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Armour

Posts Tagged ‘ 親友

被前男友約到學校侵犯,她無助訴苦想不開尋短親友阻止悲劇,受害者決心提告

被侵犯不是被害人的錯。
「我給過你一次幾會讓你負責,要你跟你父母一起來面對我,解決這件事,你選擇逃避,可能一直以來你做了很多很多破事我都原諒你讓你以為這次沒事了,我一樣沒那個勇氣,你錯了,我們法院見。」
【被害者於深夜想不開自殺,親朋好友趕到才阻止這場悲劇,大家才知道為什麼這段期間被害者情緒異常的原因,現在被害者情緒不穩定,休息後到下午會帶她去提告,以下為被害者口述,因氣不過上來發文希望大家知道這些事,大家可以開被害者高**的影片聲音,聽聽郭*本在講什麼鬼話。】

[被害人自述]
本人於2019年12月24日在國立中興大學排球場被中興大學森林系碩士二年級郭*本性侵。
因郭*本的爸爸是某媒體報社的業務總經理,我如果去報社爆料無疑只是螳螂擋車,謝謝爆料公社的幹部看了我的原因讓我能快速通關。以下言論若有不實,歡迎郭*本隨時提告。
我跟郭*本在去年10月分手。在去年的那天晚上,郭*本於晚上6:36分私密我,一開始問我他的學生證在哪裡等等,後來開始關心我的近況,而後要約我去吃晚餐,我問過當時的男朋友後,徵得男友同意,約在台中文心上的火鍋店,吃飯時沒有任何異樣的聽他抱怨他追學妹又失敗的慘案等等,以及我的近況。

吃完後他問我:『我想帶妳去一個地方,可以嗎?』我當時想著:反正我跟他騎不同機車,如果他帶我到奇怪的地方那我騎走就可以,於是答應。後來我們去我們的大學-中興大學,運動場旁的排球場,當時已晚上11點左右,排球場上沒人,燈光只剩下路燈,一進去他跟我開場白『好懷念喔!』『當初我就是在這邊跟妳告白的誒!』我也跟他回嘴『對啊也是你跟洪XX(他前任)打野砲的地點耶!』我笑著。
而後他突然開始訴說他最近的狀況不好,什麼研討會講一講被教授噴,比賽失利等等的抱怨。後來突然哭了,問我『我可以靠著妳一下嗎?』我以為的靠著是頭靠在我肩膀之類的,在我還沒回答的情況下他突然面對面抱住我(當時我們都是坐著,坐在排球場石椅上)開始爆哭,用著他以往做錯事求饒的方法大哭說他真的知道錯了他不應該這樣對我等等的話,他後悔了。
我當時很尷尬,我手僵持在他背後,內心覺得這一切都太扯了不知道怎麼辦。
後來他哭完,我們站起來準備離開時,他突然對我說『誒,你有一個綠色的胸罩在我家喔!』我回他我沒有綠色的胸罩,應該不是我的他記錯了。突然,他拉開我的T恤衣領邊說『我來檢查一下是不是妳現在穿的這件!』當時我真的嚇到了,第一反應是往後退,結果他抓住我的胸部,我當時穿著普通的長袖T恤跟長牛仔褲,我趕緊背對他,想讓他停止,途中我一直尖叫『放開我!』『不要!』但而反正方便他繞到我後面不讓我逃走,我眼餘看到隔著一片網子後面有老人健身的小公園有一個人走過來,他也看到了,於是他用左手摀住我的嘴巴,右手伸進我的長褲,用手指強制性交既遂。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停止,他伸出手邊說『哇!你跟你男朋友沒有做對不對?怎麼那麼濕?』並且說出我永遠不會忘記的話『既然都做到這樣了,要不要乾脆來一發?』然後一邊解開褲子的鈕扣準備脫褲子。我立刻大喊:『你信不信我現在立刻叫Siri打電話給我男朋友?!你知道他是做什麼的!(他是律師)』
我的手機在包包裡離我有三公尺的距離,他才停手。
離開排球場,他不斷洗腦我『我告訴妳,沒有女人可以接受被別的男人用過的女人,妳千萬不要跟男朋友說』『真的啦為了妳好,妳也不想要跟他分手吧?』『我勸妳不要講,這樣你們感情會有裂縫,分了到時候又怪我』等等的噁心話。
我一到家立刻哭著跟室友說(還有跟我男朋友用電話說)所有的事情。室友要我報警,我當時哭著跟她說『我沒有毀了一個人人生的勇氣……這是非告訴乃論』,而我男朋友,自己獨吞著這些痛苦安慰我,並在自己的研究室哭了一個下午。
為什麼過了這麼久我一直沒有提告?他常常說自己建中畢業考上中興是一種羞恥,全校比他聰明的沒幾個,在一起時威脅我敢跟他分手他知道怎麼讓我在森林系過不下去,甚至曾用掃把虐狗打到頭斷掉,跟我說只要我跟他吵架一次他就打一次狗,狗現在嚴重容易恐懼。跟他在一起的三年真的痛苦不堪,各種噁心的事情都做過,交往期間追別的學妹,說為了她特意跑去日本當日來回就為了幫她買扭蛋,跟早餐店同事去酒店,還買女人(事後跟店長炫耀自己管妻有術,有跟我講過,店長還稱讚我很大度)。事後質問才知道,他還罵我幹嘛去跟店長聯絡?並且說他花幾千元但只有跟小姐聊天什麼都沒做,因為小姐長太醜他沒辦法。
他因為我流鼻血貧血,跟他吵架後摔車,居然跑去跟一堆同學講我會以死相逼,後來還傳到我耳裡,我要求他解釋他說免談他懶;或是女同學問他我化妝品哪裡買的,他說都是他送給我的,塑造都是他養我的形象,回家還要求我必須配合他的謊言,如果有人問要說是他買的。
我以爲我沒事,我真的以為沒什麼。我沒想過副作用這麼大,我沒想過『只是指姦』會讓我夜不能寐,讓我看到男朋友都愧疚。我一直跟自己說,我快考試了,現在不能崩潰,沒事的,考上就沒事了,結果更多的時間我在夜裡邊哭邊乾嘔,連打著現在文字的手指都發抖、反胃。
『我沒有做錯事』是我唯一活到現在的動力,到發現每天看著刀子的自己不正常了,好想死。
因為我不能怪誰,就連po我跟郭*本出去吃飯的當下,都有人跑去跟我男朋友酸我劈腿讓他綠綠的,我不能跟男朋友講這件事因為他會比我痛苦,所以我一直用理智逼迫自己冷靜。對就是我自找的!這件事論誰知道都會說我活該!所以最快的方法就是自殺,我每天,連做夢,都會夢到他!他跑來跟我炫耀說有女朋友了,同校一個歷史系也是打排球的學妹,他說這個女孩很特別,他從沒那麼溫柔過對她。
『恭喜你,郭*本,你成功毀滅了我!這就是你要的,反正我現在沒有什麼好失去的。原本一直不敢說出來的事情終於敢講出口,在你成功沒辦法讓我畢業的時候,我崩潰了。還記得你在一起時你對我說「如果敢跟你分手,你就讓我在中興大學森林系過不下去」?現在好不容易終於分手了,但你依舊像鬼一般的窮追不捨,再次毀了我的幸福。你也知道我有男朋友,為什麼還要性侵我?為什麼你這麼恨我,不直接殺了我???為什麼還要讓我苟延殘喘到現在,而你卻繼續過你幸福的人生?看你笑著、開心著、順利地過著你的碩士生活,而我卻因為害怕你還在大學而不敢復學。我唯一的人生轉淚點,沒了,而你還在跟你的新女友、新人生邁進!為什麼是我?偏偏是我?每天洗著永遠乾淨不了的軀體拿菜瓜布殘害自己皮膚,摸著永遠不信任的愛情,夢著你那天給的傷害,有時候你在操場、有時候你在排球場、有時候你在教室…..好痛苦、好可怕、好無助。大家不要再罵我了,我真的不知道你那麼可怕,再一次我絕對不會跟你在一起。沒有人支持我,我好累,我無力了…….我要在你還在世的時候,趕快離開,這樣至少不會再被你捉住,再被你迫害!對不起所有愛我的人,對不起……我盡力在你們面前笑著了,請為我開心,至少我解脫了………如果我可以化成鬼,我再來找你,死也不會原諒你,郭*本!』
「我給過你一次幾會讓你負責,要你跟你父母一起來面對我,解決這件事,你選擇逃避,可能一直以來你做了很多很多破事我都原諒你讓你以為這次沒事了,我一樣沒那個勇氣,你錯了,我們法院見。」

雇200人冒充親友,新郎到底是怎麼回事?

1050867.jpg

  選擇報警的那一刻,西安靚女小李的內心其實是崩潰的,她也不願意相信戀愛了3年的男子是個騙子,可現實就擺在那兒……
婚禮進行前女方選擇了報警
4月30日,這是小李和男友王某(27歲)早在半年前就定下的結婚日子。當日上午11時許,小李的父母和眾多親朋好友都按時趕到了兩人婚禮的舉辦地,天臺路的一飯店。
披上婚紗,任何靚女都是充滿期待的。可4月30日中午,司儀等都準備就緒,結婚儀式都快要開始的時候,小李卻發現,王某的父母還沒有到場。而原本給男方親友預留的50桌婚宴,只稀稀拉拉坐了一小部分。
女方家人都急了,王某一直在飯店外打電話,小李也催了王某兩次,還問他,你父母難道不知道今天結婚嗎?可對方每次的回答都是“在路上了,馬上就到”。到了中午12時,王某還是說他父母“在路上”,這時小李就覺得不對勁兒了,懷疑自己遭遇“騙婚”,她果斷選擇報警。
男方“親朋”承認是被雇來的
原本熱鬧的婚禮現場氣氛一下子變得奇怪了起來,很快,小李的親朋好友抑制不住憤怒情緒,去席間挨桌詢問已經來參加婚禮的王某的親屬。
讓女方家屬大跌眼鏡的是,男方來了近20桌人,就沒有一個真正是王某家的親戚。“問他們跟男方是什麼關係,他們就說是朋友,只是朋友。問是什麼朋友,就支支吾吾地說不清楚了。”新娘的親戚說。
接到報警後,警察灃東新城分局阿房宮派出所的警察趕到了現場,將新郎和新娘帶回派出所做進一步的調查。
這時,男方的“親朋”才承認說,他們是被雇來的。“都是些做兼職的,有學生、有摩的司機,各行各業的人都有,有人叫他們在30日上午到這家飯店參加一場婚禮,能吃席還有80到100元不等的收入。”女方的朋友氣憤地說。這些人看到婚禮變成鬧劇,便提出要離開,但被女方的親戚朋友擋住。雙方短暫僵持之後,都散了。
戀愛3年女方沒發現异常
4月30日下午2時許,在阿房宮派出所門口,新娘小李剛剛做完筆錄,由幾名親友陪同著,正等待著警方的調查。
“現在我才醒悟,是被他騙了,”可能是因為生氣,小李的臉色略顯蒼白。小李回憶說,3年前,和朋友吃飯時,她認識了王某,之後王某開始追她,沒多久,兩人就確定了戀愛關係,“他沒有正式工作,說他家在北石橋的城中村裏,家裡拆遷了,他和父母在大寨路租房過渡。”
戀愛三年,小李難道就從未發現過王某有任何异常嗎?小李說:“我們沒有共同的朋友和生活圈子,只是平時出來約個會什麼的。”談戀愛期間,王某對她也很好,約會時經常主動買單,也足够體貼。2016年,兩人說到了結婚,並拍攝了婚紗照,一起找了司儀也看了飯店,根本看不出來有什麼异常。
只是有一點讓小李覺得奇怪,4月30日辦婚禮,可王某直到4月29日才去預定了飯店,“我問過他,他總是說,飯店的事情肯定能搞定。我現在懷疑我之前見過幾次的他父母,也是臨時‘租’來的!”
兩人婚禮飯店的餐飲部經理劉女士說,從來沒遇到過這種事,王某4月29日來交了2萬元訂金,還欠著13萬多,現在都不知道這錢能不能要回來。
男方從女方處借走125萬
小李說,從2014年9月兩人認識交往至今,王某從她家共拿走了125萬元。2015年年初,王某向她媽借了40萬元,當時打了欠條。2017年2月,王某說要買車,女方又給了他85萬,可車並沒有買回來,“4月29日晚上,我讓他給打了欠條。”
“他一開始說(父母)一會來,在派出所裏,他又說是他爸不同意這個婚事,嫌我是外地的。但是我們都相處了這麼多年,不同意為什麼不早說?”
小李鬱悶地說,她和父母都是老實的企業職工,她是家裡的獨女,這些錢是父母全部的積蓄,“我把全部的愛投入到了這場感情裏去,沒想到遭遇了騙局。”
小李也承認說,兩人結婚之前並沒有辦理結婚證,“想著先在一起過日子,合適了再領證。”

男方父母不知兒子要結婚
昨日,經過警方初步調查,男方共雇來200人參加婚宴。華商報記者多方瞭解到,在接受警方調查時,王某也是嘴裡沒實話,警察叫來王某的父母,他們稱並不知道王某要結婚。隨後證實,在雙方家長見面時,王某的確找過別人冒充他父母。
現時,西安市公安局灃東新城分局阿房宮派出所還在對此事進行調查,對事件的定性暫時也沒有確定。
對話王某
借的125萬花完了沒有騙婚
4月30日,在派出所裏,華商報記者和王某進行了對話。
記者: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某:4月30日,我和小李結婚,當時女方的父母和親戚朋友都來了,我這邊叫的人全是我朋友和我朋友叫來的人。女方問我我父母和親戚為什麼沒來,我回答說我父母生氣了,不同意我倆的事情,小李就告訴我不結婚了,她懷疑我騙婚,緊接著她就報警了。
記者:你拿小李家多少錢?有沒有打借條?
王某:2015年借了40萬,2016年年底,小李給了我85萬讓我買車,我一直沒買,錢都花完了,小李問我錢的時候,我給打了借條。
記者:結婚時,你叫來的都是誰?
王某:我朋友,剩下不認識的人是我朋友叫來的。
記者:可婚禮上那些人都說是被雇來的,你究竟有沒有騙婚?
王某:我朋友叫來的,我不知道。我沒有騙婚。
記者調查
200名“親友”是這樣來的
最後,王某終於承認參加婚宴的那些人是雇來的。4月30日和5月1日,華商報記者輾轉聯系上其中幾名受雇人,他們均稱,是被人叫來充人數的。
來源一:人才市場招聘
受雇人說,他是被人雇來的。一男子4月29日找到他,說一個小夥子結婚,家裡沒人,讓他來捧個場,“吃頓婚宴,還有80元的收入,這麼好的事就答應了。”
這名受雇人說,男子找他時,給留了電話號碼,讓30日到了飯店門口後找他,去了後什麼話都別說,他帶著進去就可以了,說吃完飯就可以走人了。
來源二:隨機找“壯丁”
這名受雇人是開三輪車的,說在路上遇見一個人,對方說有男的結婚,需要給男方撐面子,凑人氣,“讓我30日中午去飯店吃飯,然後再給每個人發80塊錢,還讓我再叫幾個人,我就把我媳婦、我孩子,還有我們村的、我的房客都叫來了,一共5人。”
來源三:大學生兼職群
受雇人說,這個資訊他是在兼職群裏看到的,他和對方聯系時說共有50人,對方就說都叫上,一人100元。並叮嚀“別多說話,有人問,就說是新郎的朋友就行。”
律師觀點
男子行為或涉嫌詐騙
雇人參加婚禮,讓別人假扮家長和女方見面,那麼,男方的這種行為是否構成騙婚或者是欺詐呢?
陝西高謹律師事務所高謹律師認為,既然雙方沒有領取結婚證,就沒有婚姻關係,男方拿女方的錢,還打了借條,那就形成了一種借債關係,男方的這一行為屬於民事欺詐,女方拿著借條追款就行。
另外,雙方在沒領證的情况下進行的婚宴其實不算是婚宴,只是個聚會。對於男方雇人來參加婚禮,高謹說:“騙吃騙喝不受法律的制約,但如果男子通過隱瞞真相、虛構現象來騙取錢財的話,則可能涉嫌詐騙。”
無論如何,在這件事情上,受傷害的是女方,高謹提醒女方在面對感情的時候,要擦亮眼睛,不要感情用事,即使辦了結婚手續,在財產上也要有所明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