王某,多么可爱的孩子,可是她却浑身伤痕累累地躺在一张冰冷的解剖床上。

王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圆圆,可又为什么却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打骂小女儿呢?

王某的回答是,因为圆圆快要上幼儿园了,希望把她管教好,到幼儿园能够自理。

公诉人在庭上说道,教育应该是引导。虽然有时候会采取责罚,但责罚应该有限度的,这个限度是不伤害孩子的身心健康。

然而,王某对两个女儿的管教手法几乎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通过打骂的方式,只是圆圆因为年幼,挨打的次数更多些。

在对待孩子的教育问题上,王某夫妻二人经常发生争吵。

曹师傅不止一次跟王某说过,不要打骂孩子,但王某性情急躁,仍然会打骂两个孩子。

王某的三姨李某也住在杭州,她也知道王某经常对圆圆打屁股、拧嘴巴。

案发当天,王某向她承认过“因为大便一事,打过圆圆”。

王某的房东、老乡、邻居都知道王某打女儿的事情。

王某的老乡表示,王某刚到杭州的时候天天打,甚至有时候连老公也一起打,后来好一些了,他们劝也劝不了。

曹师傅说,2016年5月开始,小女儿身体就出现异常,有翻白眼、爱打瞌睡、反应迟钝等现象。

但这些症状,与圆圆24小时呆在一起的王某却没有察觉,“看电视玩的时候打瞌睡。和她姐姐玩的时候就不会了。”

王某称,圆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公诉人建议量刑2-7年

教育专家关注大女儿的心理问题

到杭州仅四个月的时间,可怜的圆圆就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公诉人认为,正是王某长时间高压力态势下的虐待, 导致体弱的圆圆最终死亡。

这属于监护侵害案件,应当坚持对未成年人特殊保护的原则,建议量刑在有期徒刑2年至7年之间。

王某的辩护律师则表示,王某自己也承受了丧女之痛。事情的发生,她有很大的过错,这与她小学文化,农村地区传统文化有一定关系。

从出发点看,她也是为了矫正孩子恶劣习惯,主观恶性不大,与一般的犯罪行为有明显区别,建议缓刑。

被害人家属失声痛哭。

这起案件也引发了不少教育界人士的关注。

杭州师范大学的陈东恩旁听了整个庭审过程。

陈东恩说,王某触犯了法律的底线,应该受到惩罚,但在这个事情中,另一个受害者是王某的大女儿。

事发至今已经一年多了,她建议应该尽早介入大女儿的心理干预。

另外,王某如果被判缓刑或者他日刑满出狱,相关部门最好也能够介入,培养她教育女儿的能力。

2岁女童被亲妈虐待后身亡 妈妈:只想给她更多的爱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谁又能想到,一个年仅2岁多的女孩,会被自己的妈妈,活活虐待致死。

今天上午,杭州江干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样一起令人唏嘘的案件。

被告王某身材瘦小,留着齐耳短发,一直在抽泣。她没读过什么书,小学是断断续续读完的。小女儿之前一直是爷爷奶奶在带,去年2月底,王某把孩子接到了杭州,一起生活。

在一起相处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由于小女儿经常哭闹,弄脏衣裤,打瞌睡,王某便通过斥骂,扇耳光,拧嘴巴等方式“教育”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