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Armour

Posts Tagged ‘ 悲劇

美國大選|拜登妻女車禍喪生的悲劇故事

今年 77 歲的拜登,就在當年剛剛踏上政治仕途之際,首任妻子和女兒的逝世,徹底改寫了他的一生。 (Photo by ANDREW CABALLERO-REYNOLDS / AFP)

今年 77 歲的拜登,就在當年剛剛踏上政治仕途之際,首任妻子和女兒的逝世,徹底改寫了他的一生。 (Photo by ANDREW CABALLERO-REYNOLDS / AFP)

每位政客的過往都會影響他們自己的仕途及其為人處事,但對於拜登而言,他的故事份外悲痛。

今年 77 歲的他,就在當年剛剛踏上政治仕途之際,首任妻子和女兒的逝世,徹底改寫了他的一生。

1972 年的那一刻不僅改變了這位總統候選人的私生活,更影響了他應對公眾的方式。

拜登在首任妻子Nelia的陪同下慶祝30歲生日,在Nelia旁邊的是兒子Hunter近年被指與中國關係緊密,而左邊的Beau於 2015 年因腦腫瘤去世。

拜登在首任妻子Nelia的陪同下慶祝30歲生日,在Nelia旁邊的是兒子Hunter近年被指與中國關係緊密,而左邊的Beau於 2015 年因腦腫瘤去世。

拜登的第一任妻子是誰?

拜登與 Neilia Hunter 於 1963 年春假在拿騷的海灘上相識,當時她還在美國雪城大學讀大二,而拜登則在美國特拉華大學讀大三。

取得學位後,拜登搬到雪城於法學院就讀,兩人於 1966 年結為夫妻,當時拜登還未畢業。

拜登畢業後與妻子搬到了特拉華的威爾明頓,他並在此執業,更於 1970 年成為紐卡斯爾縣的議員。

夫妻二人育有三個孩子,兩個兒子分別叫 Beau 和 Hunter,女兒則叫 Naomi,暱稱 Amy。

1972 年,拜登競選美國參議院特拉華州的席位,而他的妻子在選舉中擔當了關鍵的角色。

他們成功了。那年 11 月,30 歲的拜登從共和黨的應屆參議員 J. Caleb Boggs 手中奪得了議席。

1972年12月8日家人外出購買聖誕禮物時,Neilia 和當時僅 13 個月大的 Naomi 在車禍中喪生。而 4 歲的Hunter 和3歲的Beau亦情況危殆。

拜登的妻子 Neilia 和女兒 Naomi 是怎麼去世的?

當選幾星期後,拜登在華盛頓特區為自己的辦公室面試新任人員時,他接到了一通將會徹底改變他人生的電話。

當他的家人外出為聖誕節購物時,拜登接到電話說 Neilia 和當時僅 13 個月大的 Naomi 在車禍中喪生了。而 4 歲的 Hunter 和 3 歲的 Beau 情況亦相當危殆。

2015 年在耶魯大學演講中提到這次悲劇時,拜登描述了接到那通電話當下的感受。

「當選 6 星期後,我的整個世界就此永遠改寫。」他說,「當時我在華盛頓招聘員工,我接到一通電話。我的妻子和三個子女正在為聖誕節採購,一輛重型貨車從側面撞向他們,殺害了我的妻子和女兒,而我的兩個兒子生命也危在旦夕。」

在 2008 年的一次競選演說中,拜登再次公開提及車禍後在醫院看到孩子時的情景。

  • 拜登2008年演說片段
拜登首任妻子與女兒乘坐的私家車與拖車相撞,車身扭曲變形。 (Bettmann Archive/Getty Images)

拜登首任妻子與女兒乘坐的私家車與拖車相撞,車身扭曲變形。 (Bettmann Archive/Getty Images)

拜登妻女的死對他的仕途有何影響?

Neilia 和 Naomi 的逝世,後來證明為拜登的仕途走向帶來了重大影響。

他在醫院兒子的床邊宣誓就職參議員,此後他每天在華盛頓和特拉華之間通勤,以花更多時間陪伴他的兒子,因而獲得「美鐵拜登」的外號。

在耶魯大學演講時,他說:「我開始往返華盛頓和威爾明頓兩地,本以為自己不會花太長時間像這樣持續每天花 4 個小時來回,不經不覺就如此通勤了超過 37 年。」

「我這麼做,是因為我想在睡前吻一吻孩子,醒來也可以給他們一個早安吻……但驀然回首,誠然我每晚回家的真正原因是—比起孩子們需要我,我更需要他們。」

拜登將自己對兩位兒子的關愛形容為「贖罪」。而悲劇再一次降臨到這一家人身上,Beau 後來於 2015 年因腦腫瘤去世。

拜登在2018年1月31日於緬因州波特蘭市出席《Promise Me Dad》新書發布會時,與前任參議員米切爾對談。 (Joel Page/Portland Portland Press Herald via Getty Images)

拜登在2018年1月31日於緬因州波特蘭市出席《Promise Me Dad》新書發布會時,與前任參議員米切爾對談。 (Joel Page/Portland Portland Press Herald via Getty Images)

在拜登於 2017 年出版的《Promise Me, Dad》一書當中,他寫道:「那種痛苦……一開始似乎無法承受,我用了很長時間才恢復過來,但我的確從這場難以忍受的煎熬中撐過來了。在許多人的幫助下,我走過這段經歷,重新拾起人生,組建了新的家庭。」

這位民主黨員於 1977 年與現任妻子吉爾結為夫妻,而他亦描述了自己的經歷如何幫助他與遭遇類似悲劇的選民建立連繫。

在 MSNBC 的一次採訪中,他表示:「來找我傾訴的人多得會讓你嚇一跳,甚至數以百計,而且當中有男有女。他們會抱著我,說『我的兒子最近去世了』、『我的父親最近去世了』、『我的老婆最近去世了』。而他們只想聽到一句鼓勵,知道自己能夠最終過渡過這段經歷。」

被前男友約到學校侵犯,她無助訴苦想不開尋短親友阻止悲劇,受害者決心提告

被侵犯不是被害人的錯。
「我給過你一次幾會讓你負責,要你跟你父母一起來面對我,解決這件事,你選擇逃避,可能一直以來你做了很多很多破事我都原諒你讓你以為這次沒事了,我一樣沒那個勇氣,你錯了,我們法院見。」
【被害者於深夜想不開自殺,親朋好友趕到才阻止這場悲劇,大家才知道為什麼這段期間被害者情緒異常的原因,現在被害者情緒不穩定,休息後到下午會帶她去提告,以下為被害者口述,因氣不過上來發文希望大家知道這些事,大家可以開被害者高**的影片聲音,聽聽郭*本在講什麼鬼話。】

[被害人自述]
本人於2019年12月24日在國立中興大學排球場被中興大學森林系碩士二年級郭*本性侵。
因郭*本的爸爸是某媒體報社的業務總經理,我如果去報社爆料無疑只是螳螂擋車,謝謝爆料公社的幹部看了我的原因讓我能快速通關。以下言論若有不實,歡迎郭*本隨時提告。
我跟郭*本在去年10月分手。在去年的那天晚上,郭*本於晚上6:36分私密我,一開始問我他的學生證在哪裡等等,後來開始關心我的近況,而後要約我去吃晚餐,我問過當時的男朋友後,徵得男友同意,約在台中文心上的火鍋店,吃飯時沒有任何異樣的聽他抱怨他追學妹又失敗的慘案等等,以及我的近況。

吃完後他問我:『我想帶妳去一個地方,可以嗎?』我當時想著:反正我跟他騎不同機車,如果他帶我到奇怪的地方那我騎走就可以,於是答應。後來我們去我們的大學-中興大學,運動場旁的排球場,當時已晚上11點左右,排球場上沒人,燈光只剩下路燈,一進去他跟我開場白『好懷念喔!』『當初我就是在這邊跟妳告白的誒!』我也跟他回嘴『對啊也是你跟洪XX(他前任)打野砲的地點耶!』我笑著。
而後他突然開始訴說他最近的狀況不好,什麼研討會講一講被教授噴,比賽失利等等的抱怨。後來突然哭了,問我『我可以靠著妳一下嗎?』我以為的靠著是頭靠在我肩膀之類的,在我還沒回答的情況下他突然面對面抱住我(當時我們都是坐著,坐在排球場石椅上)開始爆哭,用著他以往做錯事求饒的方法大哭說他真的知道錯了他不應該這樣對我等等的話,他後悔了。
我當時很尷尬,我手僵持在他背後,內心覺得這一切都太扯了不知道怎麼辦。
後來他哭完,我們站起來準備離開時,他突然對我說『誒,你有一個綠色的胸罩在我家喔!』我回他我沒有綠色的胸罩,應該不是我的他記錯了。突然,他拉開我的T恤衣領邊說『我來檢查一下是不是妳現在穿的這件!』當時我真的嚇到了,第一反應是往後退,結果他抓住我的胸部,我當時穿著普通的長袖T恤跟長牛仔褲,我趕緊背對他,想讓他停止,途中我一直尖叫『放開我!』『不要!』但而反正方便他繞到我後面不讓我逃走,我眼餘看到隔著一片網子後面有老人健身的小公園有一個人走過來,他也看到了,於是他用左手摀住我的嘴巴,右手伸進我的長褲,用手指強制性交既遂。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停止,他伸出手邊說『哇!你跟你男朋友沒有做對不對?怎麼那麼濕?』並且說出我永遠不會忘記的話『既然都做到這樣了,要不要乾脆來一發?』然後一邊解開褲子的鈕扣準備脫褲子。我立刻大喊:『你信不信我現在立刻叫Siri打電話給我男朋友?!你知道他是做什麼的!(他是律師)』
我的手機在包包裡離我有三公尺的距離,他才停手。
離開排球場,他不斷洗腦我『我告訴妳,沒有女人可以接受被別的男人用過的女人,妳千萬不要跟男朋友說』『真的啦為了妳好,妳也不想要跟他分手吧?』『我勸妳不要講,這樣你們感情會有裂縫,分了到時候又怪我』等等的噁心話。
我一到家立刻哭著跟室友說(還有跟我男朋友用電話說)所有的事情。室友要我報警,我當時哭著跟她說『我沒有毀了一個人人生的勇氣……這是非告訴乃論』,而我男朋友,自己獨吞著這些痛苦安慰我,並在自己的研究室哭了一個下午。
為什麼過了這麼久我一直沒有提告?他常常說自己建中畢業考上中興是一種羞恥,全校比他聰明的沒幾個,在一起時威脅我敢跟他分手他知道怎麼讓我在森林系過不下去,甚至曾用掃把虐狗打到頭斷掉,跟我說只要我跟他吵架一次他就打一次狗,狗現在嚴重容易恐懼。跟他在一起的三年真的痛苦不堪,各種噁心的事情都做過,交往期間追別的學妹,說為了她特意跑去日本當日來回就為了幫她買扭蛋,跟早餐店同事去酒店,還買女人(事後跟店長炫耀自己管妻有術,有跟我講過,店長還稱讚我很大度)。事後質問才知道,他還罵我幹嘛去跟店長聯絡?並且說他花幾千元但只有跟小姐聊天什麼都沒做,因為小姐長太醜他沒辦法。
他因為我流鼻血貧血,跟他吵架後摔車,居然跑去跟一堆同學講我會以死相逼,後來還傳到我耳裡,我要求他解釋他說免談他懶;或是女同學問他我化妝品哪裡買的,他說都是他送給我的,塑造都是他養我的形象,回家還要求我必須配合他的謊言,如果有人問要說是他買的。
我以爲我沒事,我真的以為沒什麼。我沒想過副作用這麼大,我沒想過『只是指姦』會讓我夜不能寐,讓我看到男朋友都愧疚。我一直跟自己說,我快考試了,現在不能崩潰,沒事的,考上就沒事了,結果更多的時間我在夜裡邊哭邊乾嘔,連打著現在文字的手指都發抖、反胃。
『我沒有做錯事』是我唯一活到現在的動力,到發現每天看著刀子的自己不正常了,好想死。
因為我不能怪誰,就連po我跟郭*本出去吃飯的當下,都有人跑去跟我男朋友酸我劈腿讓他綠綠的,我不能跟男朋友講這件事因為他會比我痛苦,所以我一直用理智逼迫自己冷靜。對就是我自找的!這件事論誰知道都會說我活該!所以最快的方法就是自殺,我每天,連做夢,都會夢到他!他跑來跟我炫耀說有女朋友了,同校一個歷史系也是打排球的學妹,他說這個女孩很特別,他從沒那麼溫柔過對她。
『恭喜你,郭*本,你成功毀滅了我!這就是你要的,反正我現在沒有什麼好失去的。原本一直不敢說出來的事情終於敢講出口,在你成功沒辦法讓我畢業的時候,我崩潰了。還記得你在一起時你對我說「如果敢跟你分手,你就讓我在中興大學森林系過不下去」?現在好不容易終於分手了,但你依舊像鬼一般的窮追不捨,再次毀了我的幸福。你也知道我有男朋友,為什麼還要性侵我?為什麼你這麼恨我,不直接殺了我???為什麼還要讓我苟延殘喘到現在,而你卻繼續過你幸福的人生?看你笑著、開心著、順利地過著你的碩士生活,而我卻因為害怕你還在大學而不敢復學。我唯一的人生轉淚點,沒了,而你還在跟你的新女友、新人生邁進!為什麼是我?偏偏是我?每天洗著永遠乾淨不了的軀體拿菜瓜布殘害自己皮膚,摸著永遠不信任的愛情,夢著你那天給的傷害,有時候你在操場、有時候你在排球場、有時候你在教室…..好痛苦、好可怕、好無助。大家不要再罵我了,我真的不知道你那麼可怕,再一次我絕對不會跟你在一起。沒有人支持我,我好累,我無力了…….我要在你還在世的時候,趕快離開,這樣至少不會再被你捉住,再被你迫害!對不起所有愛我的人,對不起……我盡力在你們面前笑著了,請為我開心,至少我解脫了………如果我可以化成鬼,我再來找你,死也不會原諒你,郭*本!』
「我給過你一次幾會讓你負責,要你跟你父母一起來面對我,解決這件事,你選擇逃避,可能一直以來你做了很多很多破事我都原諒你讓你以為這次沒事了,我一樣沒那個勇氣,你錯了,我們法院見。」

性福竟變悲劇男子陰莖骨折!醫:要避免這姿勢。

性福竟變悲劇!醫:要避免這姿勢。(圖/達志影像)

性福竟變悲劇男子陰莖骨折!醫:要避免這姿勢。

一名男子和女友享受魚水之歡,女友一時腳滑,導致男子陰莖折到,疼痛不堪,求助多家醫院,但醫生判斷他的陰莖沒有被折斷,無法手術,只能自行恢復,並開給他消炎藥;半年後,男子從原本的「超級痛」變得「有點不痛」,連小便、睡覺、勃起都疼痛難耐,更別說享受性生活。

床笫之歡怎會變悲劇?林口長庚醫院男性學及婦女泌尿科主任陳煜指出,急診偶爾還是會遇到「陰莖骨折」的案例,以長庚醫院來說,一年大約收治3~5例,大部分是行房中發生意外,也有少數是半夜上廁所,剛好晨間勃起、跌倒而受傷。

但更多的是陰莖折到、白膜撕裂傷,以他的門診來說,一年就有5~20個案例,並且白膜撕裂傷只要經過休息,一半以上患者會自行復原,不一定會就醫,會找醫生通常是長期疼痛不適,或勃起硬度受影響,因此發生的人可能更多。

陰莖骨折─海綿體出血、陰莖變形 後遺症恐陰莖彎曲、不舉陰莖沒有骨頭,怎麼會骨折?陳煜解釋,「陰莖骨折」或「陰莖折斷」(penis fracture)指的是陰莖海綿體外包覆的白膜破裂,傷及海綿體,導致出血、陰莖彎曲變形,嚴重甚至傷到尿道,出現血尿,這種情形通常會直接送急診,以手術清除血塊,再將破裂處縫合。

陳煜提到,剛發生陰莖骨折時,陰莖會彎向傷口的另一側,假設左側受傷出血,形成血塊腫脹,會使陰莖彎向右側。但手術後,約5~15%的患者仍殘留陰莖彎曲的現象,因為傷口處結疤、同側的白膜縮短,陰莖勃起會彎向受傷的同側,如果彎曲過大,可能造成行房不順、伴侶不適,患者也容易導致二次受傷。

另外,陰莖骨折也可能傷及神經血管,或癒合過程中的結疤造成白膜底下的靜脈系統受損,導致少部分患者不舉;又或者受傷經驗在心中留下陰影,對行房戒慎恐懼,容易焦慮而導致早洩。

不過,性行為中發生的意外,也可能只是白膜撕裂傷、沒有傷及海綿體,陰莖外觀完整,沒有出血、彎曲或變形,只能算是陰莖折到,還不到骨折。處理方式大多建議好好休息,避免再行房,通常經過6週,傷口就會自行癒合。

最怕的是有些人認為陰莖外表看起來無異,以為受傷已經好了,而且有些患者原本性行為就較為頻繁或劇烈,往往等不及傷口完全癒合,3~5天後又再次行房,「形同在傷口上面再撒鹽,」陳煜提醒,這樣會加重傷勢,得休息更長時間。

陳煜表示,雖然白膜撕裂傷不會有明顯後遺症,但仍有少數病人不舉、勃起硬度不佳或慢性疼痛,可能是撕裂傷的傷口較大,又缺乏足夠休息所引起,建議可先使用改善勃起的藥物。

至於慢性疼痛,則與個人對疼痛的感知有關,若加上焦慮、緊張,疼痛的感覺更明顯,建議還是要放鬆情緒,若止痛藥效果不好,可改用幫助心神安定的藥物輔助。

耕莘醫院泌尿外科主任暨研究中心主任廖俊厚也表示,陰莖折到、白膜撕裂傷後遺症留下的慢性疼痛,引起原因相當多,包括傷口未痊癒、局部發炎反應,或者局部纖維化,都可能造成性行為中感覺摩擦而更加不適。

【性愛姿勢、強度各有所好;避免陰暗、危險複雜環境】

陳煜說,若在行房中聽到「啵」一聲,或陰莖突然一陣劇痛、馬上軟下來,可能就是白膜受傷了;如果陰莖立刻腫起來、變形,代表已傷到海綿體、甚至尿道。

醫師認為,性愛姿勢各有所好,與其避免採取哪些姿勢或避免太劇烈,不如注意環境及增加女性陰道潤滑度,更有助減少受傷機會。(圖片來源/pixabay)

醫師認為,性愛姿勢各有所好,與其避免採取哪些姿勢或避免太劇烈,不如注意環境及增加女性陰道潤滑度,更有助減少受傷機會。(圖片來源/pixabay)

他認為,有時燈光美、氣氛佳、或是愛的濃情密意、久別勝新婚,類似意外防不勝防,不過還是可以盡量選擇在比較明亮、安全的環境,避免車內或昏暗場所,因視線不清或難以固定姿勢,增加受傷機會。

至於一般人認知「女上男下」的體位風險較高,陳煜認為,性愛姿勢各有所好,「難道開車容易車禍受傷,就不坐車?」若這是伴侶間常用且習慣的姿勢,反而受傷機會不高;甚至性愛頻率、強度也各有所愛,與其建議避免太劇烈,還不如增加女性陰道潤滑度,例如使用潤滑液或增加前戲時間,有助減少受傷機會。

3姊妹被繼父性侵洗腦以為是自己的錯

別人以為她們成長於幸福的中產家庭,誰也沒想到她們竟長年遭受到繼父的毒打和性侵。英國肯特郡32歲女子維多利亞羅克斯(Victoria Rorks),與30歲的麗貝卡(Rebecca)和29歲的喬治娜(Georgina)三姐妹,捱過悲慘童年,至去年才敢挺身而出,指證繼父的獸行,不料獸父卻在不久前畏罪自殺。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三姐妹的血淚自述。麗貝卡說:「我們眼睛瘀黑、嘴唇腫脹、鼻破血流,腿上留下他用鞭子毒打我們的痕跡,但我們以為是自己做錯。」麗貝卡憶述繼父法利(Victor Farley)向她們身心施虐的經過,「法利常說我們是壞孩子,而且鄰居也這麼認為,他讓我們覺得自己是應該被打」。

除了毒打,法利甚至先後性侵三姐妹,喬治娜受害時只有8歲,麗貝卡亦在11歲時慘遭強暴,獸行常在洗澡時發生,「我們以為每個家長都會在洗澡時向孩子做這些事,不知道是錯的」。

曾有朋友的家長察覺三姐妹情況有異,向社會福利部門求助,但喪心病狂的法利卻威逼三姐妹在十多次的社工探訪中,隱瞞他的獸行,「法利站在我身後,手搭着我肩膀,看似親情洋溢,但我感到他是在警告我,若不依他指示就會有後果」。結果,三姐妹每次都會說是打架或從椅上墜地,掩飾身上的傷痕。

不斷遭到蹂躪的三姐妹,長大後終於忍無可忍,先後在16或17歲時離家出走。隱忍多年後,三人在去年5月決定控告獸父,法利在兩個月前被控16項虐兒罪,以為可以沉怨得雪,法利卻在本月初出庭前,在家門外的樹上自縊身亡,三姐妹不禁百感交集。她們決定公開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警惕世人在看似幸福的家庭背後,可能埋藏着不為人知的悲劇。

 

上海動物園悲劇 小黑熊慘遭老虎咬死

上海野生動物園有一隻小黑熊慘遭多隻老虎圍攻咬死,園方指會加裝監控設備,確保監控無「死角」。

 

小黑熊慘遭老虎圍攻。網上圖片

小黑熊慘遭老虎圍攻(網上圖片)

 

事發在星期一(8月10日)下午約三時,上海野生動物園一隻小黑熊誤闖老虎區,内地傳媒報道,事發時有超過十隻老虎圍攻小黑熊,幾秒後現場遊客紛紛指黑熊被咬死,老虎圍著屍體分食。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園方調查後,指死亡黑熊年約三歲,剛搬入熊區不久,由於牠受到驚嚇往老虎園區逃去,剛巧有遊覽車駛過,小熊便跟著進入老虎園區。當鐵門打開後,一群老虎便衝上前圍攻小黑熊,園方發現黑熊進入老虎園區後立即試圖營救,但未成功。

 

小黑熊誤入老虎園區。網上圖片

小黑熊誤入老虎園區。網上圖片

 

事發的上海野生動物園,每個園區均有兩道鐵門分隔,事發位於動物園的車入區域,遊覽車進入另一個園區時,要在兩道門中間緩衝區確認,無動物逃出才會放行。園方指會加裝監控設備,防止同類事件再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