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愛滋病

女子嚇唬“閨蜜”染艾滋用烏雞白鳳丸當“抗艾藥”詐騙64萬

一次體檢後,王麗(化名)成了“愛滋病患者”。之後的12年間,室友兼閨蜜翟某用烏雞白鳳丸包裝成“抗艾藥”,以670元到2.1萬一瓶的價格提供給她。

直到東窗事發,翟某因涉嫌詐騙罪被提起公訴。朝陽法院一審判處翟某有期徒刑10年,罰金5萬元,並責令其退賠所詐騙的64萬餘元。翟某不服提出上訴。

29日上午,該案二審在北京市三中院宣判。

法院認為,翟某虛構王麗患病的事實,導致王麗支付了本不應支出的藥費,駁回翟某上訴,維持原判。

閨蜜隱瞞醫院檢查結果女子被艾滋12年

2004年,來京務工的王麗認識了翟某,因為相處不錯,兩人開始一起租房。

2006年王麗意外懷孕,翟某作為閨蜜陪同其到醫院進行了手術。由於術後王麗始終感覺身體不適,她再次請翟某陪同她前往醫院進行檢查。

王麗回憶,檢查後翟某把拿到的報告撕毀,匆匆拉起在一旁等候的她就向醫院外面走,稱“快走,後面有人追我們。“

兩人回到出租房後,翟某告訴王麗,她得了愛滋病,隨時都會被醫院扣下。王麗被這個消息嚇壞了,竟絲毫沒有懷疑翟某說的話。

這時,翟某稱自己認識能治療愛滋病的人,王麗可以不去醫院拿藥,也能治病。

之後,王麗每個月都要服用一瓶“抗艾藥”,當時的價格為每瓶670元。此後不久,翟某稱王麗的病情在不斷惡化,需要更換高檔的藥品,價格自然也是水漲船高,到2017年,藥物價格已經“通貨膨脹”到每瓶2.1萬元。每月數萬元的藥費讓王麗無力承擔。

幾年前,王麗還是按月向翟某匯款,但近兩年轉帳的頻率多達一個月10餘次,每次金額則只有幾百元。

在兩人的聊天記錄中,王麗多次訴苦稱自己的房租還沒有著落,希望藥費能緩交幾天,而翟某則不斷催款,還發微信說:“這都(拖了)幾天了,下次拿藥誰還肯再幫你”,“做人要有良心”。

無奈,王麗只好向家人求助。2017年10月,王麗一個月內就向表姐借款3萬。表姐起了疑心,開始刨根問底。

眼看瞞不住了,王麗說出了自己身患“愛滋病”。家裡有人得了“愛滋病”當然是頭等大事,於是王麗在表姐的陪同下,前往地壇醫院再次檢查,結果為陰性。至此,這個持續近12年的謊言才終於被戳破。

明白過來後的王麗立刻報了警,翟某也很快被抓獲歸案。

下一代避孕套將會是什麼樣?

避孕套
避孕套

北京时間12月6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性健康已經成為人們生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但這一領域的研究卻總是得不到足够的重視,無法為世界提供更好的產品。2013年時,蓋茨基金會就嘗試解决這一問題,他們設立了一個“下一代避孕套”獎項,授予當年與避孕套有關的最佳提案。蓋茨基金會為11個項目各提供了10萬美元的獎勵,而這些項目的內容五花八門,既有自我調整尺寸的套套,也有能“一步到位”就戴上而不影響性交的套套。

蓋茨基金會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很簡單,避孕套能拯救生命,但現在需要新的想法,來保證全世界的男人和女人能持續而正確地使用它們,以避免意外懷孕和性傳播疾病。”現時,這一獎項的頒發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年,這些新想法都實現了嗎?
一切都還在進行中。開發新產品和美國食品與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稽核都十分緩慢,需要多年時間,而且其中的花費遠比獲一次獎得到的獎金多得多。當然,這並不是說這些性健康領域的“行家裡手”就一直滿足於榮譽而裹足不前。
美國西北大學的帕特里尅?凱澤(Patrick Kiser)正在研究一種類似粘膜組織的避孕套,可以提高人體的觸感。粘膜是生物體中由上皮組織和結締組織構成的膜狀結構,在許多器官中存在,包括陰道和部分的陰莖。
與此同時,帕特里尅?凱澤還是另一個研究團隊的成員,該團隊開發了一種內寘式陰道環,能够起到生育控制的作用,並釋放治療愛滋病的藥物。這種環含有抗逆轉錄病毒藥物替諾福韋(tenofovir),未來或許能幫助开发中国家的女性避免意外懷孕並治療愛滋病,無需每天服用現時市場上的抗愛滋病藥片。該產品正在等待FDA的準予。
蓋茨基金會資助的另一個項目來自HLL Lifecare有限公司的Lakshminarayanan Ragupathy,他提出的計畫是設計一種具有石墨烯層的避孕套,能够加熱到正常的體溫,並可以作為給藥系統,起到預防性傳播疾病的作用。這種避孕套還在開發過程中,但根據今年早些時候的報導,Ragupathy之後又從蓋茨基金會獲得了100萬美元的獎金,以保證在取得一定結果之後進行後續研究。
Ragupathy隨後開始了一個開發可生物降解降解避孕套的項目。這種避孕套沒有氣味,並且能和抗病毒藥物和其他避孕藥相容。由於乳膠避孕套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在垃圾填埋場中降解,囙此一些消費者更傾向於購買對環境友好的避孕套,比如用自然羔羊皮製成的避孕套,儘管後者價格更高。
Kimbranox有限公司的威廉?範倫斯堡(Willem van Rensburg)也獲得了蓋茨基金會的獎勵。他的創意是設計一種在不打斷性交的情况下能“一步到位”戴好的避孕套。這種套套被稱為“速套”(Rapidom),可以免除撕掉避孕套包裝然後正確戴好的程式——有些男性常以此作為不適用避孕套的主要原因。
“手動戴套需要花費時間,而這往往會因為打斷性行為而導致不正確的姿勢,而且,現時市面上的產品使用起來很需要技巧,”範倫斯堡在計畫書中如此寫道。他的目標是封锁愛滋病感染在他的祖國南非不斷氾濫的趨勢。現時,在南非已經可以買到這款產品的初期版本,商品名為“Pronto Condoms”,但在眾籌網站Indigogo上,該產品只籌集到800美元的資金。

2015好色救地球 首批「獻奶」女優人選公布

 

「好色救地球」活動,除了兩位主持人以外,公布了第一波參加獻乳的四位AV女優。翻攝自DMM網站

【パイおつ祭り2015】おっぱい揉まれて社会貢献「パイおつ募金」

日本慈善公益界年度盛事「24小時不間斷電視直播 2015好色救地球」活動(24時間テレビ エロは地球を救う2015),目前確定會到場「獻奶」讓捐款者「公益摸」的女優人選,至少已確定有涼南佳奈、聖菜亞里沙(聖菜アリサ)、綾見雛乃(綾見ひなの)、安里泉水這4位。

《DMM》報導,這場受到亞洲地區宅宅關注的年度盛事,只要參加者願意捐款助防治愛滋病,就能撫摸AV女優胸部的「好色救地球」活動,今年參加的女優人選,確定至少有涼南佳奈、聖菜亞里沙、綾見雛乃、安里泉水這四人,且兼具了美乳、貧乳、巨乳各種屬性軟硬兼施「獻奶」,在下月5日與6日這兩2天,用溫暖的胸部溫熱募捐者冰冷的手,讓到場者感受到「乳神」的溫暖。

去年「好色救地球」活動,吸引了5845人到場參加,共募得了創紀錄的727萬日圓(約192萬新台幣),全數進帳都捐給研究防治愛滋病的基金。

荷里活愛滋男星

美國娛樂網站《RadarOnline》日前全球獨家報道,一名國際知名的荷李活中年超級男星近年患上了愛滋病毒,至少兩年前已發現病情,但因為怕被影迷離棄,所以用盡方法將病情保密,現正隱居接受治療中。

報道指出此男星直至去年10月才向友人透露病情,幸而該男星經過「雞尾酒療法」後,目前病情樂觀。該報道未有透露這位超級男星透過哪種途徑染上愛滋病,只透露患者之前過着花花公子生活,愛玩一夜情及召妓,他也愛紋身及注射毒品。他以往認為自己是無堅不摧,不會染上愛滋,所以沒有進行安全性行為。

此男星的友人透露,當他本人得悉患上愛滋病後大受打擊,去年特別痛苦及感到絕望,雖然友人鼓勵他向外公佈患病消息,從而勇敢面對問題。不過男星反而足不出戶,很少在公眾場所現身,只於家中見親密的家人及朋友。他亦會在住所內日以繼夜地開派對去麻醉自己。
有知情人士指出:「這名男星最大的恐懼,是日後被人記得的事只有他患上愛滋,而不是一名好的演員,精神飽受折磨。當他向友人道出自己患愛滋時,講到眼濕濕,他害怕向外界直認病情後會摧毀自己的事業及被影迷離棄。」

直至最近這幾個月,患病男星的真正身份而是荷李活影壇高層公開的秘密。網站《RadarOnline》表示已獲得該名男星的其中一位前伴侶,在鏡頭前透露被他傳染愛滋病的片段。有其他消息指出男星得知患病後繼續濫交,很可能會引起公眾健康災難。雖然此男星向當時的女友承諾會停止過荒唐的生活,但戀情最後亦告終。而經歷完分手及患病後,亦未能阻止此人繼續濫交。

現在這名一線男星最害怕秘密會流出,他與法律團隊用盡方法去隱瞞,據悉他不惜花上巨額金錢,務求令與他發生過性關係的人封口,與他上過床的女人亦已知悉他的病情,認為他只是將她們的生命當作玩俄羅斯輪盤。

《RadarOnline》網站表示於去年已知此人患愛滋,但當時他的發言人否認。網站表示決定公開事件的原因,是因為從不同渠道收集了情報,加上現年39歲的前童星美國男演員Danny Pintauro近日於名嘴奧花雲費(Oprah Winfrey)節目上,公開自己過去12年來隱藏着患上愛滋病的秘密,《RadarOnline》網站深受啟發,因此選擇將消息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