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Armour

Posts Tagged ‘ TPP

中國主導RCEP 美媒示警:世界不會再等美國了

中國、日本、澳洲等亞太國家15日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將組成世界最大自貿區。圖/歐新社
中國、日本、澳洲等亞太國家15日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將組成世界最大自貿區。圖/歐新社
中國、日本、澳洲等亞太國家15日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將組成世界最大自貿區,對此,德國媒體認為最大輸家是美國,亞洲將誕生足以與美抗衡的經濟圈。美國媒體則分析,RCEP是對美國總統當選人白登的一個挑戰,「世界不會再等美國了」。

中央社引述南德日報指出,北京很清楚白登上台後,歐洲將重新信任美國,中國需要新的盟邦來反制,因此突然改變立場願意讓步,祝賀白登當選後不到48小時即簽署RCEP,可說是戰略上一大成功。

德國第一電視台評論,中國與14個亞太國家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可說是教訓了主張保護主義的美國總統川普,最大的輸家是美國。中國從此可減少對北美的仰賴,亞洲將誕生足以與美國「脫鉤」政策抗衡的經濟圈。

第一電視台認為,美國原本打算透過「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來對抗中國,可是這個協定因為川普痛恨多邊主義而無疾而終。如今這個新的自由貿易區沒有規範環保標準、工會的自主性和工人權益,可說相當具有中國特色,川普原本努力抑制中國崛起,看來結果適得其反。

紐約時報報導,白登將於明年1月就職,貿易和中國已成為困難重重的問題。

TPP仍充滿爭議,白登還沒有表示他就職後,是否會重新加入已被重新命名為「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的協議。但分析人士說,這不太可能是優先事項。

在一些貿易專家看來,RCEP的簽署表明,世界上的其他國家不會等美國。歐盟也在加快步伐進行貿易談判。隨著其他國家簽署新的協議,美國出口商可能會逐漸失去市場。

華爾街日報也認為,「協定給白登政府帶來了一個早期挑戰。雖然白登暫時不想簽訂任何新的貿易協定,並希望用更加強有力的外交政策團結盟友、對抗中國,但RCEP標誌著別的國家,包括日韓等美國盟友,同時也在向前發展。」

日本雜誌「外交學者」稱,雖然RCEP短期內帶來的戰略影響可能很難感知,但它的影響是深遠的。

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專家埃文·費根鮑姆(Evan Feigenbaum)稱,這兩個協定(CPTPP和RCEP)「將制定下個時代亞洲的貿易投資標準」,但美國不在這兩個協定之內。

BBC中文網指出,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調查與限制,對中國經濟及貿易造成重大影響,中國有必要尋求突破限制。而中國要實現「一帶一路」戰略,也有重新構建全球貿易體系的必要。RCEP將成為重要的基礎,為中國制定貿易規則爭取主動權。

給美國特朗普政府的三點建議,雖然他可能很難接受

從加征關稅和把華為公司列入黑名單,到拿香港和新疆問題說事兒,美國對中國已經火力全開。所謂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降低了關稅的直接威脅,但並未解决結構性深層次的衝突。美國深陷“中國欺騙”的說法裏,認定中國打破了自己在2001年底申請加入世貿組織所作出的依西方要求塑造形象的莊嚴承諾。

這種說法,說好聽點是毫不掩飾的幼稚,說難聽點是徹頭徹尾的編造。事實上,在中國的入世協定中沒有任何承諾改變自身體系的條款。的確,中國還沒有完全實現在世貿所作的承諾,尤其在國企補貼方面。但是,如果把這種抱怨變成激烈的道德義憤,就有可能會導致史詩級別的政策錯誤。

似曾相識

這一切讓人感到詭異的“似曾相識”。如同30年前對待日本一樣,美國現在又把自己的貿易赤字歸咎於中國。

國內儲蓄嚴重短缺的國家只能通過貿易赤字來吸引充盈的外國國家儲蓄來解决自身問題。裏根卸任時留下的財政預算赤字抑制了國內儲蓄。1980年代上半葉,美國貿易赤字堆積成山,日本占了美國商品貿易赤字的42%。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長期的貿易赤字,加之特朗普大規模減稅,如今美國國內儲蓄短缺越發嚴重。這一次,在美國對外貿易不平衡佔據最大份額的是中國——過去六年中美國貿易赤字的47%來自於對華貿易。

2019年6月29日上午,國家主席習近平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日本大阪舉行會晤。

貿易協定無法解决的問題

認為這份以縮小美中雙邊貿易赤字為重點的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定能够解决所有問題,是荒謬的想法。

2018年,美國與102個國家都有貿易赤字,其國內淨儲蓄量僅占國民收入的2.4%。美國的多邊商品貿易問題不可能僅通過中美雙邊就能解决。這些將帶來貿易逆轉,即把美國貿易赤字裏中國的部分轉移到其他國家。如果不解决國內儲蓄問題,第一階段協定恐怕會適得其反。因為從中國轉移的貿易將流向其他成本更高的生產國,這相當於向美國消費者徵稅。

美國戰畧需要什麼

美國針對華為的戰畧是漏洞百出。儘管華為算不上是完美角色,但還是被美國列為繼克格勃(譯注:曾被稱為世界四大情報機構之一)之後對美國國家安全最大的威脅。但這個結論主要是基於對少數幾起嚴重違規:思科案(2014年庭外和解)、T-mobile案(2017年)和伊朗-朝鮮制裁期間被指控違規(2018年)的意圖推斷的。華為囙此被列入可怕的“實體清單”,切斷了其與美國市場和供應商的聯系。

這種手段彰顯了與中國脫鉤的戰畧誤判。原本華為既是需求方,又是供應鏈上的重要節點,把華為列入黑名單無疑是讓這家公司脫離了美國的控制範圍,且進一步刺激中國努力實現自給自足。

現時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華為最新發佈的智能手機Mate 30就沒有使用美國的任何零部件。這些不爭的事實表明中國有能力走上自給自足的道路,而且比美國傳統精英所預想的更迅速。

對美國而言,這無疑意味著在對華關係上失去一項有力的抓手。

與華接觸而非對華脫鉤

其實對美國而言,製定對華政策有更優的方案。目標應當是與中國接觸從而鼓勵合作行為、懲罰不合作行為,而非對華脫鉤或遏制中國。如果朝這個方向,有三項長期可行的政策供選擇。
2017年1月美國正式宣佈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

第一,美國應該撤回2017年作出的退出《跨太平洋合作夥伴協定》(簡稱:TPP)這項泛亞多邊貿易協定的决定。這樣一來,原本被排除在外的中國更有動力加入TPP,而它就必須遵守該組織在勞工行為、環境補救、食品安全、知識產權和政府補貼等方面的嚴格規定。

第二,美國應當重啓與中國的雙邊投資協定談判。如果兩國均向彼此開放公平競爭的市場,雙方都將極大受益。重要的是,如果幫助美國跨國企業直接接觸到消費主導型中國的巨大增長潜力,這對推動美國增長也是巨大機遇。

第三,中美都應持續推進總體經濟調整,縮小它們之間的儲蓄差距,减少貿易不平衡。美國應加大儲蓄,而前提是要長期减少財政預算赤字。中國應减少儲蓄,用盈餘來注資社會保障體系,加强公民安全感,促進家庭自由消費。

是的,美國整個國家已經對中國失去耐心,很難指望它張開雙臂接受這樣的管道。但最終美國還是得在具有毀滅性且代價高昂的對抗,與艱難但具有建設性的接觸之間作出清楚的選擇。

中國更加明白,如果衝突繼續加深,危機將在哪裡出現。不幸的是,美國處在戰畧接觸光譜的另一端。

特朗普新政第一周:連簽三份總統令退出TPP

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在競選時期就承諾,他若當選總統,上任第一天就是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美國時間週一(1月23日),特朗普言出必行。上任第一周的頭一天連續簽署三份總統令,頭一份就是宣佈美國退出TPP協定。在一邊簽署總統令時,他還一邊向在座的媒體說:“大家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吧?我們都說(要退出)好久了不是嗎?對美國工人是大好事啊!”

除了退出TPP以外,當日特朗普總統還簽署了另外兩項總統令:一項是凍結聯邦政府員工招聘,另一項則是禁止聯邦資助外國組織提供墮胎幫助。
桑德斯:“很高興TPP終於死了”
TPP前身是跨太平洋戰畧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P4)。是由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成員國中的紐西蘭、新加坡、智利和汶萊四國發起,從2002年開始醞釀的一組多邊關係的自由貿易協定,旨在促進亞太地區的貿易自由化。此前參與TPP談判的12個成員國包括美國、加拿大、智利、墨西哥、秘魯、澳大利亞、汶萊、馬來西亞、紐西蘭、新加坡、越南、日本。而奧巴馬政府是該項協定的力推者,但該協定一直得不到美國國會的許可,不少美國人認為這個貿易協定傷害了美國本土利益。
對於特朗普此次正式退出該協定,美國國內出現正反兩方截然不同的聲音。
此前的美國大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廣受新一代年輕人支持的參議院桑德斯是特朗普此項決議最積極的支持者。他發佈聲明稱:“我很高興TPP終於死了。現在是製定新的貿易政策來幫助美國的工人家庭,而不是跨國公司的時候了。如果特朗普總統真的要製定這樣一項幫助美國工人的新政策,我將很高興與他合作。”除了桑德斯之外,多位參議員也表達了支持。

麥凱恩:“退出TPP是嚴重的錯誤决定”
激烈反對特朗普此次退出協定的也都是重量級人士。其中美國共和黨資深參議員,此前在2008年輸給奧巴馬的麥凱恩就第一時間發佈聲明對此决定予以抗議。他說:“特朗普正式退出TPP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將對我們美國的經濟和我們在亞太的戰畧地位產生持久的後果。”
他進一步稱:“該决定將使美國喪失促進出口,减少貿易壁壘,開拓新市場,保護美國發明和創新的機會。這將為中國創造機會重寫經濟規則。這也將給亞太地區發出一個令人擔憂的美國將要離開的訊號。”
(麥凱恩)
給中國創造機會?
在反對特朗普退出TPP的聲浪中,最普遍的觀點就是此舉將給中國製造機會,同時傷害美國與日本、澳大利亞等國的關係。就在特朗普宣佈退出TPP前不久的幾個小時,日本首相安倍還向美國喊話,稱“相信特朗普總統會理解自由公平的貿易以及TPP的重要性。”由於日本國會已經準予TPP協定,此次特朗普的決議對日本無疑是沉重一擊。
美國老牌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理查德·哈斯第一時間表示,“退出TPP將減緩美國經濟,傷害美國就業,削弱美國在亞洲乃至世界的地位。而中國或將成為主要獲益者。”
白宮俄羅斯問題首席顧問,前美國駐俄大使,先任斯坦福大學教授的邁克爾·麥克福爾則認為:“特朗普本可以為了美國工人階級討論出一個更好的TPP協定,全盤退出TPP不會讓‘美國重新偉大’。今天徹底退出TPP只是白白讓中國撿了一個大便宜。”
美國“新貿易時代”到來了?
同在當日,美國新任白宮發言人Sean Spicer在媒體發佈會上就特朗普退出TPP一事做出回應,他說,此舉“標誌著美國貿易政策的新時代到來了。”他表示,未來美國將致力於與全球經濟夥伴構造“雙邊貿易關係”。
(新任白宮發言人Sean Spicer)
現時,特朗普政府下的負責貿易的“鐵三角”包括:商務部長提名人Wilbur Ross,美國貿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和白宮貿易委員會主席Peter Navarro,但是商務部長任需要獲得美國國會的最後準予,所以Wilbur Ross仍在等待正式任命。一旦正式班子獲得國會認可,預計他們三人將就新的貿易協定與全球各國進行新一輪談判。
記者當日訪問國貿易代表官方網站時看到,網站首頁(見下圖)已經通欄掛出“美國第一貿易政策”的巨大聲明,該政策稱:“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致力於保證美國工人在全球競爭中獲得公平的機會,將為全美國人重塑貿易政策。新的美國第一貿易政策將讓公司留在美國、在美國創造就業、在美國交稅、並重建美國經濟。”