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外交官

“中國間諜?就是一隻北京烤鴨”

對於華為是否參與德國5G建設一事,德國政府仍未蓋棺定論。正值德國內部對此意見不一之際,德媒近日開始廣泛傳播炒作一起所謂“中國間諜”事件。

據多家德媒指出,一名德國前駐歐盟外交官和兩名德國遊說公司職員,被懷疑為中國提供情報遭到德國聯邦檢察院調查。

現時,案件有了新的進展。涉事前外交官的律師駁斥了上述指控,表示所謂的情報工作完全子虛烏有,就是一隻“北京烤鴨”(德語鴨子一詞有虛假報導之意)。

他還透露,德國聯邦檢察院已向聯邦法院撤回了逮捕令的申請。
德國《圖片報》:間諜事件,可能是一起私人報復

據德國《圖片報》報導,當地時間18日,捲入間諜風波的德國前駐歐盟外交官的律師、德國基社盟成員高維勒(Peter Gauweiler)駁斥了聯邦檢察院的指控。

他直言不諱,指責整個“中國間諜”事件完全是子虛烏有。

高維勒對《圖片報》說:“所謂的情報機構活動,就是一隻北京烤鴨。”(觀察者網注:德語“鴨子”Ente一詞,有虛假報導之意,這裡可指子虛烏有。)

他還透露,不僅他和當事人對所謂“間諜指控”深刻懷疑,聯邦檢察院也已向聯邦法院的調查法官撤回下達逮捕令的申請。

德國媒體廣泛報導多日,這起風波卻可能源於“私人報復”。

《圖片報》18日表示,從當事人所處環境得知,這可能是一種私人報復行為。報導稱,現時調查人員也在從這條線索展開調查。

聯邦檢察官不願對此事表態。其發言人告知,該案的調查還在繼續。
當事人律師、德國基社盟成員高維勒,德媒資料圖

早前,德國《明鏡》週刊與一眾德媒大肆炒作“中國間諜”事件,聲稱一名德國前駐歐盟外交官為中國從事“間諜活動”,並招募了兩名德國遊說公司員工。

德國聯邦檢察院官曾表示,其中兩人已向中國相關機構提供機密與商業情報,另外一人則表現出意願與動機。前外交官所在的公司則發聲明稱,公司雇員強烈反對針對他的指控。

《明鏡》週刊對此評估稱,此案“曝光”時期正值“華為是否參與德國5G建設”引發爭議之際:默克爾曾多次表示德國不會排除華為參與建設5G網絡,但德國各政黨卻意見不一。

16日,德國聯邦議院就華為問題進行協商,以終結黨內分歧,但再次無果而終。

在這一背景下,德國內政部長澤霍費爾18日在接受德媒《法蘭克福報》採訪時表態稱,若沒有華為的參與,德國可能無法在短期內建成5G網絡,該建設可能會延后5至10年。

美國指责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採取制裁措施

【環球網綜合報導記者趙衍龍】美國12月29日對俄羅斯情報部門以及一系列個人採取制裁措施,並指責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俄羅斯衛星新聞莫斯科12月30日報導,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表示,下一任美國總統被强加於行為模式,新政府選擇發展道路的權利被剝奪。
佩斯科夫向記者表示:“我再次重申,我們的總統與特朗普除了進行通話和交換信件外,沒有進行實質性接觸,囙此我們不知道是什麼立場。但是我們清楚地看到,新的政府正在被强加於固定的方針,也就是說剝奪新政府某些程度上活動能力以及新總統選擇發展道路的權利。“
美國12月29日對俄羅斯情報部門以及一系列個人採取制裁措施,並指責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此外還驅逐35名被奧巴馬成為“俄羅斯情報人員”的俄羅斯外交官。佩斯科夫表示,俄羅斯完全不同意美國對莫斯科毫無根據的指責。

特朗普要當選 全球都要擔憂了

就在五州初選投票之前一周,一位國際組織的高層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和記者主動提起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言語中頗為不屑地說道,你能想像特朗普當總統之後的貿易政策是什麼樣子麼?

如果特朗普成為下一屆美國總統,包括國際組織以及全球各國領導人又將如何面對政治評論家口中的這位“危險、不理智、可怕、不負責任的災難性人物”呢?


在接受《衛報》採訪的全球外交官,政治家以及政論分析家看來,他們大部分人都表示,始終不敢相信8年前選出第一位非洲裔總統的這個國家,現在能一路小跑擁抱一個輕易就冒犯其他種族的人物。

從貿易到核不擴散政策,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可能性讓這個世界一下子充滿了不確定性。

拒絕相信特朗普能當選

美國五州4月26日的黨內初選投票後結束,特朗普在全部5州取得勝利,向共和黨總統提名人的頭銜又靠近了一步。目前他獲得了118名可供爭取的黨代表中大多數代表的支持,因此有可能在今年7月黨代會之前,就拿到提名所需的1237張黨代表票。

4月28日,特朗普在華盛頓就其外交政策發表演說,表示要給美國外交政策除除鏽。他甚至建議美國在亞歐的盟友應該為其與美的同盟關係做出“更大貢獻”:否則美國將不得不讓他們自己保衛自己。

特朗普宣布,他會呼籲分別召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和亞洲盟國峰會,以探討美國在防務財務承諾方面的再平衡問題。

當特朗普在華盛頓進行其外交政策演講時,大部分主要聯合國機構的掌門人都在維也納同聯合國秘書長開會。

“他(特朗普)肯定贏得不了提名。”一位聯合國機構高官說。他的同僚則回應,美國政治正在發生變化,特朗普有可能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那他肯定不可能贏過希拉里。”這位聯合國機構高管篤定地回答道,他認為,就在數十年前,法國不同的中間派黨派為了阻止極右翼黨派–國民戰線當選,曾聚合在一起,最終成功阻止了國民戰線贏得法國總統一職的企圖。

“中間路線的人們會阻止他(特朗普)的。普通共和黨人會寧願投給希拉里。”這位聯合國機構高官總結道。

一名歐洲外交官表示,布魯塞爾則瀰漫著相同的懷疑氣氛。 “我想如果他贏了,每個人都會感到完全不可思議。沒有人期待這件事情發生。我想,這就是拒絕承認吧。”

一想到特朗普在11月有可能勝利的,這位歐洲外交官表示, “這將嚴重損害這段跨大西洋關係,雖然我們希望特朗普總統會不像總統候選人特朗普這樣極端。 ”

“不過我真的不認為這會發生。你呢?”他反問道。

與此同時,處理有關核問題的外交官們則最為焦慮,那就是剛剛在去年7月達成的伊朗核協議。此前特朗普曾表示,他首要外交工作就是搗毀該協議。

“我最擔憂的就是他曾經說過他如果當選就要撕毀同伊朗的協議。這將是災難性的。”一位在維也納的外交官表示,“這是中東和平近數十年來邁向穩定最大的一步,也是邁向反核擴散的最大一步。而只是想到他可能要破壞這一切,就令人感到可怕。此外他看起來肯定不是一個多邊主義者。他將專注於僅追求美國利益。”

不過還有更可怕的設想。一位英國外交官表示,可以設想一下倫敦市長鮑里斯·約翰遜和特朗普同時成為了英國新首相和美國新總統。

“想像一下在未來的美英峰會,特朗普總統和約翰遜首相,英國彼時已經脫歐,而蘇格蘭也已經獨立了。”這位英國外交官說,“這本應當是不可想像的場景。但現在已經不是那麼不可想像了。”

特朗普當選將增加全球對美擔憂情緒?

在近鄰拉丁美洲,特朗普的名聲也好不到哪兒去,特別是在他講了那麼多冒犯拉丁裔族群的話之後。

巴西前總統,費爾南多·恩里克·卡多佐表示,“他有一個倒退的世界觀。”

在北美,加拿大也在緊密關注著局勢。加拿大智庫—加拿大2020研究員巴爾博(Tim Barber)表示,“事態已經從可笑發展到很可怕了。我們的確需要美國和美國市場,從貿易較多而言,我們非常依靠他們。”

在歐洲,根據YOUgov的民調顯示,如果在歐洲投票,希拉里將會以46%的壓倒性票數當選,而只有6%的人表示希望特朗普入主白宮。

一位不具名的歐洲官員表示,“如果我們不得不同特朗普共事,這將嚴重影響歐美同美國之間的關係。”

而針對於特朗普所做出的外交政策演講,德國外交部長弗蘭克 – 瓦爾特·施泰因邁爾回應道:“我只能希望,美國的競選陣營,不要忘記什麼是現實。”

施泰因邁爾表示,任何未來的美國總統都不得不接受全球安全體系結構已經發生變化這一事實,“正因為如此,‘美國第一’已經不合時宜了。”

與此同時,在中東歐的各國領導人也可能對特朗普當選的場景感到憂慮。特朗普曾宣稱,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在經濟上對於美國而言很不公平,並宣稱NATO已經過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