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癱瘓

吳京接受「學習強國」的節目採訪視頻曝光

近日,吳京接受「學習強國」的節目採訪視頻曝光。節目中,吳京回答到他是如何面對傷痛的,更自曝「可以拿殘疾證」。

武術演員出身的吳京,從小就經歷很多傷痛,遭遇過下肢癱瘓,經歷過生死。是堅定的意志讓他在成長中知道該如何面對傷痛,「想要繼續下去,你就得接受它。然後治療它,改變它,才有更多的經驗去避免傷痛。」吳京說。
吳京自曝可以拿殘疾證:曾下肢癱瘓經歷過生死圖片1
對於傷痛依然堅持拍戲,吳京表示,「是一種意志堅定吧,很純粹。只要你想繼續下去,你就得接受它」。
吳京自曝可以拿殘疾證:曾下肢癱瘓經歷過生死圖片2
據「學習強國」學習平台報道,3月8日「學習強國」學習平台原創訪談類節目《「學習強國」零距離》邀請電影《流浪地球》主創團隊,暢談科幻電影、中國從電影大國走向強國之路等話題。導演郭帆,特別出演吳京,領銜主演屈楚蕭、趙今麥等參加訪談。
吳京自曝可以拿殘疾證:曾下肢癱瘓經歷過生死圖片3
訪談現場,來自人大附中朝陽分校的中學生還與《流浪地球》的主創團隊零距離互動。上面的對白,就出自人大附中朝陽分校的中學生與吳京的對話。
「如果吳京是一件衣服,
那麼一定是乞丐裝,千瘡百孔」
「如果吳京是一件衣服,那麼一定是乞丐裝,千瘡百孔。」在吳京的粉絲之間有個笑話這樣說。
北京日報記者注意到,吳京曾多次被拍到拄拐杖出行的畫面,甚至2014年吳京和謝楠的婚禮現場,他也拄着拐杖。
吳京自曝可以拿殘疾證:曾下肢癱瘓經歷過生死圖片4
2014年5月11日,吳京謝楠婚禮現場,吳京拄拐。
吳京自曝可以拿殘疾證:曾下肢癱瘓經歷過生死圖片5
2017年9月21日,北京,吳京手拄拐杖回京。
據齊魯晚報報道,踏入演藝圈,吳京就被譽為「功夫小子」,這一美名的成就並非易事:6歲時受傷縫了五針,9歲時胳膊折了,10歲時韌帶斷裂,14歲時曾下肢癱瘓,17歲鼻子摔爛,18歲一隻腳廢掉,19歲鼻子再次摔爛,20歲時被扎一槍,21歲拍戲時被砍一刀。
此外,據不完全統計,吳京在2000年拍《策馬嘯西風》腰部吊威亞扭傷,2001年拍《金蠶絲雨》斧頭砍傷見骨,2005年拍攝《武當2》嚴重拉傷膝關節,2010拍攝《新少林寺》腳扭傷,2013拍攝《戰狼》扭傷腳部。
如今,吳京已憑藉《戰狼2》和《流浪地球》等電影,成為百億票房演員。但吳京的演藝之路並非一帆風順,曾經一段時間,除了《太極宗師》和《小李飛刀》,吳京甚至沒有特別經典的作品。《戰狼2》等作品,讓吳京找到了個人獨特風格的電影之路。他在影片中的搏命演出沒有白費,《戰狼2》更是以56億的票房,榮登中國電影票房榜首。

美少女寫下「死前遺言」 6年3度癌症復發

【聽我講…】美少女寫下「死前遺言」 6年3度癌症復發 | 即時新聞 | 

生命在倒數,你會做甚麼?21歲的邱旻誼,就選擇爭分奪秒。15歲證實患上俗稱「肌肉癌」的罕見軟組織肉瘤,6年間3度復發,月前在西藏旅行期間,左邊身突然癱瘓,證實癌細胞已擴散至右腦。在最壞的時間,這個美麗樂天的年輕中大女生,卻在網上寫下「最好的日子」:第一次在零下20度爬上大雪山,見證白茫茫天地;原本疏離的父兄,因她病重關係親蜜了。「想說的話,不再留到明天」,一篇篇坦率的自白,她形容是「死前的遺言」,小妮子說決心要在有生之年,說出心底話,活出想要的樣子。

記者 呂麗嬋旻誼的故事,橫看豎看,都很「一公升眼淚」。偏偏,眼前的小妮子,笑得比很多人都坦然,她說早已「豁出去」。記者兩次探訪,事隔只三日,她的頭髮已掉了大半,要用帽子遮蓋。8月初與兩友踏上征途,原本26日的青藏遊,到第6日已出事。「一瞓醒,左邊身郁唔到,以為係高山反應,送院照電腦掃描,先確定左腦有一粒2cm的瘤,壓住神經線,醫院話佢哋嘅醫療設備幫唔到,叫我緊急返港入院」。一夜間,在世界屋脊跌至谷底。等不及保險公司安排,已站不穩的她,與同行兩個朋友立即與她訂機要回港,可幸遇上良心西藏醫生,沿途護送。「航空公司唔俾我上機,佢為我同航空公司解釋,證明我係癌症擴散到腦,唔係高山症導致腦水腫,一定要緊急回港處理」。寫下生死狀,終成功上機。「經成都返港連轉機要13個鐘,真係諗過返唔到嚟」。她說:「喺醫院,見到隔離床家人圍喺度,不斷諗,如果我喺呢度死咗點算?」千辛萬苦回到香港,在機場見到一直焦急等候的父母,仿如隔世。「佢一見到我,就喊住不斷講:媽咪對唔住,我出咗事」。坐在一旁陪伴女兒接受訪問的邱媽媽,說著紅了眼晴:「咁多年佢受咗好多苦,但一直好堅強,我成日諗,如果可以代佢病就好…」乳癌康復只數月,又遇上心愛女兒癌症復發禍不單行,憂心忡忡的邱媽媽說,女兒自小就很獨立,決定了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底。「上年佢話去咗哈爾濱,返嚟我先知原來上咗雪山;今次去西藏,我都唔放心,但佢就自己打工儲錢都要去」。邱媽媽說。很多人到病倒了,忙著抗病,才慨嘆很多事來不及做,15歲已證實患癌的旻誼,卻總在追趕有限的時間。21歲的人生,儘管病重、儘管家境清貧,卻無阻對世界的好奇。病癒休學一年奮力讀書,考上心儀的文化研究系:上莊、加入大學的空手道部挑戰自己,放假兼職,努力儲錢週遊列國,自考上大學以來,她總馬不停蹄。在新網絡年代,人人都在自己的小小園地打造屬於自己的舞台,她在網誌上便這樣寫:「我上個sem到訪印度,下個sem又跑到科威特,還不計3月的時候,零下20度走堂跟朋友到哈爾濱爬7小時雪山,6月的時候40度去杜拜沙漠玩衝鋒車,8月去均海拔4,900米的世界屋脊西藏,撐到第6日而且成功生還!」西藏回港即送院急救,接受類固醇注射及腦部電療,半邊身總算回復了知覺,暫時保命。沒法完成旅程,小妮子說「雖覺可惜,但無不甘」。命途多舛,但只要打開小妮子的面書,卻都是樂觀活潑的文字、七彩繽紛的照片:「對不起,我沒有時間傷心,我很忙的」、「千萬不要給我按喊樣,這叫人很不爽」,「最壞的情況已發生,我懸起多年的心,反因這最壞的情況,得著了安放的位置」。就是說起服下大劑量類固醇導致口腫臉腫,她也這樣寫:「隔著橫肉而來的是毛孔都被撐不見,雙眼皮顯得更深,骨感消失了,如果不是變大餅臉,我覺得自己美出了新的高度」。苦中,她還是可以作樂。事實上,15歲開始進出醫院,早練就一副銅皮鐵骨。中三那年發病,大腿上突然冒起的不明硬塊,不痛不癢,卻是惡夢的開始。「入醫院做手術,右腿差啲保唔住」。證實是軟組織肉瘤,罕見的惡性腫瘤,可隨血管擴散至身體不同部位,手術切去半條腿的肌肉,一條由大腿至貼近腰的疤痕,長達30cm,觸目驚心。「我以前係好封閉自己,升上大學,更加無人知我病,覆診治療都唔會同人講」。譚sir是中大空手道校隊的教練,他自言也一直被「蒙在鼓裡」。「佢喺西藏返嚟,有一晚inbox我,話有嘢想同我講」。陽光燦爛的女孩,背負的,卻是不能承受的重。「佢原來病得咁嚴重,喺學校卻從來若無其事」。寬濶的白色道袍,遮蓋了腳上的疤,了無痕跡。「之前去印度,我仲擔心過佢,教佢自衛術,佢返嚟買咗嚿牛屎香梘俾我做手信…佢就係咁古靈精怪」。天氣熱又行動不便,總權充Uber司機管接管送,譚sir說希望以行動支持這個與別不同的學生:「至少同佢一齊行呢條路」。走到接近人生的盡頭,旻誼直言,已作最壞的打算:以文字在自己的面書分享心中所想,打造屬於自己的小小自傳;相約重視的朋友,到家細訴心路。「我本來就有出書嘅打算,並已委託朋友。但是自己出同別人出,生前出定死後出,畢竟係兩種截然不同嘅感覺」。小妮子說正努力聯絡出版社,願望是在有生之年,完成這本「死前的遺言」。「我希望本書可以叫《最好的日子最壞的日子》」。預早走遍四季的人生,在最壞的時間數算最好的日子,21年或嫌短暫卻已無憾,旻誼說。
邱旻誼現無力負擔自費標靶藥費抗癌,請各位捐款支持她,為她打氣。「蘋果日報慈善基金」關顧主任正密切關注其需要,與她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