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Armour

Posts Tagged ‘ 華為

華為5G晶片玩完了 陸媒爆下一步保命動作

面對晶片遭斷貨,華為採取拉高庫存和外購晶片雙管齊下。(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

面對晶片遭斷貨,華為採取拉高庫存和外購晶片雙管齊下。(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

       在美國出口禁令升級下,華為日前證實,台積電9月15日之後將不再供貨晶片,且今年麒麟5G高階晶片可能絕版。面對晶片遭斷貨,華為下一步如何因應?陸媒報導,其實華為早已未雨綢繆,採取拉高庫存和外購晶片雙管齊下,緩解華為產品的缺貨壓力。

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上周五坦言,由於美國祭出第二輪制裁,高階智慧手機處理器「麒麟9000」即將終止生產,台積電將於9月15日「斷供」5G晶片。

第一財經報導,儘管華為面對斷貨晶片早已預料,但如何應對未來挑戰,並在先進製程保持競爭力都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其實華為早在兩年前就超前布署搶先備貨,2018年底原材料餘額較年初增加86.52%,增幅改寫近9年的新高,而原材料占存貨比例36.72%,創下10年新高;2019年年底,華為整體存貨年增75%,原材料則較2018年增加65%,占所有存貨比重35%,,總價值達到585億人民幣。

華為除了極積囤貨晶片外,今年上半年也擴大晶片採購力道,尤其近期向聯發科訂購1.2億顆晶片,今年發表的手機中有6款均採用聯發科晶片,但對於5G旗艦手機晶片上的進展,雙方都三緘其口。

從長期來看,備貨和外購晶片雙管齊下,一定程度上能緩解華為產品的缺貨壓力。下半年旗艦手機的晶片主流將是5奈米,在麒麟9000之後,華為已經無法與台積電合作5奈米晶片,外部採購晶片目前以7奈米以上為主。

「華為只是做了晶片設計,沒搞晶片製造,是我們非常大的損失。」余承東強調,天下沒有做不成的事情,只有不夠大的決心和不夠大的投入。解決製造能力的問題需要實現基礎技術能力的創新和突破,僅依靠華為不夠,還需要全產業共同努力。

據華為內部人士透露,目前華為也在摸索自建或者合作IDM工廠的可能性,,但有時候針尖對麥芒不一定是最佳競爭策略,在新賽道長出核心競爭力是更好的道路。

華為面對美國“實體清單”任正非憂慮的是什麼?

華為面對美國“實體清單”任正非憂慮的是什麼?

繼去年對華為祭出限制令以後,5月22日美國商務部又以“國家安全”為由將把33家中國公司和學術機構列入“實體清單”。

面對美國不斷陞級的科技戰,中國應如何應對?一方面,相關各方應積極溝通、據理力爭,爭取得到公開、公平和公正的對待,並積極做好預案;另一方面,我們是否也有人主張針鋒相對,出臺一個針對美企的“實體清單”?這是一個複雜的局面,也是考驗我們戰畧定力的時刻。

我們應該看到,這一天遲早會到來。科技戰的目的就是為了打垮對方龍頭企業以便削弱其科技整體競爭力,其中包括抑制華為在5G方面的領先態勢。為了防止這一天的到來,華為在十年前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晶片、作業系統以及底層科技,這些方面的“備胎”計畫早已未雨綢繆。

人有遠慮更應有近憂,華為掌門人任正非真正憂慮的是什麼?是人才培養,是基礎教育,是面對全球化的態度。

一憂人才培養。國家的强盛最重要的是要依賴人才。德日兩國能在“二戰”後迅速崛起,與其人才政策緊密相關。當時有一個著名的口號“什麼都沒有了,只要人還在,就可以重振雄風”。同樣,“二戰”讓前蘇聯的三百萬猶太人轉移到以色列,以色列成為了一個科技高地。

人才主要靠培養,正如任正非所說,“搞晶片光砸錢不行,還要砸數學家、物理學家、化學家。”人才其次靠引進,中國應該全面改革和改善各項政策,大膽吸引全球人才,搞跨國創新。當今科技競爭,完全依靠自主創新很難成功。應在全球範圍尋求合作,向全球招募人才,為此要在稅收、戶籍等方面給予科學家更優惠的政策。

二憂基礎教育。無須爭論,中國與美國在科技上的差距還很大,這與我們經濟的泡沫化和缺乏沉下心做學問的環境有關。任正非提醒說:“P2P、互聯網、金融、房地產、山寨商品……等等泡沫,使得人們的學術思想也泡沫化了。一個基礎理論形成需要幾十年的時間,如果大家都不認真去做理論,都去喊口號,幾十年以後我們不會更加强大。所以,我們還是要踏踏實實做學問。”中國要想進一步提高競爭力,唯有靠搞好基礎教育,培養出真正做學問的人。

三憂對待全球化的態度。一塊晶片被製造出來,並非一家企業可以完成的。其上游、中游、下游產業鏈是有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多家公司共同完成的。比如上游設計公司主要包括美國高通、英偉達,新加坡博通等;中游由歐、美、日五大電晶體設備製造商把持;下游以台積電、中芯國際為主。以牙還牙,制裁蘋果、高通、微軟,並不能提升我們的科技實力。事實上,美國各界也在提醒美國商業部,“實體清單”將反噬自身,有損美國的科技利益和整體競爭力。

面對美國出臺的“實體清單”,中國應該調整發展思路,在此時機尤其要扼制民粹主義情緒。對於美國的打壓,華為的回答是,“沒有傷痕累累,哪來皮糙肉厚。”使我痛苦者使我强大,這是一種“反脆弱”能力,一種開放的能力,一種從失敗中學習以自强的能力。在如今風雲變幻的形勢下,華為的奮鬥精神與危機意識值得我們學習和領

孟晚舟案明有關鍵裁決 孟早前到法院外舉勝利手勢合照

【Now新聞台】美國要求引渡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案,加拿大卑詩省最高法院明日會作出關鍵裁決,有可能導致孟晚舟獲釋。裁決前數天,有加拿大傳媒拍攝到孟晚舟與一班親友來到法院外,舉起勝利手勢合照。

加拿大廣播公司報道,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上星期六晚7時左右,與包括華為高級副總裁彭博在內的11個親友現身卑詩省最高法院門外。

戴着配備GPS追蹤系統電子腳鐐的孟晚舟是坐車到來,他們個個都滿面笑容,分別豎起大姆指和擺出勝利手勢合照。孟晚舟只逗留了約四分鐘便離開,但報道形容,對於一個48歲的華為高層、即將面對引渡案關鍵裁決的被告來說,孟晚舟的舉動並不尋常,又質疑她是否過早作出勝利手勢。

孟晚舟這一刻的笑容與她前年十二月首次現身卑詩省最高法院外,顯露的忐忑不安截然不同,當時她被加拿大當局扣留了十日,獲法院批准保釋後離開。

美國司法部指控孟晚舟違反對伊朗的制裁禁令,涉及銀行詐騙,要求加拿大當局引渡她到美國受審。卑詩省最高法院將於當地時間星期三早上,裁定孟晚舟是否涉及「雙重犯罪」,即美國對她的指控在加拿大是否都構成犯罪。

假如不成立,孟晚舟將可重獲自由,代表美方的加拿大政府律師可以上訴,但期間她毋須扣留;假如「雙重犯罪」成立,引渡案的聆訊就會繼續,屆時估計孟晚舟的律師會就她被捕期間應有的權利是否受到侵犯抗辯,爭取拒絕引渡。

無緣700億中國大單,諾基亞慌不慌?

新基建真的是下一個風口嗎?

在這種新概念的誕生初期,或許只有數據最能說明問題。

當大部分人還在對新基建保持謹慎觀望態度時,業界新基建首單已塵埃落定。

近日,中國三大運營商5G SA(獨立組網)新建工程無線主設備聯合集采結果接連發佈,此階段集采中,中國移動、中國電信聯合中國聯通要分別採購25萬個5GSA(獨立組網)基站,這筆訂單總計約700億人民幣,最終華為、中興通訊、易立信和大唐移動得標,其中華為所占份額超一半以上,前兩者市場份額分別合計占比超八成。

簡單來講,當下全球5G網絡部署路線分為SA(獨立組網)和NSA(非獨立組網)兩種,其中獨立組網是重新部署5G基站,而非獨立組網是在4G基礎設施的基礎上部署5G網絡,前者是我國建網的主要路線,後者是歐美等西方國家建網的選擇。

顯而易見,部署獨立組網的時間成本和金錢成本都比較大,不過其後續在5G業務上帶來的優勢也將非常明顯。所以長遠來看,部署獨立組網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與此同時,運營商的集采結果也使得5G設備商市場格局發生了悄然變化,可以看到,在三大運營商這兩次的集采結果中均沒有上海諾基亞貝爾(下稱“諾基亞”)的身影。

業內預測,隨著5G網絡後續建設的開展,設備商江湖或將會再起風雲。

被忽視的5G老二

在多數人眼中,對諾基亞的印象可能還是那個走下神壇的手機廠商。
然而,放弃手機業務的諾基亞如今已成長為全球第二大通信設備廠商,僅次於排在第一的華為。

諮詢機構DellOro Group的報告顯示,在全球通信設備企業的排名中,華為以28%的市場份額穩坐2019年全球最大的設備供應商,而諾基亞貝爾則以16%佔據第二比特,易立信位列第三。

公開資料顯示,通訊業務是諾基亞最早開展的業務,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諾基亞就在通訊領域申請了很多專利,至今累計達到3萬餘項。從2G時代到4G時代,有關移動通信科技的專利諾基亞占了一大半。

而這些專利也為諾基亞帶來巨額的回報,包括蘋果在內的手機製造商都要向諾基亞支付專利費用。

此外,4G時代,諾基亞在全球部署了46個商用TD-LTE無線網路,占到了全球商用TD-LTE網絡的一半。同樣,諾基亞也是中國移動在4G網絡部署最大的外資廠商。

可見,在5G時代之前,諾基亞在通信設備領域一直是個悶聲發大財的存在。

當手機行業不再“眷顧”諾基亞,其通信業務的實力才漸漸顯現出來。

據悉,現在的諾基亞主要由兩個部門構成,一部分是諾基亞創新科技(Nokia Technologies),主要是從事新技術研發、專利授權、數位健康等。另一部分則是諾基亞通信技術(Nokia Solutions and tworks,NSN),主要客戶是全球的電信運營商,為他們提供基站、通信設備等產品,進行5G網路技術研發,約占公司營收的90%。

在專利部分,3月24日,諾基亞曾公開宣佈,已經向歐洲電信標準協會(ETSI)申報了3000多個專利。而這一新數據距離達到2000個專利不到6個月時間,半年申請1000多個5G專利,可謂速度驚人。

更早之前,諾基亞也公佈了其在5G專利費方面的收取標準——每部設備3歐元。

據GSA和GSMA最新的報告顯示,現時全球有近360個運營商正在部署或者已經推出5G網絡,有120多個國家正在進行5G試驗、5G先行項目或5G商業部署。

在全球5G商用契约方面,截至今年2月份,在全球範圍內,華為已獲得91份5G商用契约,而易立信和諾基亞分別為81份和68份。

值得一提的是,諾基亞此前宣稱,公司是唯一一家5G科技被美國所有四大主要運營商、韓國所有三大領先運營商以及日本所有三大全國運營商選中的網絡(設備)供應商。

另在去年的第二届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諾基亞還與中國三大運營商分別簽署了2020年合作框架協議,總價值157億元人民幣,協定內容包括諾基亞將為三家運營商提供無線網端到端系列、覈心網等方面的技術服務。

在此次招標之前,諾基亞可謂是全球四大設備商中唯一一個海外、國內兩地齊開花的廠商。

自主選擇還是被選擇?

按理說簽署了合作框架協議,在具體採購中,三大運營商不該把諾基亞排除在外,但讓人意外的是,諾基亞卻完全缺席了中國5G基站建設。
關於導致這一結果的原因,業內也是猜測不斷,眾說紛紜。

虎嗅綜合各方說法發現主要原因有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在中國市場方面,諾基亞曾明確表示,由於中國5G市場競爭壓力較大、競標價格較低,導致利潤水准承壓,公司仍將以利潤和現金流作為首要考核重點,未來可能將側重點從5G基站移向無線專網、核心網、路由等中高毛利業務領域。

這也就意味著,諾基亞可能最開始並沒有對中國5G基站市場抱著志在必得的心態。

其次在價格方面,起初業界分析可能是由於定價問題,即諾基亞設備的高價導致其“敗走”集采。

但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諾基亞一比特高層否認了這一說法稱:“中國的5G基站價格是全球最低的,大概是現時全球價格的1/3,諾基亞在這兩個項目的報價都比華為、中興報價更低。”

第三在科技方面,有一種說法稱,諾基亞之所以不能入圍,更多還是科技上的原因。

據瞭解,長期以來諾基亞的研發重點主要在5G毫米波和歐美市場,相比來看,在中國5G頻譜等科技的定制產品上投入較少,表現不如其他廠商。

如此看來,是中國運營商提前給其他設備廠商“透題”了?

事實並非如此,早在5G標準確立初期,中國三大運營商就明確了SA的建網路線,彼時華為、中興、易立信等都積極推出產品備戰,而諾基亞對此的重視程度則稍顯遜色。

一比特參與過中國移動5G測試的人稱:“不單單這一次,長期來看,諾基亞的歷史測試結果並不好,甚至在去年中國移動的測試環節中都沒有送測產品,它能拿下標的一般是靠後續服務支援。”

第四在及時供貨問題上,韓國媒體此前報導,由於諾基亞5G設備在互操作性測試和大規模流量處理方面出現問題,導致供貨延后3個月,拖累了韓國5G建設進度。

當下,中國5G建設正處於加速期,以期在全球5G建設中處於先發優勢,供貨能力顯然會成為運營商們評判標準中的重要考量因素。

對於欠缺及時供貨能力,諾基亞方面也沒有否認,“中國需要的5G產品和國外不同,建設進度國內要求今年三季度完工,諾基亞時間趕不及。”

不過,正所謂東方不亮西方亮。

近日,美國的兩個電信運營商T-Mobile和Sprint正式合併,成立新T-Mobile,用戶規模在國內排名第二,僅次於AT&T。

新成立的T-Mobile計畫未來3年內投資340億美元(合計人民幣3040億元)建設5G網絡,並宣佈易立信和諾基亞兩家廠商提供5G設備和服務,且明確將華為和三星排除出5G的供應商範圍。

還有一個事實是,華為在海外失去的大部分訂單進入了諾基亞的口袋,比如澳大利亞、紐西蘭、日本等地運營商的訂單,所以諾基亞在海外5G市場還是有前景的。

如此一來,大家可能產生疑問,諾基亞在中國5G基站建設中頻頻出局,是否是因為受到了複雜的國際局勢的影響?

其實不然,事實上,在國內參加招標的諾基亞不僅是諾基亞在華獨家運營平臺,還是國務院國資委直接監管的央企中唯一的一家合資企業。其第一大股東是中國華信郵電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為中國國新控股有限責任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綜上,此次諾基亞的失利很大程度上是其自身實力與自我選擇的結果。

錯過首單有多懸?

據中國信通院預測,三大運營商對於5G的投資將高達1.2萬億,基站需求量(包含小基站)更是千萬級。

到目前為止,今年的建設量只有60萬個基站,更大的蛋糕還在後面,那是否意味著諾基亞還有後發制人的機會?

很難。

無緣中國5G基礎設施首單,表面上看,只是少了與其他設備商一同起跑的機會,但從深層次來看,可能將直接影響諾基亞一整年的財報表現,進而導致其在設備商中排位下降。

從這階段訂單本身來講,在通訊網路設備市場,有一個約定俗成的事實:”先到先用,跑馬圈地”。

通俗來說,就是最開始誰先佔領了這個市場,以後的網絡擴容和陞級也會沿用該廠商的設備,這也就决定了後來入局者突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舉個例子,在今年的基站建設中,當一個省市選擇了華為基站,那麼其下屬行政組織以及其他場景繼續進行5G建設時,也同樣會選擇華為的產品。

這樣的部署一節約了時間成本,二也省去了後續運維管理、不同廠商互聯互通的麻煩。

還需要指出的是,運營商通信設備採購主要分為四部分:無線網路設備、寬帶接入網設備、骨幹傳輸網設備、IT支撐網設備。

其中,寬帶接入網設備和骨幹傳輸網設備基本上是國產設備廠商供應,外資廠商零份額或占極小份額;IT支撐網設備,是諾基亞未曾涉及的領域。

諾基亞在中國5G市場最有可能競爭的領域——無線網路設備(基站),如今也被宣判出局,其在中國市場的情况可謂是深陷泥沼了。

再從諾基亞自身來看。

諾基亞去年的表現不盡人意,一年間市值跌去了1/3。

特別是在去年10月份,諾基亞下調了經營業績預期,並停止派發股息,主要原因是公司需要加大對5G通信技術的投資,而這一消息令其股價當天大跌,一天時間市值縮水超過五分之一。

受5G戰績不佳,股價大跌影響,3月2日,諾基亞現任總裁、首席執行官拉傑夫·蘇立(Rajeev Suri)辭職。隨後,諾基亞任命芬蘭能源公司富騰現任總裁兼CEO佩卡·倫德馬克(Pekka Lundmark)擔任公司總裁、首席執行官。

幾天之後,據諾基亞提交的年報顯示,其在2月份獲得了5億歐元(約40億元)的貸款,以幫助其加快5G科技的研發,這筆貸款是在2018年8月與歐洲投資銀行(EIB)簽訂的。

此前諾基亞還宣佈,該公司將對除了5G開發外的其他業務進行裁員,預計在2020年內裁員148人。

換CEO、借錢、裁員以上種種都在說明,不管是新任總裁還是諾基亞本身,在2020年都十分需要依靠5G訂單,提振公司業績,

另據彭博社報導,諾基亞2月時曾對外表示,對比2019年,2020年除中國外的可定址市場可能會停滯。也就是說,2020年的中國市場對於諾基亞至關重要,說是救命稻草也絲毫不為過。

但現實是,諾基亞連今年僅存的市場都遺失了,又怎能不慌?2020年的諾基亞究竟會走向何方,著實讓人看不到希望。

腦回路確實“清奇”!5G致新冠?英國5G基站遭縱火

英國通訊網絡運營商Mobile UK表示:“某些組織正在借助新冠病毒大流行來散佈有關5G科技安全性的錯誤謠言和理論。更令人擔憂的是,有些人還打著5G(有害)的幌子,虐待我們的關鍵員工,並威脅破壞基礎設施。這是不可接受的,只會影響我們作為一個行業的能力,維持網絡的彈性和運營能力,支持大規模家庭工作以及與緊急服務、弱勢消費者和醫院的關鍵連接。在社交媒體上傳播的有關5G的陰謀論是毫無根據的,也不是基於公認的科學理論。對包括5G在內的無線電訊號的安全性的研究已經進行了50多年,進而製定了包括安全因素在內的人類暴露標準,以防止所有已確定的健康風險。

外网盛传“5G致新冠” 英国信号塔疑似遭人纵火

令人玩味的是,在那些惡意將5G科技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聯系在一起的人中,正包括天空新聞的編輯DominicWaghorn,這位編輯在天空新聞1日刊登的一篇標題為“冠狀病毒:對中國在新冠肺炎和明顯的掩蓋行為上的憤怒,正與日俱增”的通篇造謠的文章中,竟然將世界各國疫情暴發的責任推給了我們中國,還十分荒誕的提到了華為公司,說什麼英國政壇對於中國的不滿或將導致英國政府重新審視華為在英國5G網絡中的角色……。

這腦回路確實“清奇”,但我們也實在不能理解新冠病毒和5G網絡有什麼關係,難道他們真認為病毒是通過網路傳播的???

“中國間諜?就是一隻北京烤鴨”

對於華為是否參與德國5G建設一事,德國政府仍未蓋棺定論。正值德國內部對此意見不一之際,德媒近日開始廣泛傳播炒作一起所謂“中國間諜”事件。

據多家德媒指出,一名德國前駐歐盟外交官和兩名德國遊說公司職員,被懷疑為中國提供情報遭到德國聯邦檢察院調查。

現時,案件有了新的進展。涉事前外交官的律師駁斥了上述指控,表示所謂的情報工作完全子虛烏有,就是一隻“北京烤鴨”(德語鴨子一詞有虛假報導之意)。

他還透露,德國聯邦檢察院已向聯邦法院撤回了逮捕令的申請。
德國《圖片報》:間諜事件,可能是一起私人報復

據德國《圖片報》報導,當地時間18日,捲入間諜風波的德國前駐歐盟外交官的律師、德國基社盟成員高維勒(Peter Gauweiler)駁斥了聯邦檢察院的指控。

他直言不諱,指責整個“中國間諜”事件完全是子虛烏有。

高維勒對《圖片報》說:“所謂的情報機構活動,就是一隻北京烤鴨。”(觀察者網注:德語“鴨子”Ente一詞,有虛假報導之意,這裡可指子虛烏有。)

他還透露,不僅他和當事人對所謂“間諜指控”深刻懷疑,聯邦檢察院也已向聯邦法院的調查法官撤回下達逮捕令的申請。

德國媒體廣泛報導多日,這起風波卻可能源於“私人報復”。

《圖片報》18日表示,從當事人所處環境得知,這可能是一種私人報復行為。報導稱,現時調查人員也在從這條線索展開調查。

聯邦檢察官不願對此事表態。其發言人告知,該案的調查還在繼續。
當事人律師、德國基社盟成員高維勒,德媒資料圖

早前,德國《明鏡》週刊與一眾德媒大肆炒作“中國間諜”事件,聲稱一名德國前駐歐盟外交官為中國從事“間諜活動”,並招募了兩名德國遊說公司員工。

德國聯邦檢察院官曾表示,其中兩人已向中國相關機構提供機密與商業情報,另外一人則表現出意願與動機。前外交官所在的公司則發聲明稱,公司雇員強烈反對針對他的指控。

《明鏡》週刊對此評估稱,此案“曝光”時期正值“華為是否參與德國5G建設”引發爭議之際:默克爾曾多次表示德國不會排除華為參與建設5G網絡,但德國各政黨卻意見不一。

16日,德國聯邦議院就華為問題進行協商,以終結黨內分歧,但再次無果而終。

在這一背景下,德國內政部長澤霍費爾18日在接受德媒《法蘭克福報》採訪時表態稱,若沒有華為的參與,德國可能無法在短期內建成5G網絡,該建設可能會延后5至10年。

華為莫名被指涉疆,西方年終秀?

5G移動網絡、維吾爾族人和香港抗議者之間有什麼聯系?顯而易見,在這個聖誕季的“黃禍”主題秀上,它們都有各自扮演的角色。這是西方主流媒體針對中國的新冷戰敘事的諷刺。

《路透社》12月24日刊登內博伊薩馬利克文章《華為被誣陷參與對維吾爾族人的鎮壓——對華新冷戰的一天》

12月22日,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刊登了一封由13名英國議員簽署的信。信中稱:在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參與壓迫維吾爾少數民族的指控被“全面撤銷”之前,女王陛下政府不應與它在英國合作建立5G網絡。

“不僅考慮到潜在的名譽風險,而且考慮到英國是否會因資助、支持侵犯人權行為遭到問責,我們確信您會贊同有必要進行盡職調查,包括人權侵犯行為以及與侵犯人權者合作。”

儘管這些議員對名譽、責任的關切令人感動,但他們堅持對華為做有罪推定,即使按照現代英國民法的舉證標準“優勢證據”規則(more likely than not),這也是前所未見的。

13名議員為首者湯姆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是一名退休的情報官員,也是一名有影響力的保守黨議員,擔任議會外交委員會主席。這封信的簽署人中還包括工党議員莎拉坎普以及上院的11名議員。

然而,在英國報紙上源源不斷刊登的針對華為、維吾爾族人和中國的文章當中,這封信並不算出挑。數月來,《每日電訊報》順著圖根哈特的調調一直在鼓吹華為將構成威脅。本周一,《衛報》刊登報導,渲染華為與中國政府所謂曖昧不清的關係,還提到華為一名前雇員被指控洩露商業機密後被捕。

近年來,這家中國電信巨頭發現自己受到了“五眼聯盟”——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紐西蘭組成的情報聯盟——媒體、政界人士越來越多的監視。這些國家宣稱華為威脅了他們的國家安全,表面上是因為華為向中國提供了它們認為自己才配擁有的監視能力,囙此它們試圖禁止華為在其境內做生意,還威脅盟友也這樣做。

去年12月,加拿大逮捕了華為首席財務官、創始人之女孟晚舟,指控她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現時,她仍在尋求駁回美國的引渡請求。

美國的一些參議員積極並成功遊說要求禁止美國軍方採購華為設備和產品,並敦促徹底禁止華為在美國開展業務。華為通過實際行動予以回應:在不使用任何美國零部件的情况下製造新設備。

雖然這場針對華為的戰役看似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發起的大規模貿易戰的一部分,但所謂的“迫害維吾爾族人”强加於華為,說明事情沒那麼簡單。

“五眼聯盟”國家的主流媒體以既成事實的口吻報導中國建立維吾爾族人“集中營”。美國國會甚至通過了一項法案準予對這些“侵犯人權的行為”進行制裁。

這些言論被位於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和近日來在香港所謂的“親民主”示威者進一步放大。北京方面越來越懷疑這些示威者的背後很可能是“五眼聯盟”國家政府在撐腰。

此外,支撐這些說法的實證幾乎沒有。其中一個消息來源是背後由美國支持的壓力集團“中國人權捍衛者”,但該組織於2018年發佈的報告建立在對區區8名維吾爾人的採訪基礎上。

圖根哈特等簽署的信還引用了澳大利亞戰畧政策研究所和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的一篇論文,前者是由澳大利亞國防部支持的機构,後者是頗具爭議的人物,他與美國支持的遊說組織——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有合作。這些信和言論所說的純屬謠言、猜測和模棱兩可的推斷。

無論新疆、華為或香港發生什麼或者不發生什麼,這些都不是重點,因為“五眼聯盟”的媒體和政府已决心把中國妖魔化,意欲把它塑造為擴張主義者、侵略者、威脅者甚至是種族滅絕者的形象,以鞏固他們自以為擁有的世界霸權。

還看不透嗎?著名新保守主義學者尼亞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就是那個曾經哀悼大英帝國在一戰中滅亡的學者,本月早些時候在《紐約時報》上宣稱:一輪新的冷戰已拉開序幕,對象是中國。

事實證明,新疆穆斯林、被制裁的華為手機以及揮動美英帝國大旗的香港示威者確實有共通之處。

給美國特朗普政府的三點建議,雖然他可能很難接受

從加征關稅和把華為公司列入黑名單,到拿香港和新疆問題說事兒,美國對中國已經火力全開。所謂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降低了關稅的直接威脅,但並未解决結構性深層次的衝突。美國深陷“中國欺騙”的說法裏,認定中國打破了自己在2001年底申請加入世貿組織所作出的依西方要求塑造形象的莊嚴承諾。

這種說法,說好聽點是毫不掩飾的幼稚,說難聽點是徹頭徹尾的編造。事實上,在中國的入世協定中沒有任何承諾改變自身體系的條款。的確,中國還沒有完全實現在世貿所作的承諾,尤其在國企補貼方面。但是,如果把這種抱怨變成激烈的道德義憤,就有可能會導致史詩級別的政策錯誤。

似曾相識

這一切讓人感到詭異的“似曾相識”。如同30年前對待日本一樣,美國現在又把自己的貿易赤字歸咎於中國。

國內儲蓄嚴重短缺的國家只能通過貿易赤字來吸引充盈的外國國家儲蓄來解决自身問題。裏根卸任時留下的財政預算赤字抑制了國內儲蓄。1980年代上半葉,美國貿易赤字堆積成山,日本占了美國商品貿易赤字的42%。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長期的貿易赤字,加之特朗普大規模減稅,如今美國國內儲蓄短缺越發嚴重。這一次,在美國對外貿易不平衡佔據最大份額的是中國——過去六年中美國貿易赤字的47%來自於對華貿易。

2019年6月29日上午,國家主席習近平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日本大阪舉行會晤。

貿易協定無法解决的問題

認為這份以縮小美中雙邊貿易赤字為重點的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定能够解决所有問題,是荒謬的想法。

2018年,美國與102個國家都有貿易赤字,其國內淨儲蓄量僅占國民收入的2.4%。美國的多邊商品貿易問題不可能僅通過中美雙邊就能解决。這些將帶來貿易逆轉,即把美國貿易赤字裏中國的部分轉移到其他國家。如果不解决國內儲蓄問題,第一階段協定恐怕會適得其反。因為從中國轉移的貿易將流向其他成本更高的生產國,這相當於向美國消費者徵稅。

美國戰畧需要什麼

美國針對華為的戰畧是漏洞百出。儘管華為算不上是完美角色,但還是被美國列為繼克格勃(譯注:曾被稱為世界四大情報機構之一)之後對美國國家安全最大的威脅。但這個結論主要是基於對少數幾起嚴重違規:思科案(2014年庭外和解)、T-mobile案(2017年)和伊朗-朝鮮制裁期間被指控違規(2018年)的意圖推斷的。華為囙此被列入可怕的“實體清單”,切斷了其與美國市場和供應商的聯系。

這種手段彰顯了與中國脫鉤的戰畧誤判。原本華為既是需求方,又是供應鏈上的重要節點,把華為列入黑名單無疑是讓這家公司脫離了美國的控制範圍,且進一步刺激中國努力實現自給自足。

現時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華為最新發佈的智能手機Mate 30就沒有使用美國的任何零部件。這些不爭的事實表明中國有能力走上自給自足的道路,而且比美國傳統精英所預想的更迅速。

對美國而言,這無疑意味著在對華關係上失去一項有力的抓手。

與華接觸而非對華脫鉤

其實對美國而言,製定對華政策有更優的方案。目標應當是與中國接觸從而鼓勵合作行為、懲罰不合作行為,而非對華脫鉤或遏制中國。如果朝這個方向,有三項長期可行的政策供選擇。
2017年1月美國正式宣佈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

第一,美國應該撤回2017年作出的退出《跨太平洋合作夥伴協定》(簡稱:TPP)這項泛亞多邊貿易協定的决定。這樣一來,原本被排除在外的中國更有動力加入TPP,而它就必須遵守該組織在勞工行為、環境補救、食品安全、知識產權和政府補貼等方面的嚴格規定。

第二,美國應當重啓與中國的雙邊投資協定談判。如果兩國均向彼此開放公平競爭的市場,雙方都將極大受益。重要的是,如果幫助美國跨國企業直接接觸到消費主導型中國的巨大增長潜力,這對推動美國增長也是巨大機遇。

第三,中美都應持續推進總體經濟調整,縮小它們之間的儲蓄差距,减少貿易不平衡。美國應加大儲蓄,而前提是要長期减少財政預算赤字。中國應减少儲蓄,用盈餘來注資社會保障體系,加强公民安全感,促進家庭自由消費。

是的,美國整個國家已經對中國失去耐心,很難指望它張開雙臂接受這樣的管道。但最終美國還是得在具有毀滅性且代價高昂的對抗,與艱難但具有建設性的接觸之間作出清楚的選擇。

中國更加明白,如果衝突繼續加深,危機將在哪裡出現。不幸的是,美國處在戰畧接觸光譜的另一端。

孟晚舟被捕1年 公開信謝員工 任正非:女兒只是貿戰下的小螞蟻

孟晚舟被捕1年 公開信謝員工 任正非:女兒只是貿戰下的小螞蟻

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於加拿大被拘捕至今已經有一年。華為內部論壇「心聲社區」昨發布孟晚舟的公開信,在題為〈你們的溫暖,是照亮我前行的燈塔〉的信中,感謝曾經向她表達信任、支持與關心的人;形容在過去一年經歷了恐懼和痛苦,失望和無奈,煎熬和掙扎,但同時學會了堅強承受,從容面對,不畏未知。

難忘楓葉嶺獄警及獄友

孟晚舟表示,客戶和供應商們在這個至暗時刻,選擇給予更多的信任、支持和等待,也成為華為更加努力的動力。她又說,在加拿大,民眾的善良亦令她難忘,包括楓葉嶺女子矯正中心獄警和獄友的善良,讓她熬過最艱難的日子;而法官早前宣布同意其保釋時,旁聽席上響起的掌聲,亦讓她禁不住淚如雨下。

去年12月1日,孟晚舟在加拿大溫哥華機場轉機時,被當地警方代表美國政府暫時扣留,美國正在尋求對孟晚舟的引渡;不過其後孟晚舟的保釋申請得到加拿大法院的批准,事件至今已有一年。在今年9月23日,為期8天的孟晚舟引渡案在高等法院再次開庭審理,至於正式的引渡聽證會,將於明年1月展開。

華為創辦人任正非早前接受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專訪,稱女兒孟晚舟被加拿大當局拘捕,成為中美貿易戰的談判籌碼,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他指出,孟晚舟被捕全因中美貿易戰而起,但在兩國角力下,孟晚舟只是一隻小螞蟻,相信這次艱難的經歷對她的成長是好事。

孟晚舟現時獲保釋,並被軟禁於溫哥華家中。任正非透露,孟晚舟以作畫及學習打發時間,孟的母親及丈夫會定時前往當地陪伴她。

任正非透露,孟晚舟被捕後,拉近與女兒的距離,以往孟晚舟一年都不會打一次電話給他,現在他們可以頻頻通話,關係更加密切。

孟晚舟下月將挑戰美國的引渡聆訊。任正非認為,如這樣的苦難會對一個人的個性有重大影響,但不代表孟晚舟回到華為後可獲得晉升機會,被給予更大的職責。他續稱,孟晚舟作為財務總監,能處理財務事宜,但不具科技背景,亦不勝任其他業務;故她回歸華為後,會繼續擔任原來的工作。

華為Mate30傳不採用美零件

《華爾街日報》引述分析文件報道,指華為看來已經完成改變供應鏈的行動,大幅減少對美國零件的依賴。瑞銀(UBS)與日本實驗所Fomalhaut Techno Solutions分析,華為的新智能手機型號Mate30內,已經沒有使用任何美國零件,包括不採用美企Cirrus Logic音頻晶片,而改用荷蘭NXP Semiconductors產品。

英國首相鮑裏斯·約翰遜授予中國華為公司訪問英國未來的5G電信網路“不具爭議性

近日,據外媒報導,英國首相鮑裏斯·約翰遜正準備授予中國華為公司訪問英國未來的5G電信網路“不具爭議性”部分的許可權。

據悉,此次消息援引的是英國政府和安全部門高層人士的話,作出的上述報導。路透社評論說,此舉將與美國產生裂痕,後者宣稱華為對美國家安全構成威脅而禁止了華為。1

早在今年4月,英國時任首相特雷莎·梅和國家安全委員會已經决定允許華為參加英國5G建設的“非關鍵部分”,這一內容原本預計將出現在英國數位化、文化、媒體和體育部稍後發表的電信供應鏈評估報告中。但之後,特雷莎·梅辭職,約翰遜接任,英國就華為問題的决定被延后。

8月27日,英國廣播公司(BBC)曾援引英國數位化大臣尼基·摩根的話稱:“英國將在今年秋季就是否允許華為參與5G網路建設問題做出最終決定。”摩根在接受BBC採訪時說,“我希望我們能在秋天做點什麼。我們想做出正確的决定,必須確保這將是一個長期的决定,保證所有網絡的安全”。

此前,任正非曾表示:“華為百分之百是沒有後門的,我們願意給全世界國家簽訂無後門的協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