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Armour

Posts Tagged ‘ 諾貝爾

2020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揭曉:發現丙型肝炎病毒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0月5日消息,2020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揭曉:Harvey J。 Alter, Michael Houghton and Charles M。 Rice 三人 獲獎,獲獎理由:發現丙型肝炎病毒。
有史以來的第一次,丙型肝炎病毒現在可以被治愈。 2020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獎者們的發現,揭示了慢性肝炎其餘病例的病因,並使得血液檢查成為可能,新的藥物也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今年的諾貝爾生理學和醫學獎授予為抗擊血源性肝炎做出決定性貢獻的三位科學家。血源性肝炎是一種主要的全球健康問題,會導致世界各地的人罹患肝硬化和肝癌。

Harvey J。 Alter、Michael Houghton和Charles M。 Rice的重大發現使我們能夠鑑定一種新的病毒——丙型肝炎病毒。在他們的工作之前,儘管甲型肝炎和乙型肝炎病毒的發現至關重要,但大多數血源性肝炎病例仍然無法解釋。丙型肝炎病毒的發現揭示了其餘慢性肝炎病例的原因,並使驗血和新藥物成為可能,從而挽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

肝炎主要有兩種形式。其一是由甲型肝炎病毒引起的急性疾病,該病毒通過被污染的水和食物傳播。另一種是有乙型肝炎病毒或丙型肝炎病毒(今年的諾貝爾獎)引起的。這种血源性肝炎通常是一種慢性疾病,可能會發展為肝硬化和肝細胞癌。

肝炎——人類健康的全球威脅

肝炎(hepatitis),是希臘語中的“肝”和“炎症”一詞的組合。肝炎主要由病毒感染引起,但酗酒、環境毒素和自身免疫疾病等也是重要的原因。二十世紀四十年代,人們發現主要有兩種類型的傳染性肝炎。第一種成為甲型肝炎(hepatitis A),其通過被污染的水或事物傳播,但對患者幾乎沒有長期影響。第二種類型主要通過血液和體液傳播。因為可以導致慢性疾病,並發展為肝硬化和肝癌(圖1),這種類型的肝炎威脅更嚴重。這種類型的肝炎是隱性的,因為健康個體在感染之後,可能會經過許多年才會顯現出嚴重的並發症。血源性肝炎與高發病率和高死亡率相關,每年在全球範圍內造成一百多萬人死亡,從而使其成為與HIV感染和結核病相當的全球性健康問題。

獲獎人介紹:

Harvey J。 Alter於1935年出生於紐約。他在羅切斯特大學醫學院獲得醫學學位,並在斯特朗紀念醫院和西雅圖大學醫院接受內科訓練。 1961年,他加入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擔任臨床助理。在喬治敦大學任職數年之後,他於1969年回到NIH,加入臨床中心的輸血醫學系,擔任高級研究員。

Michael Houghton出生於英國。 1977年,他在倫敦國王學院獲得博士學位。 1982年,他加入了G。 D。 Searle & Company公司,之後又在加利福尼亞州埃默里維爾的Chiron公司任職。他於2010年遷往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現為加拿大卓越研究教授,主攻病毒學;他還是阿爾伯塔大學的“李嘉誠教授”,並兼任李嘉誠應用病毒學研究所所長。

Charles M。 Rice 1952年出生於薩克拉門托。 1981年,他在加州理工學院獲得博士學位,並在1981-1985年期間接受博士後培訓。 1986年,他在聖路易斯的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建立了自己的研究小組,並於1995年成為全職教授。自2001年以來,他一直是紐約洛克菲勒大學的教授。 2001年至2018年期間,他擔任洛克菲勒大學丙型肝炎研究中心的科學和執行主任,目前仍在該中心工作。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光纖之父」高錕傳出於香港逝世,享壽84歲


    2009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高錕傳出於香港醫院逝世,享壽84歲。

高錕被譽為「光纖之父」,除了是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也是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

綜合媒體報導,高錕自小就對光與化學感興趣,他曾長達3年潛心研究光與玻璃的關係,於1966年發表具震撼力的論文,確立「以玻璃傳送光訊號」,絕對是一件做得到的事。其後,美國美國康寧公司(Corning)以高錕的研究為基底,終於開發出可以量產的光纖產品,讓世界進入光纖時代。

2009年10月6日,高錕以「在光傳輸於纖維的光學通信領域突破性成就」為榮耀,獲頒諾貝爾物理學獎。不過早在2004年,他就被診斷出患有阿茲海默症,在獲得諾貝爾獎同年宣布退休,與夫人黃美芸在香港和美國兩地居住,2010年成立高錕慈善基金會,以幫助阿茲海默患者及其家屬。今(23)日下午則傳出於香港當地醫院辭世,享壽84歲。

高錕曾短暫來台居住過一年,有英國、美國雙重國籍和香港永久居留權,不過他在諾貝爾得獎後,於香港中文大學的官網中,以「高錕教授伉儷的公開信」自稱,「在香港就讀高中、也曾在中大執教鞭、當校長,並在這裡退休,在香港生活逾三十載,是個名副其實的香港人。」

高錕腦退化…忘了發明沒忘愛妻

高錕與妻子2010年親臨香港中文大學校園,揭幕一項主題為「桂冠學人返故園」的高錕成就展。(新華社資料照片)

高錕與妻子2010年親臨香港中文大學校園,揭幕一項主題為「桂冠學人返故園」的高錕成就展。
高錕腦退化…忘了發明沒忘愛妻 – 世界新聞網

高錕妻子黃美芸過去曾指,高錕因腦退化已經不認得人,唯一記得太太,每次見到妻子仍然會笑,這事令黃美芸覺得很開心、很安慰。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高錕2009年獲頒諾貝爾物理學獎時,已經患上腦退化,連讓他獲得諾貝爾獎的驚世發明也忘得一乾二淨,只把記憶預留給最珍貴的人,即是妻子黃美芸。當年傳媒訪問高錕,記者問他是否很愛妻子,他靦覥地說:「是,她很好的。」

報導指出,黃美芸2016年接受訪問指出,高錕當時仍然經常掛起笑容,但由於腦部逐步萎縮,已不能控制雙腳活動,導致不能走路,也不能再用說話表達自己。黃美芸說:「他還會說『Yes』和『No』,不過『Yes』和『No』他明不明白就不知道了。你跟他說『你很曳』,他就說『Yes』。當他有問題時,就會叫,愈叫愈大聲,好像嬰兒在哭一樣。」

報導說,黃美芸坦言照顧腦退化患者很吃力,但對高錕不離不棄,每天盡心盡力的把丈夫照顧得最好,

另據香港01報導,高錕獲諾貝爾獎時,黃美芸代為致詞,演詞中提及高錕在1960年代開始專注科研時曾遇到許多挫折,黃美芸說,當時高錕經常需要出差遠行,很少回家,她坦言自己與子女都感到不開心,但高錕卻對她說,正在做一件「未來會震驚世界」的事情,當時黃美芸卻只語帶諷刺的反問:「是嗎?那你會因此而得諾貝爾獎的,是嗎?」

廖天琪:劉霞出國安排不斷延期曾考慮過尋死

廖天琪:劉霞出國安排不斷延期曾考慮過尋死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抵達德國後與多位好友見面。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見過劉霞後,引述她表示不願意看到不好的事情發生,因此不能夠出席在柏林舉行的劉曉波追思會。

劉霞抵達德國柏林後,沒有公開露臉,多位朋友都相繼去探望她,包括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德國作家赫塔米勒。

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星期四亦與劉霞見面兩個多小時,她說劉霞精神很好,但身體比較虛弱。

廖天琪帶了一個劉曉波的雕像去探望劉霞,劉霞覺得很感動,但她考慮後,決定不出席在柏林舉行的劉曉波追思會。

廖天琪表示,劉霞在3月知道即將可以出國,但後來遲遲未能成行,令劉霞情緒一度反覆,甚至透露想死。

廖天琪又說,劉霞感謝香港傳媒及朋友一直支持她和劉曉波。

廖天琪表示,曾擔心劉霞是否能適應德國的生活,但劉霞勸她不用擔心,因為她已是習慣寂寞的人。廖天琪又提到,劉霞喜歡西班牙的紅酒,因此希望能到西班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