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9 年 7 月

高潞以用爭議多 曾與已婚主任過夜立委會館

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兩週前才發生撕衣互毆跌倒羅生門,又爆出前後任助理爆領經濟部400萬補助。而高潞以用4月才遭直擊與已婚國會辦公室主任陳士章,慶生後同返專供立委住宿的台北會館。被徐永明助理李承值發文砲轟,更標註黨主席邱顯智,痛批這「堪稱時代力量 New Power Party最黑暗的一天」。高潞以用當時表示,是公務需求,才會住在會館,並強調一切「就是很平常的去談事情」。

綠黨昨晚爆料表示,經濟部年初公佈「民間團體於偏遠地區設置綠能發電設備」核定名單,合計400萬元,其中有兩個單位的創辦人及現在負責人,都是高潞以用前後任助理,分別是緋聞對象陳士章與現在主任陳恩澤。

高潞以用兩周前才跟曾傳緋聞的辦公室主任陳士章,在立法院口角爭吵,甚至有上演激烈拉扯、撕衣,引駐衛警關切。高潞隨後發聲明,表示自己不慎摔下樓梯,同仁為扳回她也跟著自摔;17日召開記者會,更痛斥不實報導迫害原住民轉型正義,是在霸凌原住民。

爭議頗多的她,之前也傳出,4月9日高潞以用生日當晚,前往板橋出慶生,會後陳士章陪同搭公務車,返回供立委住宿的立法院台北會館。直到隔日深夜,才見兩人著輕便家居服,承友人廂型車至火鍋店吃消夜。而這位陳士章是已婚身分。

當時高潞以用則表示,是公務需求,才會住在會館,並強調一切「就是很平常的去談事情」。

雖然負面新聞不斷,神奇的是在高潞以用的《維基百科》上,一條都看不到。據《維基百科》,2018年1月8日,花蓮縣議員楊德金因涉嫌詐領助理費於該日解職,而同屬該議員選區的高潞亦隨即被通知「遞補當選」為花蓮縣議員,成為第一個立法委員因遞補而「當選」地方民代的首例。但高潞選擇做完立委任期,並未回鄉擔任議員。

© Copyright© 中時電子報

變臉?《醜女大翻身》金亞中近照曝 網認不得

36歲南韓女星金亞中2006年演出電影《醜女大翻身》爆紅,2017年靠著韓劇《名不虛傳》再創事業新高,精湛演技備受肯定,人紅是非多的她,去年8月曾驚傳車禍過世,經紀公司急忙跳出澄清,否認荒唐傳聞,而金亞中多次陷入整形疑雲,近日她出席新電影記者會,現場照片曝光後,網友都看傻驚呼「認不出來是她」,讓變臉傳聞再度喧囂塵上。

吃屎哥找館長單挑,開打20秒立刻被KO

「吃屎哥」游兆霖日前公開挑戰「館長」陳之漢,27日還直接上門找館長單挑,不料雙方才開打不到20秒,「吃屎哥」就被打趴在地,短短78秒鐘就倒在地上認輸,痛苦地連喊「不敢再來了」、「對不起」,狼狽模樣引發熱議。對此,一名自稱是前行政院長張善政支持者的男子在網路上開直播,不但對館長狂飆國罵,甚至還怒嗆「有種來找我啊!反正你只會欺負吃屎哥,你也不敢對我怎樣」,字字句句充滿挑釁意味。

▲吃屎哥找館長單挑,開打20秒立刻被打趴在地。

網紅游兆霖因在網路上「吃屎」爆紅,近日接連向館長、直播主連千毅嗆聲挑戰,不但稱自己是「跆拳道黑帶5段、最強是540度後旋踢」,甚至還揚言「沒去(找館長比賽)就在健身房門口直播吃屎」。沒想到27日「吃屎哥」真的上門找館長單挑,簽下白紙黑字的「生死狀」後隨即展開對決,結果才開打20秒鐘就直接被館長打趴在地,短短78秒鐘就倒在地上認輸,痛苦地連喊「不敢再來了」、「對不起」,事後更有民眾在夜市目擊「吃屎哥」走路一跛一跛的身影,狼狽模樣引發熱議。

對此,昨日有網友在「爆料公社」分享一段影片,可見一名自稱是張善政支持者的男子霸氣開直播怒嗆館長,字字句句充滿挑釁意味。從影片中見,男子一開口就先對館長狂飆國罵,怒嗆「你如果要輸贏,我隨時等你,不要整天叫人家簽切結書,我不用和你簽切結書我就可以和你輸贏」,直播過程中不但幾乎每一句話都用國罵問候館長,甚至還怒嗆「XXX,館長你只會吃屎,你什麼都不會」、「我就是挺張善政、我誰都不支持,我只支持張善政」、「館長我等你啦!我看你也不敢來找我」、「有種來找我啊!反正你只會欺負吃屎哥,你也不敢對我怎樣」。

▲男子開直播飆罵館長,甚至還怒嗆「有種來找我啊!」(圖/翻攝自爆料公社)

影片中的男子不但態度囂張、挑釁,字字句句更幾乎都是國罵,就連一旁的女性友人也頻頻提醒他「小聲點」,不過男子私毫沒在怕,情緒越說越激動,音量也越來越大。

影片一出,立刻引起大批網友關注,不少人看完後超傻眼,紛紛留言表示「講話詞窮,蠻好笑的」、「沒髒話沒辦法講話嗎?旁邊的小姐也很白目」、「滿口污言穢語的,髒了我的耳朵」、「有人要分享一下給張善政哥哥嗎」、「原來有真正黑道背景的啊」。

兩巴士大欖隧道汀九出口相撞 最少77人受傷

消防救護需打破車窗救人。
消防救護需打破車窗救人。

大欖隧道往汀九方向早上8時24分有兩輛巴士相撞,最少77人受傷,有司機被困。多輛救援車輛趕往現場,現場交通受阻,不少上班族下車等待轉車離開。現場消息稱,有3人重傷,送瑪嘉烈醫院救治。運房局局長陳帆現前往瑪嘉烈醫院探望大欖隧道意外傷者。

大批消防和救護員需打破車窗入內救人,大批傷者坐在馬路等候治理,部分傷者需由擔架床送院治理。

涉事城巴車頭嚴重損毀,車頭玻璃碎裂,車框扭曲變形。

梁天琦發公開信:真正的公義還未來臨

裕美被指與張致恒關係親密,甚至曾血染床單。

 

裕美被指與張致恒關係親密,甚至曾血染床單。

 

被封為「新一代世紀賤男」的藝人張致恒(Steven)再傳新「劈腿」名單,有指和莊端兒拍拖時,曾偷食無綫小花蔣家旻及失婚教友裕美,前者被他情傷喊自殺,後者則搞到血染床單,不過Steven現時「衰到貼地」,兩位「舊愛」速撇清關係免遭拖累。

Steven被揭「一腳踏五船」密密食女後,至今仍「潛水」避風頭,原來其「偷食癮」早已根深柢固,有傳他六年前和莊端兒拍拖時,似乎女友的35E勁爆身材未能滿足他,故「但求就手」速食友人,劈腿曾在無綫節目合作過、擁有34C身材的蔣家旻,被莊端兒發現才被迫斷纜,此時才驚覺做了「小三」的蔣家旻傷到喊自殺。

事隔兩年後,再「唔熟唔食」偷嗒剛離婚的「妹妹」裕美,有指Steven趁莊端兒離港公幹,加上裕美當時和母親鬧不和,要暫住好友狄以達九龍灣的公司,有次公司制水冇得沖涼,Steven趁機獻殷勤,邀裕美回家洗白白,就算正值女方生理周期,竟然照親密互動,搞到染污床單,後來莊端兒得外傭姐姐「報寸」,Steven東窗事發要哭求正印原諒。

狂讚識氹女

昨日裕美受訪時大斥傳聞離譜:「嘩,呢單嘢完全係作我出嚟,雖然我曾經喺九龍灣間公司住過,但唔關冇水事,冇水我唔識去附近搵地方沖涼咩?啲嘢(報道)好多都唔關我事,點會有血漬上床呀,大佬,唔好玩啦,關我咩事,我識得佢耐啫,同端兒都見過面。」又指近年和Steven各有各忙少聯絡,自言只是教友、相識17年的朋友關係,更自嘲:「唔好係仔都關我事先得o架,佢一腳踏幾多船都唔關我事。」

問到Steven可曾追求她?她指兩人關係如兄妹:「佢當我妹咁照顧,記得有次我哋出外地嘅布道會,嗰次一齊去玩激流,我被浪衝到差啲翻艇同跌落水,佢第一時間捉住我,但我哋冇嘢,大家唔好諗咁多啦!」

至於Steven為人,她大讚親切、不計較,對她和教友都好Funny,又幫口說:「佢又靚靚仔仔,又係Mix(混血兒),講嘢又叻,又識氹女仔,好多女仔埋身,佢又抵擋唔住咁,但佢可以處理得好好多囉!」她稱現時為Steven祈禱外,沒甚麼可幫他,亦暫不會聯絡,怕被誤會八卦,況且他自知「賴嘢」,不會回覆任何人。

情傷曾尋死?

而蔣家旻亦例牌否認和Steven拍過拖:「我同佢從來冇拍過拖,亦都唔熟,無綫節目合作過一、兩次,亦都冇自殺、冇抑鬱,大家唔需要為我擔心,覺得自己躺着也中槍。(覺得好無辜?)唔係事實,所以都唔會特別上心。」但網上流出幾張她和Steven攬到箍頸的照片,她再澄清:「張相我都唔記得幾時影,但肯定係一大班人聚會嘅時候先影,嗰兩張相我都冇嘅,莫講話拍拖,我哋連單獨出街都冇試過,我同佢一啲關係都冇,唔想再同呢一件事有任何關係。」

至於當年的正印、舊愛莊端兒,被問到可知Steven曾與蔣家旻和裕美扯上關係及血床單事件?她回覆:「我知道件事,但已經過咗去唔想再講,冇其他回應。」

將軍澳多車相撞 警車翻側至少4傷

警車被撞翻,嚴重損毀。
警車被撞翻,嚴重損毀。

將軍澳發生交通意外,一輛九巴沿寶琳北路往將軍澳方向行駛,途至康盛花園對開時,懷越失控越過對面行車線,與警車迎頭相撞,警車被撞至翻側。據了解,至少4人受傷,包括3名警員及九巴司機。救護員在場救治受傷警員。

事發今午5時許,九巴越線撞向警車後餘勢未了,再撞向警車後的客貨車及七人車。據現場照片可見,警車被撞翻,車頭損毀嚴重,擋風玻璃碎裂。而巴士車頭亦嚴重損毀。與此同時,尾隨出事九巴的的士見狀減速,惟其後方的一輛客貨車及旅遊巴收掣不及,再釀3車相撞。

運輸署表示,因交通意外,寶琳北路往寶琳消防局方向近翠林邨的部份行車線現已封閉。 駕駛人士只可使用餘下行車線行車。現時上址交通繁忙。

名車勁剷餅舖 捱撞女店員大難不死

  北角發生司機疑油門當腳掣的交通意外,房車剷入餅店。事發時,肇事車輛駛出停車場,衝過馬路及行人路撞入店內,一名女店員被壓車底。消防處坍塌搜救專隊花逾句鐘將救出女店員,不,她與另一名受傷女途人獲送院。警方正調查意外原因。現場為城巿花園道,昨晚八時三十四分,一輛掛中港車牌的名貴房車駛出地庫停車場,司機疑閃避車輛受驚,誤當腳掣猛踏油門,車於是直衝馬路,撞毀行人路鐵欄,直剷餅店。店內沒當時有顧客,僅有一名女收銀員以及一名女店員。肇事車輛撞毀門前餅櫃及一列雜物,店內一片凌亂。

車輛剷入店一刻,女收銀員及時走避,惟其身旁女店員卻被撞及,捲入車底,雙腳被壓着,動彈不得。警方及消防員接報趕至,消防處坍塌搜救專隊到場,經一個多小時將女店員救出,當時她仍有意識,不時呼痛,另有一名女途人因走避不及,被撞輕傷,兩名傷者送院治療。肇事男司機沒有受傷。港島總區交通部正調查車禍原因,現場一段行車線須一度封閉,交通受阻。

拉杜藍喬產品遭停售下架召回

7月18日,針對千麥實業(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千麥實業”)自查出代理產品拉杜藍喬存在塑化劑殘留問題,上海市靜安區市場監管局發佈了初步調查通報。通報提到,該產品申報品類非嬰幼兒專用食品,已責令企業停售,並將督促儘快下架召回。

通報提到,經查,千麥實業持有食品經營許可證與營業執照,經營的拉杜藍喬核桃油產品來自法國。經上海海關核查,該類產品申報類別為食用油,非嬰幼兒專用食品。靜安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已責令該企業停止銷售相關食品,督促其儘快下架召回涉事產品,防範食品安全風險。現時,企業已停止銷售全部涉事產品。

接下來,靜安區市場監管局還將對涉事企業所售產品的有關情况進一步開展調查。

7月18日,千麥實業通過微博更新了資訊,“經檢驗檢疫評定2018年及以前我公司進口的拉杜藍喬產品全部批次合格”。此前,千麥實業發佈風險自查通報,其代理的嬰兒輔食產品拉杜藍喬核桃油,排查的5個批次產品均存在鄰苯二甲酸酯類物質超標或殘留問題。拉杜藍喬生產商HUILERIE CROIX VERTE(中文名稱譯為“綠十字油製品責任有限公司”)則通過律師回應稱,近期發現千麥實業搶先注册“拉杜藍喬”商標後已停止向千麥實業供貨,並強調產品符合法國和中國標準。

加拿大情報部門將知名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帶離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

加拿大媒體當地時間14日報導,加情報部門本月5日將知名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夫婦以及他們的學生帶離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原因據稱是“違反相關條款”(policy breach)。8日,情報部門向該實驗室的人員宣佈,邱香果夫婦將離開一段時間,她們的同事被警告不得與她們聯系。

邱香果博士和她的丈夫,以及他們的一些學生都在這個實驗室工作和學習。加拿大國際微生物實驗室是北美地區屈指可數的4級實驗室。這個級別的實驗室保存有包括“埃博拉”病毒在內的最致命的人類和動物病毒,是級別最高的實驗室。

邱香果博士是國際知名的病毒學家,她和她的同事蓋瑞·庫賓格(Gary Kobinger)因發明埃博拉病毒治療藥物ZMapp贏得國際聲譽,並在2018年獲得加拿大總督創新獎(GGIA)。

垃圾桶賣“瘋”!有人一天接單2000萬

“真是賣瘋了”,符永林這樣描述自己的垃圾桶生意。在他的辦公桌上,就放著四個“上海版”的迷你垃圾桶。

每天七八輛大卡車排隊停在他公司門口,上百個工人24小時輪班生產,但依然沒法滿足雪花一樣源源不斷飛來的訂單。

面對幾十年來最好的生意行情,軍人出身的符永林卻顯得冷靜,“還是要有危機感。”

他的下屬、業務員羅武軍也在經歷一場變化,“以前是自己找客戶,現在角色反了,客戶自己上門,而我們只做現金客戶。”

在朋友眼裡,他原本是一個“賣垃圾桶的”,現在他成了一名垃圾分類的“講師”。

而一個工廠背後,湧動的是“塑膠製品王國”台州裏一大批躍躍欲試的淘金者。他們正醞釀新的財富探索,因為在他們看來,“做垃圾桶的發財了,有人一天就接了2000萬的單子,這就像一個金礦。”

生產出的垃圾桶

沒進倉庫就被拉走

卡車是在深夜或淩晨到的,一輛接一輛,等到天亮了,叉車會把堆在空地上的一排排垃圾桶裝上車。

垃圾桶上,印著“上海”“福州”等字樣。它們都用不著進倉庫,就會被拉走。

在符永林的九淵塑業公司,這樣忙碌的場景已經持續兩個多月。“從5月份開始就忙了,節假日都加班,現在是24小時兩班倒生產,還來不及。”他這樣告訴記者。

他把訂單分到了其他幾個廠房生產,有的則分給朋友。

符永林專業做垃圾桶十年了,今年是生意最好的一年。而最近兩個月更明顯。從市場來說,上海占了60%。

他已經分了好幾個工廠加工,100多名工人24小時兩班倒生產,但依然來不及。他用兩個字形容:“賣瘋”。

隨著垃圾分類政策的推進,給符永林這樣的企業,帶來了意外的財富。

在辦公室,他自己也研究垃圾分類,“猪大骨是其他垃圾,猪小排是廚餘垃圾,筆套是可回收垃圾,筆芯是其他垃圾……”

背書一樣,他熟知垃圾分類,“我們每個業務員都很懂。”

做了十年垃圾桶,對於市場的判斷,符永林還是比較精准的,哪款好賣哪款不好賣,他看得准,但也有失誤的時候。

“真是沒想到”,他說,有一款日系的垃圾桶,價格要一百多一個,“去年我覺得沒市場,因為太貴了,沒想到,政府的决心和投入會這麼大,這麼高的價格也能賣爆。”

就在前一天,還有一個客戶上門來,要求訂這款類似的產品,“他要賣到西北去,我就問他,這麼貴,運費又高,能有人要嗎?”

客戶告訴他:“沒問題。”

2

垃圾桶業務員

成了政府邀請的“講師”

“什麼時候能發貨,能不能快一點,我們等著用。”給羅武軍打電話的是一個鄉鎮的黨委書記。他來催貨,兩萬多個垃圾桶。

在禮貌和客氣的氛圍裏,他們完成一場溝通。“現在很多地方環境和垃圾這塊都是一把手抓的,地方上都很重視,所以,很多打電話的是鄉鎮的黨委書記。”

十年前,1988年出生的湖南人羅武軍來到黃岩,尋找他的生意門路。在這家生產垃圾桶的公司,他做起了業務員。

去年開始,他發現了市場巨大的變化。“以前是自己找客戶,現在角色反了,客戶自己上門,而且我們還可以挑,現在單子太多,我們只做現金客戶。”

變化背後,是政府治理垃圾的决心和力度。

羅武軍出差的頻率也日漸增多,原來兩個星期出差一次,現在一個星期兩三次。公司在一些地方政府的招標上面得標後,羅武軍要去和政府組織溝通,落實一系列的後續跟踪。

很多省外的鄉鎮會請他過去,做些培訓和指導,“做久了,垃圾分類一塊也很熟悉,我會給他們講應該怎麼做,比如和基層政府建議,政策要怎麼定,積分要怎麼做;和老百姓講,垃圾應該怎麼分類。”他說,就是把這個地方合理有效的經驗帶到那個地方去。

最近,他還接到不少朋友的電話,“以前你是賣垃圾桶的,聽說現在你搞垃圾分類了。”

顯然,垃圾分類,正成為一種時尚,影響著更多的人。“大家的觀念會慢慢改變。”

羅武軍覺得,除了給公司賺錢,自己最大的一種榮譽感,是協助當地政府完成垃圾分類的工作。和他一樣,很多銷售業務員成為了垃圾分類的參與者、推進者。

3

不做垃圾桶

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做塑膠的

因為賣瘋的垃圾桶,這幾天,符永林的公司不時有媒體來採訪,有的還來拉廣告,業務員羅武軍也上了當地的電視臺。

在有塑膠製品王國之譽的台州,有上萬家塑膠製品企業,每年塑膠原料的消耗量高達500萬噸,占全國的十分之一。

而眼下紅火的垃圾桶生意,正成為當地人茶餘飯後討論的話題。

路橋一個老闆一天就接到了2000萬的垃圾桶和400萬的垃圾袋的單子。“都是供給電商的,我們把其他塑膠產品停了,另外又去新開了幾套模具。”

在模具之鄉黃岩,垃圾桶帶旺了模具開發產業,不少塑模公司貼出了新的招人廣告。

與之相比,垃圾桶之外的塑膠製品正是一個淡季,且利潤慘澹。冰火兩重天的格局,讓很多業內人士躍躍欲試,開始放下“臉盆”“花盆”,去瘋狂地開發垃圾桶。

“垃圾分類一搞,在台州,不談垃圾桶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做塑膠的。”7月8日,一名生產塑膠花盆的80後老總在朋友圈發了這句感慨。

他配了一張照片,幾個身穿時尚名牌的年輕人,圍坐著,脚邊放著幾個垃圾桶,他們在討論研究怎麼樣開發垃圾桶。

“金礦啊”,他這樣告訴記者。他正在考慮轉型,因為,當下,花盆等塑膠製品並不好賣,是銷售的淡季,利潤極低。而眼看著巨大的垃圾桶市場,他很想試試。

他的身邊,至少有十幾個朋友已經啟動垃圾桶的開發。開一套模具好點的四五十萬,小的只要二三十萬,對於這些深耕多年的中小企業主來說,也並不是太大的投入。

符永林已經看到了這個趨勢,“接下來,競爭會很激烈,可能會出現低價的惡意競爭。”他這樣告訴員工們,“一定要有危機感。”

對於這個行業來說,速度就是金錢。“新產品前面幾個月的利潤高,但很快會被模仿,價格就跌了。”

在他看來,在喧囂之後,只有不斷創新,提高品質,才是長久之道。

“我們剛剛開發了三臺模具,一臺每天能生產幾千個新款垃圾桶。”符永林說。

當然,無可否認,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商機。

根據住建部要求,接下來一年多時間內,還有46個重點都市也要步入垃圾分類“最嚴時代”,預計未來五年內,全國的市場都會釋放巨大的需求。

“我們都想試試,萬一做大了呢。”有80後的老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