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20 年 4 月

英國修正新冠肺炎死亡人數死亡核增4419例!

英国修正新冠肺炎死亡人数 死亡核增4419例!

         英國政府週三在例行疫情發佈會上宣佈,首次將養老院和社區的新冠死亡病例納入英國新冠死亡總人數的統計。此前英國政府每日公佈的死亡數僅涵蓋在醫院去世患者。按最新統計管道,英國週三單日報告新增765例病亡;合計訂正後病例數,英國截至週三累計病亡人數為26097,較週二舊統計口徑總數21678新增了4419例。

無緣700億中國大單,諾基亞慌不慌?

新基建真的是下一個風口嗎?

在這種新概念的誕生初期,或許只有數據最能說明問題。

當大部分人還在對新基建保持謹慎觀望態度時,業界新基建首單已塵埃落定。

近日,中國三大運營商5G SA(獨立組網)新建工程無線主設備聯合集采結果接連發佈,此階段集采中,中國移動、中國電信聯合中國聯通要分別採購25萬個5GSA(獨立組網)基站,這筆訂單總計約700億人民幣,最終華為、中興通訊、易立信和大唐移動得標,其中華為所占份額超一半以上,前兩者市場份額分別合計占比超八成。

簡單來講,當下全球5G網絡部署路線分為SA(獨立組網)和NSA(非獨立組網)兩種,其中獨立組網是重新部署5G基站,而非獨立組網是在4G基礎設施的基礎上部署5G網絡,前者是我國建網的主要路線,後者是歐美等西方國家建網的選擇。

顯而易見,部署獨立組網的時間成本和金錢成本都比較大,不過其後續在5G業務上帶來的優勢也將非常明顯。所以長遠來看,部署獨立組網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與此同時,運營商的集采結果也使得5G設備商市場格局發生了悄然變化,可以看到,在三大運營商這兩次的集采結果中均沒有上海諾基亞貝爾(下稱“諾基亞”)的身影。

業內預測,隨著5G網絡後續建設的開展,設備商江湖或將會再起風雲。

被忽視的5G老二

在多數人眼中,對諾基亞的印象可能還是那個走下神壇的手機廠商。
然而,放弃手機業務的諾基亞如今已成長為全球第二大通信設備廠商,僅次於排在第一的華為。

諮詢機構DellOro Group的報告顯示,在全球通信設備企業的排名中,華為以28%的市場份額穩坐2019年全球最大的設備供應商,而諾基亞貝爾則以16%佔據第二比特,易立信位列第三。

公開資料顯示,通訊業務是諾基亞最早開展的業務,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諾基亞就在通訊領域申請了很多專利,至今累計達到3萬餘項。從2G時代到4G時代,有關移動通信科技的專利諾基亞占了一大半。

而這些專利也為諾基亞帶來巨額的回報,包括蘋果在內的手機製造商都要向諾基亞支付專利費用。

此外,4G時代,諾基亞在全球部署了46個商用TD-LTE無線網路,占到了全球商用TD-LTE網絡的一半。同樣,諾基亞也是中國移動在4G網絡部署最大的外資廠商。

可見,在5G時代之前,諾基亞在通信設備領域一直是個悶聲發大財的存在。

當手機行業不再“眷顧”諾基亞,其通信業務的實力才漸漸顯現出來。

據悉,現在的諾基亞主要由兩個部門構成,一部分是諾基亞創新科技(Nokia Technologies),主要是從事新技術研發、專利授權、數位健康等。另一部分則是諾基亞通信技術(Nokia Solutions and tworks,NSN),主要客戶是全球的電信運營商,為他們提供基站、通信設備等產品,進行5G網路技術研發,約占公司營收的90%。

在專利部分,3月24日,諾基亞曾公開宣佈,已經向歐洲電信標準協會(ETSI)申報了3000多個專利。而這一新數據距離達到2000個專利不到6個月時間,半年申請1000多個5G專利,可謂速度驚人。

更早之前,諾基亞也公佈了其在5G專利費方面的收取標準——每部設備3歐元。

據GSA和GSMA最新的報告顯示,現時全球有近360個運營商正在部署或者已經推出5G網絡,有120多個國家正在進行5G試驗、5G先行項目或5G商業部署。

在全球5G商用契约方面,截至今年2月份,在全球範圍內,華為已獲得91份5G商用契约,而易立信和諾基亞分別為81份和68份。

值得一提的是,諾基亞此前宣稱,公司是唯一一家5G科技被美國所有四大主要運營商、韓國所有三大領先運營商以及日本所有三大全國運營商選中的網絡(設備)供應商。

另在去年的第二届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諾基亞還與中國三大運營商分別簽署了2020年合作框架協議,總價值157億元人民幣,協定內容包括諾基亞將為三家運營商提供無線網端到端系列、覈心網等方面的技術服務。

在此次招標之前,諾基亞可謂是全球四大設備商中唯一一個海外、國內兩地齊開花的廠商。

自主選擇還是被選擇?

按理說簽署了合作框架協議,在具體採購中,三大運營商不該把諾基亞排除在外,但讓人意外的是,諾基亞卻完全缺席了中國5G基站建設。
關於導致這一結果的原因,業內也是猜測不斷,眾說紛紜。

虎嗅綜合各方說法發現主要原因有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在中國市場方面,諾基亞曾明確表示,由於中國5G市場競爭壓力較大、競標價格較低,導致利潤水准承壓,公司仍將以利潤和現金流作為首要考核重點,未來可能將側重點從5G基站移向無線專網、核心網、路由等中高毛利業務領域。

這也就意味著,諾基亞可能最開始並沒有對中國5G基站市場抱著志在必得的心態。

其次在價格方面,起初業界分析可能是由於定價問題,即諾基亞設備的高價導致其“敗走”集采。

但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諾基亞一比特高層否認了這一說法稱:“中國的5G基站價格是全球最低的,大概是現時全球價格的1/3,諾基亞在這兩個項目的報價都比華為、中興報價更低。”

第三在科技方面,有一種說法稱,諾基亞之所以不能入圍,更多還是科技上的原因。

據瞭解,長期以來諾基亞的研發重點主要在5G毫米波和歐美市場,相比來看,在中國5G頻譜等科技的定制產品上投入較少,表現不如其他廠商。

如此看來,是中國運營商提前給其他設備廠商“透題”了?

事實並非如此,早在5G標準確立初期,中國三大運營商就明確了SA的建網路線,彼時華為、中興、易立信等都積極推出產品備戰,而諾基亞對此的重視程度則稍顯遜色。

一比特參與過中國移動5G測試的人稱:“不單單這一次,長期來看,諾基亞的歷史測試結果並不好,甚至在去年中國移動的測試環節中都沒有送測產品,它能拿下標的一般是靠後續服務支援。”

第四在及時供貨問題上,韓國媒體此前報導,由於諾基亞5G設備在互操作性測試和大規模流量處理方面出現問題,導致供貨延后3個月,拖累了韓國5G建設進度。

當下,中國5G建設正處於加速期,以期在全球5G建設中處於先發優勢,供貨能力顯然會成為運營商們評判標準中的重要考量因素。

對於欠缺及時供貨能力,諾基亞方面也沒有否認,“中國需要的5G產品和國外不同,建設進度國內要求今年三季度完工,諾基亞時間趕不及。”

不過,正所謂東方不亮西方亮。

近日,美國的兩個電信運營商T-Mobile和Sprint正式合併,成立新T-Mobile,用戶規模在國內排名第二,僅次於AT&T。

新成立的T-Mobile計畫未來3年內投資340億美元(合計人民幣3040億元)建設5G網絡,並宣佈易立信和諾基亞兩家廠商提供5G設備和服務,且明確將華為和三星排除出5G的供應商範圍。

還有一個事實是,華為在海外失去的大部分訂單進入了諾基亞的口袋,比如澳大利亞、紐西蘭、日本等地運營商的訂單,所以諾基亞在海外5G市場還是有前景的。

如此一來,大家可能產生疑問,諾基亞在中國5G基站建設中頻頻出局,是否是因為受到了複雜的國際局勢的影響?

其實不然,事實上,在國內參加招標的諾基亞不僅是諾基亞在華獨家運營平臺,還是國務院國資委直接監管的央企中唯一的一家合資企業。其第一大股東是中國華信郵電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為中國國新控股有限責任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綜上,此次諾基亞的失利很大程度上是其自身實力與自我選擇的結果。

錯過首單有多懸?

據中國信通院預測,三大運營商對於5G的投資將高達1.2萬億,基站需求量(包含小基站)更是千萬級。

到目前為止,今年的建設量只有60萬個基站,更大的蛋糕還在後面,那是否意味著諾基亞還有後發制人的機會?

很難。

無緣中國5G基礎設施首單,表面上看,只是少了與其他設備商一同起跑的機會,但從深層次來看,可能將直接影響諾基亞一整年的財報表現,進而導致其在設備商中排位下降。

從這階段訂單本身來講,在通訊網路設備市場,有一個約定俗成的事實:”先到先用,跑馬圈地”。

通俗來說,就是最開始誰先佔領了這個市場,以後的網絡擴容和陞級也會沿用該廠商的設備,這也就决定了後來入局者突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舉個例子,在今年的基站建設中,當一個省市選擇了華為基站,那麼其下屬行政組織以及其他場景繼續進行5G建設時,也同樣會選擇華為的產品。

這樣的部署一節約了時間成本,二也省去了後續運維管理、不同廠商互聯互通的麻煩。

還需要指出的是,運營商通信設備採購主要分為四部分:無線網路設備、寬帶接入網設備、骨幹傳輸網設備、IT支撐網設備。

其中,寬帶接入網設備和骨幹傳輸網設備基本上是國產設備廠商供應,外資廠商零份額或占極小份額;IT支撐網設備,是諾基亞未曾涉及的領域。

諾基亞在中國5G市場最有可能競爭的領域——無線網路設備(基站),如今也被宣判出局,其在中國市場的情况可謂是深陷泥沼了。

再從諾基亞自身來看。

諾基亞去年的表現不盡人意,一年間市值跌去了1/3。

特別是在去年10月份,諾基亞下調了經營業績預期,並停止派發股息,主要原因是公司需要加大對5G通信技術的投資,而這一消息令其股價當天大跌,一天時間市值縮水超過五分之一。

受5G戰績不佳,股價大跌影響,3月2日,諾基亞現任總裁、首席執行官拉傑夫·蘇立(Rajeev Suri)辭職。隨後,諾基亞任命芬蘭能源公司富騰現任總裁兼CEO佩卡·倫德馬克(Pekka Lundmark)擔任公司總裁、首席執行官。

幾天之後,據諾基亞提交的年報顯示,其在2月份獲得了5億歐元(約40億元)的貸款,以幫助其加快5G科技的研發,這筆貸款是在2018年8月與歐洲投資銀行(EIB)簽訂的。

此前諾基亞還宣佈,該公司將對除了5G開發外的其他業務進行裁員,預計在2020年內裁員148人。

換CEO、借錢、裁員以上種種都在說明,不管是新任總裁還是諾基亞本身,在2020年都十分需要依靠5G訂單,提振公司業績,

另據彭博社報導,諾基亞2月時曾對外表示,對比2019年,2020年除中國外的可定址市場可能會停滯。也就是說,2020年的中國市場對於諾基亞至關重要,說是救命稻草也絲毫不為過。

但現實是,諾基亞連今年僅存的市場都遺失了,又怎能不慌?2020年的諾基亞究竟會走向何方,著實讓人看不到希望。

《夫妻的世界》金喜愛「早熟兒子」爆紅

《夫妻的世界》近期討論度極高!這部韓劇講述金喜愛飾演一個擁有幸福美滿的妻子,因丈夫外遇出軌及受到親友隱瞞背叛的她展開連串報復。《夫妻的世界》除了令「美魔女」金喜愛人氣急升,也令飾演他兒子的「俊英」全真㥠爆紅。全真㥠一登場帥氣的臉蛋也引起關注,而外表早熟的他實際年紀與真實身高更令人意想不到!網友起底全真㥠,發現他竟是小李敏鎬,更被譽為御用韓劇童年版男神。

全真㥠超成熟演技大爆發

全真㥠雖然在《夫妻的世界》戲份不算多,但超齡成熟的演技受到了關注。全真㥠是2006年出生的小小鮮肉,現在還沒有滿14歲,但身高已經有172公分了。

在《夫妻的世界》第6集中,因為池聖雨(金喜愛 飾)和李泰吾(朴海俊 飾)都想要俊英的撫養權,上演了激烈對手戲,全真㥠演技大爆發。

▲ Cosmopolitan.com.hk

羅志祥旗下女藝人認了暗戀老闆 愷樂驚人舊照出土

「小豬」羅志祥、周揚青9年情斷,被爆出渣男行徑,與旗下女藝人、化妝師有長期不正當男女關係,還進行超乎常人想像的「多人運動」,讓羅志祥旗下女藝人愷樂衰捲風波,不僅與羅志祥昔日互動狂被起底,連舊照也被翻出,再被網友質疑整形。

愷樂「蝴蝶姊姊」時期舊照再被起底。(翻攝自微博)

愷樂2015年曾發行寫真書,突破尺度穿上火辣比基尼,不過當時就被網友翻出舊照,質疑她的長相判若兩臉,不過粉絲就力挺,認為是因為她變瘦,加上化妝方式變了,一度掀起兩派論戰。

不過愷樂澄清沒有整形,而是整骨功效,她平均每月會做1、2次,雖然真的很痛,但效果非常明顯,唯一缺點是骨頭位置容易跑掉,所以要長期並且按時做才能維持;此外,愷樂過去也曾被問是否暗戀老闆羅志祥,當時她亦大方承認「有暗戀過啊,他條件這麼好!」但也不忘誇讚嘴甜周揚青比她更美。

《The King:永遠的君主》收視慘跌! 金銀淑作品中「下滑幅度最大」網評:李敏鎬和金高銀不配

    韓劇《The King:永遠的君主》(더 킹:영원의 군주/더 킹)不只是金銀淑大作,也是著名演員李敏鎬退伍後的第一部作品,怎料播到第三集收視率直接掉2.6%。

▲《The King:永遠的君主》由李敏鎬和金高銀主演。(圖/翻攝自《The King:永遠的君主》官網)▲《The King:永遠的君主》由李敏鎬和金高銀主演。(圖/翻攝自《The King:永遠的君主》官網)

▲《The King:永遠的君主》由李敏鎬和金高銀主演。(圖/翻攝自《The King:永遠的君主》官網)

《The King:永遠的君主》17日首播創作11.4%的好成績,第二集又高了0.2%,然而好的開始並沒有延續,24日播出第三集時僅有9%的成績,整整相差了2.6%,成了金銀淑作品中下降幅度最大的,這也讓將在今日(25日)播出的第四集成績受到關注。

電影院等密閉式娛樂休閒場所何時營業?國務院明確了

日前,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印發通知,強調結合當前疫情防控形勢,落實分區分級防控要求,推進生產生活秩序逐步恢復。防控建議包括:

生活服務類場所:建議低風險地區在做好室內通風、環境清潔消毒、人員健康監測的前提下正常營業;在中、高風險地區應當限制人員數量,减少人群聚集。

開放式活動場所:建議低風險地區逐步恢復正常營業;中、高風險地區在做好環境清潔消毒、人員健康監測的前提下正常營業,並採取措施限制人員數量,减少人群聚集。大型聚集性體育活動如馬拉松長跑、聚集性宗教活動、各類展覽及會展等暫不開展。

密閉式娛樂、休閒場所:建議低、中、高風險地區均暫不開業,具體要求由各地依據本地疫情形勢研究確定。
客運場站和公共交通工具:如飛機、旅客列車、候車室等,要嚴格做好通風、環境清潔消毒、人員健康監測等日常監管,可通過採取控制乘客數量、分散就坐等措施,减少人員聚集。

特殊組織場所:對於養老機构、兒童福利院、監獄、精神衛生醫療機構等特殊組織,低風險地區要做好風險防範,加强人員防護、消毒等日常防控工作;中、高風險地區要製定應急預案,嚴格落實防控措施監管,有條件的組織開展全面排查和核酸篩查。

企事業單位:低風險地區做好室內通風、環境清潔消毒、人員健康監測等日常衛生管理;建議中、高風險地區鼓勵採取錯時上下班、彈性工作制或居家辦公管道,减少人員聚集。

政府部分上訴得直 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沒有違憲

        高院原訟庭去年11月裁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稱《緊急法》)授權政府以「危害公安」為由訂立緊急規例的條文違憲,而據它訂立的《禁止蒙面規例》(下稱《禁蒙面法》)亦告失效。政府不服提出上訴,上訴庭今(9日)裁定政府部分上訴得直。
判詞指,政府透過緊急法訂立規例機制沒有違憲。至於禁蒙面法方面,針對未經批准集會沒有違憲,但針對公眾集會和遊行則違憲。
政府於去年10月初宣布要實施《禁蒙面法》,多名泛民議員隨即入稟高院提出司法覆核,並申請臨時禁制令要求暫緩實施。惟法庭拒絕頒發臨時禁制令,《禁蒙面法》於去年10月5日正式生效。
惟高等法院原訟庭去年11月18日頒判詞,指《緊急法》授權特首會同行會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可訂立緊急規則的權力,是違反《基本法》中涉及特首、行政會議及立法會的職權的規定,因此屬於違憲。而《禁蒙面法》所施加限制亦超乎合理,故亦屬違憲。
政府在判決後隨即上訴並要求暫緩判決,原訟訴於去年12月10日拒絕政府進一步暫緩的要求,《禁蒙面法》正式失效。

【疑被Out】《慶餘年》班底合體獨欠肖戰

唔係嘛,靚仔都冇得留低?
內地古裝劇《慶餘年》依家晚晚播,迷到一班師奶粉絲嘩鬼叫,一早網上煲晒全劇嘅網友都知,去到最後大直路,「范閑」張若昀將被「言冰雲」肖戰一劍刺中倒地,並為第二季埋下伏筆。

張若昀依家升呢去到一線,都係多得「范閑」唔少。

張若昀同李沁嘅感情戲真係羨煞旁人~
 因應疫情,續集將會在今年年底左右先正式開拍,而第二季劇本大綱出爐,當中好多細節都要調整,不過聽日(6日)張若昀就會帶領劇中四大美女李沁、宋軼、辛芷蕾、李純加埋「范思轍」郭麒麟,錄製大陸節目《王牌對王牌》,未開拍先合體,為續集造定勢。

「司理理」李純

辛芷蕾做北齊聖女「海棠朵朵」,都係後期先出場。

阿妹「范若若」宋軼

連「范思轍」郭麒麟都有份上節目,即係續集都有佢份啦!
除劇本問題,大家最關心都係原班底能否順利演出,畢竟一直有傳成員無法齊聚,而今次出席節目嘅來賓,基本上都確認會出演第二季,不過大家睇睇吓又覺得唔對路,因為主要演員兼人氣流量嘅肖戰竟然唔見影,雖然肖戰飾演嘅言冰雲去到後期先出現,但絲毫冇耽誤佢嘅人氣,更有好多人係因為肖戰已煲晒成套《慶餘年》添,搞到有網友就擔心唔知續集係咪會飛走肖戰,驚冇得再見到偶像出鏡!

「言冰雲」肖戰去到尾會成為伏線主角之一。

不過今次節目就冇預肖戰(右),搞到粉絲心碎…

腦回路確實“清奇”!5G致新冠?英國5G基站遭縱火

英國通訊網絡運營商Mobile UK表示:“某些組織正在借助新冠病毒大流行來散佈有關5G科技安全性的錯誤謠言和理論。更令人擔憂的是,有些人還打著5G(有害)的幌子,虐待我們的關鍵員工,並威脅破壞基礎設施。這是不可接受的,只會影響我們作為一個行業的能力,維持網絡的彈性和運營能力,支持大規模家庭工作以及與緊急服務、弱勢消費者和醫院的關鍵連接。在社交媒體上傳播的有關5G的陰謀論是毫無根據的,也不是基於公認的科學理論。對包括5G在內的無線電訊號的安全性的研究已經進行了50多年,進而製定了包括安全因素在內的人類暴露標準,以防止所有已確定的健康風險。

外网盛传“5G致新冠” 英国信号塔疑似遭人纵火

令人玩味的是,在那些惡意將5G科技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聯系在一起的人中,正包括天空新聞的編輯DominicWaghorn,這位編輯在天空新聞1日刊登的一篇標題為“冠狀病毒:對中國在新冠肺炎和明顯的掩蓋行為上的憤怒,正與日俱增”的通篇造謠的文章中,竟然將世界各國疫情暴發的責任推給了我們中國,還十分荒誕的提到了華為公司,說什麼英國政壇對於中國的不滿或將導致英國政府重新審視華為在英國5G網絡中的角色……。

這腦回路確實“清奇”,但我們也實在不能理解新冠病毒和5G網絡有什麼關係,難道他們真認為病毒是通過網路傳播的???

劉强東今年卸任47家京東關聯公司高管仍握79%投票權

近幾年,商界大佬紛紛卸任旗下子公司法人代表,背後在打什麼牌?

京東正在上演“去劉强東化”。天眼查資料顯示,4月2日,劉强東卸任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執行董事、總經理等職務。值得注意的是,該公司為京東商城的運營主體,承擔了京東集團90%以上的收入,引發外界强烈關注。

據天眼查數據不完全統計,這已是2020年來劉强東卸任的第47家關聯公司高管職位。資料顯示,自2019年11月份開始,劉强東陸續卸任京東旗下公司高管職務,逐漸退居幕後。對此,京東官方回應稱:“這是很正常的管理動作”。有分析稱,劉强東此舉可能是在消解此前美國“明州事件”的不良影響。

不過,券商中國記者梳理發現,商界大佬卸任子公司高管絕非孤例。就在4月1日,滴滴創始人程維卸任一號專車運營主體——上海奇漾資訊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職務,且去年來已陸續卸任多家子公司管理層職務。再往前追溯,順豐控股(47.310, 1.03, 2.23%)(47.310, 1.03, 2.23%)王衛、阿裡巴巴創始人馬雲、複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都曾卸任旗下子公司高管職務。而這些公司回應法人代表變更的原因頗為一致,即屬於公司內部治理的正常調整,對公司經營情況不產生影響。

劉强東年內卸任47家關聯公司高管職務

4月2日,劉强東卸任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總經理等職務,而該公司為京東“三駕馬車”之一——京東商城的運營主體,承擔了京東集團90%以上的收入,有超過3億的消費者。

天眼查資料顯示,自去年11月份開始,劉强東就開始陸續卸任京東旗下公司高管職務,僅2020年以來已卸任47家旗下公司高管職位,其中包括京東數科的運營主體京東數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京東物流全資子公司、京東云計算全資子公司等運營主體的高管職位。

現時,京東集團下有三個子集團,被稱為“三駕馬車”,分別為京東商城(零售)、京東物流、京東數科,劉强東均退出管理層職位。

有分析認為,劉强東此舉的直接原因可能是在消解明州事件的不良影響。作為國內互聯網巨頭,京東集團給外界的印象就是“京東只有劉强東,沒有二號人物”,京東企業管理中有强烈的“劉强東”烙印。不可否認,京東做强做大與劉强東個人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但風險點則在於,其個人私事會對企業發展造成影響。而各種迹象表明,劉强東正試圖淡化其個人色彩,開始退居幕後。

劉强東卸任後,京東零售集團CEO、京東健康董事長徐雷接任執行董事、經理和法定代表人。同時,李婭雲退出監事職務,繆曉紅接任。

“很正常的管理動作”

對於劉强東卸任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總經理一事,京東官方回復稱:“這是很正常的管理動作”。

據公開資訊,早在2018年年底,京東就進行了一輪組織架構調整,京東商城被劃分為前臺、中台、後臺,新成立了平臺運營業務部、拼購業務部,綜合生鮮事業部;同時,徐雷開始擔任輪值CEO,正式走向前臺,京東內部三大事業群從向劉强東彙報,改為向徐雷彙報。

2019年1月份,京東宣佈將京東商城陞級為零售子集團,京東集團由京東零售、京東物流、京東數位科技三大子集團組成。隨後,徐雷首次以京東商城CEO的身份參與京東在達沃斯的各項活動,與他一起的還有京東數位科技CEO陳生强和京東物流CEO王振輝。

當時,徐雷表示,“過去的15年,京東能够快速地成長,主要來自對用戶體驗的關注,以及在科技和業務模式上的不斷創新,最終使成本和效率得到了優化,獲得了消費者的信任。未來我們將以信賴為基礎,以用戶為中心,不斷創造更大的價值。”

對於京東及劉强東來說,2019年是“深陷漩渦”的一年,但是京東的業績卻表現不錯。今年3月初,京東發佈了2019年全年和第四季度財報。財報顯示,2019年京東實現淨收入5769億元,同比增長24.9%;歸母淨利潤達到122億元,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歸母淨利潤107億元,同比增長211%。

話語權依然强大

不過,即便在卸任後,劉强東依然在京東內部有强大的話語權,他保留了79%的投票權。京東最新財報顯示,劉强東持有京東集團15.4%股權,為第二大股東,投票權為79%;騰訊旗下的黃河投資為第一大股東,投票權為4.5%。

天眼查資料顯示,現時,劉强東仍擔任7家企業(剔除26家已註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時,他還擔任28家公司(剔除2家已註銷公司)的股東,對14家公司持股比例超過40%。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近日,由劉强東、章澤天共同持股的江蘇賽夫綠色食品發展有限公司在3天內成立了3家子公司,該公司官網顯示,公司專注進口貿易、品牌運營以及優質品牌的戰略投資。

近日,江蘇賽夫綠色食品發展有限公司新增對外投資,全資成立北京賽夫健康產業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於2020年3月27日,註冊資本100萬元,銷售日用品、醫療器械Ⅰ類、Ⅱ類、衛生用品;批發藥品等。除上述公司外,塞夫貿易還成立了宿遷京韻廣告有限公司、宿遷賽夫全匯供應鏈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