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雪上加霜

水泥一哥出走大陸 背後有兩大策略

台泥董事長張安平揭示水泥與鋰電池兩大策略,有樂觀的、也有保守的,替未來增添不確定性。(圖/財訊雙週刊提供)

台泥董事長張安平揭示水泥與鋰電池兩大策略,有樂觀的、也有保守的,替未來增添不確定性。

去年台泥大膽走出大陸市場,以土耳其為起點,準備橫跨歐、亞、非。只是土、美交惡,讓台泥歐洲布局添陰影,同時,子公司能元科技升級壓力迫在眉梢,張安平能否突破瓶頸?

2017年緊急扛下台泥,僅花1年時間就繳出211億元獲利新高成績,緊接著公布今年首季稅後純益40億元,為歷年同期最高水準,台泥集團董事長張安平不僅成功穩住一甲子的老企業,還帶領著老台泥,積極跨出大陸以外的市場,首度進軍歐、非洲市場。

只不過,前景繁榮之下,漂亮財報數字的背後,卻仍然存在著兩大挑戰。

挑戰1:美國揚言對土耳其經濟制裁,恐對歐洲投資案增添風險。去年10月,台泥宣布將投資340億元,與土耳其集團OYAK共組合資公司,台泥入股4成、OYAK用資產作價持股6成,這起合作案,台泥順利取得土耳其1200萬噸水泥產能,立即取得16%市占率。

逾300億元的水泥合作案,遠高於前董事長辜成允在大陸擴張水泥版圖的單一併購金額,足見張安平對跨出大陸市場相當樂觀。他的信心來自於OYAK過去的營運表現,2017年賺2.78億里拉(約4600萬美元)、2018年盈餘3.81億里拉(約6300萬美元),看似OYAK獲利能力相當不錯。

畢竟水泥對他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產品,甚至曾經爬過水泥窯,這筆投資,張安平一點都不擔心。

不過從台泥今年首季財報,雙方合資的子公司Dutch OYAK TCC Holding BV卻意外大虧3.77億元,台泥總經理李鐘培解釋,主要是遇到當地10年來景氣大衰退,由於里拉貨幣大幅貶值4成,造成國內通貨膨脹一度高達25%,不過土耳其預計6月再度選舉,政府打通膨已採取行動。

然而,台泥沒說的是,里拉大貶的原因是美國與土耳其陷入緊張關係。去年8月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宣布,加倍徵收土耳其鋼鋁關稅,更直言里拉遇到強勢美元肯定重挫。當天確實讓里拉兌美元貶值逾2成5,寫下2001年來最大單日跌幅;如今,土耳其向俄羅斯採購S-400防空飛彈系統,也讓美國大為光火,揚言將會對土耳其經濟制裁。

根據外電,首批S-400防空飛彈系統可能提前至6月抵達土耳其,一旦美國真的祭出經濟制裁,恐怕會讓當地經濟雪上加霜,房市泡沫化問題更加嚴重。

觀察短期內美、土兩國雙方關係難以修補,連帶讓OYAK業績上不來,造成張安平進軍歐洲市場恐增添陰霾;惟李鐘培強調,拿下土耳其產能之後,現在將目光轉向葡萄牙,當地經濟情勢相對樂觀,水泥事業也穩定,多少可以彌補。「拿到葡萄牙公司之後,就可以看到台泥在歐亞非3大洲的布局。」張安平補充。

股匯雙殺!台幣午盤大貶近1角 台股收跌148點創兩個多月新低

美國握有技術專利的晶片設計大廠安謀也宣布停止與華為往來,讓華為雪上加霜,讓美股大跌,加上外資狂撤,台股今(23)日早盤殺盤湧現,三王領跌,又再度失守年線,一度摜破10,300點關卡,大跌逾150點。集中市場加權指數大跌148.85點,收10,308.37點,跌幅1.42%,創下自3月11日以來新低點,成交量新台幣1177.5億元;而台北外匯市場也是殺聲隆隆,新台幣兌美元今日午盤暫收31.555元,大貶近1角,貶9.5分,成交金額7.99億美元。

股王大立光(3008)為蘋果供應鏈,也是華為重要供應商,今日血流成河,一早不但直接摜破4,000元大關,盤中最低來到3,770元,跌破所有均線,終場收3,800元大跌6.98%;而安謀暫停華為授權衝擊,權王台積電(2330)也受到波及,盤中最低下探230元,同步摜破所有均線,終場大跌3.36%守住230元大關;鴻海(2317)股價也是呈現疲弱走勢,盤中下探最低71.4元,市值一度失守兆元,終場大跌3.38%收71.50元。

其他華為相關概念股聯今日也是慘兮兮,聯亞(3081)盤中重挫到跌停至205元;面板驅動IC供應商聯詠(3034)早盤一度達163元,大跌15元,終場跌幅6.18%收167元。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反觀聯發科(2454)在競爭對手高通遭遇利空之下,今日逆勢上漲1.57%,為本日最強,而盤面資金移往傳產股,僅存食品、汽車類股逆勢收小紅,電子、半導體類股幾乎全面慘跌逾2%。

寒潮襲浙江茶園雪後加霜:西湖龍井減產漲價

浙江線上03月12日訊茶農看天吃飯,但是今年的老天似乎有些高冷——前天剛下了雪,昨天早上天氣轉晴,氣溫進一步探低,一場厚霜來襲。
大家知道,春茶最怕的就是“平地霜,高山雪”,今年雪後又來霜,可謂“雪上加霜”。
擔心了一夜,轉塘龍塢地區的茶農們昨天一大早就奔赴自家的茶園查看情况——
轉塘龍塢地區出現薄冰及嚴重霜凍。茶園像是被撒了一層白綿糖,霜黏在茶樹和嫩芽上。
就算蓋了防凍棚,茶地上的芽頭也受了凍。長埭村的茶農廖曉春,望著自家的茶地不住搖頭:“聽說冷空氣來,我前幾天就開始在茶地上蓋防凍棚,沒想到冷空氣力道太大,還是擋不住啊。你看這芽頭紅紅的都是被凍壞了,等下太陽出來,溫度一高就更紅了。這樣的鮮葉是沒法炒製成茶葉的。”
不僅是龍井43,少量冒芽早的群體種的芽頭也被霜凍了。轉塘街道農業農村發展科的工作人員說,後面一段時間,溫度適宜的話,茶葉冒芽也還是比較快的。
西湖街道農技站長林晨說,翁家山、梅家塢等西湖景區的龍井茶也凍壞了芽,主要就是龍井43,發芽早的群體種也有一點,今年的明前茶減產是肯定的了。
其實遭凍的不只是龍井。據省農業廳初步預估,全省超過100萬畝茶園受凍害,杭州、湖州、紹興等地茶園受凍,全省3月底前的春茶損失30%以上,春茶全面開採推後10天以上。
杭州市農業局經作處申屠嬌處長說:“以西湖龍井聞名的杭州市茶園面積達55萬畝,占全省總面積1/5,目前有超過20萬畝茶園發生凍害,西湖龍井中,萌發較早的龍井43受凍嚴重,所幸倒春寒前期氣候溫暖,龍井茶企已搶收部分春茶儲備,但今年西湖龍井減產、漲價已成定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