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香港

武漢肺炎疫情擴散?星國首爆疑似病例

中國武漢爆發不明病毒性肺炎疫情,當地累積病例來到44例,11例重症,台灣登機檢疫後有八名病例,目前排除高危險,不只台灣、包括香港、新加坡,也都有疑似病例。

不論是要到九寨溝還是張家界,通通得要到直飛武漢,這個重要的交通樞紐城市卻爆出不明病毒性肺炎,鄰近國家心慌慌,台灣香港之後,新加坡也出現了首起疑似病例。

疾管署副署長 莊人祥說:「有一位3歲的中國大陸籍的女童,她有去過武漢,但是沒有去過華南海鮮市場,不過他們最後檢驗出來是,呼吸道融合病毒,這是一個一般感冒的病毒」。

好險只是虛驚一場,不過保險起見新加坡樟宜機場,緊急啟動防疫措施,所有來自武漢的旅客全要進行體溫篩檢,而香港方面也監測到8例個案,其中7名個案排除不明病毒性肺炎,剩下1名住院中還沒有檢測結果。

疾管署副署長 莊人祥表示:「到目前為止已經有8班,747個民眾跟這個他們的機組員,都有接受檢疫,有5位都是輕微的呼吸道的感染,那另外3名我們地方衛生局,都還會再持續追蹤」。

台灣也監測到8名,從武漢回來的旅客有身體不適的狀況,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中國武漢不明病毒性肺炎個案達到44例,還沒有傳出人傳人的疫情,要是從武漢回國後十天內有身體不適,盡快就醫,世界衛生組織也會持續關注。

華為莫名被指涉疆,西方年終秀?

5G移動網絡、維吾爾族人和香港抗議者之間有什麼聯系?顯而易見,在這個聖誕季的“黃禍”主題秀上,它們都有各自扮演的角色。這是西方主流媒體針對中國的新冷戰敘事的諷刺。

《路透社》12月24日刊登內博伊薩馬利克文章《華為被誣陷參與對維吾爾族人的鎮壓——對華新冷戰的一天》

12月22日,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刊登了一封由13名英國議員簽署的信。信中稱:在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參與壓迫維吾爾少數民族的指控被“全面撤銷”之前,女王陛下政府不應與它在英國合作建立5G網絡。

“不僅考慮到潜在的名譽風險,而且考慮到英國是否會因資助、支持侵犯人權行為遭到問責,我們確信您會贊同有必要進行盡職調查,包括人權侵犯行為以及與侵犯人權者合作。”

儘管這些議員對名譽、責任的關切令人感動,但他們堅持對華為做有罪推定,即使按照現代英國民法的舉證標準“優勢證據”規則(more likely than not),這也是前所未見的。

13名議員為首者湯姆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是一名退休的情報官員,也是一名有影響力的保守黨議員,擔任議會外交委員會主席。這封信的簽署人中還包括工党議員莎拉坎普以及上院的11名議員。

然而,在英國報紙上源源不斷刊登的針對華為、維吾爾族人和中國的文章當中,這封信並不算出挑。數月來,《每日電訊報》順著圖根哈特的調調一直在鼓吹華為將構成威脅。本周一,《衛報》刊登報導,渲染華為與中國政府所謂曖昧不清的關係,還提到華為一名前雇員被指控洩露商業機密後被捕。

近年來,這家中國電信巨頭發現自己受到了“五眼聯盟”——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紐西蘭組成的情報聯盟——媒體、政界人士越來越多的監視。這些國家宣稱華為威脅了他們的國家安全,表面上是因為華為向中國提供了它們認為自己才配擁有的監視能力,囙此它們試圖禁止華為在其境內做生意,還威脅盟友也這樣做。

去年12月,加拿大逮捕了華為首席財務官、創始人之女孟晚舟,指控她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現時,她仍在尋求駁回美國的引渡請求。

美國的一些參議員積極並成功遊說要求禁止美國軍方採購華為設備和產品,並敦促徹底禁止華為在美國開展業務。華為通過實際行動予以回應:在不使用任何美國零部件的情况下製造新設備。

雖然這場針對華為的戰役看似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發起的大規模貿易戰的一部分,但所謂的“迫害維吾爾族人”强加於華為,說明事情沒那麼簡單。

“五眼聯盟”國家的主流媒體以既成事實的口吻報導中國建立維吾爾族人“集中營”。美國國會甚至通過了一項法案準予對這些“侵犯人權的行為”進行制裁。

這些言論被位於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和近日來在香港所謂的“親民主”示威者進一步放大。北京方面越來越懷疑這些示威者的背後很可能是“五眼聯盟”國家政府在撐腰。

此外,支撐這些說法的實證幾乎沒有。其中一個消息來源是背後由美國支持的壓力集團“中國人權捍衛者”,但該組織於2018年發佈的報告建立在對區區8名維吾爾人的採訪基礎上。

圖根哈特等簽署的信還引用了澳大利亞戰畧政策研究所和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的一篇論文,前者是由澳大利亞國防部支持的機构,後者是頗具爭議的人物,他與美國支持的遊說組織——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有合作。這些信和言論所說的純屬謠言、猜測和模棱兩可的推斷。

無論新疆、華為或香港發生什麼或者不發生什麼,這些都不是重點,因為“五眼聯盟”的媒體和政府已决心把中國妖魔化,意欲把它塑造為擴張主義者、侵略者、威脅者甚至是種族滅絕者的形象,以鞏固他們自以為擁有的世界霸權。

還看不透嗎?著名新保守主義學者尼亞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就是那個曾經哀悼大英帝國在一戰中滅亡的學者,本月早些時候在《紐約時報》上宣稱:一輪新的冷戰已拉開序幕,對象是中國。

事實證明,新疆穆斯林、被制裁的華為手機以及揮動美英帝國大旗的香港示威者確實有共通之處。

給美國特朗普政府的三點建議,雖然他可能很難接受

從加征關稅和把華為公司列入黑名單,到拿香港和新疆問題說事兒,美國對中國已經火力全開。所謂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降低了關稅的直接威脅,但並未解决結構性深層次的衝突。美國深陷“中國欺騙”的說法裏,認定中國打破了自己在2001年底申請加入世貿組織所作出的依西方要求塑造形象的莊嚴承諾。

這種說法,說好聽點是毫不掩飾的幼稚,說難聽點是徹頭徹尾的編造。事實上,在中國的入世協定中沒有任何承諾改變自身體系的條款。的確,中國還沒有完全實現在世貿所作的承諾,尤其在國企補貼方面。但是,如果把這種抱怨變成激烈的道德義憤,就有可能會導致史詩級別的政策錯誤。

似曾相識

這一切讓人感到詭異的“似曾相識”。如同30年前對待日本一樣,美國現在又把自己的貿易赤字歸咎於中國。

國內儲蓄嚴重短缺的國家只能通過貿易赤字來吸引充盈的外國國家儲蓄來解决自身問題。裏根卸任時留下的財政預算赤字抑制了國內儲蓄。1980年代上半葉,美國貿易赤字堆積成山,日本占了美國商品貿易赤字的42%。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長期的貿易赤字,加之特朗普大規模減稅,如今美國國內儲蓄短缺越發嚴重。這一次,在美國對外貿易不平衡佔據最大份額的是中國——過去六年中美國貿易赤字的47%來自於對華貿易。

2019年6月29日上午,國家主席習近平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日本大阪舉行會晤。

貿易協定無法解决的問題

認為這份以縮小美中雙邊貿易赤字為重點的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定能够解决所有問題,是荒謬的想法。

2018年,美國與102個國家都有貿易赤字,其國內淨儲蓄量僅占國民收入的2.4%。美國的多邊商品貿易問題不可能僅通過中美雙邊就能解决。這些將帶來貿易逆轉,即把美國貿易赤字裏中國的部分轉移到其他國家。如果不解决國內儲蓄問題,第一階段協定恐怕會適得其反。因為從中國轉移的貿易將流向其他成本更高的生產國,這相當於向美國消費者徵稅。

美國戰畧需要什麼

美國針對華為的戰畧是漏洞百出。儘管華為算不上是完美角色,但還是被美國列為繼克格勃(譯注:曾被稱為世界四大情報機構之一)之後對美國國家安全最大的威脅。但這個結論主要是基於對少數幾起嚴重違規:思科案(2014年庭外和解)、T-mobile案(2017年)和伊朗-朝鮮制裁期間被指控違規(2018年)的意圖推斷的。華為囙此被列入可怕的“實體清單”,切斷了其與美國市場和供應商的聯系。

這種手段彰顯了與中國脫鉤的戰畧誤判。原本華為既是需求方,又是供應鏈上的重要節點,把華為列入黑名單無疑是讓這家公司脫離了美國的控制範圍,且進一步刺激中國努力實現自給自足。

現時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華為最新發佈的智能手機Mate 30就沒有使用美國的任何零部件。這些不爭的事實表明中國有能力走上自給自足的道路,而且比美國傳統精英所預想的更迅速。

對美國而言,這無疑意味著在對華關係上失去一項有力的抓手。

與華接觸而非對華脫鉤

其實對美國而言,製定對華政策有更優的方案。目標應當是與中國接觸從而鼓勵合作行為、懲罰不合作行為,而非對華脫鉤或遏制中國。如果朝這個方向,有三項長期可行的政策供選擇。
2017年1月美國正式宣佈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

第一,美國應該撤回2017年作出的退出《跨太平洋合作夥伴協定》(簡稱:TPP)這項泛亞多邊貿易協定的决定。這樣一來,原本被排除在外的中國更有動力加入TPP,而它就必須遵守該組織在勞工行為、環境補救、食品安全、知識產權和政府補貼等方面的嚴格規定。

第二,美國應當重啓與中國的雙邊投資協定談判。如果兩國均向彼此開放公平競爭的市場,雙方都將極大受益。重要的是,如果幫助美國跨國企業直接接觸到消費主導型中國的巨大增長潜力,這對推動美國增長也是巨大機遇。

第三,中美都應持續推進總體經濟調整,縮小它們之間的儲蓄差距,减少貿易不平衡。美國應加大儲蓄,而前提是要長期减少財政預算赤字。中國應减少儲蓄,用盈餘來注資社會保障體系,加强公民安全感,促進家庭自由消費。

是的,美國整個國家已經對中國失去耐心,很難指望它張開雙臂接受這樣的管道。但最終美國還是得在具有毀滅性且代價高昂的對抗,與艱難但具有建設性的接觸之間作出清楚的選擇。

中國更加明白,如果衝突繼續加深,危機將在哪裡出現。不幸的是,美國處在戰畧接觸光譜的另一端。

“中箭沙展”阿Sam“简单一句‘支持香港警察’,足以推动我再上前线!

香港警隊“藍背心”——警詧傳媒聯絡隊(FMLC)隊員在香港理工大學附近遭暴徒用弓箭射穿小腿,12月2日,香港《星島日報》發佈了一篇對其專訪。報導提及,這位“藍背心”是一名“沙展(警長)”,他在受訪時表示,傷口痛楚至今未除,僅可緩慢步行,尚須時日康復,猶幸獲不少人慰問和鼓勵,“簡單一句‘支持香港警詧’,足以推動我再上前線!”


“中箭沙展”阿Sam

據《星島日報》報導,阿Sam在憶述受傷經過時仍有餘悸。他表示,11月17日下午14時許,他站在尖沙嘴漆鹹道南和柯士甸道交界執勤之際,發現一批記者聚集位置,剛好處於防暴警與暴徒之間,不時有汽油彈和磚頭從佔據香港理工大學的暴徒方向擲出,危機四伏,於是他勸喻記者轉往安全位置,不料話未說完,其左小腿突感刺痛。

阿Sam說,當時他以為自己被石頭擊中,待脫下防毒面罩低頭一看,才驚覺一枝箭從小腿後方插入,金屬箭頭深入小腿9釐米。隨後,同袍(戰友)剪幫其斷箭的尾部,他被送往醫院接受手術取出箭頭。

報導稱,由於箭頭幾乎貫穿小腿,阿Sam表示至今傷口仍隱隱作痛,也不可急行和跑步,僅能慢慢行走,醫生初步建議休養六至八星期,希望讓傷口慢慢復原,猶幸箭只傷及肌肉,筋骨未有受傷,應該沒有後遺症,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報導提及,除了皮肉之苦,阿Sam還透露,自己負傷當日已被“起底”,全家成員個人資料被公開披露。他坦言擔心家人安危,慶倖警隊有專責部門跟進,及時阻截有關資料繼續散佈。阿Sam也說,家人擔心他的人身安全,多此勸喻他勿上前線,但他絕不言退。報導形容,他語帶堅定地說:“這是警務人員的職責!”

據《星島日報》報導,2000年加入警隊的阿Sam,曾在機動部隊、衝鋒隊、刑事偵查等前線部門工作,前年為體驗警隊不同工作,自願兼任傳媒聯絡隊成員,以協調傳媒採訪。阿Sam稱,近期公眾活動比過往更為危險和複雜,加上現場記者人數眾多,工作難度亦隨之上升,但無論怎樣困難自己也不放弃。

因為一枝穿腿箭獲各界人士關心,阿Sam表示,感謝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警隊長官以及社會各界前來探望,也向寫信慰問他的市民致謝。他說,眾人的關懷和鼓勵,例如簡單說句“支持警詧”,已讓他感覺拼命工作也是值得,“一句支持,已給我動力前進。”

據媒體此前報導,11月17日阿Sam中箭受傷,香港警方隨後發聲明嚴厲譴責暴徒有關暴力行動,並表示正進行驅散及拘捕行動。次日(11月18日),林鄭月娥連同警衛局局長李家超到廣華醫院探望他。當日下午16時58分,林鄭月娥在臉書發文表示,“昨日在理大一帶聚集的暴徒用弓箭射傷一名警詧傳媒聯絡隊成員,我今天上午聯同警衛局局長去探望他,知道手術順利,我祝他早日康復。同事說好想快點好起來復工,這份勇氣與承擔,令人感動。”

《星島日報》還在這篇專訪文章中提及,負責協調防暴警員與記者順利工作的警方傳媒聯絡隊人員,由於經常身處暴力示威現場最前線,隨時成為被攻擊目標,今年六月至今已有5名隊員遇襲受傷,其中包括這位“中箭沙展”阿Sam。此次是他受傷後首度接受專訪,透露傷勢和細訴內心感受。

此外報導稱,香港警方傳媒聯絡隊5名遇襲受傷的隊員中,也包括身兼該隊副首長的警詧公共關係科警司高振邦。他憶述,至今自己已兩度在示威現場受傷,其中一次發生於八月初,當時在尖沙嘴警署外遭磚頭擊中右胸,導致呼吸困難送院,經治理後獲悉需時數周才能康復,但使命感驅使下,隔日已負傷複工。

張建宗:香港不再安全 不會答應中大示威者條件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在記者會開始時形容,近日示威者行為加劇,縱火、擲汽油彈行為不斷,目前香港不能再說是安全城市。他聲稱,單在中大已發現多達400枚汽油彈,他又提到有70歲食環署清潔工,在不同政見市民衝突期間被擲磚頭而亡一事,指政府向死者致深切慰問,亦會向其家屬提供適當協助。

他指出, 國家主席習近平關注香港情況,重申有關暴行是嚴重破壞香港繁榮穩定及「一國兩制」施政。警務處長早前據《公安條例》委任一批懲教署人員為特別任務警察,以增加警方的人手和力量。張建宗透露,不排除將來會將安排延至其他紀律部隊。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指,政府對公務員犯法「零容忍」。(高仲明攝)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指,政府對公務員犯法「零容忍」。(高仲明攝)

被捕公務員會即時停職

反修例運動以來,被捕者數以千計,當中包括公務員。張建宗強調,被捕公務員將即時停職,提醒各公務員不要作違法行為。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指,剛向全體公務員發信,指有感社會被暴力催殘,提醒同事在嚴嵕情況下,毋須畏懼,應多積極思考如何幫香港止暴制亂,他強調政府對公務員犯法「零容忍」,對於有公務員疑參與違法行為被捕,他稱,基於公眾利益,有關公務員會被停職,若被定罪,政府亦按既定機制採紀律行動,絕不姑息。

張建宗回應記者提問時表示,將被捕公務員停職,是法治框架下、合情合理的決定。羅智光則拒絕回應被捕公務員人數或所屬職級,只稱公務員在被捕後及進行調查期間已要停職,他又對個別公務員被捕感遺憾,稱政府要保護公眾利益,不能讓被捕者如常返回崗位、履行原來工作,重申作為公務員要堅持法治。張建宗又說,政府會全力支持及為法院提供所需資源,以處理被捕人士。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聶德權重申,港府對舉行區議會決心不變。(高仲明攝)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聶德權重申,港府對舉行區議會決心不變。(高仲明攝)

港府對舉行區選決心不變 正積極籌備區會選舉

本港區議會選舉擬於本月24日舉行,張建宗強調港府至今仍希望可舉行安全有序、公平公正的選舉。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聶德權重申,港府對舉行區議會決心不變,仍然積極籌備區議會工作,包括今日亦舉行了跨部門會議,密切監測每日情況,確保選舉如期進行。

張建宗指,出行權涉及市民福祉,政府不會答應中大示威者任何條件。(高仲明攝)

張建宗指,出行權涉及市民福祉,政府不會答應中大示威者任何條件。(高仲明攝)

張建宗:不會答應中大示威者任何條件

有中大示威者要求政府24小時內回應訴求(包括釋放所有被捕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及不會取消或延遲區選),否則會再堵塞吐露港公路。張建宗指,出行權涉及市民福祉,政府不會答應任何條件,強調政府的誠意是希望確保公平公正的環境下進行選舉,又認為「24小時死線意義不大」,稱「示威者合作,問題就不存在」,籲示威者在選舉前確保社會平靜。

運房局局長陳帆指,吐露港公路是重要交通命脈。(高仲明攝)

運房局局長陳帆指,吐露港公路是重要交通命脈。(高仲明攝)

陳帆:紅隧收費亭破壞嚴重 未能重開

交通方面,運房局局長陳帆指,吐露港公路是重要交通命脈,惟承辦商人員今日欲清除路障時,被人以弓箭威嚇,後來承辦商人員與警方商討後,確保安全情況下才繼續清理,最終在中午左右重開南北行各一條行車路;但多次遭縱火的紅磡海底隧道,由於收費亭內外被嚴重焚燒,燒至電線外露,未能重開。他形容路面公共交通受嚴重影響,專營巴士只能提供有限度服務。

至於港鐵,陳帆指港鐵系統受大肆攻擊,其中東鐵、西鐵及輕鐵影響最嚴重,他批評有人向運作中的列車投汽油彈及雜物是置市民安全於不顧,而各項破壞行為亦對列車安全帶來大威脅,嚴重危害乘客安全。

教育局楊潤雄指,會向官校下指令,要求校方採取措施禁學生參與非法行為。(高仲明攝)

教育局楊潤雄指,會向官校下指令,要求校方採取措施禁學生參與非法行為。(高仲明攝)

教育局楊潤雄:會向官校下指令 要求校方採取措施禁學生參與非法行為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則表示,近日社會情況影響逾百萬名學生的學習權,他反問為何年幼學童要被「攬炒行為」影響。他又說,大學亦被不同人士影響及破壞,令大學成為「暴力溫床」。他指,自己面對大學情況責無旁貸,會全力支持校方,若有校方認為難以控制,可向政府求助,政府會全力支援,惟他希望「暴力示威者停手」,示威者和平散去,還學生安全的學習環境。楊潤雄又舉例指,中大在校方努力下,仍被大肆破壞,政府將與各大學保持溝通,會在適當時採取行為,確保市民出行權。

楊潤雄又說,不希望學生參與有機會危害自己或社會的行動,教育局作為官立學校辦學團體,會下達指示,要求校方採措施阻止學生參與非法行動,包括校內採訓輔措施,審視教學及校規等,校方亦應教導學生參與校外活動時的應有的行為,並加強與家長合作等;教育局另會與直資、津貼學校商討有何措施應對。

「香港解密」網站曝光「反送中們」個資

俄羅斯網域近日出現一個名為「香港解密」的網站,未經同意就披露「反送中」人士的姓名、照片、住址、電話、臉書及出生日期等個資,受害者包括泛民派政治人物、媒體記者、學運領袖及抗議人士。香港民主派議員質疑是中國公安洩漏港人資料。

「香港解密」網站披露個資共分三類,包括「毒果記者」(香港蘋果日報記者)、「港獨暴徒」(香港政團及學運人士)及「亂港頭目」(泛民派立法會議員等),並將他們依照「百家姓氏」排列。網頁列舉上述人士的「劣跡」,並附上「爆料信箱」,籲提供相關個資。

鼓勵爆料提供個資

對此,中國中央電視台竟在官方微博發佈影片,指稱有網友製作名為「香港解密」的網站,呼籲網友轉發這個影片,以便眾人看清這些醜惡嘴臉,摘下他們的面罩。

港議員疑中國公安洩漏

香港民主派沙田區區議員趙柱幫則在臉書發文指出,有位受害者透露,兩個月前通過海關時,中國公安沒收他的手機檢查,看到遊行相片後,指控他參與非法遊行。當時他刻意填寫錯誤地址,結果這個假資料在「起底網站」出現。因此,肯定是中國公安洩漏港人個資。

根據香港「私隱條例」,任何人在未經同意下,披露當事人個資導致心理傷害,最高處罰一百萬港幣及監禁五年。香港個資私隱專員公署表示,該網站涉及八十七人,已將個案交予警方進行刑事調查,要求該網站移除及停止上傳相關個資,但其網域是在俄羅斯登記,該公署無法要求提供網站營運者資料。

主播廖士翔8月31日在香港港岛区采访 险被泼汽油

香港文汇网9月5日报道,台湾年代新闻、壹新闻记者兼主播廖士翔8月31日在香港港岛区采访期间,突遭暴徒指骂、用伞阻挡拍摄并险些被围攻,险被泼汽油。

廖士翔事后在社交媒体回忆事情经过,称“这回靠着记者工作证…我本人没挂彩受伤”,又评论“走到现在,和理非的诉求,好像快被少数人士给消费光了。”

 

梁凱寧辭職嘅原因,係轉投考警務督察

      香港連月來嘅反送中示威令TVB新聞報導手法備受質疑,不少大眾認為報導偏頗,亦有指新聞部員工為免「背棄良心」,有多名記者、主播紛紛遞信辭職。而深受網友愛戴嘅新聞小花之一嘅梁凱寧,係8月中傳出裸辭消息。不過日前就有網友係網上討論區「暗指」梁凱寧辭職嘅原因,係轉投考警務督察,最好搞到梁凱寧本人回應網友!


爆料網友雖然未有指名道姓直指梁凱寧考警察,但就俾咗tips係指該新聞女主播係接棒陳嘉倩主持《睇新聞·講英文》,亦即係梁凱寧。事件好快就傳入梁凱寧耳中,佢亦有係私人Facebook出post否認有關傳聞,「我無考警務督察,請勿散播謠言,說好的fact check呢?」

雖然已經梁凱寧親自澄清,但爆料網友仍然窮追猛打,直指對方背後有強大「後台」,就算體力唔合格仍然獲取錄。但好快其他網友就將爆料網友「起底」,指對方經常係討論區散播謠言,直言今次係抹黑梁凱寧。

香港在《全球城市安全指數》的排名大跌第二十位

  「經濟學人智庫」公佈二○一九年《全球城市安全指數》,香港的排名由兩年前的第九位,大跌至今年的第二十位。至於主要華人城市,包括台北、北京和上海均頭二十位不入。

《全球城市安全指數》審視全球六十個主要城市在數碼化、健康、基礎建設、個人安全等四大範疇的得分,以一百分為滿分,香港唯獨在個人安全範疇中列入五大之內,排名第三,僅次新加坡及丹麥哥本哈根。計及其他得分,香港只得八十三點七分,全球排名第二十位,比前兩年的排第九位,大跌了十一位,已是主要華人城市中排名最高。至於台北、北京和上海,先後排第二十二位、三十一位及三十二位。

東京成功衞冕榜首

今年冠亞季與上次一七年排名相同。東京得九十二分,成功衞冕榜首地位;第二名是新加坡,得九十一點;第三位是大阪,有九十點五分。另外,在全球十大最安全城市中,亞太區城市佔六個,澳洲雪梨及墨爾本,分別排第五位及第十位,亦與二○一七年排名相同。兩年前排第四位的南韓首爾跌至第八位,與丹麥哥本哈根同一位置。至於加拿大多倫多及美國華盛頓則排第六及第七位。

「緊急招數」斷水可終結香港亂局?

特首林鄭月娥暗示引用《緊急法》「止暴制亂」,很多人好奇有什麼「緊急招數」,其實日前早有端倪。例如《人民日報》引述學者稱「斷水可終結香港亂局」,所指的是東江水;此外,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倡議「禁止亂提款」,要斷的則是居民現金。這兩招斷水大法可望「終結亂局」,或成為政府終極「攬炒」之策。

內地網民批評滅絕人性

先講《人民日報》,上周在微信官方公眾號引述新加坡學者鄭永年表示「只需要威脅斷水」,便能夠終結香港亂局。事關在本地水塘逐步關閉之後,香港現時近七成食水依賴來自廣東的東江水,因此一旦停供東江水,本港食水肯定短缺,大部分人連保命都成問題,還談什麼上街示威,就算上街也只會跳求雨舞。

「斷水論」一出,即便在內地也激起熱議,不少網民於微博批評:「那裏(香港)畢竟有700萬同胞,日本鬼子也不敢用這種招數」,「魔鬼才會有這樣的念頭」,「這種滅絕人性的話也能拿出來討論,這與焚燒猶太人毫無區別」。然而,正如特首指出,任何法律手段若能「止暴制亂」,政府都有責任去檢視,所以引用《緊急法》停供東江水不一定零可能。

實際上,就算停供東江水,不代表所有香港人都要捱渴,單靠本地水塘仍可供應約三成市民如常使用食水。政府大可實施「白名單」機制,那些表明撐警、不曾參與示威的市民,經核實後,其居所才可獲水務署供水。對於曾經出來示威的人士,政府亦可考慮特赦,提供洗底機制,只須要拍片恭賀國慶70周年,並承諾今後撐警,便可獲配給每日350毫升食水。就像內地邊防公安近日要求北上港人拍片說出「國家富強,人民生活愈來愈好」等語句,事後送上一支樽裝水,或是為「斷水大法」作演練。

禁亂提款可採白名單機制

當然,正如微博網民指出,斷供東江水畢竟關乎人道,只宜在必要時使用。張華峰議員上周亦提出另一種「斷水」,就是立法禁止「亂提款」。不少人疑惑,市民放在銀行的存款屬於個人資產,各銀行會因應自身情況訂下每日提款限額,除此以外,政府怎麼有權去界定及禁止「亂提款」?但正如特首強調,為了止暴制亂,任何手段都要檢視。

舉例說,當局同樣可採取「白名單」機制,只准撐警及過去3個月沒示威人士如常提款,其餘市民每日最多提取50元,只夠食飯,難以搭車跨區示威,遑論購買口罩、頭盔等裝備。更進一步,所有立場曖昧、曾有員工參與示威的企業,小至魚蛋檔、珍珠奶茶店,大至上市公司、國際巨企,倘不登報或在社交網站表明撐警,並開除相關員工,其戶口資產也隨時在《緊急法》下被凍結甚至充公,此舉料可帶來足夠阻嚇作用,促使社會各界向暴力明確說不。

《緊急法》勢令外資大逃亡

除了作為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身兼全國政協委員、監警會副主席、香港福建社團聯會永遠名譽會長,接近權力核心內圍,了解前線暴亂緊急情況,亦熟悉福建和社團事務,他提出此議相信不是「隨口噏」,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總的而言,《緊急法》確實可望「止暴制亂」,惟這招一出,定必引發外資大逃亡,本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瓦解,港府高官在美國和英國資產也勢將被凍結,可算是終極攬炒之策。無論如何,止暴制亂壓倒一切,所謂「留島不留人」,沒什麼不可以為國犧牲,且看「斷水流大師兄」幾時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