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希臘

蓬佩奧的中國觀

【近年來,中國通過建立全球海上網絡,而逐步獲得了此前大國通過重大軍事勝利才能實現的政治與經濟影響力。在提供令經濟狀況不佳的國家難以抗拒的廉價融資之後,中國通過對於這些國家港口及基礎設施的營建不斷擴大自身的地緣政治優勢。中國所帶來的挑戰引起了美國的高度危機感,而美國現任國務卿蓬佩奧的一系列外交行動與言論則正是美國對於這種挑戰之應對的體現。

本文於2019年11月7日刊載於《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旨在對美國視角下中國重商主義式商業擴張的表現與特點進行解析,並以蓬佩奧的言論為線索梳理美國針對於此採取的應對管道。作者克里斯多夫·R·奧迪亞的研究領域主要包括政治經濟學和基礎設施融資,現時他正在撰寫一本關於中國在海上貿易與物流方面的全球擴張所帶來的安全問題的著作。】

在雅典一個陽光明媚的週六下午,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與希臘國務卿在希臘外交部舉行的一個簡短儀式上進行了對話。在與希臘簽署國防協定的同時,他將目光投向東方,發起了一項新的美國戰畧以對抗中國的商業擴張。那份協定中並未提及中國,但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它標誌著對中國對於希臘、地中海地區及歐盟之野心的重大挑戰。

簽約地點距離比雷埃夫斯港(the port of Piraeus)僅幾英里,該港口緊鄰希臘首都,是中國在西方商業野心的主要標誌。中國總理李克强2014年訪問希臘時曾將比雷埃夫斯港稱為中國“進入歐洲的門戶”。到2016年為止,中國國有的中遠航運(COSCO Shipping)已根據希臘政府的特許契约獲得了運營比雷埃夫斯港公司的主要控制權。在新的協定之下,此前對於美希國防合作年度陞級的要求被繼續合作的承諾所取代,這一更正為進一步利用克里特島(the island of Crete)上蘇打灣(Souda Bay)的海軍設施奠定了基礎,使得與無人機相關的業務合作與技術轉移正式化。另外,更重要的是,它承諾讓美國參與對於亞曆山德魯波利斯(Alexandroupoli)的新的海軍與空軍設施的研發——亞曆山德魯波利斯是希臘東北部有著重要戰畧意義的港口。

簽署協定並在一場面向希臘官員和商界領袖的演講中將中國的經濟實踐責備為“強制性”後,蓬佩奧在雅典接受《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專訪時解釋了美國應對中國商業擴張的戰畧。

美國的努力是全面的——蓬佩奧表示,美國已經為那些因中國項目而遇到商業或安全問題並要求援助的國家提供了幫助——但他同時承認,美國很晚才認識到挑戰的範圍。中國商業擴張的一個方面,即其現時在世界範圍內處於領先地位的港口網絡,使得對抗中國變得更加複雜與持久。

通過建立全球海上網絡,中國實際上已經扭轉了征服的邏輯。中國在全球範圍內建立起了經濟和政治影響力,而此前大國都是通過重大軍事勝利才獲得這種影響力的。“這當然是真實的,”蓬佩奧說道,中國“獲得了特許契约,要麼最終得到地產和港口本身,要麼成為現有設施的主要股東。”他表示,“他們親力親為地與地方政府打交道,但並沒有以立足規則的透明管道行事。這賦予了他們真正的權力與力量。”

蓬佩奧在接下來的講話中強調,與希臘達成的新安全協定標誌著一次迄今為止最為清晰的聲明,表明美國因中國長期不受阻撓的擴張,而將其視為直接的挑戰。蓬佩奧在對地中海四國(義大利、黑山、北馬其頓、希臘)為期一周的訪問中充分展示了這一新舉措。每當其結束對於一個國家的訪問——有些訪問包括了與該國總理的會晤,他都會在新聞發佈會上強調與中國做生意的風險。例如,當蓬佩奧在羅馬與義大利外長路易吉·迪·邁耶(Luigi Di Maio)會晤後,他警告稱中國在貿易和投資方面的“掠奪性手段”對兩國都是一種“威脅”。蓬佩奧還指出,“當中國共產黨通過投資獲取公權力或威脅國家安全時”,相關國家應該維護自己的利益。

在強調接受中國資本並將其用於基礎設施和科技項目的風險時,蓬佩奧會根據不同的盟友和參會者調整自己傳達的資訊。“答案取決於聽眾,”他告訴《國家評論》,“在每種情况下,我們都會盡力做到真誠。我們不會誇大其詞,不會過度炒作,不會進行誤導。我們試圖指明具體、可預測且與各個國家的決策過程相關的真正風險。”

 

習近平在雅典同希臘總統帕夫洛普洛斯會談

當地時間11月11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雅典同希臘總統帕夫洛普洛斯會談。兩國元首一致同意,鞏固政治互信,深化務實合作,促進文明對話,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東西方文明古國的智慧。

習近平強調,我懷着對文明的尊重和對未來的期許來到希臘。每次你我之間的交談,每次中希之間的交流,都能產生“酒逢知己千杯少”的共鳴。這是因為中希作為兩大文明古國,有著相通或相近的理念,也都經歷艱苦卓絕的奮鬥才實現國家現代化發展。交流互鑒是文明發展的本質要求。中希友好不僅是兩國的合作,更是兩大文明的對話。當今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希望兩國共同努力,深化合作,以跨越時空的文明成果,推動兼收並蓄的文明交流,宣導更加公正合理的國際秩序,讓中希兩個文明古國在新時代煥發出新的光芒。

一是樹立友好互信互利共贏的典範。要密切各層級交往,深化政治互信,在涉及彼此覈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問題上繼續給予對方堅定支持。要共建“一帶一路”,將中歐陸海快線建成中歐貨物運輸和互聯互通的重要通道。要密切文化和奧運等領域交流,便利人員往來。

二是樹立開放務實促進中歐合作的典範。中方願同希方一道,推動中國同中東歐國家合作及中歐整體關係的發展。

三是樹立文化交流文明互鑒的典範。人類應該秉持和追求高尚的情操,而不是奉行利己主義,一味追逐赤裸裸的利益。中國人自古以來信奉“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天下為公”“和諧萬邦”的理念,中國絕不會搞國強必霸,也不認同你輸我贏的零和遊戲,因為中國人從來沒有這種文化基因,也沒有這種野心。中國的發展始終是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長。中希都支持文明交流互鑒,反對文明衝突謬論。雙方應該繼續發揮各自文化底蘊優勢,共同打造不同文明以及各國人民和諧共處之道,為當今世界和平和人類進步提供更多有益啟示。

四是樹立協調配合維護多邊主義的典範。加强在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上的協調,密切在聯合國等多邊框架內合作,致力於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共同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帕夫洛普洛斯表示,希臘人民對中國有天然的親近感,因為希中都是古老的文明國度。希臘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來取得的非凡成就感到由衷高興。希中都主張不同文明求同存异,取長補短,交流對話,和平共處。希臘堅決反對所謂“文明衝突論”,因為真正意義上的文明不會產生衝突,衝突也解决不了問題。一個國家用“文明衝突論”來製定國家政策將是十分荒謬和非常有害的。無論是中國的歷史文化傳統,還是當今中國日益開放、進步、發展的事實,中國都有力地回擊了“文明衝突論”和“國強必霸論”。在當今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中國主張和平、和諧和平衡,為解决各種全球性問題提供了十分有益的借鑒和方案。希臘將繼續堅定支持中方維護自身覈心利益,熱切期待同中國加强經貿、文化等領域合作,積極同中國共建“一帶一路”,相信習近平主席的訪問將推動希中關係進入新的時代,邁上新的高度。希方願繼續致力於同中方一道,推動歐中關係的發展、促進中東歐-中國合作,攜手為促進國際公平正義和人類發展進步作出貢獻。

會談前,帕夫洛普洛斯為習近平舉行隆重歡迎儀式。

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抵達時,受到帕夫洛普洛斯和夫人弗拉西婭熱情迎接。

儀仗兵身著傳統禮服整裝列隊。習近平在帕夫洛普洛斯陪同下檢閱儀仗隊,軍樂隊奏中希兩國國歌。兩國元首夫婦分別同對方陪同人員一一握手。

當天,習近平向希臘無名戰士紀念碑獻花圈。

歐洲難民潮:一張「震驚人心」的相片

土耳其警察抱起溺斃幼童遺體Image copyrightAP
Image caption土耳其警察抱起溺斃幼童遺體

一張來自土耳其的相片,顯示的是一名警察在海邊抱著一個幼童的遺體,幼童據說是因為船隻翻覆而被淹死的難民。

許多媒體選擇使用這張相片,但是另外還有兩張相片,卻是令許多媒體基於自我克制而沒有使用。

震撼世界

照片可以看到這個幼童的遺體被衝上岸時的情形,世界各地的網友紛紛轉發,同時也問要如何解決難民不顧危險、湧向歐洲的問題。

中東的動亂似乎是令這些人離鄉背井的原因,為了到歐洲,他們當中許多人付出高昂的費用、冒著極大的危險。

歐盟從成立以來,一直強調致力於人權與和平,而難民問題也被看成是個道德問題。

但是對經濟表現欠佳的歐洲地區來講,許多國家可謂是自顧不暇,例如意大利還有被債務困擾的希臘。

根據歐盟的規定,也就是所謂的都柏林協議,難民應該在入境歐盟的第一個成員國家申請政治庇護。

從這一波難民潮的路線來看,所謂第一個入境的國家,也大概就是希臘和意大利。

政治負擔

雖說歐盟把難民問題看成是道德責任,但是也不能不考慮到各成員國家本身的內部政治問題,比方說這幾天難民們聚集等待登上開往德國火車的匈牙利,其執政黨就是因為反移民主張而贏得大選。

即便是接納難民最多的德國,其國內極右翼的新納粹主義團體力量也不能小覷,而新納粹主義團體的反移民立場和主張是出了名的激進。

保守黨執政的英國,在這一波難民潮當中,被批評是「表現消極」,雖然有報章的社論指責就是當年英美聯手出兵伊拉克還有干預敘利亞、導致伊斯蘭國崛起、中東處處硝煙,但是英國政府的態度是「視而不見」。

在回答記者相關提問的時候,英國財相奧斯本回答說,要解決目前的危機,沒有「簡單的答案」,強調英國政府有編列10億英鎊的海外援助,而且已經接納了5000名的敘利亞難民。

接納難民

英國首相卡梅倫的看法則是,雖然溺斃幼童的相片讓人心酸,但是要從根本解決問題。

不過從幾個主要歐洲國家接納難民的人數來看,英國遠遠落後於德國,在野黨的領導人紛紛批評英國政府是「做得不夠」。

在溺斃幼童的照片被大量轉發之後,現在包括英國在內的主要歐洲國家都面對了強大的輿論壓力,政府被質疑是否願意為了道德,而擔負起財政和政治上的壓力。

有一句俗話「請客人到家裏吃飯不難,請客人搬進家裏住那就不容易了」,政治人物還在爭論不停的時候,又一批的難民已經在前往歐洲的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