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情報部門將知名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帶離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

加拿大媒體當地時間14日報導,加情報部門本月5日將知名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夫婦以及他們的學生帶離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原因據稱是“違反相關條款”(policy breach)。8日,情報部門向該實驗室的人員宣佈,邱香果夫婦將離開一段時間,她們的同事被警告不得與她們聯系。

邱香果博士和她的丈夫,以及他們的一些學生都在這個實驗室工作和學習。加拿大國際微生物實驗室是北美地區屈指可數的4級實驗室。這個級別的實驗室保存有包括“埃博拉”病毒在內的最致命的人類和動物病毒,是級別最高的實驗室。

邱香果博士是國際知名的病毒學家,她和她的同事蓋瑞·庫賓格(Gary Kobinger)因發明埃博拉病毒治療藥物ZMapp贏得國際聲譽,並在2018年獲得加拿大總督創新獎(GGIA)。

垃圾桶賣“瘋”!有人一天接單2000萬

“真是賣瘋了”,符永林這樣描述自己的垃圾桶生意。在他的辦公桌上,就放著四個“上海版”的迷你垃圾桶。

每天七八輛大卡車排隊停在他公司門口,上百個工人24小時輪班生產,但依然沒法滿足雪花一樣源源不斷飛來的訂單。

面對幾十年來最好的生意行情,軍人出身的符永林卻顯得冷靜,“還是要有危機感。”

他的下屬、業務員羅武軍也在經歷一場變化,“以前是自己找客戶,現在角色反了,客戶自己上門,而我們只做現金客戶。”

在朋友眼裡,他原本是一個“賣垃圾桶的”,現在他成了一名垃圾分類的“講師”。

而一個工廠背後,湧動的是“塑膠製品王國”台州裏一大批躍躍欲試的淘金者。他們正醞釀新的財富探索,因為在他們看來,“做垃圾桶的發財了,有人一天就接了2000萬的單子,這就像一個金礦。”

生產出的垃圾桶

沒進倉庫就被拉走

卡車是在深夜或淩晨到的,一輛接一輛,等到天亮了,叉車會把堆在空地上的一排排垃圾桶裝上車。

垃圾桶上,印著“上海”“福州”等字樣。它們都用不著進倉庫,就會被拉走。

在符永林的九淵塑業公司,這樣忙碌的場景已經持續兩個多月。“從5月份開始就忙了,節假日都加班,現在是24小時兩班倒生產,還來不及。”他這樣告訴記者。

他把訂單分到了其他幾個廠房生產,有的則分給朋友。

符永林專業做垃圾桶十年了,今年是生意最好的一年。而最近兩個月更明顯。從市場來說,上海占了60%。

他已經分了好幾個工廠加工,100多名工人24小時兩班倒生產,但依然來不及。他用兩個字形容:“賣瘋”。

隨著垃圾分類政策的推進,給符永林這樣的企業,帶來了意外的財富。

在辦公室,他自己也研究垃圾分類,“猪大骨是其他垃圾,猪小排是廚餘垃圾,筆套是可回收垃圾,筆芯是其他垃圾……”

背書一樣,他熟知垃圾分類,“我們每個業務員都很懂。”

做了十年垃圾桶,對於市場的判斷,符永林還是比較精准的,哪款好賣哪款不好賣,他看得准,但也有失誤的時候。

“真是沒想到”,他說,有一款日系的垃圾桶,價格要一百多一個,“去年我覺得沒市場,因為太貴了,沒想到,政府的决心和投入會這麼大,這麼高的價格也能賣爆。”

就在前一天,還有一個客戶上門來,要求訂這款類似的產品,“他要賣到西北去,我就問他,這麼貴,運費又高,能有人要嗎?”

客戶告訴他:“沒問題。”

2

垃圾桶業務員

成了政府邀請的“講師”

“什麼時候能發貨,能不能快一點,我們等著用。”給羅武軍打電話的是一個鄉鎮的黨委書記。他來催貨,兩萬多個垃圾桶。

在禮貌和客氣的氛圍裏,他們完成一場溝通。“現在很多地方環境和垃圾這塊都是一把手抓的,地方上都很重視,所以,很多打電話的是鄉鎮的黨委書記。”

十年前,1988年出生的湖南人羅武軍來到黃岩,尋找他的生意門路。在這家生產垃圾桶的公司,他做起了業務員。

去年開始,他發現了市場巨大的變化。“以前是自己找客戶,現在角色反了,客戶自己上門,而且我們還可以挑,現在單子太多,我們只做現金客戶。”

變化背後,是政府治理垃圾的决心和力度。

羅武軍出差的頻率也日漸增多,原來兩個星期出差一次,現在一個星期兩三次。公司在一些地方政府的招標上面得標後,羅武軍要去和政府組織溝通,落實一系列的後續跟踪。

很多省外的鄉鎮會請他過去,做些培訓和指導,“做久了,垃圾分類一塊也很熟悉,我會給他們講應該怎麼做,比如和基層政府建議,政策要怎麼定,積分要怎麼做;和老百姓講,垃圾應該怎麼分類。”他說,就是把這個地方合理有效的經驗帶到那個地方去。

最近,他還接到不少朋友的電話,“以前你是賣垃圾桶的,聽說現在你搞垃圾分類了。”

顯然,垃圾分類,正成為一種時尚,影響著更多的人。“大家的觀念會慢慢改變。”

羅武軍覺得,除了給公司賺錢,自己最大的一種榮譽感,是協助當地政府完成垃圾分類的工作。和他一樣,很多銷售業務員成為了垃圾分類的參與者、推進者。

3

不做垃圾桶

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做塑膠的

因為賣瘋的垃圾桶,這幾天,符永林的公司不時有媒體來採訪,有的還來拉廣告,業務員羅武軍也上了當地的電視臺。

在有塑膠製品王國之譽的台州,有上萬家塑膠製品企業,每年塑膠原料的消耗量高達500萬噸,占全國的十分之一。

而眼下紅火的垃圾桶生意,正成為當地人茶餘飯後討論的話題。

路橋一個老闆一天就接到了2000萬的垃圾桶和400萬的垃圾袋的單子。“都是供給電商的,我們把其他塑膠產品停了,另外又去新開了幾套模具。”

在模具之鄉黃岩,垃圾桶帶旺了模具開發產業,不少塑模公司貼出了新的招人廣告。

與之相比,垃圾桶之外的塑膠製品正是一個淡季,且利潤慘澹。冰火兩重天的格局,讓很多業內人士躍躍欲試,開始放下“臉盆”“花盆”,去瘋狂地開發垃圾桶。

“垃圾分類一搞,在台州,不談垃圾桶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做塑膠的。”7月8日,一名生產塑膠花盆的80後老總在朋友圈發了這句感慨。

他配了一張照片,幾個身穿時尚名牌的年輕人,圍坐著,脚邊放著幾個垃圾桶,他們在討論研究怎麼樣開發垃圾桶。

“金礦啊”,他這樣告訴記者。他正在考慮轉型,因為,當下,花盆等塑膠製品並不好賣,是銷售的淡季,利潤極低。而眼看著巨大的垃圾桶市場,他很想試試。

他的身邊,至少有十幾個朋友已經啟動垃圾桶的開發。開一套模具好點的四五十萬,小的只要二三十萬,對於這些深耕多年的中小企業主來說,也並不是太大的投入。

符永林已經看到了這個趨勢,“接下來,競爭會很激烈,可能會出現低價的惡意競爭。”他這樣告訴員工們,“一定要有危機感。”

對於這個行業來說,速度就是金錢。“新產品前面幾個月的利潤高,但很快會被模仿,價格就跌了。”

在他看來,在喧囂之後,只有不斷創新,提高品質,才是長久之道。

“我們剛剛開發了三臺模具,一臺每天能生產幾千個新款垃圾桶。”符永林說。

當然,無可否認,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商機。

根據住建部要求,接下來一年多時間內,還有46個重點都市也要步入垃圾分類“最嚴時代”,預計未來五年內,全國的市場都會釋放巨大的需求。

“我們都想試試,萬一做大了呢。”有80後的老闆說。

殺害女友母親 兇嫌落網態度冷靜

13日上午在高雄市大社區金龍果菜市場殺害王姓婦人的韓姓兇嫌(左三),中午在楠梓區落網,警方將他帶回偵訊。(林瑞益攝)

13日上午在高雄市大社區金龍果菜市場殺害王姓婦人的韓姓兇嫌(左三),中午在楠梓區落網,警方將他帶回偵訊。(林瑞益攝)

13日上午在高雄市大社區金龍市場殺害王姓婦人,之後帶著王姓婦人的女兒逃逸的韓姓男子,今天中午在楠梓一處民宅落網。警方還要偵訊兇嫌的殺人動機。警方表示,兇嫌被捕時態度冷靜,配合警方偵訊。

警方在案發後調閱監視器畫面,以車追人,沿路追查,查到嫌犯的落腳處。嫌犯見到警方時,非常配合警方偵辦,兇嫌是本國人,住在高雄。

王姓婦人的女兒起初並不知道母親被殺害,後來得知母親的死訊,情緒狀況不是很穩定。她在母親遇刺時,情緒慌亂,自行上了嫌犯的機車被載走,並非被強迫。

至於嫌犯殺害王姓婦人的動機,警方表示,此點還要釐清,嫌犯平時掌握女友會與母親到金龍果菜市場買菜,所以跟著到了市場,可能一言不合,所以動了殺機。兩人是最近才交往。

2019年長江1號洪水正式形成

       來自水利部今天(13日)早晨5點的消息:受上游幹流及鄱陽湖水系來水影響,長江中游幹流九江水文站今天5時水位漲至20.00米,達到警戒水位(20.00米),依據水利部《全國主要江河洪水編號規定》,為長江2019年第1號洪水。水利部12日已發出通知,對做好長江中下游洪水防禦工作提前作出安排部署。

日本共享汽車只租車不駕駛,背後的原因反映打工仔的哀歌

有日本共享汽車公司發現很多租客只租車不駕駛,背後的原因反映打工仔的哀歌。

▲ 有日本共享汽車公司發現很多租客只租車不駕駛,背後的原因反映打工仔的哀歌。

日本近年出現共享汽車潮,由於價格相宜且便利,吸引國民選擇租用共享汽車服務,同時節省了租用或購買車位的昂貴費用。不過,有日本共享汽車公司卻發現「零行車里數」的現象,很多租客都只租車不駕駛,深入調查卻發現背後藏打工仔的悲歌。

《朝日新聞》報道,擁有23萬註冊會員的日本租車公司Orix Auto Corporation(オリックス)分析2018年夏季的數據時發現,有些客人在租車後從未駕駛,行車里數為零。Orix對此感到奇怪,

不知道租客實際上是怎樣使用我們的汽車。

另一間擁有120萬註冊會員的汽車公司Times24(タイムズ24)經問卷調查後揭曉,原來「零行車里數」客人把車內的私人空間用作小休、吃飯、找個地方工作、給電話充電、因附近的儲物櫃已滿而把物件放在車內等。

一名住在近東京埼玉縣的受訪者透露,

我會買便利店的外賣飯盒然後租車到車內吃,因為在附近地方都沒有位置可以坐下來用餐。

事實上這些共享汽車公司的租車價格相宜,半小時只需要400日元(約30元港幣),因此吸引愈來愈多「零行車里數」客人租車。

日本電訊公司NTT DOCOMO(NTTドコモ)同樣開設了共享汽車服務,他們在2018年訪問了400名租客有關汽車使用用途,當中有50名受訪者表示,租車並不是用來駕駛,而是用來睡覺、跟朋友聊天、談生意,更有些用來練習英語或唱歌。

NTT DOCOMO公司發言人稱,

汽車可以用作私人空間,客人使用汽車的方式遠超乎我們想像的。

不過有共享汽車公司認為,若客人只租車不駕駛,開動引擎仍會耗用不少電油,例如夏天開冷氣、冬天開暖氣,也沒有按駕駛路程計算的收入,變相減少公司整體收入,所以不建議客人租用汽車用作其他用途。

袁澧林X劉俊謙演瑪嘉烈與大衛 回憶90年代【有片】

(黃建輝 攝)

文青女神袁澧林及出身於舞台劇界的劉俊謙,合演人氣小說改編的電視劇《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前度》,分演少年瑪嘉烈與少年大衛,而故事背景設為90年代。

兩個新一代的靚女靚仔演員,對該年代最深印象是甚麼?

袁︰袁澧林  劉︰劉俊謙  記︰記者

袁︰不同現在有whatsapp,以前真的有不見不散,曾約朋友卻因聯繫不上,要對方等了一個小時。但以前溝通有種等待,這是有意義,令人知道有些事是會逝去,但現在遲到可以傳whatsapp叫對方遲些出門,沒了等待的過程,整個溝通模式很快、很速食。

劉︰相對來說,以前較樸實些,特別手提未流行時,是要用電話簿記下電話。

袁︰還會背電話號碼、背生日日期。

劉︰現在記得的電話、生日已很少。

袁︰不知現在還有沒有人寫紀念冊了。

想知袁澧林與劉俊謙的愛情觀,去片睇

彼此要有空間

記︰你們覺得瑪嘉烈與大衛在愛情上是一個怎樣的人?

袁︰瑪嘉烈是個頗貪玩的女生,有一個男友時又想要另一個新男友。表面上,她為此很煩惱,但其實enjoy,因瑪嘉烈覺得要拍多一些拖,否則不知自己喜歡甚麼。同時,她喜歡每段戀愛的不同的感覺。

劉︰大衛性格跟瑪嘉烈有些相反,相對較內向、不太活潑。在感情上知道自己不鍾意甚麼,卻不太知道自己鍾意甚麼。

美玉(杜小喬飾)主動地追求大衛(劉俊謙飾),男方半推半就下與美玉交往。▲ 美玉(杜小喬飾)主動地追求大衛(劉俊謙飾),男方半推半就下與美玉交往。

記︰你們會否覺得瑪嘉烈與大衛在感情上頗自私?

袁︰瑪嘉烈,是。因她集中自己要得到甚麼,甚至分手方式方式也很殘忍,不會在對方的角度去考慮,留下幾隻字就「say goodbye」,是活在當下的人。

劉︰如果說大衛自私,不如說是自我多一些,只諗自己,在感情上不太理會另一半感受。

記︰瑪嘉烈與大衛與情人分手的方式,有時選擇不了了之,不找對方就當表示分手,現實中你接受這方面嗎?

袁︰莫要說情侶,辭職也要交封信,為何拍拖可以突然消失就算?沒有人有權力去傷害別人,基本對人的尊重一定要有,如果不負責,可令對方帶來很深的傷痕,並或許很久也不褐。

劉︰要分手便要約出來說,電話講也似不太實在,無論如何要見面講,才夠清清楚楚。

已有男友的瑪嘉烈(袁澧林飾),邂逅不羈大輝(馬志威飾),於她一腳踏兩船。▲ 已有男友的瑪嘉烈(袁澧林飾),邂逅不羈大輝(馬志威飾),於她一腳踏兩船。

記︰現實中,寧願伴侶較黐身還是不黐身?

袁︰年幼時會鍾意對方黐身些,長大發現更好的戀愛模式是,各自有自己的夢想,心靈上彼此支持,不用天天相見。

劉︰太黐身,很累。雖然拍拖初期很sweet,但幾個月後會累,彼此有空間,關係可以更長久。

袁︰因為他很早睡,晚上10時定要睡,所以明白你為何很累,6時就已經要準備回家。

劉︰我未至於10時睡,大約11、12時,早上7、8點起身。因做這行很容易不健康,而我鍾意健康。

袁︰我卻晚睡晚起得很嚴重,凌晨2、3時睡,早上起碼11、12時才起身。

(黃建輝 攝)▲ (黃建輝 攝)

Info

《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前度》
頻道︰ViuTV
播出日期及時間︰逢周一至周五9:30pm(7月17日首播)

袁澧林,因清純外表被網民封為「文青女神」。曾演電視劇《三一如三》、電影《那一年,我17》等。(黃建輝 攝)▲ 袁澧林,因清純外表被網民封為「文青女神」。曾演電視劇《三一如三》、電影《那一年,我17》等。(黃建輝 攝)

劉俊謙,5年前於於演藝學院畢業,去年7月參與黃子華舞台劇《前度》而廣為人知。(黃建輝 攝)▲ 劉俊謙,5年前於於演藝學院畢業,去年7月參與黃子華舞台劇《前度》而廣為人知。(黃建輝 攝)

網傳台中有比基尼辣妹洗車,引起老司機瘋找

近日LINE群組瘋傳台中市西屯福科路上一家自助洗車廠,有比基尼辣妹洗車,一台只要600元,並附上多張截圖,讓許多老司機開始尋找在哪裡?比基尼辣妹本尊在臉書上發文澄清:「不管給我多少錢都不會幫你洗乾淨的」。

老司機LINE群組瘋傳的比基尼洗車,本尊發聲了。(圖/翻攝自Facebook/小丁Ding)

老司機LINE群組瘋傳的比基尼洗車,本尊發聲了。(圖/翻攝自Facebook/小丁Ding)

照片中可以看到,一位身穿皮膚白皙的辣妹,穿著白色比基尼在清洗汽車擋風玻璃,引起許多老司機瘋狂,紛紛詢問洗車廠在哪裡?。

本尊發文澄清,照片是攝影作品,給再多錢也不會洗。(圖/翻攝自Facebook/小丁Ding)

本尊發文澄清,照片是攝影作品,給再多錢也不會洗。(圖/翻攝自Facebook/小丁Ding)

不過,老司機後來都失望了,因為這位辣妹是女模「小丁」,她在臉書粉絲專頁上發文表示,其實這是攝影工作,上傳到群組後被亂傳「台中西屯600洗車」、「其實不管給我多少錢我都不會幫你洗乾淨的」。

網傳台中有比基尼辣妹洗車,引起老司機瘋找。

小丁曾因拍攝過洗車影片爆紅,2018年她穿著黑色比基尼、綁雙馬尾洗車,就被放到臉書社團爆廢公社上,因為臉蛋清純帶有稚氣感,常會做各種cosplay打扮,大方秀出臀部曲線,因而被封為「肥臀天使」。

影完寫真 羅霖抽空陪孻仔摸海豚

近日羅霖帶同幼子Jonathan去沖繩旅遊。(取自羅霖IG)

羅霖早前忙個不停,為以「美魔女」為主題的寫真集到泰國進行拍攝,忙完一輪後,她亦重回母親角色,近日她抽空陪兒子出埠遊玩。

羅霖在4月拍寫真前,積極減磅,在一個月內減了十磅。而日前她與13歲的孻子Jonathan去了日本沖繩度假,羅霖在個人主頁上載了數張旅遊照,身穿綠色連身裙,驕人身材表露無遺。她與幼子興奮地一同玩水上活動和睇海豚,開心不已。她更留言:「陪Jonathan 玩足一天水上活動,來沖繩必定會和海豚互動!」

翻看她的IG,其實在去年同樣6月的時間,她與Jonathan也早已到過沖繩度假,更是一樣有睇海豚和坐同一個大浮床這些節目,分別只是當時其二子Jordan也在場。僅僅一年前便重臨舊地,看來他們兩母子的確很喜愛這地方吧。

去年三母子一同攬海豚。(取自羅霖IG)

對話家中被偷拍三年廣西女生:最擔心有更多視頻圖片流出

近日,廣西賀州女生卷卷(化名)微博爆料稱,自己初三在家洗澡時發現被人偷拍。但直到今年6月,有陌生人加QQ,她才知道自己洗浴照片已洩露——此時距她發現監視器已過3年,如今她高中畢業即將進入大學。更令她擔憂的是,通過仔細比對,她發覺這些照片視頻不是同一時間拍的,時間跨度可能長達兩三年。

據7月8日上游新聞《廣西一女學生在家被偷拍三年系熟人進宅趁機安攝像頭》報導顯示,惟一讓卷卷稍感欣慰的是,7月8日當地警方告知她,犯罪嫌疑人吳某已被抓獲。隨後,上游新聞記者與卷卷進行了對話,瞭解到卷卷被偷拍事件細節,以及她現在的擔憂和疑惑。

发视频的男子和当事女孩卷卷的对话。

家中浴室惊现手机摄像头

上游新闻:你家周围的环境怎样?

卷卷:我家位于普通的街道上,没什么恶性事件发生,连吵嘴打架这样的事也挺少,看起来很安全的。

上游新闻:你是什么时候,是怎样发现家中有摄像头的?

卷卷:那是在2016年暑假,我初三毕业时。有一天我在家洗澡,起身去窗台拿香皂,突然感觉被人盯着看。我看了看,终于在窗台右上角缝隙里,看到了手机摄像头。

上游新闻:是针孔摄像头吗?

卷卷:就是手机摄像头。

上游新闻:你当时什么反应?

卷卷:很惊慌,就大喊妈妈,说有人偷拍我。我家住3楼顶楼,妈妈赶紧跑到楼顶天台去看。然后我就听到厕所外边那根水管有很大的拉扯声,很急促、很夸张的那种声音。

上游新闻:你妈妈上去发现了什么?

卷卷:没有,没有看见人。我听到水管有响声,然后手机就不见了。估计是被人用绳子拉走了,人也跑了。

▲当事人称自己在家中被偷拍两三年的微博。

警方调查过隔壁男邻居

上游新闻:当时有怀疑过是周围的人或邻居吗?

卷卷:我上天台去看了看,发现我家的厕所窗户,刚好对着一个人的房间,然后我就挺怀疑他。后来我们报了警。警察就找到那个人,检查他的手机,但没有发现里面有我的照片、视频类东西。

上游新闻:警察当时只是检查了他的手机吗?

卷卷: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因为当时我不在场。当时民警去他家查的时候,我待在家里。后来警方对我说,你不用担心,我们查看了他的手机,里面没有偷拍的东西,不用害怕。

上游新闻:据你所知,当时被查看手机的邻居,与现在被抓的嫌疑人,是同一人吗?

卷卷:不是。

“就是男人都有的目的吧”

上游新闻:从初三到高三毕业,3年间有没有陌生人给你发送过洗浴照片?

卷卷:没有没有,第一次收到照片是今年6月12日,有人加了我QQ,传的就是我洗澡时的照片。

上游新闻:对方是否威胁你?

卷卷:他没有威胁我,也没有说让我花钱去销毁照片。

上游新闻:你是否问过对方图片的来源?

卷卷:问过。他加了我QQ,后来把我删了。隔了几天,我用同学的QQ号加他,问他要怎么样才能销毁照片?他说他销毁没用,因为这些照片不是他的。我问他照片是怎样得来的,他说是在一个外国论坛上看到的。

上游新闻:你问过对方发照片的目的吗?

卷卷:他说不仅有我照片,还有我的几段视频及生活照,甚至包括联系方式和家庭地址。至于是国外哪个论坛,他不告诉我。说万一被举报了,就没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了。我继续问他,发照片有什么目的,他就说,就是男人都有的目的吧。

▲偷拍女孩卷卷的犯罪嫌疑人。

拍摄时间跨度可能两三年

上游新闻:他发给你的照片,能看出是什么时候拍的吗?

卷卷:照片是闪图,我仔细看了一下,应该是初三时拍的。因为我记得当时洗了头,头发很湿,直接挽在后面。而且我那时没有刘海,头发直接中分。初三之后的照片也有,因为我的毛巾已经换了,不是初三时用的那条毛巾了,并且那时我头发有刘海了,我是高二时才有刘海的。

上游新闻:你的意思是,有人在不同时间偷拍你,时间跨度可能持续两三年?

卷卷:有这种可能。

上游新闻:能看出拍摄地点在哪儿吗?

卷卷:就在我家厕所(浴室)里。

上游新闻:照片和视频拍摄角度是一样的吗?

卷卷:不一样。照片是在窗口往下拍的角度,很像初三时发现那个手机摄像头的角度。视频的拍摄角度不一样,是从厕所门的那个位置拍的,后边是窗户。

嫌疑人曾在QQ空间转发过色情淫秽

上游新闻:你是什么时候报警的?

卷卷:我第1次报警是在2016年,第2次报警就是今年6月12日,收到照片当天;第3次报警,是在今年6月23日。

上游新闻:警方如何给你反馈的?

卷卷:他们说犯罪嫌疑人已经找到了,然后把嫌疑人的照片发给了我,问我认不认识对方,并说具体情况还要进一步调查。还说已经扣了这个人的手机、电脑等设备,等专业人士去查看。

上游新闻:犯罪嫌疑人是熟人吗?

卷卷:不是,因为我们家是开店的,他经常来我家消费,算是熟客。但我不了解他,我只知道他住附近,面熟而已。

上游新闻:警方锁定的嫌疑人,是QQ上传给你照片的人吗?

卷卷:不清楚,警方没向我透露这些。

上游新闻:你们家开的店,距你住的地方有好远?

卷卷:是一栋楼,店在一楼,我家住三楼。之前因为我妈妈不懂办营业执照之类的事情,曾请教过他(指嫌疑人),他就进了我家。他当时是单独待在我房间的,因为电脑在我房里。他使用了电脑,知道了我的QQ号,还知道了我家厕所方位什么的,并且他还加了我的QQ。

上游新闻:你跟他通过QQ聊过天吗?

卷卷:聊过。我记得那时他问过我,你跟你妈妈是不是有点矛盾?我没理他。直到有一天他在QQ空间里转发色情淫秽的东西,我就觉得这个人挺恶心的,就把他删掉了。

最担心还有视频图片流出

上游新闻:你现在最担心什么?

卷卷:担心这些事情不会得到完全解决。因为这件事情,我觉得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小。警方告诉我,在嫌疑人手机里只看到了照片,但视频没看到。所以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他一人所为,还是多人所为?是一人作案还是团队作案?还有那名QQ传图者(不能确定是警方抓获的嫌疑人)说外国论坛有我的照片和视频,是不是真的?这背后有没有操纵者?还会不会有更多的视频和图片流出来?为什么视频拍摄角度会在我家里?这些我都不知道。

郭芷嫣加料說延燒 工會律師:要戰便戰

郭芷嫣認了機長餐加料是她說的,圖為郭芷嫣今年初眼眶泛淚訴說執勤受辱過程。(本報資料照片)

郭芷嫣認了機長餐加料是她說的,圖為郭芷嫣今年初眼眶泛淚訴說執勤受辱過程。(本報資料照片)

桃園空服工會幹部郭芷嫣的失言風波越滾越烈,警方原預計昨晚傳喚郭到案做筆錄,但她卻以精神不佳為由未到,並致電警方要約改天。工會律師丁穩勝昨日晚間還曾PO文,「要戰便戰,多說無益」,雖然不久後就刪文,但還是引發熱議。

郭芷嫣因為在私人群組內提到「entree要被加料的人」,遭長榮航空認為已涉及飛安,而先將郭轉調地勤,報警處理。如今警方已開始調查,責任有待釐清,但工會律師丁穩勝卻在9日晚間突然發文指出,「我們會把她安全帶回家,要戰便戰,多說無益」,被認為應該是指要將郭芷嫣安全帶回家。

對此,律師蔡瑞麟解讀,「如果真的是那件事(幫助郭芷嫣),那這樣不是幫她,是害她」,雖然丁穩勝事後立刻刪除貼文,但發文早已被截圖,蔡瑞麟也感慨,「表示他(指丁穩勝)也知道身為律師不該這樣說吧?也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