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Armour

Archive for 2020 年 10 月 15 日

「想吃甚麼?」、「隨便啦!」!遇上選擇障礙的另一伴你該怎麼辦?!

男:吃甚麼?
女:隨便啦!
男:吃炒麵?
女:不要!
男:吃便當?
女:不要!
男:吃火鍋?
女:不要!
男:你到底要吃甚麼?
女:就隨便啊!
男:……
遇上選擇障礙的另一半你會怎麼處理?
社員陳倆光在爆笑2公社貼文
同事要下班時看他愁眉苦臉…
給我看他老婆的對話..
很想知道這位老婆是哪個星座的…..
P.S 男R5,妻30歲RT
《社員回覆》
【這老公也太有耐心一個一個問,我反而想知道老公什麼星座的。】。
【我如果是他老公…我會叫她「不要吃,餓死算了」。】。
【這難度太高了,下一位。】。
【如果是我問這麼多還回答 隨便 !!我會回..你要不要吃大便!!】。
【這老公真有耐心,正常3句話就說謀丟賣甲!!】。
【好有耐性…問到快宵夜時間了。】。
【轉給我老公看,讓他清楚、明白知道……他老婆還不錯。】。
【我是女生都想叫她去吃屎了。】。
【這難度太高了,下一位。】。
【我是女人我都受不了==這老公真有耐心==】。
(原文截圖)

 

被前男友約到學校侵犯,她無助訴苦想不開尋短親友阻止悲劇,受害者決心提告

被侵犯不是被害人的錯。
「我給過你一次幾會讓你負責,要你跟你父母一起來面對我,解決這件事,你選擇逃避,可能一直以來你做了很多很多破事我都原諒你讓你以為這次沒事了,我一樣沒那個勇氣,你錯了,我們法院見。」
【被害者於深夜想不開自殺,親朋好友趕到才阻止這場悲劇,大家才知道為什麼這段期間被害者情緒異常的原因,現在被害者情緒不穩定,休息後到下午會帶她去提告,以下為被害者口述,因氣不過上來發文希望大家知道這些事,大家可以開被害者高**的影片聲音,聽聽郭*本在講什麼鬼話。】

[被害人自述]
本人於2019年12月24日在國立中興大學排球場被中興大學森林系碩士二年級郭*本性侵。
因郭*本的爸爸是某媒體報社的業務總經理,我如果去報社爆料無疑只是螳螂擋車,謝謝爆料公社的幹部看了我的原因讓我能快速通關。以下言論若有不實,歡迎郭*本隨時提告。
我跟郭*本在去年10月分手。在去年的那天晚上,郭*本於晚上6:36分私密我,一開始問我他的學生證在哪裡等等,後來開始關心我的近況,而後要約我去吃晚餐,我問過當時的男朋友後,徵得男友同意,約在台中文心上的火鍋店,吃飯時沒有任何異樣的聽他抱怨他追學妹又失敗的慘案等等,以及我的近況。

吃完後他問我:『我想帶妳去一個地方,可以嗎?』我當時想著:反正我跟他騎不同機車,如果他帶我到奇怪的地方那我騎走就可以,於是答應。後來我們去我們的大學-中興大學,運動場旁的排球場,當時已晚上11點左右,排球場上沒人,燈光只剩下路燈,一進去他跟我開場白『好懷念喔!』『當初我就是在這邊跟妳告白的誒!』我也跟他回嘴『對啊也是你跟洪XX(他前任)打野砲的地點耶!』我笑著。
而後他突然開始訴說他最近的狀況不好,什麼研討會講一講被教授噴,比賽失利等等的抱怨。後來突然哭了,問我『我可以靠著妳一下嗎?』我以為的靠著是頭靠在我肩膀之類的,在我還沒回答的情況下他突然面對面抱住我(當時我們都是坐著,坐在排球場石椅上)開始爆哭,用著他以往做錯事求饒的方法大哭說他真的知道錯了他不應該這樣對我等等的話,他後悔了。
我當時很尷尬,我手僵持在他背後,內心覺得這一切都太扯了不知道怎麼辦。
後來他哭完,我們站起來準備離開時,他突然對我說『誒,你有一個綠色的胸罩在我家喔!』我回他我沒有綠色的胸罩,應該不是我的他記錯了。突然,他拉開我的T恤衣領邊說『我來檢查一下是不是妳現在穿的這件!』當時我真的嚇到了,第一反應是往後退,結果他抓住我的胸部,我當時穿著普通的長袖T恤跟長牛仔褲,我趕緊背對他,想讓他停止,途中我一直尖叫『放開我!』『不要!』但而反正方便他繞到我後面不讓我逃走,我眼餘看到隔著一片網子後面有老人健身的小公園有一個人走過來,他也看到了,於是他用左手摀住我的嘴巴,右手伸進我的長褲,用手指強制性交既遂。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停止,他伸出手邊說『哇!你跟你男朋友沒有做對不對?怎麼那麼濕?』並且說出我永遠不會忘記的話『既然都做到這樣了,要不要乾脆來一發?』然後一邊解開褲子的鈕扣準備脫褲子。我立刻大喊:『你信不信我現在立刻叫Siri打電話給我男朋友?!你知道他是做什麼的!(他是律師)』
我的手機在包包裡離我有三公尺的距離,他才停手。
離開排球場,他不斷洗腦我『我告訴妳,沒有女人可以接受被別的男人用過的女人,妳千萬不要跟男朋友說』『真的啦為了妳好,妳也不想要跟他分手吧?』『我勸妳不要講,這樣你們感情會有裂縫,分了到時候又怪我』等等的噁心話。
我一到家立刻哭著跟室友說(還有跟我男朋友用電話說)所有的事情。室友要我報警,我當時哭著跟她說『我沒有毀了一個人人生的勇氣……這是非告訴乃論』,而我男朋友,自己獨吞著這些痛苦安慰我,並在自己的研究室哭了一個下午。
為什麼過了這麼久我一直沒有提告?他常常說自己建中畢業考上中興是一種羞恥,全校比他聰明的沒幾個,在一起時威脅我敢跟他分手他知道怎麼讓我在森林系過不下去,甚至曾用掃把虐狗打到頭斷掉,跟我說只要我跟他吵架一次他就打一次狗,狗現在嚴重容易恐懼。跟他在一起的三年真的痛苦不堪,各種噁心的事情都做過,交往期間追別的學妹,說為了她特意跑去日本當日來回就為了幫她買扭蛋,跟早餐店同事去酒店,還買女人(事後跟店長炫耀自己管妻有術,有跟我講過,店長還稱讚我很大度)。事後質問才知道,他還罵我幹嘛去跟店長聯絡?並且說他花幾千元但只有跟小姐聊天什麼都沒做,因為小姐長太醜他沒辦法。
他因為我流鼻血貧血,跟他吵架後摔車,居然跑去跟一堆同學講我會以死相逼,後來還傳到我耳裡,我要求他解釋他說免談他懶;或是女同學問他我化妝品哪裡買的,他說都是他送給我的,塑造都是他養我的形象,回家還要求我必須配合他的謊言,如果有人問要說是他買的。
我以爲我沒事,我真的以為沒什麼。我沒想過副作用這麼大,我沒想過『只是指姦』會讓我夜不能寐,讓我看到男朋友都愧疚。我一直跟自己說,我快考試了,現在不能崩潰,沒事的,考上就沒事了,結果更多的時間我在夜裡邊哭邊乾嘔,連打著現在文字的手指都發抖、反胃。
『我沒有做錯事』是我唯一活到現在的動力,到發現每天看著刀子的自己不正常了,好想死。
因為我不能怪誰,就連po我跟郭*本出去吃飯的當下,都有人跑去跟我男朋友酸我劈腿讓他綠綠的,我不能跟男朋友講這件事因為他會比我痛苦,所以我一直用理智逼迫自己冷靜。對就是我自找的!這件事論誰知道都會說我活該!所以最快的方法就是自殺,我每天,連做夢,都會夢到他!他跑來跟我炫耀說有女朋友了,同校一個歷史系也是打排球的學妹,他說這個女孩很特別,他從沒那麼溫柔過對她。
『恭喜你,郭*本,你成功毀滅了我!這就是你要的,反正我現在沒有什麼好失去的。原本一直不敢說出來的事情終於敢講出口,在你成功沒辦法讓我畢業的時候,我崩潰了。還記得你在一起時你對我說「如果敢跟你分手,你就讓我在中興大學森林系過不下去」?現在好不容易終於分手了,但你依舊像鬼一般的窮追不捨,再次毀了我的幸福。你也知道我有男朋友,為什麼還要性侵我?為什麼你這麼恨我,不直接殺了我???為什麼還要讓我苟延殘喘到現在,而你卻繼續過你幸福的人生?看你笑著、開心著、順利地過著你的碩士生活,而我卻因為害怕你還在大學而不敢復學。我唯一的人生轉淚點,沒了,而你還在跟你的新女友、新人生邁進!為什麼是我?偏偏是我?每天洗著永遠乾淨不了的軀體拿菜瓜布殘害自己皮膚,摸著永遠不信任的愛情,夢著你那天給的傷害,有時候你在操場、有時候你在排球場、有時候你在教室…..好痛苦、好可怕、好無助。大家不要再罵我了,我真的不知道你那麼可怕,再一次我絕對不會跟你在一起。沒有人支持我,我好累,我無力了…….我要在你還在世的時候,趕快離開,這樣至少不會再被你捉住,再被你迫害!對不起所有愛我的人,對不起……我盡力在你們面前笑著了,請為我開心,至少我解脫了………如果我可以化成鬼,我再來找你,死也不會原諒你,郭*本!』
「我給過你一次幾會讓你負責,要你跟你父母一起來面對我,解決這件事,你選擇逃避,可能一直以來你做了很多很多破事我都原諒你讓你以為這次沒事了,我一樣沒那個勇氣,你錯了,我們法院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