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莫名被指涉疆,西方年終秀?

5G移動網絡、維吾爾族人和香港抗議者之間有什麼聯系?顯而易見,在這個聖誕季的“黃禍”主題秀上,它們都有各自扮演的角色。這是西方主流媒體針對中國的新冷戰敘事的諷刺。

《路透社》12月24日刊登內博伊薩馬利克文章《華為被誣陷參與對維吾爾族人的鎮壓——對華新冷戰的一天》

12月22日,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刊登了一封由13名英國議員簽署的信。信中稱:在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參與壓迫維吾爾少數民族的指控被“全面撤銷”之前,女王陛下政府不應與它在英國合作建立5G網絡。

“不僅考慮到潜在的名譽風險,而且考慮到英國是否會因資助、支持侵犯人權行為遭到問責,我們確信您會贊同有必要進行盡職調查,包括人權侵犯行為以及與侵犯人權者合作。”

儘管這些議員對名譽、責任的關切令人感動,但他們堅持對華為做有罪推定,即使按照現代英國民法的舉證標準“優勢證據”規則(more likely than not),這也是前所未見的。

13名議員為首者湯姆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是一名退休的情報官員,也是一名有影響力的保守黨議員,擔任議會外交委員會主席。這封信的簽署人中還包括工党議員莎拉坎普以及上院的11名議員。

然而,在英國報紙上源源不斷刊登的針對華為、維吾爾族人和中國的文章當中,這封信並不算出挑。數月來,《每日電訊報》順著圖根哈特的調調一直在鼓吹華為將構成威脅。本周一,《衛報》刊登報導,渲染華為與中國政府所謂曖昧不清的關係,還提到華為一名前雇員被指控洩露商業機密後被捕。

近年來,這家中國電信巨頭發現自己受到了“五眼聯盟”——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紐西蘭組成的情報聯盟——媒體、政界人士越來越多的監視。這些國家宣稱華為威脅了他們的國家安全,表面上是因為華為向中國提供了它們認為自己才配擁有的監視能力,囙此它們試圖禁止華為在其境內做生意,還威脅盟友也這樣做。

去年12月,加拿大逮捕了華為首席財務官、創始人之女孟晚舟,指控她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現時,她仍在尋求駁回美國的引渡請求。

美國的一些參議員積極並成功遊說要求禁止美國軍方採購華為設備和產品,並敦促徹底禁止華為在美國開展業務。華為通過實際行動予以回應:在不使用任何美國零部件的情况下製造新設備。

雖然這場針對華為的戰役看似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發起的大規模貿易戰的一部分,但所謂的“迫害維吾爾族人”强加於華為,說明事情沒那麼簡單。

“五眼聯盟”國家的主流媒體以既成事實的口吻報導中國建立維吾爾族人“集中營”。美國國會甚至通過了一項法案準予對這些“侵犯人權的行為”進行制裁。

這些言論被位於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和近日來在香港所謂的“親民主”示威者進一步放大。北京方面越來越懷疑這些示威者的背後很可能是“五眼聯盟”國家政府在撐腰。

此外,支撐這些說法的實證幾乎沒有。其中一個消息來源是背後由美國支持的壓力集團“中國人權捍衛者”,但該組織於2018年發佈的報告建立在對區區8名維吾爾人的採訪基礎上。

圖根哈特等簽署的信還引用了澳大利亞戰畧政策研究所和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的一篇論文,前者是由澳大利亞國防部支持的機构,後者是頗具爭議的人物,他與美國支持的遊說組織——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有合作。這些信和言論所說的純屬謠言、猜測和模棱兩可的推斷。

無論新疆、華為或香港發生什麼或者不發生什麼,這些都不是重點,因為“五眼聯盟”的媒體和政府已决心把中國妖魔化,意欲把它塑造為擴張主義者、侵略者、威脅者甚至是種族滅絕者的形象,以鞏固他們自以為擁有的世界霸權。

還看不透嗎?著名新保守主義學者尼亞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就是那個曾經哀悼大英帝國在一戰中滅亡的學者,本月早些時候在《紐約時報》上宣稱:一輪新的冷戰已拉開序幕,對象是中國。

事實證明,新疆穆斯林、被制裁的華為手機以及揮動美英帝國大旗的香港示威者確實有共通之處。

  1. 尚無回應.

  1. 尚無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