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中國

中國疫情受控 為何阿里巴巴股價疲弱?

新型肺炎疫情過後,中國經濟持續復甦,為何阿里巴巴股價未見回升?

在投入大量資源和犧牲經濟發展後,中國政府的抗疫工作取得成果。最近數週,中國新型肺炎個案數目大幅下降。

隨著各行各業復工,中國經濟逐漸復甦。人們開始回到辦公室工作,眾多工廠重開,商業活動陸續恢復。

不過,在中國疫情受控之際,主要收入來自國內市場的阿里巴巴(NYSE:BABA) (SEHK:9988)股價卻明顯下挫。在本文中,筆者將會分析原因。

受到海外科技企業股價下跌所拖累

中國疫情受控,可是海外同類型的科技股股價大幅下滑,連累阿里巴巴股價表現。

海外同類企業股價欠佳,原因是全球新型肺炎個案數目上升所致。

有分析師估計,全球最終會有40%至70%人口感染冠狀病毒。

鑑於這種病毒的致命程度可能高於流感,而且減低染病機會的少數方法包括自我隔離,中國境外的經濟遭受重大打擊。

不少人在家避疫,旅遊和零售需求銳減。若然政府不採取有效措施,整體經濟將會陷入困境。

對歐美國家來說,經濟不景是衰退的警號,往往會削弱科技股估值。人們傾向留在家中和減少非必要旅遊活動,故此阿里巴巴的同類企業,例如在2019年依賴旅遊廣告貢獻整體搜尋廣告銷售超過十分之一的Alphabet表現受挫。

國際投資者可以透過香港市場購買阿里巴巴和Alphabet(或其他類似大型科技企業)的股份,基於他們資金有限,假如估值差距明顯,他們便會選擇換馬,這對阿里巴巴在港上市股份的價格構成影響。

很多投資者將新型肺炎視為短期問題,因此Alphabet不會如大市般受到衝擊。要是全球疫情恐慌令Alphabet股價插水,他們或會減持阿里巴巴以增持Alphabet。

全球化經濟

在全球化時代,中國的經濟增長部分取決於其他國家表現。

如果冠狀病毒使得全球多國採取自我隔離措施,當地人將會減少購物,導致中國出口需求下降,並影響生產商業績。由於中國有數百萬人從事製造業,有關情況將會不利於消費者信心和開支,而且損害中國的廣告市場和阿里巴巴增長前景。

愚人總結

中國的新型肺炎疫情受控,但儘管阿里巴巴在當地賺取大部分利潤,全球化和相對估值問題一直和將會繼續觸發公司股價波動。

中國向澳洲大麥徵80.5%懲罰關稅

中國向澳洲大麥徵80.5%懲罰關稅

中國商務部宣布,自今天(19日)起,對原產於澳洲的進口大麥徵收73.6%的反傾銷稅,以及稅率為6.9%的反補貼稅,即合共稅率80.5%,實施期限為5年。公告指出,自19日起,進口經營者在進口原產於澳洲大麥時,應依據反傾銷稅及反補貼稅率,向中國海關繳納相應的反補貼稅;對實施措施決定公告日之前進口的澳洲大麥,不會追溯徵收相關稅項。

該公告提到,自2018年對澳洲大麥進行反傾銷、反補貼立案調查,經調查機關最終裁定,原產於澳洲的進口大麥存在傾銷及補貼,令中國國內大麥產業受到實質損害,傾銷及補貼與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

根據資料,澳洲目前是中國最大的大麥供應國,每年出口價值約達15億至20億澳元(約75.3億至100億港元),而澳洲大麥的總出口量中,約超過一半為輸入中國市場。

莫里森暗指報復查疫源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周一指出,他希望中國把澳洲是否傾銷大麥的裁決,與抗議澳洲呼籲調查新冠病毒源頭之事分開看待。

無緣700億中國大單,諾基亞慌不慌?

新基建真的是下一個風口嗎?

在這種新概念的誕生初期,或許只有數據最能說明問題。

當大部分人還在對新基建保持謹慎觀望態度時,業界新基建首單已塵埃落定。

近日,中國三大運營商5G SA(獨立組網)新建工程無線主設備聯合集采結果接連發佈,此階段集采中,中國移動、中國電信聯合中國聯通要分別採購25萬個5GSA(獨立組網)基站,這筆訂單總計約700億人民幣,最終華為、中興通訊、易立信和大唐移動得標,其中華為所占份額超一半以上,前兩者市場份額分別合計占比超八成。

簡單來講,當下全球5G網絡部署路線分為SA(獨立組網)和NSA(非獨立組網)兩種,其中獨立組網是重新部署5G基站,而非獨立組網是在4G基礎設施的基礎上部署5G網絡,前者是我國建網的主要路線,後者是歐美等西方國家建網的選擇。

顯而易見,部署獨立組網的時間成本和金錢成本都比較大,不過其後續在5G業務上帶來的優勢也將非常明顯。所以長遠來看,部署獨立組網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與此同時,運營商的集采結果也使得5G設備商市場格局發生了悄然變化,可以看到,在三大運營商這兩次的集采結果中均沒有上海諾基亞貝爾(下稱“諾基亞”)的身影。

業內預測,隨著5G網絡後續建設的開展,設備商江湖或將會再起風雲。

被忽視的5G老二

在多數人眼中,對諾基亞的印象可能還是那個走下神壇的手機廠商。
然而,放弃手機業務的諾基亞如今已成長為全球第二大通信設備廠商,僅次於排在第一的華為。

諮詢機構DellOro Group的報告顯示,在全球通信設備企業的排名中,華為以28%的市場份額穩坐2019年全球最大的設備供應商,而諾基亞貝爾則以16%佔據第二比特,易立信位列第三。

公開資料顯示,通訊業務是諾基亞最早開展的業務,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諾基亞就在通訊領域申請了很多專利,至今累計達到3萬餘項。從2G時代到4G時代,有關移動通信科技的專利諾基亞占了一大半。

而這些專利也為諾基亞帶來巨額的回報,包括蘋果在內的手機製造商都要向諾基亞支付專利費用。

此外,4G時代,諾基亞在全球部署了46個商用TD-LTE無線網路,占到了全球商用TD-LTE網絡的一半。同樣,諾基亞也是中國移動在4G網絡部署最大的外資廠商。

可見,在5G時代之前,諾基亞在通信設備領域一直是個悶聲發大財的存在。

當手機行業不再“眷顧”諾基亞,其通信業務的實力才漸漸顯現出來。

據悉,現在的諾基亞主要由兩個部門構成,一部分是諾基亞創新科技(Nokia Technologies),主要是從事新技術研發、專利授權、數位健康等。另一部分則是諾基亞通信技術(Nokia Solutions and tworks,NSN),主要客戶是全球的電信運營商,為他們提供基站、通信設備等產品,進行5G網路技術研發,約占公司營收的90%。

在專利部分,3月24日,諾基亞曾公開宣佈,已經向歐洲電信標準協會(ETSI)申報了3000多個專利。而這一新數據距離達到2000個專利不到6個月時間,半年申請1000多個5G專利,可謂速度驚人。

更早之前,諾基亞也公佈了其在5G專利費方面的收取標準——每部設備3歐元。

據GSA和GSMA最新的報告顯示,現時全球有近360個運營商正在部署或者已經推出5G網絡,有120多個國家正在進行5G試驗、5G先行項目或5G商業部署。

在全球5G商用契约方面,截至今年2月份,在全球範圍內,華為已獲得91份5G商用契约,而易立信和諾基亞分別為81份和68份。

值得一提的是,諾基亞此前宣稱,公司是唯一一家5G科技被美國所有四大主要運營商、韓國所有三大領先運營商以及日本所有三大全國運營商選中的網絡(設備)供應商。

另在去年的第二届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諾基亞還與中國三大運營商分別簽署了2020年合作框架協議,總價值157億元人民幣,協定內容包括諾基亞將為三家運營商提供無線網端到端系列、覈心網等方面的技術服務。

在此次招標之前,諾基亞可謂是全球四大設備商中唯一一個海外、國內兩地齊開花的廠商。

自主選擇還是被選擇?

按理說簽署了合作框架協議,在具體採購中,三大運營商不該把諾基亞排除在外,但讓人意外的是,諾基亞卻完全缺席了中國5G基站建設。
關於導致這一結果的原因,業內也是猜測不斷,眾說紛紜。

虎嗅綜合各方說法發現主要原因有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在中國市場方面,諾基亞曾明確表示,由於中國5G市場競爭壓力較大、競標價格較低,導致利潤水准承壓,公司仍將以利潤和現金流作為首要考核重點,未來可能將側重點從5G基站移向無線專網、核心網、路由等中高毛利業務領域。

這也就意味著,諾基亞可能最開始並沒有對中國5G基站市場抱著志在必得的心態。

其次在價格方面,起初業界分析可能是由於定價問題,即諾基亞設備的高價導致其“敗走”集采。

但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諾基亞一比特高層否認了這一說法稱:“中國的5G基站價格是全球最低的,大概是現時全球價格的1/3,諾基亞在這兩個項目的報價都比華為、中興報價更低。”

第三在科技方面,有一種說法稱,諾基亞之所以不能入圍,更多還是科技上的原因。

據瞭解,長期以來諾基亞的研發重點主要在5G毫米波和歐美市場,相比來看,在中國5G頻譜等科技的定制產品上投入較少,表現不如其他廠商。

如此看來,是中國運營商提前給其他設備廠商“透題”了?

事實並非如此,早在5G標準確立初期,中國三大運營商就明確了SA的建網路線,彼時華為、中興、易立信等都積極推出產品備戰,而諾基亞對此的重視程度則稍顯遜色。

一比特參與過中國移動5G測試的人稱:“不單單這一次,長期來看,諾基亞的歷史測試結果並不好,甚至在去年中國移動的測試環節中都沒有送測產品,它能拿下標的一般是靠後續服務支援。”

第四在及時供貨問題上,韓國媒體此前報導,由於諾基亞5G設備在互操作性測試和大規模流量處理方面出現問題,導致供貨延后3個月,拖累了韓國5G建設進度。

當下,中國5G建設正處於加速期,以期在全球5G建設中處於先發優勢,供貨能力顯然會成為運營商們評判標準中的重要考量因素。

對於欠缺及時供貨能力,諾基亞方面也沒有否認,“中國需要的5G產品和國外不同,建設進度國內要求今年三季度完工,諾基亞時間趕不及。”

不過,正所謂東方不亮西方亮。

近日,美國的兩個電信運營商T-Mobile和Sprint正式合併,成立新T-Mobile,用戶規模在國內排名第二,僅次於AT&T。

新成立的T-Mobile計畫未來3年內投資340億美元(合計人民幣3040億元)建設5G網絡,並宣佈易立信和諾基亞兩家廠商提供5G設備和服務,且明確將華為和三星排除出5G的供應商範圍。

還有一個事實是,華為在海外失去的大部分訂單進入了諾基亞的口袋,比如澳大利亞、紐西蘭、日本等地運營商的訂單,所以諾基亞在海外5G市場還是有前景的。

如此一來,大家可能產生疑問,諾基亞在中國5G基站建設中頻頻出局,是否是因為受到了複雜的國際局勢的影響?

其實不然,事實上,在國內參加招標的諾基亞不僅是諾基亞在華獨家運營平臺,還是國務院國資委直接監管的央企中唯一的一家合資企業。其第一大股東是中國華信郵電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為中國國新控股有限責任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綜上,此次諾基亞的失利很大程度上是其自身實力與自我選擇的結果。

錯過首單有多懸?

據中國信通院預測,三大運營商對於5G的投資將高達1.2萬億,基站需求量(包含小基站)更是千萬級。

到目前為止,今年的建設量只有60萬個基站,更大的蛋糕還在後面,那是否意味著諾基亞還有後發制人的機會?

很難。

無緣中國5G基礎設施首單,表面上看,只是少了與其他設備商一同起跑的機會,但從深層次來看,可能將直接影響諾基亞一整年的財報表現,進而導致其在設備商中排位下降。

從這階段訂單本身來講,在通訊網路設備市場,有一個約定俗成的事實:”先到先用,跑馬圈地”。

通俗來說,就是最開始誰先佔領了這個市場,以後的網絡擴容和陞級也會沿用該廠商的設備,這也就决定了後來入局者突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舉個例子,在今年的基站建設中,當一個省市選擇了華為基站,那麼其下屬行政組織以及其他場景繼續進行5G建設時,也同樣會選擇華為的產品。

這樣的部署一節約了時間成本,二也省去了後續運維管理、不同廠商互聯互通的麻煩。

還需要指出的是,運營商通信設備採購主要分為四部分:無線網路設備、寬帶接入網設備、骨幹傳輸網設備、IT支撐網設備。

其中,寬帶接入網設備和骨幹傳輸網設備基本上是國產設備廠商供應,外資廠商零份額或占極小份額;IT支撐網設備,是諾基亞未曾涉及的領域。

諾基亞在中國5G市場最有可能競爭的領域——無線網路設備(基站),如今也被宣判出局,其在中國市場的情况可謂是深陷泥沼了。

再從諾基亞自身來看。

諾基亞去年的表現不盡人意,一年間市值跌去了1/3。

特別是在去年10月份,諾基亞下調了經營業績預期,並停止派發股息,主要原因是公司需要加大對5G通信技術的投資,而這一消息令其股價當天大跌,一天時間市值縮水超過五分之一。

受5G戰績不佳,股價大跌影響,3月2日,諾基亞現任總裁、首席執行官拉傑夫·蘇立(Rajeev Suri)辭職。隨後,諾基亞任命芬蘭能源公司富騰現任總裁兼CEO佩卡·倫德馬克(Pekka Lundmark)擔任公司總裁、首席執行官。

幾天之後,據諾基亞提交的年報顯示,其在2月份獲得了5億歐元(約40億元)的貸款,以幫助其加快5G科技的研發,這筆貸款是在2018年8月與歐洲投資銀行(EIB)簽訂的。

此前諾基亞還宣佈,該公司將對除了5G開發外的其他業務進行裁員,預計在2020年內裁員148人。

換CEO、借錢、裁員以上種種都在說明,不管是新任總裁還是諾基亞本身,在2020年都十分需要依靠5G訂單,提振公司業績,

另據彭博社報導,諾基亞2月時曾對外表示,對比2019年,2020年除中國外的可定址市場可能會停滯。也就是說,2020年的中國市場對於諾基亞至關重要,說是救命稻草也絲毫不為過。

但現實是,諾基亞連今年僅存的市場都遺失了,又怎能不慌?2020年的諾基亞究竟會走向何方,著實讓人看不到希望。

武漢肺炎疫情擴散?星國首爆疑似病例

中國武漢爆發不明病毒性肺炎疫情,當地累積病例來到44例,11例重症,台灣登機檢疫後有八名病例,目前排除高危險,不只台灣、包括香港、新加坡,也都有疑似病例。

不論是要到九寨溝還是張家界,通通得要到直飛武漢,這個重要的交通樞紐城市卻爆出不明病毒性肺炎,鄰近國家心慌慌,台灣香港之後,新加坡也出現了首起疑似病例。

疾管署副署長 莊人祥說:「有一位3歲的中國大陸籍的女童,她有去過武漢,但是沒有去過華南海鮮市場,不過他們最後檢驗出來是,呼吸道融合病毒,這是一個一般感冒的病毒」。

好險只是虛驚一場,不過保險起見新加坡樟宜機場,緊急啟動防疫措施,所有來自武漢的旅客全要進行體溫篩檢,而香港方面也監測到8例個案,其中7名個案排除不明病毒性肺炎,剩下1名住院中還沒有檢測結果。

疾管署副署長 莊人祥表示:「到目前為止已經有8班,747個民眾跟這個他們的機組員,都有接受檢疫,有5位都是輕微的呼吸道的感染,那另外3名我們地方衛生局,都還會再持續追蹤」。

台灣也監測到8名,從武漢回來的旅客有身體不適的狀況,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中國武漢不明病毒性肺炎個案達到44例,還沒有傳出人傳人的疫情,要是從武漢回國後十天內有身體不適,盡快就醫,世界衛生組織也會持續關注。

“中國間諜?就是一隻北京烤鴨”

對於華為是否參與德國5G建設一事,德國政府仍未蓋棺定論。正值德國內部對此意見不一之際,德媒近日開始廣泛傳播炒作一起所謂“中國間諜”事件。

據多家德媒指出,一名德國前駐歐盟外交官和兩名德國遊說公司職員,被懷疑為中國提供情報遭到德國聯邦檢察院調查。

現時,案件有了新的進展。涉事前外交官的律師駁斥了上述指控,表示所謂的情報工作完全子虛烏有,就是一隻“北京烤鴨”(德語鴨子一詞有虛假報導之意)。

他還透露,德國聯邦檢察院已向聯邦法院撤回了逮捕令的申請。
德國《圖片報》:間諜事件,可能是一起私人報復

據德國《圖片報》報導,當地時間18日,捲入間諜風波的德國前駐歐盟外交官的律師、德國基社盟成員高維勒(Peter Gauweiler)駁斥了聯邦檢察院的指控。

他直言不諱,指責整個“中國間諜”事件完全是子虛烏有。

高維勒對《圖片報》說:“所謂的情報機構活動,就是一隻北京烤鴨。”(觀察者網注:德語“鴨子”Ente一詞,有虛假報導之意,這裡可指子虛烏有。)

他還透露,不僅他和當事人對所謂“間諜指控”深刻懷疑,聯邦檢察院也已向聯邦法院的調查法官撤回下達逮捕令的申請。

德國媒體廣泛報導多日,這起風波卻可能源於“私人報復”。

《圖片報》18日表示,從當事人所處環境得知,這可能是一種私人報復行為。報導稱,現時調查人員也在從這條線索展開調查。

聯邦檢察官不願對此事表態。其發言人告知,該案的調查還在繼續。
當事人律師、德國基社盟成員高維勒,德媒資料圖

早前,德國《明鏡》週刊與一眾德媒大肆炒作“中國間諜”事件,聲稱一名德國前駐歐盟外交官為中國從事“間諜活動”,並招募了兩名德國遊說公司員工。

德國聯邦檢察院官曾表示,其中兩人已向中國相關機構提供機密與商業情報,另外一人則表現出意願與動機。前外交官所在的公司則發聲明稱,公司雇員強烈反對針對他的指控。

《明鏡》週刊對此評估稱,此案“曝光”時期正值“華為是否參與德國5G建設”引發爭議之際:默克爾曾多次表示德國不會排除華為參與建設5G網絡,但德國各政黨卻意見不一。

16日,德國聯邦議院就華為問題進行協商,以終結黨內分歧,但再次無果而終。

在這一背景下,德國內政部長澤霍費爾18日在接受德媒《法蘭克福報》採訪時表態稱,若沒有華為的參與,德國可能無法在短期內建成5G網絡,該建設可能會延后5至10年。

蓬佩奧的中國觀

【近年來,中國通過建立全球海上網絡,而逐步獲得了此前大國通過重大軍事勝利才能實現的政治與經濟影響力。在提供令經濟狀況不佳的國家難以抗拒的廉價融資之後,中國通過對於這些國家港口及基礎設施的營建不斷擴大自身的地緣政治優勢。中國所帶來的挑戰引起了美國的高度危機感,而美國現任國務卿蓬佩奧的一系列外交行動與言論則正是美國對於這種挑戰之應對的體現。

本文於2019年11月7日刊載於《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旨在對美國視角下中國重商主義式商業擴張的表現與特點進行解析,並以蓬佩奧的言論為線索梳理美國針對於此採取的應對管道。作者克里斯多夫·R·奧迪亞的研究領域主要包括政治經濟學和基礎設施融資,現時他正在撰寫一本關於中國在海上貿易與物流方面的全球擴張所帶來的安全問題的著作。】

在雅典一個陽光明媚的週六下午,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與希臘國務卿在希臘外交部舉行的一個簡短儀式上進行了對話。在與希臘簽署國防協定的同時,他將目光投向東方,發起了一項新的美國戰畧以對抗中國的商業擴張。那份協定中並未提及中國,但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它標誌著對中國對於希臘、地中海地區及歐盟之野心的重大挑戰。

簽約地點距離比雷埃夫斯港(the port of Piraeus)僅幾英里,該港口緊鄰希臘首都,是中國在西方商業野心的主要標誌。中國總理李克强2014年訪問希臘時曾將比雷埃夫斯港稱為中國“進入歐洲的門戶”。到2016年為止,中國國有的中遠航運(COSCO Shipping)已根據希臘政府的特許契约獲得了運營比雷埃夫斯港公司的主要控制權。在新的協定之下,此前對於美希國防合作年度陞級的要求被繼續合作的承諾所取代,這一更正為進一步利用克里特島(the island of Crete)上蘇打灣(Souda Bay)的海軍設施奠定了基礎,使得與無人機相關的業務合作與技術轉移正式化。另外,更重要的是,它承諾讓美國參與對於亞曆山德魯波利斯(Alexandroupoli)的新的海軍與空軍設施的研發——亞曆山德魯波利斯是希臘東北部有著重要戰畧意義的港口。

簽署協定並在一場面向希臘官員和商界領袖的演講中將中國的經濟實踐責備為“強制性”後,蓬佩奧在雅典接受《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專訪時解釋了美國應對中國商業擴張的戰畧。

美國的努力是全面的——蓬佩奧表示,美國已經為那些因中國項目而遇到商業或安全問題並要求援助的國家提供了幫助——但他同時承認,美國很晚才認識到挑戰的範圍。中國商業擴張的一個方面,即其現時在世界範圍內處於領先地位的港口網絡,使得對抗中國變得更加複雜與持久。

通過建立全球海上網絡,中國實際上已經扭轉了征服的邏輯。中國在全球範圍內建立起了經濟和政治影響力,而此前大國都是通過重大軍事勝利才獲得這種影響力的。“這當然是真實的,”蓬佩奧說道,中國“獲得了特許契约,要麼最終得到地產和港口本身,要麼成為現有設施的主要股東。”他表示,“他們親力親為地與地方政府打交道,但並沒有以立足規則的透明管道行事。這賦予了他們真正的權力與力量。”

蓬佩奧在接下來的講話中強調,與希臘達成的新安全協定標誌著一次迄今為止最為清晰的聲明,表明美國因中國長期不受阻撓的擴張,而將其視為直接的挑戰。蓬佩奧在對地中海四國(義大利、黑山、北馬其頓、希臘)為期一周的訪問中充分展示了這一新舉措。每當其結束對於一個國家的訪問——有些訪問包括了與該國總理的會晤,他都會在新聞發佈會上強調與中國做生意的風險。例如,當蓬佩奧在羅馬與義大利外長路易吉·迪·邁耶(Luigi Di Maio)會晤後,他警告稱中國在貿易和投資方面的“掠奪性手段”對兩國都是一種“威脅”。蓬佩奧還指出,“當中國共產黨通過投資獲取公權力或威脅國家安全時”,相關國家應該維護自己的利益。

在強調接受中國資本並將其用於基礎設施和科技項目的風險時,蓬佩奧會根據不同的盟友和參會者調整自己傳達的資訊。“答案取決於聽眾,”他告訴《國家評論》,“在每種情况下,我們都會盡力做到真誠。我們不會誇大其詞,不會過度炒作,不會進行誤導。我們試圖指明具體、可預測且與各個國家的決策過程相關的真正風險。”

 

英國首相鮑裏斯·約翰遜授予中國華為公司訪問英國未來的5G電信網路“不具爭議性

近日,據外媒報導,英國首相鮑裏斯·約翰遜正準備授予中國華為公司訪問英國未來的5G電信網路“不具爭議性”部分的許可權。

據悉,此次消息援引的是英國政府和安全部門高層人士的話,作出的上述報導。路透社評論說,此舉將與美國產生裂痕,後者宣稱華為對美國家安全構成威脅而禁止了華為。1

早在今年4月,英國時任首相特雷莎·梅和國家安全委員會已經决定允許華為參加英國5G建設的“非關鍵部分”,這一內容原本預計將出現在英國數位化、文化、媒體和體育部稍後發表的電信供應鏈評估報告中。但之後,特雷莎·梅辭職,約翰遜接任,英國就華為問題的决定被延后。

8月27日,英國廣播公司(BBC)曾援引英國數位化大臣尼基·摩根的話稱:“英國將在今年秋季就是否允許華為參與5G網路建設問題做出最終決定。”摩根在接受BBC採訪時說,“我希望我們能在秋天做點什麼。我們想做出正確的决定,必須確保這將是一個長期的决定,保證所有網絡的安全”。

此前,任正非曾表示:“華為百分之百是沒有後門的,我們願意給全世界國家簽訂無後門的協定。”

39名中國人慘死,英國該負責任

英國警方在一輛冷藏貨櫃車內發現39具屍體,英國傳媒周四報道,警方證實死者全部是中國人,正循有組織犯罪集團方向調查。中國傳媒周五對於事件的報道,包括引述中國駐英大使館網頁的回應,指「英國警方表示正在核實遇難者身份,尚無法確定遇難者是中國國籍」。此外,中國《環球時報》發表社評〈39名中國人慘死,英國該負責任〉,指「中國是對向外非法移民採取主動治理比較積極的國家」,稱「請英國和歐洲人捫心自問,在多佛慘案發生之後,他們為何未能避免類似悲劇重演?他們做了所有該做的認真補救嗎?」

英國《衛報》周五報道指「英國警方證實死者全是中國人」(police confirmed that the victims were all Chinese nationals),並稱在該輛貨櫃車周二下午抵達比利時澤布呂克巿(Zeebrugge)後,這些人至少有10個小時是被困在攝氏零下25度的冷藏貨櫃內。報道指,英國警方正通宵扣查被捕的北愛爾蘭司機,並且向愛爾蘭、比利時、中國當局查詢。

該輛貨櫃車拖頭的東主是一間愛爾蘭公司,堅稱事件與該名司機無關。有報道則稱,警方正把調查焦點放在北愛爾蘭邊境一帶的三名黑幫分子。

中國駐英大使館網頁周四上載一段內容:「 我們以沉重的心情看到英國媒體關於埃塞克斯郡發現39人死亡的報道,正與英國警方聯繫,核實確認相關情況。」至周五,網頁上載另一段消息「駐英使館發言人答問」,內容是「記者問:關於英國埃塞克斯郡發現39人死亡的事件,中方能否確定死者身份是中國國籍?答:中國駐英國使館已派負責領事事務的公參抵達埃塞克斯郡,並與英國當地警方取得了聯繫。英國警方表示正在核實遇難者身份,尚無法確定遇難者是中國國籍。」

中國新聞媒體刊登中國駐英大使館的消息後,有網民留言稱,「究竟確認沒有?新聞一會兒一變!」;亦有其他網民留言說,「不管哪國人都是悲劇」。

《環球時報》社評認為,「中國一些地方過去有過向歐洲的偷渡潮,但是近年來隨着中國經濟發展,偷渡現象少多了,尤其是過去偷渡者出現多的東南沿海省份『重災區』,偷渡的吸引力已經大為下降。更何況現在中國人用其他途徑進入歐洲更容易了,冒死偷渡對大多數人來說變得得不償失,沒有必要。」

社評說,「我們希望英國和歐洲國家切實踐行他們對人權的各種承諾,也為中國人在歐洲的土地上不受虐待、不突然慘死做出應有的努力。歐洲國家應當着力宣傳不要藏在貨車裡躲避檢查,特別是要加強針對當地華人的這方面宣傳。還要加強對當地蛇頭、販賣人口者的打擊。設想一下,如果幾十名歐洲人以某種方式集體慘死,歐洲國家將會採取多麼徹底的補救措施」。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微博及Twitter談及事件。他在Twitter留言說,「即使他們是非法移民,他們都有基本權利。英國有保障他們的權利嗎?我知道中國人在國外悲慘死去,我們中國人也要反思。但這是另一件事」(Even if they are illegal immigrants, they have basic rights. Does UK ensure their rights? I know when Chinese died miserably abroad, we Chinese also need to reflect. But that is another matter)。

胡錫進在Twitter的貼文引發網民回應,有人留言說,「他只是想怪罪其他國家。這是中國對所有事情的策略」(He just want to blame other countries. It is China strategy on everything)。

「香港解密」網站曝光「反送中們」個資

俄羅斯網域近日出現一個名為「香港解密」的網站,未經同意就披露「反送中」人士的姓名、照片、住址、電話、臉書及出生日期等個資,受害者包括泛民派政治人物、媒體記者、學運領袖及抗議人士。香港民主派議員質疑是中國公安洩漏港人資料。

「香港解密」網站披露個資共分三類,包括「毒果記者」(香港蘋果日報記者)、「港獨暴徒」(香港政團及學運人士)及「亂港頭目」(泛民派立法會議員等),並將他們依照「百家姓氏」排列。網頁列舉上述人士的「劣跡」,並附上「爆料信箱」,籲提供相關個資。

鼓勵爆料提供個資

對此,中國中央電視台竟在官方微博發佈影片,指稱有網友製作名為「香港解密」的網站,呼籲網友轉發這個影片,以便眾人看清這些醜惡嘴臉,摘下他們的面罩。

港議員疑中國公安洩漏

香港民主派沙田區區議員趙柱幫則在臉書發文指出,有位受害者透露,兩個月前通過海關時,中國公安沒收他的手機檢查,看到遊行相片後,指控他參與非法遊行。當時他刻意填寫錯誤地址,結果這個假資料在「起底網站」出現。因此,肯定是中國公安洩漏港人個資。

根據香港「私隱條例」,任何人在未經同意下,披露當事人個資導致心理傷害,最高處罰一百萬港幣及監禁五年。香港個資私隱專員公署表示,該網站涉及八十七人,已將個案交予警方進行刑事調查,要求該網站移除及停止上傳相關個資,但其網域是在俄羅斯登記,該公署無法要求提供網站營運者資料。

特朗普:鑒於中國國慶而釋出善意 延至下月中加新關稅

特朗普:鑒於中國國慶而釋出善意 延至下月中加新關稅

特朗普:鑒於中國國慶而釋出善意 延至下月中加新關稅

特朗普在社交網站表示,應中國副總理劉鶴的請求,並且鑒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0月1日慶祝國慶70周年,美方同意,作為善意姿態,將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貨物由百分之25提高至百分之30的關稅的日期,從10月1日推遲到10月15日。

特朗普早前又對中國排除部分美國貨品的關稅,表示歡迎,形容中方在一場以化解全球兩大經濟體貿易戰為目標的會議舉行前,擺出「積極姿態」,亦是中方一次「重大措施」。特朗普說過去一年多以來,兩國針對對方的關稅措施,擾亂全球市場,他希望與中方達成貿易協議,又說自己與中方打交道,了解並喜歡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